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7章 头人
    也许是长时间的饥饿让他们变得十分虚弱,刚才那一拳我并没有用全力,正常人不会这么容易昏厥过去。

    击倒他以后,我有些担心地朝罗菲和仙儿那边看了一眼,其实我不担心仙儿,这些人根本伤不到她,我担心的是罗菲,虽然我常在晨练的时候见她练习柔拳,但我也不知道那样的拳法在实战中到底有没有用。

    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罗菲一边移动着脚步,一边出手,她每次出手的时候似乎都没用太大的力气,可每次出手,都有一两个人摔倒在地,没等这些人爬起来,仙儿就会跑上去踹一脚,然后那人就彻底爬不起来了。

    随着倒在我们脚边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所有还能站立的村民都朝我们奔了过来。

    我们几个快速移动,并在移动中变换队形,防止被这些人围住,一边各施所能,解除他们的战斗力。

    我看到站在远处的头人打算转身逃走了,正想让刘尚昂将他放倒,就听到刘尚昂那边传来一阵很闷的枪声,正要逃走的头人没有摔倒,反倒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传来了“嘭”的一声闷响,好像有人从高处掉了下来,摔在了土地上。

    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那个刚刚转过身的头人曲了一下膝盖,接着就倒在了地上。

    最后一个村民见所有同伴都倒下了,眼神中的戾气终于消失,他呆立在远离看了我们一会,也动了逃跑的心思。

    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我的拇指已经顶在了他的后颈上,用力一按,***他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身子一软就瘫倒在地。

    我迈过了那些倒在地上的人,朝正捂着腿惨叫的头人走了过去。

    村民在厮杀,他却躲在旁边看热闹,其他人都被饿得面黄肌瘦,他却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说真的,我心里有火,而且火很大。

    我走到他跟前,他朝我投来了惊恐的目光,我抓着他的领子将他提起来,挥起拳头,狠狠砸在了他的脸上。他根本没来的反抗,刚被我拎起来又被我狠狠砸在了地上,这一下我故意避开了要害,他没有昏过去,但肯定非常疼。

    刘尚昂远远地冲我喊:“那边还有一个,要不要我再补一枪?”

    我回头朝他那边看,就见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木屋,在屋墙下也有一个身材肥腻的人,此时他正挪着厚厚的脂肪,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我对刘尚昂说:“别弄出人命来。”

    刘尚昂点点头,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黑色橡皮球,那东西只有外面一层是橡胶,里面包的是活性炭,重量足有三四斤。

    当刘尚昂将碳球扔向那个头人的时候,他似乎感觉到了危险,朝着刘尚昂这边望了过来,但也就是一打眼的功夫,碳球就结结实实砸在了他的小腹上,在这之后,他就双手护着小腹,整个身子都蜷了起来。

    这时候敏度和仓嘉也过来了,敏度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两个头人,皱了一下眉头,一句话也没说。

    仓嘉将一个村民扶了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泥土,敏度则走到那个人跟前,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在敏度说话的时候,我就看到那个人的眼睛变得越来越亮,最后张开双臂欢呼起来。

    在他的欢呼声中,原本重伤倒地的人也一个个来了精神,他们中有的直接忍着伤痛站了起来,大声呼喊着什么,有些人已经无法站立,但还是举着拳头,竭尽所能地呼喊着。

    看着那些重伤员,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么多伤号,我们该如何将他们带到宝顶那边去呢?

    敏度走到了其中一个头人身边,将那个人扶了起来。

    头人还是一副龇牙咧嘴的表情,但他还是站了起来,眼神中流露出对敏度的恭敬。可敏度好像不太适应这样的眼神,他故意将脸扭到一边,装作没有看见。

    之前听敏度说,头人是只受土司调遣的,和他之间并没有明确的上下级关系。此时头人眼神中的恭敬就说明我们的行动成功了,他已经意识到敏度拥有比他更强大的力量,那种力量就来自于我们这些外来者。

    他能看出来,我们是敏度这边的人,他也知道,很快就会有更多人加入敏度,因为敏度是土司的传信人,在某种意义上,现在的敏度就代表了土司。所以在进入宝顶之前,他必须在敏度面前表现出足够的顺从。

    也许敏度是个善良的人,但在头人眼里,我们几个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从他不时朝我们这边瞟过来的眼神里,我能看出惊讶和一丝丝恐惧。

    敏度又走到木屋那边,扶起了另外一个头人,他一样表现出了足够的顺从。

    仓嘉的视线不断在两个头人身上切换,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不知道在想什么。

    敏度回到我的身边的时候,我指了指附近的伤员,对他说:“咱们无法一次性带走这么多人。”

    敏度也是一副苦闷的表情:“我知道。可是……咱们又不能将他们留在这里,他们会饿死的。”

    说话间,他一直盯着我的眼睛,似乎想从我的目光中发掘什么。

    我挑了挑眉毛:“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敏度稍作沉默,随后才试探性地问:“你们既然能压制夜魔,应该也有办法对付村子里的邪尸吧?”

