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0章 高手
    炼尸人很聪明,他知道,只要山神和其他邪尸混在一起,我就很难找到属于它的那道炁场了。

    我摇了摇头:“先配合梁厚载他们转移幸存者,山神的事先放一放吧。”

    刘尚昂点了点头,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我能感觉到他眼神中的忧虑。

    那个炼化活尸的人,比我们想象中要难缠得多。

    我和刘尚昂在路口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敏度和梁厚载才带着幸存者过来。

    我向梁厚载询问他们这一路的情况时,梁厚载说,他们过来的时候只碰到了几个规模很小的尸群,除此之外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随后我们又说起了刚才遇到山神的事,我问敏度,在宝顶那边有没有他觉得可疑的人,敏度说他也没有特别去留意过大家的表现,不过他说,他觉得自从土司进入宝顶以后,就时常做出一些怪异的事。

    可当我问敏度,土司在这段时间里究竟做了什么时,敏度却什么都不肯说。

    他不说自然有他的苦衷,我也不好多问,随后我和梁厚载商量了一下后面的行动步骤,决定由我和刘尚昂先一步潜入宝顶,设法将土司控制住,梁厚载则带着仙儿和罗菲在外面保护敏度和其他村民。

    梁厚载先将村民们安置在路口附近,敏度则负责安抚他们焦躁的情绪,而我和刘尚昂则在夜色和雾气的掩护下快速摸到了高墙下方。

    刘尚昂快速朝墙顶上张望一下,随后凑到我跟前,伸出两只手,一只手伸展出四根手指,另一只手则指了指高墙的左侧。

    墙顶上有四个人巡逻,左侧有一个突破口。

    我点了点头,快速翻上了紧挨石墙的一座民房,上房以后,我就尽量将身子俯底,同时仰着头朝高墙顶端观望。

    墙上的人没有发现我们,他们好像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警觉。

    刘尚昂也无声无息地上了房顶,我立即示意他上墙。他快跑两步来到我跟前,我踏出弓步,将双手垫在大腿上,刘尚昂踩在我的手上,我用力一托,将他送上了高墙。

    在冲上墙顶以后,刘尚昂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那些守卫,现在已经确定炼尸人知道了我们的行踪,加上我们准备从土司手里夺权,很多事已经不必像之前那么小心。

    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墙顶上就传来了刘尚昂的口哨声,我立即后退两步,接着一个猛冲,使出八步神行的步法登上了墙头。

    刘尚昂正用钢索将四个昏迷的守卫捆起来,他一边小声折腾着,一边对我说:“等会得格外留意那个叫吴林的人,那家伙绝对不是善茬。”

    我问刘尚昂:“你带枪了吗?”

    “我带了,可保不齐那家伙身上也有枪。”刘尚昂将四个人捆好,拍了拍手,来到我身边。

    我舔了舔嘴角:“见机行事吧。”

    刘尚昂没再废话,一跃下了高墙,我在墙头上拉起了钢索,顺着钢索滑落地面。刘尚昂将身子匍匐在地上,侧着耳朵倾听了一阵子,然后朝我招招手,带着我钻进了民宅之间的夹缝。

    我们这次走的路,和第一次进入宝顶的时候应该是相通的,我还记得其中几个小巷子里的摆设。

    快到小木楼的时候,从小道外传来了火光,我和刘尚昂立即停下脚步。

    没过几秒钟,就有几个举着火把的人从外面走过,我和刘尚昂立即压低身子,将自己完全藏匿在阴影中。

    等脚步声走远,刘尚昂伸出头去看了看,又回过神来,小声对我说:“吴林已经发现咱们了。”

    我朝外面瞄了一眼:“他在什么位置?”

    刘尚昂:“在楼上,我刚才露头的时候,他就站在窗户那边看着我。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行踪都暴露了还能怎么办?冲呗。

    我推了刘尚昂一把,直接将他推出了巷子,刘尚昂稍微愣了一下神,接着就冲向了楼门口。

    快到门前的时候,他掏出手枪,将枪口对准了门把手,我跑到他身后,一把将他扯开,同时抬起腿,一脚踹开了屋门。

    在屋门受到重击的时候,木头打造的墙壁也跟着微微颤动起来,屋里灯光明亮,一个穿着华丽的中年人正坐在沙发上愣愣地看着我。

    他身上穿的也是和敏度他们一样服饰,但敏度和其他人的衣服大多是麻布或者棉布织成的,在灯光的照耀下没有任何光泽,可眼前这个人的衣服却在灯光下显现出了一抹油腻的柔亮,他的衣服应该是用昂贵的真丝做成的,另外,在他的手臂上还带着金灿灿的镯子,脖子上带着一条粗重的宝石珠链。

