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6章 以佛之名
    也许正是仓嘉的眼神让敏度平静了下来,敏度再次转向了我,又问了一次:“可是,为什么?”

    他是想问,被村民敬爱的土司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告诉敏度:“为了权利,皇权神授,你们的土司就是这里的土皇帝。如果大家知道,他的权利完全来自于延续了几年前的谎言,他就会跌落神坛,也许还会失去所有的权利。”

    敏度:“可是村民都那么爱戴他,他为什么还要……”

    我说:“他要的不是爱戴,是控制和服从。就像现在,他让这些幸存者留在这里,夺走他们的食物,他们只能服从。”

    敏度:“可是……可是……可是土司以前是很好的,对所有人都很好。”

    我说:“嗯,这也算是他的优点吧,最起码在日子好过的时候,他还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好人。可是现在呢,那个人拿走了所有的粮食,剩下的人只能等死。敏度,你觉得,住在宝顶的那些人比这里的人更高贵吗,不是,我换一种说法,你觉得那些人的命,比这些人的命更值钱吗?”

    我这么说,是担心土司的阶级制度已经在敏度的心中根深蒂固,他有可能就是认为土司的家族比村子里其他的氏族更高贵。但他们毕竟是佛教徒,所有的佛教徒对生命的理解应该都是一样的。

    前提是他们的土司没有篡改佛教的教义。

    敏度沉默了一会,给了我我想要的答案:“佛祖说,众生平等。”

    我点了点头:“那你怎么想,你也觉得众生平等吗?”

    敏度又是一阵沉默,过了很久才点了点头。

    我拍了拍敏度的肩膀:“我要将所有人都带进宝顶,但我听不懂你们的语言,你要帮我。”

    敏度问我:“怎么帮?”

    我说:“告诉那些人,土司召集他们去宝顶。”

    敏度又一次瞪大了眼:“可土司并没有召集他们呀,这是欺骗。”

    “算不上欺骗,”我冲敏度笑了笑:“宝顶那边的粮食那么多,这里的人都快饿死了,如果你们土司也知道众生平等的道理,他一定会召集这里的幸存者。这么说吧,如果你们的土司真的是佛祖选定的人,他就必须让所有人都进入宝顶。”

    敏度确实很聪明,他沉思了一会,问我:“你是说,咱们替土司做这个决定?”

    我摇了摇手指:“不是咱们替他做这个决定,是佛祖需要他做这样的决定。”

    敏度愣了一下,突然笑了:“我懂了。”

    我扯了这么多,一步步地引导敏度,就是要让敏度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在当地人的眼中,佛祖的地位远远比土司高得多。我们假传土司的命令,不是要和土司对抗,而是要以佛祖的名义代理土司的权利。

    毕竟村民们已经习惯了服从,他们即便选择互相残杀,也不愿意强行攻入宝顶。所以,我们现在就和土司起冲突是非常不明智的,那样一来可能会引发所有村民的仇视。

    这么做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要用这种方法来架空土司,敏度很聪明,加上他对这里的情况又无比了解,所以这件事必须由他来做。

    我相信以他的智商能参透我话语中的所有含义,而之所以不将这些话说得太明白,也是想让敏度自己去思考一些事情,他必须在短时间内成长起来。

    如果我们搬倒了土司,就必须有另一个人带领这里的村民,那个人不是年老体衰的次旦大巫,不是经常神智不清的仓嘉,也不是那两个带着村民互相残杀的头人,那个人,只能是敏度。所以他必须尽快成长,就算是揠苗助长,也要让他的心智成熟起来。

    过了一会,敏度又问我:“可是,我能行吗?”

    他能这么说,就表明他已经完全明白了我的用意。

    我给了敏度一个坚定的眼神:“现在不是你能不能行的问题,是你必须做到。”

    敏度看着我,最后也点了点头。

    其实我当时也没想到敏度能这么快和我达成共识,如今他已经决定对抗土司,而在几分钟之前,他还对自己的土司无比崇敬和维护。而我也是在后来才知道,他的思想之所以能转变的这么快,是因为那个和他情同手足的人——瓦阿。

    敏度慢慢站了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对我说:“我会做我该做的事,但请你不要伤害土司。”

    我点了点头:“我尽量。”

    在这之后,敏度对马次说了些什么,刚才马次还盯着心绪不断起伏的敏度出神,敏度刚和他说话的时候,他脸上还带着疑惑,可过了没多久,马次的脸上就浮现出了难以抑制的兴奋,他开始手舞足蹈,用力拥抱了敏度,又冲着我们几个笑。

    我知道,敏度已经告诉他,土司要召集所有人进入宝顶了。

    敏度指了指右手边的方向,马次嘴里吐出了简短的几个字节,然后就朝着那个方向欢快地飞奔。

    眼看马次已经跑出去十几米,敏度才转过头来对我说:“以马次的能力,可能无法阻止村民的厮杀。”

    我朝马次那边扬了扬下巴:“走,一起去看看。”

