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4章 山神
    片刻,刘尚昂又快速指了指离我们最近的民宅。

    我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带着所有人藏了进去,大家都进来以后,刘尚昂又在街道上观望了一会,随后才钻进房门,将脑袋贴在窗棂上,继续留意着外面的情况。

    我和梁厚载原本也想到窗户那边看看,刘尚昂却朝我们摆了摆手:“别过来,藏好!”

    太阳眼看就要西落,屋子里投下了大片阴影,只有窗户附近透进来一星半点的阳光,我拉着仓嘉和敏度藏在阴影里,梁厚载他们也各自藏在了不易被发现的位置。

    这时候我看见刘尚昂猛地缩了一下身子,他整个人都蜷在窗户下方,并悄悄换了狙击枪的弹夹。

    在不久前,刘尚昂就已经将常规弹换成了穿甲弹,此时他从背包里拿出的弹夹一看就不是常规弹的弹夹,它更厚、更短,里面装的应该是一种我没见过的子弹。

    同时我也能感觉到刘尚昂的紧张,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额头上的汗珠在残阳照耀下泛起一抹橘红色。

    街道上到底有什么,刘尚昂为什么这么紧张?我又感应了一下外面的炁场,有两团尸气正朝着那边靠近。

    尸气很淡,炁量很小,那就是两只普通的邪尸。

    可没过多久,我也察觉到异常了。

    从不远处传来的那阵脚步声不像是人类的,那声音非常厚重,而且很闷,好像是厚厚的肉垫砸在地上发出的声音。

    听到这阵脚步声,我心里立刻浮现出了两个字:山神。

    那阵脚步声离我们所在的民宅越来越近了,我慢慢抽出了青钢剑,又朝敏度和仓嘉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向退后。我是怕等会万一打起来,我在挥动青钢剑的时候可能会砸伤他们。

    敏度拉着仓嘉后退了一段距离,我见他们两个停下来,才重新将视线移到窗外。

    厚重的脚步声已经到了房前,刘尚昂整个身子都躺在了地上,他一手抓着枪托,一手放在扳机附近,随时准备开枪。

    几秒钟之后,两个硕大的身影出现在了窗外,我的视线越过了光秃秃的窗口,正好能看到他们的胯部和小腹。它们的后背和腿上都长着钢针一样的白色长毛,腹部则是袒露的,露出了一片乌黑色的皮肤,以及一根根坚实的肌肉。

    如果外面的东西有着和人类相似的身材比例,那它们的身高应该在四米以上。

    我现在还不想和这些尸变后的山神交手,要对付它们,拼体力肯定不行,必须施法,它们生前的体质和人类不同,尸变以后,也和其他的邪尸有着质的区别,单靠黑水尸棺和青钢剑未必能镇得住它们,可如果我施法时动用的念力太多,暴露行踪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

    就目前来说,我还不想冒这个险。

    可就在这时候,山神在窗外停下了脚步,我的心里顿时跟着紧了一下。

    接下来,有一个山神俯下了身子,从地上捡起了什么东西,在它弯腰的时候,我看到了它的脑袋。

    过去我曾多次幻象过山神的样子,在我的想象中,它们大多数时候是一群身材极为魁伟的猿人,身材比例、长相,都和北京猿人差不多,也有些时候,我认为它们应该是猩猩的远亲,相貌特征也和猩猩差不多,只不过身子更庞大一些。

    可当它的脸从窗前闪过的一刹那,我才发现它的长相和人类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五官的排布、比例都没有区别,只不过它的额头和脸颊上长了白毛,脸上的肤色是乌黑色的。

    它的动作十分流畅,一点也不像我们之前碰上的那些邪尸。

    说真的,如果不是它们身上也带着淡淡的尸气,我极可能将它们当成活物。

    活物的身上确实有可能带着尸气,远的不说,在长年寄宿在墓穴里的王大富身上,都带着淡淡的尸气。可如果它们是活物,身上就不可能只有尸气,而没有其他的炁场。

    这时候,其中一个山神突然俯下身子,朝着屋子里观望。

    之前我们遇到的邪尸,眼睛完全是黑色的,根本看不见眼白,可山神的眼睛则呈现出了一种淡淡的灰色,在这层灰色中,依然能分辨出瞳孔和眼白。

    瞳孔的颜色是灰中带着一点紫,而眼白则是纯粹的灰。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没人知道这些邪尸的视力究竟怎样,也许在下一刻,它们就会发现屋子的阴影里藏着一些人。

    万幸的是,山神的眼神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它只是稍稍观望了一会,随后就直起了身,和另外一只山神一起离开了。

