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8章 引开尸群
    说完,我就和刘尚昂一起撒开腿奔跑起来,刘尚昂跑在前面,我跟在后面,他对这里的地形比较了解,知道如何给敏度他们的队伍营造出一条通往高墙的干净通道,而我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掩护刘尚昂。

    刘尚昂的速度很快,我必须使用八步神行的步法才能勉强跟上他,进入一条巷子的时候,前方出现了十几只邪尸,刘尚昂立即放慢速度,我则保持高速冲上去,调动黑水尸棺的炁场,挥动青钢剑,用最短的时间将堵路的邪尸清理干净,道路通畅以后,刘尚昂先保持比较慢的速度跑了一段距离,我也放慢速度,渐渐落在了他身后,以此来恢复体力。

    一分钟以后,刘尚昂再次加速,我也使出了八步神行,继续朝着巷子深处飞奔。

    通过不断调整位置和改变体力分配的方式,我们尽量在长距离上保持最合理的速度,快速冲过了几条巷子,每次碰到邪尸,刘尚昂都不会动手,他不能开枪,贸然动手只会将拉低清理邪尸的效率。

    奔跑中,我和刘尚昂都要时不时地看一下表,眼看着我们从开拔到现在已经将近四分三十秒了,刘尚昂在一个岔路口停了下来。

    前方还有七八只邪尸挡道,刘尚昂完全不理会他们,他仔细看了看附近的几条岔路,随后从背包里拿出一枚手雷,奋力朝着西南方向的岔路扔了过去。

    手雷爆炸的时候,炸碎了道路旁边的一座墙壁,崩飞的碎木片猛烈击打着地面和附近的屋檐,引起了一连串响声。

    真正的爆炸可不像电影里那样,动静没有那么声势浩大,只是发出“嘭”的一声,沉闷而急促,即便是炸碎的墙壁引发了更多的声音,但这样的音量也不足以将大范围的邪尸全都引过来。

    有邪尸跑到了刘尚昂面前,我立刻挥动青钢剑将它们镇住。

    刘尚昂看着被手雷炸碎的墙壁,皱了两下眉头,对我说:“我带了音爆弹,现在能用吗?”

    音爆弹?那东西爆炸的时候确实能发出足够大的声响,可我担心那样的声响很可能引起炼尸者的警觉。

    不过在沉思片刻之后,我还是冲刘尚昂点了点头:“用吧,再碰到麻烦的情况,该开枪就开枪。”

    反正我们带着这么多村民前往宝顶,炼尸者发现我们是早晚的事,既然这样,不如放手搏一搏。

    我想,只要我不施展大术,那个炼尸人应该不会提前逃离这个地方。

    大部分修行这种邪门术法的人都是比较自负的,尤其是他们认为自己的对手是普通人的时候。

    刘尚昂立即从背包的侧兜里拿出了两对软胶耳塞,自己带上一对,又将另一对递给了我。

    在我带上耳塞之前,刘尚昂对我说:“堵住鼻孔和嘴。”

    我快速带上耳塞,就见到刘尚昂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形状怪异的东西,它的外形和手雷比较相似,但上面安装了很多零件,乍一看就像个鸡蛋大小的电子仪器,而且做工十分粗糙。

    不用猜也知道,这枚音爆弹肯定是刘尚昂自己做的。

    刘尚昂深吸一口气,奋力将音爆弹扔向了西南方向的巷子,随后快速堵住鼻孔,站直,将身子侧对着西南方向的巷子。

    我有样学样,也侧过了身子。

    不得不说,刘尚昂带来的软胶耳塞的阻音效果特别好,我带上以后,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什么都听不见。

    可在两三秒钟之后,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了“嗡——”的一声锐响,即便是隔着耳塞我也能清晰地听到它。

    我知道,刘尚昂的音爆弹炸了。

    巨大的音波让我脚下的地面都跟着微微颤抖起来,不只是地面,我觉得自己的皮肤都在跟着颤。

    那声音持续了足足三四秒钟,它消失以后,我的脑袋还有些懵懵的。

    我摘下了耳塞,就看到刘尚昂在我旁边晃脑袋。

    我不知道如果不带耳塞,刚才那阵锐响传到耳朵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我看到西南巷子里的木墙壁都被震塌了一大片,如果不是我和刘尚昂做了足够的保护措施,估计就不是被震聋这么简单了,很可能会丧命。

    刘尚昂摘了耳塞,朝着巷子那边看了一眼,自言自语地说:“我擦,威力怎么这么大,老包设计的东西果然不能轻易拿出来用。”

    我问他:“村民不会受到影响吧?”

    刘尚昂:“肯定会有影响,不过影响不大,毕竟距离够远了。咱们赶紧撤吧,尸潮很快就过来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已经能听到旁侧的几条巷子里传来了脚步声,尸群已经围过来了。

    我指了指路旁的房子:“上去躲一躲。”

    路上昂一句废话没用,直接蹿上房顶,我也一个箭步翻了上去。

    坐在倾斜的屋顶上,我的头依然懵懵的,眼珠也有点疼,我揉着太阳穴,有点埋怨地问刘尚昂:“你刚才用的是音爆弹吗,怎么这么猛?”