    马次在前面跑得急,我们这些人就在后头跟着,我问敏度,马次今年才多大,怎么就有老婆孩子了呢。

    和我先前推测的一样,马次的年龄和敏度相当,今年刚过十五。敏度说,因为马次是土司的伙夫,理论上来说他是不能结婚的,不过他十三岁那年因为救了土司一命,得土司开恩才得了一个老婆,他老婆是村子里的寡妇,丈夫死的时候,还怀着遗腹子,她是怀着身孕和马次结的婚,所以孩子并不是马次亲生的。

    我问敏度,为什么土司的伙夫不能结婚,敏度没有做太多的解释,只是说这是祖上留下来的规矩。

    不只伙夫不能结婚,土司身边的人,包括大巫、头人、敏度,都不能结婚,甚至在这些人死去的时候,也不能有自己的墓冢,这也是他们的祖先定下的规矩。

    快速的奔跑让马次很快耗光了体力,他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被我们追上,敏度依然让他走在前面,我们几个跟在后面。

    我不知道敏度让马次走在前面的意图是什么,但他既然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渐渐地,我闻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也隐约听到了从前方传来的打斗声和虚弱的嘶喊声。

    刘尚昂嘀咕了一声:“好重的杀气。”,随后将狙击枪背在身后,拿出手枪,换了弹夹。

    他见我一直在看他,就晃了晃手里的枪,对我说:“空包弹。”

    空气中的血腥味让我心焦,我不想多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几分以后,我看到雾气中有人影攒动,马次一看到那些影子,立刻挥动着双手呼喊起来,我知道,他应该是想让那些人停下,可雾气中的人影依然快速窜动着,似乎没有听到马次的声音。

    马次看起来有些着急了,他快速向前跑了一段距离,又大喊一声,可迷雾里的影子依然没有停下来。

    我感觉到情况不对,立即问敏度:“为什么让马次走在前面?”

    敏度说:“他和两个头人的关系很好,由他出面,应该能让争斗停下来,可那些人为什么没停下呢?”

    走在我后面的刘尚昂说:“已经杀红眼了。”

    这时候马次已经和我们拉开的距离,我和刘尚昂对视一眼,然后同时甩开步子,朝马次那边奔了过去。

    马次一边喊着什么,一边卯足了力气奔跑着,可他是在太虚弱了,速度很慢。

    我和刘尚昂跑到他面前的时候,仓嘉也跟了过来,他似乎早就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当我冲到马次背后的时候,仓嘉拍了我一下,我刚刚顿足去看他,他就快跑两步到了马次跟前,将马次抱了起来。

    我本来也是想控制住马次,防止他陷入两派村民的争斗而受伤。

    这时候梁厚载、仙儿、罗菲也过来了,我对他们说:“设法制止争斗,仙儿,不要种梦魇。”

    仙儿朝我眨了眨眼:“为什么?”

    我说:“敏度需要在这些人面前建立威信。”

    完了我又对罗菲说:“敌人很多,你和仙儿配合好,一定要注意安全。”

    罗菲点了点头,给了我一个自信的笑容。

    情况比较紧急,我也没再废话,快速冲向了在迷雾中闪动的人影。

    两伙村民各自拿着烧火棍、铲子、锄头这一类的武器捉对厮杀,有些人已经倒在了地上,有些人还在战斗,在不远的地方有一口勃勃流动的泉水,此时它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在泉水附近还躺着浑身是血的人,那可能是尸体,也可能是重伤的人。

    刘尚昂说得没错,这些村民已经杀红眼了,我刚冲进人堆里,就有人朝我扑了过来。

    那人满脸都是血,他手里拿着一把锄头,看见我照头就砸。

    我猛地一个闪身避开了朝我砸过来的锄头,然后一拳捣在了他的腋窝上。

    人在杀红眼的时候,除非是手脚被砍断、身体被刺穿,否则是根本感觉不到疼的,我只能找他的穴位下手。

    腋窝受到重击,他的胳膊当场就软了,手上跟着脱力,锄头也飞了出去,紧接着,我上前一步,一拳砸在他的下颌上,他身子一扭,呼哧一声倒在地上,顿时失去了知觉。

    刘尚昂在后面朝我喊:“你怎么不用天罡锁啊?”

    “没时间用。”我刚应了这么一声,又有两个人朝我扑过来了,我也不跟他们客气,一拳一个直接放倒。

    我这边刚放倒几个人,就有更多村民朝我这边围了过来,刘尚昂和梁厚载也是左右开工,各自处理奔向他们的人群。

    我留意到,两拨村民是靠缠在胳膊上的布条来区分敌我的,有一部分人胳膊上绑着白布,另一群人则是绑黑布,而我们这些胳膊上什么都没有的人,则受到了两拨村民的无差别攻击。

    我粗略地数了一下,现在还有战斗力的村民也就是五六十个,而在战局的不远处,有个人正远远地站着,朝这边翘首观望,那应该是其中一个头人。

    在我观察战局的时候,有两个人越过了刘尚昂和梁厚载,朝我这边扑了过来,刘尚昂俯身冲了过来,一记低扫将其中一人扫倒,我快速侧了一下身,同时出拳,打中了另一个人下巴,他仰头倒地,也是当场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