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2章 尸变
    除此之外,土司身上还有许多其他罪名,我懒得帮他一一列举了。

    等到这里的事情解决了,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将他送上法庭。另外,那两个发动村民互斗的头人也得做好被判决的准备了,至于那些参与了互斗并有可能伤人、杀人情节的村民,不知道法院会怎么判。

    不过这些事也不我该考虑的,我们只负责处理当前的问题,收尾的人是庄师兄他们。

    小楼的二层有两间卧室和一个很大的客厅,其中一个卧室里竟然还带着独立的卫生间,在这个封闭的小村子里,最让我惊奇的事情莫过于这个卫生间里竟然还有抽水马桶,说明当地人不但拥有自己的发电厂,极可能还拥有比较成熟的排污系统和供水系统。

    不用猜,这个带着独立卫生间的卧室就是土司的寝室了,我们索性就将他关在了自己最熟悉的地方,等到他醒过来以后,刘尚昂自然会好好招待他一下。

    我回到一楼的时候,次旦大巫正好进门,他摘下了头上的兜帽,脸上露出了极度疲惫的神态,刚才的演讲似乎耗尽了他身上的所有力气。

    他原本想上楼,我就挡在楼梯口上冲他摇了摇头,次旦大巫张了张嘴,似乎想和我交流,可他很快又想起来我们的语言不通,他有些担忧地朝倾斜向上的楼梯看了一眼,犹豫了片刻之后才坐在了一张小杌子上,闷闷地盯着地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其实次旦大巫的长相和我师伯有点相似,他鼻梁很高,鼻子大而坚挺,眼睛很小,几乎眯成了一条缝,他的头发和眉毛都是纯白色的,胡子一直垂落到胸前。之所以说他和我师伯相似,是因为他那张脸看上去也是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我师伯的外表看上去有点像睁大眼睛的猫头鹰,而老人给我的感觉,则像是一只眯着眼睛的白头鹰。

    他很少与人对视,似乎是在刻意隐藏着眼神中的锐气。

    我靠在楼道口,默默地打量着他,他没有留意到我的目光,就是一直盯着地面。

    没过多久,有人敲响了房门,次旦大巫赶紧起身开门,外面的人是吴林,他先是简短地和次旦大巫交流了一下,接着又转向了我:“敏度说,犀牛泉那边还有一些伤员,你打算怎么把他们运过来?”

    我说:“伤员的数量不少,有一些还是重伤,必须将宝顶这边的人派出去,分批次将伤员运过来。对了,这里有医生吗?”

    吴林又和次旦大巫说了些什么,应该是将我刚才的话翻译给了次旦大巫。

    次旦大巫在和他说话的时候,有几次将视线转向了我这边,嘴上一直没有停止说话,我感觉他有一些话可能是直接对我说的,但我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良久,吴林才对我说:“大巫说,敏度必须留在这里主持大局,我和他跟着你们去犀牛泉,之前我看到队伍里有两个女人,她们都是你的朋友吧?次旦大巫刚才对你说,像这样的救援行动,是不能带女眷的。”

    我顿时皱起了眉头:“她们不是女眷,是我的帮手。”

    吴林摇头:“帮手也不行,如果参与救援的人发现队伍里有女人一定会出问题。”

    我问他:“出什么问题?”

    吴林说:“在这地方,男尊女卑的问题非常突出,甚至于有些人认为女人是污秽的,而救助犀牛泉的伤员则是一件很高尚的事。他们无法接受在高尚的行为中混入污秽的东西,轻则拒绝跟随行动,拒绝服从命令,重则……他们可能会暴动。”

    我擦,这都什么混蛋逻辑,让这样一帮村民进入正常社会,他们搞不好会变成社会的毒瘤啊。

    我问吴林:“如果转移伤员是土司的命令呢,他们也会因为队伍里多了两个女性暴动吗?”

    吴林冲我摇了摇头:“你没搞清楚问题的关键。关键就是,土司根本不可能下达这样的命令,他确实有可能让那些四肢健全的人进入宝顶,但目的也只能让王族的成员得到更好的服侍,但他绝对不会大发慈悲去转移那些伤员。住在这里的人都是土司的族人,他们比其他村民更了解土司的为人,他们很清楚,土司平日里表现出来的慈爱和温和,都是在村民面前作秀而已。”

    “照你这么说,在这些人的眼里,土司的权利并不是不可违逆的。”

    “在他们眼里,土司的权利依然不可违逆。土司很聪明,他用不同的手段控制村民和贵族。这里的情况远比你想象中复杂,所以你最好别自作聪明,如果想拯救犀牛泉的伤员,是绝对不能带女人的。另外,次旦大巫问你,能不能去一趟发电厂。”

    我看了看次旦大巫,问吴林:“去发电厂干什么?”

    吴林说:“那里有一个非常麻烦的东西,次旦大巫怀疑,它很可能是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之一。”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听到外面远远传来了脚步声,朝窗户那边瞄了一眼,就看到敏度正带着幸存者朝这边走。

    而后我又问吴林:“罪魁祸首之一是什么意思?”