    我点了点头:“嗯,我只要在山头那边布一个阵法,就能将所有邪尸全都镇了。不过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我不能使用威力太大的术法。”

    敏度眉头紧锁:“为什么?”

    我说:“村子里的邪尸都是活尸,所谓活尸,就是活人炼尸。换句话说,是有人将他们强行炼成了邪尸,而这个炼尸人很可能还藏在村子里。如果我施展大术,他要么会在我施术的时候袭击我,要么会被大术震慑,偷偷离开村子。我必须找到这个孽主,让他付出代价,这是守正一脉的职责。”

    敏度又回头看了看那些倒在泉水边的人,他咬了咬下嘴唇,有些拿不定主意:“可他们怎么办,咱们无法将所有人都带出去。”

    这时梁厚载凑了过来,对我和敏度说:“咱们把所有的食物留下,让他们尽量多支撑一段时间。伤员太多,咱们只能多往返几次,分批次地将他们运到宝顶那边去。另外,道哥,咱们得想办法控制住那个土司。”

    我点了点头:“等到了高墙那边再说。土司必须控制住,但他身边那个叫吴林的人一顶要格外小心。”

    梁厚载:“村民变成邪尸,那个吴林脱不了干系。”

    “现在还不好下结论,”我先是应了梁厚载这么一句,随后又对敏度说:“把所有健康的人集中一下,咱们准备动身。”

    在我说话的时候,刘尚昂已经开始清点背包里的食物了。

    敏度虽然聪明,但他好像还没有适应当下的环境,我这边正从背包里翻找食物,他又凑到了我跟前,有些担忧地问道:“可是,如果那些伤员也要跟着咱们走呢。”

    我看了敏度一眼,然后又低着头将包里的食物一样一样拿出来,一边对他说:“告诉他们咱们的计划,并声明这是土司的命令。还有,告诉他们,我们留下来的食物必须省着点吃,告诉他们这是土司的命令,只要服从命令就能活命。”

    敏度点了点头,就跑去和马次说话了。

    在我们集中食物的时候,两个膘肥体胖的头人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他们盯着我们手中的食物,一副十分期待的表情。

    我看到他们两个就心烦,狠狠瞪了他们一眼,吼一声:“滚!”

    他们听不懂我说的话,但能感受到我的情绪,立即退到一边去了。

    等我们这边将所有食物集中起来以后,被我们放倒的那些村民也都醒了过来,我又让敏度询问他们犀牛泉这里还有没有其他食物,得到的回答和我想象中一样——所有食物在今天上午已经全部被吃完,在那以后,两个头人就发起了决战。

    罗菲和仙儿清点了伤员的数量,重伤员五十多个,轻伤三十多个,算上之前被我们放倒的那些人,犀牛泉这边还剩下一百五十个活人。

    敏度说过,这里的幸存者原本有三百个,如今却只有一半的人活了下来。

    至于那些已经死亡的人,我们没有找到他们的尸体。

    我当时就有种要把两个头人活刮了的冲动,但我还是忍住了,留着他们两个以后还有用。

    这一次我们一共集中了七十个人,其中包括之前还在战斗的那些人、两个头人,以及一些只受了轻伤的伤员。

    在防御工事左侧的房子里有个暗门,犀牛泉这边的人可以通过这道暗门到广场那边去,马次说,之前有十个人曾试图离开过,但他也不知道这些人最后怎么了。

    联想到被山神撕成两节的那个可怜人,我估计所有离开犀牛泉的人没有一个能活下来,他们要么变成了邪尸,要么成了山神的猎物。

    我和梁厚载站在广场上,看着一个个幸存者从暗门中出来,都是一副眉头紧皱的表情。

    最后一个幸存者从暗门出来以后,刘尚昂快速跑到了我跟前,对我说:“队伍太大了,如果所有人一起走,路上肯定会遭遇邪尸。”

    我点了点头,对梁厚载和刘尚昂说:“厚载,你带着他们去宝顶那边。瘦猴,咱们两个去引开尸群。”

    梁厚载:“我们在东北大路那边等着你们。”

    仙儿和罗菲也凑了过来,仙儿一过来就说:“我跟你一起。”

    我朝她摇了摇头:“不行,队伍太长了,厚载一个人看不过来,你和罗菲得帮着厚载照顾那些人。我和刘尚昂只能引开普通的邪尸,如果遭遇山神,厚载一个人应付起来也会比较吃力。”

    仙儿嘟起了嘴:“你就是不想带着我。”

    我无奈地笑了笑:“行了,别闹了,趁着尸群还没有回到广场上,抓紧时间行动。罗菲,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动用招魂幡。”

    罗菲冲我笑了笑:“放心吧,我有分寸。”

    我点了点头:“我和瘦猴先走,五分钟以后,你们带着队伍开拔,敏度知道路。好,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