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1章 又见敏度
    而在老人的身后,则是一座有着木制尖顶的双层楼房。

    我仔细看了看那个老人,又回过身来问刘尚昂:“从外面来的人?”

    刘尚昂点了点头:“一个穿着皮夹克的人,应该是个练家子,估计功夫很深,身上还带着武器。”

    刘尚昂的回答让我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你怎么知道他功夫很深?”

    “就是……感觉,”刘尚昂一边思考,一边回应我:“你要是见到那个人,一定也会有这样的感觉。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有点像仉二爷,但他没有二爷那么魁梧,唉,我也描述不出来。”

    有点像仉二爷?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刘尚昂刚才看到的人不会是仉若非吧。但一想又不对,刘尚昂是认识仉若非的,如果那个人是仉若非的话,他一定能认出来。

    远处的火光很快就散了,刘尚昂说有几个人以很快的速度朝石墙这边走过来了。

    我也没敢多待,立刻催着大家顺着沿墙的阶梯离开。

    刘尚昂藏身在紧邻路口的一座民宅里,却发现门已经上了锁,大概是担心没有足够的时间开锁,刘尚昂没有像往常一样取出撬锁用的器械,而是带着我们绕过那栋房子,躲进了民宅旁边的干草垛。

    我将整个身子蜷缩起来,给其他人让出足够的空间,刘尚昂则凑在草垛的缝隙上,小心地朝外面观望。

    我先是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附近的道路上穿过,又是几分钟过后,道路上传来了更为散乱的脚步声,这些声音没那么急,但十分滂沱,应该是有更多人从那条路上走了过去。

    视线完全被黑暗遮蔽,直到刘尚昂拍了我一下,小声说:“可以行动了”,在这之后,他掀开了盖在我们身上的干草,我才重新见到了光亮。

    我们小心翼翼地从干草垛里出来,刘尚昂则带着我们绕进了一条小路,所谓的小路,其实就是两排民宅之间的夹缝,很窄,行动起来并不方便,但好在够隐蔽,没有人会留意这样的地方。

    这里的民宅排布复杂,除了我们之前走过的一条大路,大片民宅之间都是用一些盘根错节的小道连接起来的,但刘尚昂几乎是在一瞬间就适应了这里的错杂环境,他每次选路的时候都非常果断,看不出半点犹豫。

    同时我也能察觉到,在刘尚昂的带领下,我们一直朝着大路尽头的双层楼房方向前进。

    我们在崎岖的巷道里辗转了将近一个小时,其间偶尔能看到行人,他们都穿着和敏度一样的服饰,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我们肯定会抓一个人来问问这里究竟出了什么事,但现在就算我们抓来一个人,也未必能从他口中问出什么,因为语言不通。

    上一次去小天山找敏度的时候,我就记得瓦阿的汉语算不上流利,我怀疑,居住在这里的绝大多数人根本就不会说汉语。

    终于来到了那座双层小楼附近,刘尚昂放慢脚步,仔细聆听了一下附近几座民宅里的动静,随后对我说:“现在进去吗?”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朝不远处的小楼指了指。

    我沉思了片刻,问刘尚昂:“你确定之前看见的是敏度吗?那些人对敏度的态度怎么样?你觉得敏度现在有没有危险?”

    为了节省时间,我一次性将所有问题全都问出来了。

    刘尚昂的回答也很干脆:“确定是敏度,他应该没有危险。”

    我朝小楼那边看了一眼,说:“找个地方隐蔽起来。”

    刘尚昂快速点了一下头,然后就带着我们钻进了小楼和一座民宅之间的夹缝里。

    在这个夹缝的两端,分别是楼门口正对的一条大路,以及一面高耸的土墙,刘尚昂最早的计划应该是让所有人栖身在这个狭窄的过道里,但他看到那面土墙以后又有了别的主意。

    他快速回过身来问我:“翻墙吗?”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夹道外的那条路上传来了脚步声,所有人同时压低了身子,将整个身体蜷在阴影中。

    没多久,我就看到几个举着火把的人从路上一闪而过。

    不行,躲在这里太不安全了,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现。

    我给刘尚昂使了个眼色:“翻上去看看。”

    刘尚昂像只矫捷的猫一样,手脚并用,几乎不发出任何声响就爬上了土墙,他先是趴在墙头上观望了一会,又快速回身,朝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在这之后,他就快速翻入了墙壁另一侧。

    等了不超过十秒钟,一条钢索就撩过了墙头,被刘尚昂慢慢续了过来。

    借着这根钢索,所有人都压低声音翻过了墙头,在土墙的另一侧,是个类似于道场的地方,地面上铺着石砖,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大约一米高的台子,那好像是个祭台,上面用粗壮的木头搭成了几个形状怪异的图腾。