    刘尚昂的情况不比我好,他一边捏着自己的后颈,一边回应我:“唉,老包就是喜欢重火力,他设计出来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大杀器。”

    我说:“包师兄还会设计武器?”

    刘尚昂:“你怎么这么问?我以前没说过吗,老包是爆炸力学方面的专家。”

    我想了想,刘尚昂以前确实没提过这事,确切地说,他平时就很少聊我包师兄的事。

    等到眼睛没那么难受了,我才站起身来,朝着附近的几条巷子观望。

    难以计数的邪尸正朝着音爆弹爆炸的地方移动,它们就像是在巷子间穿行的蚁群一样,密密麻麻。

    刘尚昂也站了起来,他跑到了房顶的制高点,朝着东北方向眺望了一会,随后又快速退回来,有些焦急地对我说:“四个山神守住了东北大路的路口。”

    梁厚载和敏度要带着那些幸存者进入宝顶,东北方向的大路是必经之路。

    我顿时皱起了眉:“守住?”

    刘尚昂点头:“四个山神站成一排,就像站岗一样守住了路口。”

    我知道这些山神的智商很高,可它们为什么要守住路口呢?难道说,炼尸人已经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了,是他让山神守在那里,防止幸存者过去?

    炼尸人能控制山神守着路口,说明他已知道了我们的行动计划,也就是说,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混在幸存者中,两个头人的嫌疑最大。

    我的大脑飞快运转着,一点一点地推演着炼尸人的身份。

    但很快,我又觉得他不太可能是幸存者中的某一个,如果他是头人或者其他的幸存者,就能知道敏度他们的位置,那样的话,他完全可以让山神主动袭击那支逃亡小队。

    这时候我又想起了吴林,之前他在东北大路上发现了我们,虽然他身上没有念力,但他极有可能和炼尸人是一伙,如果他将东北大路的异常告诉炼尸人,那个炼尸人会怎么做?

    想到这,我对刘尚昂说:“上一次咱们经过东北大路的时候,附近的民宅里没有藏人吧?”

    刘尚昂很肯定地点头:“没有。”

    这么说,炼尸人现在就藏在宝顶中了,吴林和土司的嫌疑非常大。

    刘尚昂又朝着东北方向看了一眼,有些焦虑地问我:“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咱们两个得把山神引走,如果引不走的,你就杀了那些山神。”

    刘尚昂先是点了一下头,接着又很疑惑地看着我:“什么叫我就杀了那些山神,这种事你不是更在行吗?”

    我说:“四个山神应该是炼尸人的杀手锏,如果我用术法镇住它们,他有极大的可能会龟缩不出,到了那时候再想找到他就麻烦了。”

    刘尚昂花了一分钟才回过味来:“啊,这么回事啊。你是怕,炼尸人得知你的修为比他高,就不敢现身了。我用热兵器干掉那些山神,他反而不会忌惮我。”

    “我的修为可不一定比人家高,走吧,还是你带路。”我一边说着,轻轻推了刘尚昂一把。

    刘尚昂先是后退几步,然后一个急冲,跑到屋檐附近的时候纵身一跃,轻轻落在了对面的一座屋子上方。

    他双脚着地以后,又试了试屋顶的结实程度,随后朝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我也快速后退、急冲、起跳,落在对面的屋顶上以后,我快速缩身子,在屋顶上滚出了两米左右的距离,以此将动静限制在最小的范围。

    刘尚昂在前面帮我踩点,确认前方的屋顶足够结实以后,我才会伴随着一个及冲锋跳过去。

    在这个村子里有很多狭窄的小巷子,巷子两侧房屋也就相隔三四米的距离,我也数不清自己到底越过了多少条这样的巷子,眼看离东北大路还有十几米距离的时候,我已经能看到守在路口的四个山神了。

    刘尚昂一边换上弹夹,一边朝旁侧的小路扬了扬下巴:“敏度他们会从这边过来,这条路上应该没有邪尸了。”

    带着那些幸存者,梁厚载和敏度的速度注定会很慢,我估计他们现在也就是刚离开广场,我和刘尚昂有足够的时间将山神引开。

    我们看到了山神,山神也看到了我们,但它们只是朝我们这边张望,没有任何举措。

    刘尚昂上好了弹夹,一边在房顶上奔跑一边说:“先弄死一只还是怎么着?”

    我说:“你看着办。”

    刘尚昂立刻蹲下来,用肩膀顶住枪托,端起狙击枪,在这么近的距离上,他根本不需要瞄准似的,端墙的刹那就扣下了扳机。

    透!

    枪声听起来比以往要空洞得多,而且十分短促。

    我不知道刘尚昂这次用的是什么子弹,只是看到站在最左侧的山神脑袋上崩出了血花,可它没有倒下,身子还是笔直地站在原地,而另外三个山神也没有特别去留意它的情况。

    刘尚昂站了起来,不由地惊叹道:“好猛的穿透力。”

    “换穿甲弹!”我朝刘尚昂喊了一嗓子,接着就跳下房顶,冲向了山神。

    刚才我就察觉到了,山神的颅骨虽然被击穿,可它身上的尸气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它根本没“死”。

    我快速向前冲的时候,那只颅骨被打穿的山神还转动眼珠朝我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