    吴林:“另外一个祸首是山神,我建议你最好过去看看发电厂里面的东西,确实有可能是瘟疫的源头。啊,必须先将所有伤员都转移出来再去发电厂,因为发电厂就在犀牛泉那边,如果你贸然将工厂大门打开,那些伤员受到影响,很可能也变得那种不人不鬼的东西。等到伤员转移完毕,我和次旦大巫也和你们一起进去。”

    我稍作沉思,朝着吴林点了点头:“可以。”

    吴林在次旦大巫耳边快速说了几句话,次旦大巫眼中立刻闪过一道精光,他看着我,双手合十,朝着我做了一个恭敬的合十礼。

    没等次旦大巫直起腰来,屋门就被推开,敏度和梁厚载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梁厚载进门的时候下意识地朝吴林那边看了一眼,敏度则用极快的语速和次旦大巫进行了短暂的交谈,我看到次旦大巫的表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他大声地嚷嚷着什么,吴林似乎被他的叫嚷声吵到了,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有人在城墙下变成了邪尸。”梁厚载一边朝我这边走,一边很懊恼地说着:“我没有察觉到周围有念力出现,也没有察觉到异常的炁场。可那两个头人还是变成了邪尸。”

    头人变成了邪尸,换句话说,有人在梁厚载和罗菲的眼皮子下炼活尸。

    他们对于炁场和念力的感知能力虽然不如我强,但附近有人施术,他们肯定还是能感觉到的。

    “带我去看看。”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推着梁厚载往外走,可我们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次旦大巫突然伸手将我们拦住,嘴上还说着听不懂的话。

    吴林就在一旁翻译:“次旦大巫说,那些幸存者很可能已经感染了瘟疫,必须将他们隔离起来。”

    注意,吴林说的是“将他们隔离起来”,而不是将他们赶出去,说明次旦大巫的心肠还是不错的。

    我对吴林说:“你告诉次旦大巫,我能让瘟疫停止蔓延。”

    吴林对次旦大巫说了一些话,次旦大巫看着我,犹豫片刻之后,还是从门前让开了。

    梁厚载立即带着我来到了小楼外的石板路上,所有幸存者的脸上都带着紧张和恐惧,只有仓嘉皱着眉头,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罗菲快步走出了人群,嘴上说着:“两个头人在登墙之前突然尸变,我和梁厚载都没有察觉到附近的炁场有什么异常,也没有察觉到念力。”

    我说:“仙儿呢,她也没察觉到吗?”

    这时仙儿也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对我说:“我对炁场的感应能力可比不上你们几个。”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问:“头人的尸体呢?”

    罗菲立刻将我带到了队伍的末尾,两个头人的尸体就并排放在地上。

    他们两个还没有完全尸变就被梁厚载镇住了,两个人身上都贴着辟邪符。

    也正是因为没有完全尸变,所有他们看起来更像是普通的人类,只不过面色发灰,眼白很少,瞳孔明显放大。

    “他们尸变的时候是什么状态?”说话间,我就一只手放在了其中一个头人的心口中,并将黑水尸棺的炁场注了进去。

    梁厚载:“突然像疯了一样袭击周围的人,瞳孔快速放大,同时眼白上长出黑点,随着黑点的面积不断放大,他们身上的尸气也越来越强,我怕它们伤到其他村民,就立即镇住了他们。”

    在梁厚载说话的时候,黑水尸棺的炁场已经在头人的身上走了一遍。

    我发现头人的胃部早就有尸变的痕迹了,他应该是在一个月前就中了尸毒,毒素存留在胃中,却一直没有发作,直到登墙的时候,尸毒素发作,他们两个才发生了尸变。

    换句话说,他们之所以尸变不是因为附近有人施术,而是因为他们身上原本就有残存的尸毒。

    而且这些尸毒,并非来自于我们之前见到的那些邪尸,邪尸身上的尸毒毒性太弱,不可能引发尸变。

    我又将黑水尸棺的炁场导入了另外一个头人的心脏,虽然他的血液已经停止流动,但炁场还是沿着血管在他全身上下走了一遍,和刚才那个头人一样,他的胃部也早有尸化的迹象。两个头人同时尸变,说明他们两个是同一时间中毒的。

    我将这些发现告诉了梁厚载,梁厚载顿时皱了眉:“怎么这么巧,刚一登墙就发生尸变了,还有就是……那是什么样的尸毒,能在体内滞留一个月而不发作?”

    我摇了摇头:“应该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尸毒。”

    这时候,次旦大巫也和敏度一起过来了,敏度一道我跟前就焦急地问我:“到底是怎么了,头人为什么会突然尸变?”

    我说:“胃部存有尸毒,今天正好发作了,但不知道这些尸毒是怎么进入他们胃里的。敏度,你告诉村民,我要给他们做一个检查。”

    敏度扬起了双手,朝着在场的村民们呼喊了一阵,这些村民立刻调整队形,一个个地面朝着我。

    看样子,敏度已经找到技巧了,这些村民这么听他的话,就说明他已经开始以土司的名义发布命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