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2章 怎么是你们
    我伸出手,轻轻敲了一下仙儿额头:“别这么没耐性,现在还不是现身的时候。你别看外面那些邪尸好对付,就认为炼尸的人修为不高,别忘了,连山神也被炼化成了邪尸。那些山神身上可是带着灵性的,体质也比人类强悍很多,能将它们炼化成活尸的人,绝对不是等闲。加上小楼里还有一个高手,目前咱们还不确定他和炼尸者是不是同一个人,也不确定他是敌是友。”

    我这边说完,梁厚载那边又补充道:“总之就是情况比你想象中复杂得多,不能贸然行动。”

    仙儿狠狠白了梁厚载一眼,不说话了。

    刘尚昂又转向了我,提醒道:“敏度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

    “走,出去。”我一边这么说,一边推了刘尚昂一下,示意他带路。

    在这样一个道路错综复杂的地方,让刘尚昂打头阵是最明智的选择。

    借着夜色和雾气,我们很快穿过了幽僻的民宿区,仙儿给石墙上的巡守人员种了梦魇,让他们进入短暂的睡眠,趁着这个机会,所有人快速翻过了石墙。

    我们刚出来没多久,敏度就在一个护卫的陪伴下跃下了墙头,这个时间卡得刚刚好,他走上墙头的时候,那些被梦魇放倒的人刚站起来不到一分钟。

    刘尚昂是第一个发现敏度从石墙上下来的人,他回头看了一眼,随后就带着我们潜入了路旁的一座民宅中。

    我躲在房间的隐形里,悄悄望着窗外。

    几年没见,敏度已经长成了一个翩翩少年,十四五岁的年纪,脸上带着一份这个年纪应有的稚气,以及一份本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他的眉头紧蹙,快速走在街道上,在他身后跟着一个身材魁伟的男人,那个人手里握着一把斧子,神色紧张。

    也许离开这条大路以后,他们很快就会碰上邪尸,但在敏度的脸上却只有担忧,没有紧张,我能感觉出来,他不是在为自己担忧,是为那些没有进入高墙的幸存者。

    我本来想第一时间出去和敏度见面,可我刚朝着屋门那边走了一步,刘尚昂就拉住了我,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在这之后,他就凑在了窗前,朝着高墙那边观望。

    与此同时,刘尚昂悄悄给手枪上了膛。

    一看他那副警惕的样子我就立即反应过来,有其他人从高墙那边下来了。

    我也凑到窗前,小心翼翼地朝高墙方向观望。

    片刻之后,我就看到迷雾中出现了一个人影,但他只是出现了一瞬间,接着就消失了。

    我看向刘尚昂,刘尚昂依旧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又无声无息地摸出了狙击枪。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刘尚昂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他在努力地调整呼吸,他在紧张。

    过了很长时间,刘尚昂才松了口气,对我说:“回去了。”

    我小声问他:“刚才是什么人?”

    刘尚昂长吐一口气,他一边收起手枪,一边回应我:“就是那个穿夹克的人,他好像发现咱们了,刚才,他一直藏在雾气里,好像是在等着咱们现身呢。呼……这家伙身上的气息非常危险,我刚才和他对峙的时候,就觉得好像有人拿刀顶在我后腰上似的。”

    梁厚载也问刘尚昂:“听你这意思,咱们已经暴露了?”

    刘尚昂摇了摇头:“没有,他只是发现这间屋子里有人,但雾气太大,咱们藏得又深,他不可能看清咱们的样子。我估计,他不是将咱们当成了其他幸存者,就是将咱们当成了邪尸。”

    “他走远了吗?”我朝窗外扬了扬下巴。

    刘尚昂朝窗外瞄了一眼,说:“走远了,已经上了石墙。”

    我立即朝大家招了招手,刘尚昂快速开门,闪身冲了出去。

    耽搁的时间太久了,敏度早就离开了东北方向的这条路,跑到被邪尸占据的地方去了,我们必须尽快找到他。

    敏度和那个护卫身上都没有念力残留,我无法靠天眼确定他们的位置,就让刘尚昂仔细留意他们的动静。

    梁厚载也提醒刘尚昂,让他注意聆听前方的嘈杂声,以及正常的脚步声。

    刘尚昂一语不发,带着我们直奔巨型石雕所在的方向。

    所有人都在担心敏度的安危,而梁厚载刚才的那番提醒,又让我多了一份担忧,他让刘尚昂注意聆听前方的嘈杂声,只有在敏度受到攻击的时候,在这个地方,才会出现区别于尸群脚步声的嘈杂。

    刘尚昂一边快速行走,一边还要不时地朝两侧的房屋里张望,以确定敏度和他的护卫没有躲在这些屋子里。

    连着走了很久,我们都没有看到邪尸,我越发担忧了,这么时间没有看到邪尸,也许就说明,整条路的邪尸都被引走了。

    是什么吸引了它们?很可能是从这里经过的敏度。

    刘尚昂突然停了下来,他挺直了身子,皱着眉头朝自己的右前方张望,可他视线正对的地方,只有一片寂静的民宅。

    两秒钟之后,刘尚昂喊一声“这边!”,然后他就动了起来,开始朝着前方飞奔。

    我们几个也跟在他身后奋力奔跑,大约跑了有两三百米的距离吧,我听到前方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呼喝声。

    “嘿!嘿!嘿!”

