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9章 开眼符
    邪尸的体质虽然完全异于活物,但它们之所以能行动,还是靠神经中枢来控制机体的活动,尤其是这种低级的邪尸,大脑被打穿,应该第一时间倒地,很快,它们身上的尸气也会随着精气的衰败渐渐散去,可那只山神竟然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这太不正常了。

    在我和山神只剩五六米距离的时候,有两个山神突然动了,它们快速朝我走了过来,我见它们已经开始留意我,就改变的方向,朝着不远处的一条巷子跑去,希望用这种方式将它们带离路口。

    可它们见我跑远了,竟然停止追逐,又退回了大路的路口。

    这时我再去看它们,竟发现它们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嘲弄的味道,而且四只山神是在同一时间露出了完全一致的表情。

    我顿时反应过来,它们不是智商高,而是炼尸人将自己的神智投射到了它们身上,它们的感官和炼尸人是相连的,现在我看着它们,炼尸人也透过他们的眼睛看到了我。

    过去我曾在一本书上看过,能将自己的意识加诸在其他东西上的人,从理论上来说修为虽然不一定非常高,但其对念力控制能力绝对是百年甚至三百年一出。

    换句话说,这个潜伏在村子里的炼尸人是个极其罕见的天才,他在术法方面的天分不是我和梁厚载能比得了的。

    我相信,拥有这种天分的人,只要不是刚刚进入修行圈的新人,修为一定不会差。

    既然已经暴露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直接端起青钢剑,朝着其中一个山神挺身刺了过去。

    在我行动的时候,四个山神同时看向了我,这也正是我期望中的效果,当炼尸人将所有注意力投注在我身上的时候,刘尚昂就被他忽略了。

    嘡!

    在我后方传来一阵熟悉的枪响,离我最近的山神直接被穿甲弹爆头。

    这种穿甲弹的极限穿透力应该没有刘尚昂之前用的那种子弹强,但它除了能穿甲,还拥有非常可观的爆炸力。

    我没特意去看被被击中的山神变成了什么样子,在枪声响起的一刹那,我就闪身冲到了另一个山神面前,一剑拍中了它的胸膛。

    同时在四个山神身上投注意识,对于炼尸人来说似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山神的反应速度明显不够迅速,直到青钢剑拍中了它,它才侧过身子躲避,反应整整慢了一拍。

    要想在活人身上加诸自己的意识,需要将念力注入玉堂穴,再让念力由玉堂进天突,再由天突穴进入天灵盖上的百汇穴。

    我不知道在邪尸身上加诸意识与在活人身上加诸意识的方法是不是一样,也不知道山神的经络图和人类是否一致,我只知道,人类的玉堂穴就在胸口的中央位置。

    幸运的是我蒙对了,山神被青钢剑砸中以后,身子猛地一晃,接着就倒在了地上,被刘尚昂爆头的另一个山神就被压在他身下。

    仅仅一个照面就解决了两个山神,我以为接下来的战斗也会很顺利。

    可我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当初我在望远镜里看到那两个山神爬上石像的时候,它们的身手非常灵敏,而我们最早遭遇到的山神也是两只,那一次见到的山神可以各自行动,就好像各自拥有自己的意识一样。

    我正准备动手解决剩下的两个山神,还没等有所行动,我就从余光里看到左侧的山神突然弯下了腰。

    当时我就察觉到不对劲,因为它的动作非常快,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迟钝。

    我心叫一声“不好”,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刚迈出脚,右侧就传来一阵急促的风声。

    嘡!

    后方传来了枪声,右侧的风声顿了一下,我抓住机会,立刻弯下腰,就地一滚,快速退到了刘尚昂身边。

    刘尚昂一语不发地端着狙击枪,枪口却指着路旁的民居,我朝着大路路口看了一眼,却只看到两只倒在地上的山神,另外两只则不见了。

    这时候我听到隔壁的巷子里传来哗啦啦一阵碎响,有什么东西正在那里快速移动。

    刘尚昂调转枪口,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开了一枪,穿甲弹直接打穿了民宅的木制墙,隔壁巷子里的脚步声也戛然而止。

    不对,刘尚昂这一枪没有击中山神,山神身上的尸气很稳定,丝毫没有被扰动的迹象。

    一看情况不对,我立即将天眼完全开启,就发现那道尸气中还夹杂着一股很淡的念力,如果不是天眼全开,加上我提前就知道有人在山神上下加诸了自己的意识,根本不可能感应到它。

    那股念力猛地变强,我立刻抓住刘尚昂,一把将他扯倒在地。

    就在我和刘尚昂倒地的时候,民宅那边传来嘭的一声巨响,紧接着我就看到碎石和木屑横飞,一个硕大的身影撞碎了民宅的墙壁,从漫天崩飞的碎屑中扑了出来,它举着沉重的双臂,直接朝我和刘尚昂冲了过来。

    刘尚昂的反应非常迅速,他在看到山神的那一瞬间就端起了狙击枪,连开三枪。

    嘡!嘡!嘡!