    大概是由于年代久远的缘故,我只能隐约看到木头上涂抹了一些彩漆,但无法辨认出它们绘制成了怎样的图案。

    刘尚昂带着我们穿过道场,进入了毗邻道场的一片杉树林。

    站在林子这边朝小楼那边观望,正好能看到二楼的两扇窗户,我问刘尚昂能不能听到楼里的声音,刘尚昂听得一清二楚,但现在小楼里非常安静,只能偶尔听到一些杂乱的脚步声。

    其实我并不在乎小楼里现在有没有异常的动静,我只在乎刘尚昂的听觉是否足以对里面的情况进行有效的监听。

    只要他的听觉足够灵敏,我就能在敏度的生命受到威胁时第一时间过去救他。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

    我在等待一个接近敏度的时机,但没有人知道这个时机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天色暗下来以后,二楼的窗户里渗出了明亮的白光。

    在村子里走了这么久,我见到的灯泡全都是最原始的那种钨丝灯,灯泡点亮后散发出来的也是稍显昏暗的黄色灯光,可唯独小楼上的灯光是干净的白色。

    一直住在这里的人,在整个族群中一定有着至高的身份,我有理由怀疑,这里就是土司的住所。

    在很多年前,敏度的土司让瓦阿潜伏在敏度身边,是为了防止敏度离开小天山,到我们的世界去。可现如今,香格里拉已经被尸潮占据,如今土司对待敏度的态度,想必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但谁也不知道那到底是怎样的变化,是好还是坏。

    我们就这么默默地等着,一直到月光试图穿透道场上的雾气时,二楼窗户那边终于有人影闪过。

    刘尚昂立即直起了身子:“是敏度。”

    我没说话,紧盯着显现出人影的那扇窗户。

    过了一会,刘尚昂又补充道:“还有一个老头,就是白天现身的那个。”

    我依然没说话。

    这时候,我看到敏度好像在不停地点头,过了一会,他又开始晃动双手,我能听到他的声音,但无法听清他具体说了些什么,除此之外,我还听到了另外一个苍老的嗓音。

    我感觉,敏度好像在和那个老人争吵。

    我看向了刘尚昂,就见他紧皱着眉头,他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就对我简短地说了一句:“敏度在说你的事,他要被赶出去了。”

    在说我的事?

    我感觉有些疑惑,正想问刘尚昂,刘尚昂却朝我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打扰他。

    他侧着耳朵,一直很用心地倾听者,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看到敏度的身影从窗前离开,而二楼上传来的争吵声也消失了。

    我迫不及待地戳了刘尚昂一下,刘尚昂慢慢转过头来,对我说:“敏度想到外面去求援,他说,既然你能镇住夜魔,也一定能镇压这里的邪尸。但他的提议遭到了祭司的强烈反对,正因为此,两人才吵了起来。”

    梁厚载叹了口气:“敏度果然还记得我们。”

    刘尚昂说:“但他没有提约定的事,我想,在这几年里,敏度应该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他和咱们的十年之约。对了,那个祭司说,敏度不能离开村子,但他再待在这里,会让土司分心,所以他决定将敏度赶到石墙外面去。听敏度说,在石墙外面还有一伙幸存者,我估计,上次在石像顶端看到的那个人,就是幸存者中的一个。”

    我皱起了眉头:“也就是说,幸存者已经遭到了山神的袭击?”

    刘尚昂摇了摇头:“没听敏度和那个祭司提到山神的事。”

    这时候梁厚载在一旁问:“敏度和祭司说得都是汉语吗?”

    刘尚昂:“只有敏度在说汉语,另一人说的话我听不懂,我是从敏度的回话中推断出了他的意思。我觉得,敏度之所以用汉语和他交流,应该是为了照顾另外一个人。”

    梁厚载:“另外一个人?”

    刘尚昂:“嗯,刚才我听到三个脚步声来到了窗口附近,敏度和祭司穿得都是软鞋,脚步声比较闷,也比较轻,而另外一个脚步声听起来特别脆,好像是打了铁掌的皮靴踩在地上的声音。我推测,那个人,应该就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个外来者。”

    我接上了话茬:“就是功夫很深的那个?”

    刘尚昂点了点头。

    我摸了摸下巴,又问刘尚昂:“敏度什么时候动身,那个外来者会跟着他吗?”

    刘尚昂:“敏度现在要着手准备必要的食物和水了,他离开这里估计还需要一小段时间。我也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跟着他。”

    我和梁厚载对视了一眼,梁厚载脸色沉了一下,随后开口道:“敏度毕竟不是修行圈的人,离开石墙以后,他又很大的几率会遇害,咱们得设法保护他。”

    我明白梁厚载说这番话的意思,他其实是在问我,要不要现在就去找敏度。

    “那个祭司……可能是个很麻烦的人物,”我想了想,说:“这样,咱们还是在石墙外面等着敏度吧,只要能和他汇合,就能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有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我们才能制定下一步的计划。

    可仙儿却有点耐不住性子了,她很不耐烦地吐了一口长气,对我说:“怎么这么麻烦啊,直接冲进去,把敏度带出来不就得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