    我听到敏度在我后面吐了口长气,立即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

    说起来,即便是被阴影覆盖的地方,也不是一片漆黑,正相反,我和敏度相距两三米,也能看清对方的手势和动作。

    山神没有发现我们,只能说明它们的视力和外面的其他邪尸一样糟糕。

    敏度看到我的手势,立即将呼吸声放轻,我则侧着头,仔细聆听着外面的声音。

    山神的脚步声先是越来越远,可它们大概走了十来米,那脚步声就突然消失了,我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

    过了一会,我就听到外面又很轻很轻的脚步声在快速接近,三秒钟以后,山神的怪脸再次出现在了窗外,他俯着身子,又朝屋子里观望了一会才离开。

    这一次,它们是真的离开了,我听到它们的脚步声一直到了很远的地方才消失。

    没想到它们竟然这么聪明,竟然还杀了个回马枪。

    刘尚昂大概是确认危险解除了,才快速爬起来,朝外面望了两眼。

    我凑到刘尚昂跟前,问他:“山神走远了?”

    刘尚昂先是点了点头,又对我说:“上一次爬到雕像顶端的,不是这两个家伙。那两个山神的体型更大。”

    也就是说,在这个地方,至少有四只被炼成活尸的山神。

    “尽量避开它们,现在还不能和它们有任何冲突。”我对刘尚昂说。

    刘尚昂快速点点头,随后就带着我们离开了民宅。

    敏度指路,刘尚昂带路,在接下来的路途中,我们有遭遇了七八只邪尸,但幸运的是一直没有再碰到山神。

    太阳几乎完全沉到地平线下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条稍显狭窄的巷子口,从巷子这边向外望去,就能看到那尊巨大的石雕。

    刘尚昂先是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停下,他将头伸到巷子外仔细观察了一会,又回过身来对我说:“石像附近有一些游逛的邪尸,它们三五成群,总数在五十只左右。”

    我问敏度:“还有别的路吗?”

    敏度摇头:“要想到达犀牛泉,必须经过这个广场。”

    麻烦了,面对五十只邪尸,单靠青钢剑和黑水尸棺镇起来会非常麻烦,另外,邪尸的数量太大,我也无法保证敏度和仓嘉的安全。

    刘尚昂从背包里拿出了一颗手雷,问我:“要不我弄点声音出来,把邪尸引开吧。反正咱们离犀牛泉已经很近了,就算扔颗手雷出去,也没人知道是谁弄出的动静。”

    的确,犀牛泉那边还有其他幸存者,而且之前也有人在广场这边出现过,我们可以弄出声响,那些幸存者也可以。

    换句话说,就算在这里弄出了很大的动静,我们的行踪也不至于因此暴露。

    只不过,手雷一炸,就怕整个村子的邪尸全都被引过来了。

    我沉思了一会,才朝着刘尚昂点了点头。

    刘尚昂指着正北方向,问敏度:“犀牛泉是在那个方向吧?”

    这边敏度刚点了一下头,刘尚昂就快速蹿上了房顶,我看到他抡圆了胳膊,奋力将手雷扔向了正南方向。

    眼看着手雷飞远了,刘尚昂立即从屋顶上跳下来。

    他刚一落地,手雷就炸了。

    刘尚昂转过头来对我说:“冲?”

    我点头:“冲!”

    刘尚昂瞬间从巷子口冲了出去,我招了一下手,带着其他人跟上刘尚昂的步伐。

    敏度和仓嘉显然不适应这样的疾奔,没跑多远他们两个就开始喘粗气了,在后面殿后的梁厚载立即冲过来,一把抓起敏度,将他扛在背上,而我则快速背起了仓嘉。

    仓嘉的体型和我差不多,体重也和我差不多,我背着他,相当于同时背了两个刘尚昂,顿感压力巨大。

    无奈之下,我只能像仙儿求救:“仙儿,你力气大,来,背着仓嘉。”

    仙儿看了仓嘉一眼,闷闷地回了一声:“我不。”

    说完她就退到后面去了。

    我心里特别无语,但又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背着仓嘉一路奔跑,很快就开始喘粗气了。

    刘尚昂不断调整着方向,我知道,他在奔跑的过程中,一直在留意邪尸的动静,跟着他走,雾气中的邪尸根本看不到我们。

    就在这时候,刘尚昂突然开口:“快到了,前面有邪尸!”

    我问他:“几只?”

    “一只。”

    我立即放下仓嘉,抽出青钢剑,一个箭步到了刘尚昂身边,两秒钟之后,一只邪尸出现在我们正前方十米左右的位置,我看到它的时候,它也看到了我,我就发现它的身子猛地抖了一下,好像被突然出现的我们吓了一跳,同时我也能察觉到,在它身上没有尸气。

    这只邪尸,是活人假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