    山神巨大的拳头没有落下来,他从我们上空掠过,狠狠撞上了道路另一侧的民宅,直接将木制的墙壁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我看到它落地,但没看到它站起来。

    在它飞过的时候,一些类似于血浆的东西撒在了我的身上,刘尚昂身上也沾了一些。

    我们两个快速爬起来,刘尚昂依旧举着枪,仔细寻找着另外一个山神的踪迹,我快速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守阳糖,拨开糖纸,将糖块塞进刘尚昂嘴里。

    刚才撒在我们身上的血汁就是尸血,上面带着尸毒。

    刘尚昂晃动着脚步和枪口,用很快的速度问我:“道哥,它在哪?”

    “四点钟方向。”

    听到我的话,刘尚昂直接调转枪口,朝着四点钟方向连开三枪。

    这三枪打穿了对角位置的民宅,但没有击中山神,它身上的尸气很稳定,加持在它身上的念力也没有动荡的迹象。

    刘尚昂的弹夹里有十发子弹,从他射出第一颗子弹到现在,弹夹里只剩最后三发穿甲弹了,如果他最后三发子弹也没有命中,等他换弹夹的时候,就是山神行动的时候。

    可山神应该无法看到我们才对,刚才那个山神是如何判断我们的具体位置的?

    靠听觉?如果它们有这么好听觉,上次我们和它们遭遇的时候,光是敏度那急促的呼吸声就足以让我们暴露了。

    我一边留意着最后一个山神身上的炁场和念力,一边快速扫视了周围的环境。

    一条路,路旁全都是民宅,在黑夜里,民宅内部只有黑漆漆的阴影,月光根本照不进去,如果有人潜藏在里面的话,就算是刘尚昂也很难察觉到他的存在。

    想到这,我立即提醒刘尚昂:“炼尸人极可能就在附近。”

    刘尚昂用舌头舔了舔有点干裂的嘴唇,没说话,他的枪口一直对着尸气盘生的位置。

    我沉下心,慢慢缩小天眼的感知范围,感知的范围越小,感知到的信息就越具体,这是我常年使用天眼得出的经验。

    很快,我就察觉到五六米外的一座民宅中有异常的炁场涌动,立即指着那个方向对刘尚昂说:“在那!”

    刘尚昂丝毫没有由于,第一时间调转枪口,朝着我手指的方向开枪。

    子弹打中了什么东西,那股炁场先是变得散乱,接着就消失了。

    与此同时,我感觉到山神身上的念力也跟着波动了一下,立即转身朝着那个方向望了过去,刘尚昂察觉到我细微的动作,转身朝着山神藏身的地方开了一枪。

    这一次,隔壁的巷子里飘来了带着尸臭的血腥味,但山神身上的尸气依然稳固。

    刘尚昂也察觉到了刚才那一发子弹没有对山神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他顿了一下,随后快速调整枪口的指向,打出了最后一发子弹。

    枪声响起,山神身上的念力猛地波动了一下,随后那条巷子里就传来了飞快的脚步声,那阵脚步声不是冲着我们过来的,它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炼尸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那个山神攻击我们,他一直等到刘尚昂打出最后一颗子弹,借着刘尚昂换弹夹的功夫让山神逃走了。

    等刘尚昂换好了弹夹,山神已经离开了有效射击距离。

    “跑了?”刘尚昂一脸不解地看着我说。

    我狠狠皱了一下眉头:“跑了。”

    刘尚昂:“那个炼尸人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要让山神逃走呢?”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那家伙是修行圈罕见的天才,而且心思也很难琢磨。”

    一边说着话,我就走到东墙被撞破的民宅里看了看,趴在地上的那只山神已经死透了,它的头颅和胸口都被穿甲弹打中,身上的尸气已经快散尽了。

    随后我又到怪异炁场出现的地方看了看,在那里发现了一个被子弹打中的生铁罐子,因为生铁比较脆,受到子弹冲击以后已经碎裂,我和刘尚昂将所有碎片搜集起来,才拼成了一个中间有些凹陷的罐子,一尺多高,罐口的直径在十厘米左右,而在罐身上,还清晰地浮刻着一道特殊的符印。

    这种符印的形态就像是很多人眼按照八卦的卦象均匀地排布在罐身上,在寄魂庄的一些古籍上将它称之为“开眼符”或者“种眼符”,古往今来,会使用这种符印的人非常少,因为要使用它,必须拥有将自己的意识加诸在器皿上的天赋。

    这种符印的作用就是让本身没有生命的东西得到视觉能力,这就好像在器皿上安装了一只眼睛,施术者可以通过这只“眼睛”看到千里之外的实物。

    刚才,那个炼尸人就是靠着这个符印得知我和刘尚昂的位置的。

    谁也不知道其他地方有没有他种下的眼,也许在我们进入这个村子的时候,行踪就已经暴露了。

    刘尚昂拍了拍我袖子上的尘土,一边问:“现在怎么整,咱们是先找到山神还是怎么着?”

    此时山神身上的尸气已经离我们很远了,很容易判断出,它是朝着音爆弹爆炸的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