    错不了了,这个人一定是土司。

    我一个箭步凑上去,抓住土司的脖子用力一捏,他没有任何反抗就昏迷过去。

    刘尚昂则守在门口,帮我警戒着外面的情况。

    就在我蹲下身子,准备将土司捆起来的时候,旁边的楼梯口传来了一阵异常急促的脚步声,那声音非常轻盈,就像是脚踩在棉花上一样。

    我先是听到了这阵短暂的脚步声,接着就从余光里看到一个人影落在了我的身侧,并隐约感觉到了他的肩膀朝我这边快速倾斜。

    这是出拳时的前置动作,我不用想也知道出现在我身边的人是谁,丝毫不敢怠慢,立即闪身。

    嗖的一声急响,吴林的拳头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从我面前掠了过去,我能感觉到拳头上的惊人力量,虽然比不上仉二爷那么强悍,可这一下如果打实了,我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活下来,就算活下来,也得尽快去医院做颌骨矫正手术。

    一击不中,他又朝着我的下盘扫来一记鞭腿,以我当时的姿势,这一下根本避不开,所以在他拧动腰部的时候,我已经探手抓住了他的肩膀,没等他的脚扫中我,我已经将他甩到半空中。

    本来我是打算靠着一次拼尽全力的过肩摔将他的身子摔散,以解除他那惊人的战斗力。

    这才刚一交手我就感觉到,如果硬拼,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的速度非常快,被他缠住,我根本没有时间施术。

    眼看他的后背就要落在地上的时候,他突然在半空中弓起了腰。

    他在背部几乎和地面水平的情况下双脚落地,同时伸出手,用力掐住了我的脖子。

    这家伙手上力气很大,我感觉到脖子上传来了很强的压感觉,立即憋住一口气,双手猛力一攥,吴林的肩膀上顿时被我捏得“咔咔”作响,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咧了一下嘴。

    双肩被钳制,他手上的力气也散了,可还没等他的五指松开,我就感觉到他的腰腹部又传来一股很强劲的拉扯力。

    他猛地蜷了一下腹部就让我失去了重心,当场一个踉跄,紧接着,他就扬起了腿,朝着我的面门踹了过来,我只能松开他的肩膀,用双臂护住面门。

    以他当时的姿势,按理来说这一脚最多能发挥出两三成的力量,可当我的小臂被踹中的那一刻,却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辆小型汽车撞到了似的,骨头都快断了,人也被他踹出了两米多的距离,我用力挺直腰腹,一脚向后踏出,用力蹬住了地面,这才止住了退势。

    我揉搓着生疼不已的手臂,吴林远远盯着我,一边不断揉搓着自己的肩膀。

    现在他已经不能轻举妄动了,因为刘尚昂的狙击枪已经瞄准了他。

    吴林快速朝刘尚昂那边看了一眼,淡淡说了一句:“你身上的气息和我很像。”

    刘尚昂依然用枪指着他,但没有回应他的意思。

    随后,吴林又看向了我,开口问我:“你是什么人?”

    我甩了甩手臂:“你是什么人?”

    吴林皱起了眉头,不再说话,就这么和我对峙着。

    我能感觉到,他这是在等待时机,虽然刘尚昂的枪口指着他,但他似乎并不认为我们能限制住他,只要我和刘尚昂稍有分神,他就能扭转局势。

    就在这时候,楼梯上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个身穿黑袍的老人快速走了下来,我留意到他那件衣服上有一个很大的兜帽,此时就垂落在老人的肩膀上。

    看到这件衣服,我立刻认出了他的身份,他就是今天下午在小楼外面演讲的人,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敏度口中的次旦大巫。

    老人的出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就在我晃动眼珠去看他的一瞬间,吴林突然动了,我从余光里看到了他的动作,二话不说,直接拔出了青钢剑。刘尚昂的那边也响起了枪声,但这一枪不可能打中吴林,只能算是一种震慑。

    不是因为刘尚昂的枪法不准或者吴林的速度已经快过的子弹,是因为我们目前还不知道吴林是敌是友,刘尚昂不可能朝他开枪。

    吴林根本没有顾忌刘尚昂,一个闪身就到了我面前,而我也甩动青钢剑,朝着他的肩膀拍了过去。

    在他动身之前,在我挥剑之前,在刘尚昂开枪之前,楼梯上的次旦大巫喊了一声,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知道我们的动作要比他说话的速度快得多。

    没等话音落地,吴林那铁桩一样的小腿就落在了我的大腿外侧,而青钢剑也狠狠拍中了他的肩膀。

    他没想到我会在踏步的同时出剑,我也没想到,借着臂展加青钢剑的长度,我还是没等挡住他这一腿。

    吴林被我拍翻在地,我的大腿一软,也跟着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次旦大巫又喊了一句什么,吴林就地一滚,和我拉开了距离。

    他还能随意活动,我的腿现在一点知觉都没有了,站起来都很困难,于是就盘腿坐在原地,盯着吴林。

    吴林看着次旦大巫,和大巫交谈了几句,接着又问我:“次旦大巫问你,你是不是敏度的朋友?”

    我点了点头。

    吴林挠了挠自己的下巴,又问我:“你是大圣祖的后人?”

    我一边点头,一边留意着吴林脸上的表情。

    他似乎是个很冷漠的人,从刚才见到他到现在,他一直都摆着一张扑克脸,没有表情上的变化,眼神也一直非常漠然。

    吴林和次旦大巫进行了简短的交流,随后对我说:“大巫问你,你能结束这里的瘟疫吗?”

    我望向了次旦大巫,他正用那双稍显浑浊的眼睛看着我,眼神中满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