    那声音闷闷的,但可以确定是从人嘴里发出来的。

    在一条狭窄的巷子前,刘尚昂再次停了下来,下一个瞬间,他就冲进了那条巷子。

    进了巷子,我才发现上百只邪尸聚集在这里,从旁边的岔路口中,还有更多的邪尸朝这边汇聚。

    那一阵阵急促的闷喊就是从尸群里发出来的。

    同时我还感觉到尸群里的尸气又减少的迹象,但减退的速度很慢。

    我怀疑敏度已经被这些邪尸围起来了,当下也不敢再犹豫,立刻掏出了三张封魂符,甩手将它们扔向了尸群。

    等封魂符飞到尸群上空的时候,我快速凝练念力,引导封魂符中的灵韵外散,灵韵散尽,三张封魂符上立即燃起了火焰,并在顷刻间化为灰烬。

    而那些被我引出来的灵韵则快速在邪尸之间游走,尸气碰到封魂符的灵韵以后,就开始快速消散,但消散的速度还不够快,那些邪尸还是不断地朝一个方向靠拢。

    我又用背尸的手法将黑水尸棺的炁场引了出来,并将这些炁场注入到了在空气中不断飘散的封魂符灵韵中。

    黑水尸棺的炁场一遇到四处发散的封魂符灵韵,就像是入水的墨汁,快速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邪尸身上的尸气一触碰到黑水尸棺的炁场,就以极快的速度被耗光。

    大量邪尸倒地,这时候我才看到那个身材魁伟的护卫正挥动着手中的黑斧子,不断将涌过去的邪尸砍翻在地,每挥一下斧子,他嘴里就会闷闷地喊一声:“嘿!”

    他的力气很大,每次挥动斧子都能砍倒一具邪尸,而且我能感觉到,那把黑漆漆的斧子上还有少量的灵韵加持,这些灵韵虽然可以化解邪尸身上的尸气,但它是在太淡了,面对这么多邪尸,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在这个壮硕的汉子挪动身体的时候,我才发现敏度就倒在他的脚下,他不断地挥击斧子,似乎也只是为了保护敏度。

    黑水尸棺的炁场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在整个空间中弥散开来,我们几个快速上前,帮汉子镇尸。

    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正好有一具邪尸爬上了他的肩膀,张嘴就朝他的脖子咬了过去,我一把将那只邪尸拖下来,将它扔到了黑水尸棺炁场就浓密的那片区域。

    汉子转过头来,愣愣地看了我一眼,随后竟然举起斧子,朝我劈了过来。

    我闪身避开他的攻击,单手伸出,抓住他的脖子猛地一攥,他没来得及反抗就昏了过去。

    敏度大概是感觉到身后的汉子倒了,这才抬起头来,他看到我的时候,也是一愣,接着就惊喜地叫了出来:“怎么是你们?”

    我发现他的脖子和手臂上都有伤口,而且伤口周围已经发乌,这是尸毒入体的征兆,不只是他,刚才那个汉子也是一样,而且他身上的伤口要比敏度多得多。

    我简短地应了句“等会再说。”,然后就一手抓住敏度,一手抓着汉子,用力拖着他们后退。

    刘尚昂一直端着狙击枪,梁厚载、仙儿还有罗菲也不敢施法,只是用工兵铲和登山镐阻挡着邪尸,为我争取时间。

    我将敏度和汉子拖到黑水尸棺的覆盖范围内,侵入他们体内的尸毒很快就被消解了。

    也还好这些尸毒中没有糅杂其他的炁场,主要还是靠尸气来害人,尸气一散,它们就无害了。

    但这个祛毒的过程并不好受,敏度捂着手臂和脖子上的伤口,疼得直咧嘴,那个汉子也被疼得醒了过来,他身上的伤口太多、太深,我怕他叫出声,就一直堵着他的嘴。

    刚开始,他挣扎了一下,但敏度皱起了眉头,用我听不懂的话对他说了些什么,汉子顿时变得十分安静。

    黑水尸棺的炁场很快在附近的几条巷子里弥漫开来,进入巷子的邪尸全部被镇,刘尚昂跑到路口那边看了一眼,又快速回来,对我说:“干净了,没有其他邪尸过来。”

    我咂了咂嘴,没说话。

    要对付这些邪尸,其实非常容易,他们的能力甚至还比不上紫僵和白毛僵,可问题在于,刚才我施法的时候,先是使用了封魂符,又从黑水尸棺上调动了太多炁场,不管是封魂符的灵韵还是黑水尸棺的炁场,都很有可能让我们暴露。

    这时敏度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他用很惊奇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会,似乎不能相信此时出现在他面前的人是我。

    过了一会,他才缓缓地开口问:“你怎么来了?”

    说话时,他的语气中依然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的味道。

    我本来想给他一个微笑,可在这样的情景下,我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于是用尽量温和的语气对敏度说:“我们是来接你的,这里出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多邪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