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0章 石墙高筑
    我们遇到的邪尸,行动迟缓,手脚似乎都没有什么力气,根本不可能爬到那么高的地方去,更何况速度还那么快。

    看样子,应该有一小部分邪尸出现了二次尸变,身体机能出现了比较大的变化。

    刘尚昂咂了咂舌:“太惨了。”

    我问他:“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尚昂:“有两只邪尸窜到了石像顶上,把那个人拖倒以后,直接撕成了两半。”

    将活人撕成了两半?这样的力道,比仉二爷也差不了多少了。

    这时候刘尚昂又对我说:“我觉得,那两具邪尸好像不是活人变成的,它们的体态看起来……更像是一种非常魁伟的猿类。”

    听到刘尚昂的话,我和梁厚载几乎是同时说了一声:“山神!”

    山神,也就是西藏雪人,上一次来这里特训的时候我就听孙先生说过,在附近流传的很多传说中,都将西藏雪人当成了山神,而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就是雪人经常出没的喜马拉雅山脉。

    这里的温度已经比我启程的地方低了很多,估计再走上十几公里就能见到雪山了。

    如果那些雪人真的变成了邪尸,那可就不好对付了,孙先生也说过,那些雪人的力气可以和二爷相当的。

    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能继续等下去了,如果敏度还活着,我们多等一分钟,他就会多一分危险。

    “瘦猴,如果咱们现在进村,该走那条路?”我问刘尚昂。

    刘尚昂稍稍直起身来,仔细看了看村子里的情况,指着东北方向对我说:“东北方向上有一条路,好像比较安全。”

    我皱了皱眉:“什么叫好像很安全?”

    刘尚昂说:“在那条路上,目光所及的地方没有邪尸。但……那条路上为什么没有邪尸呢,好像所有邪尸都特意避开它了似的。”

    经过极短暂的思考,我对刘尚昂说:“朝着东北方向走,你打头阵,注意留意周围的动静,我跟在你后面,还是厚载殿后。”

    刘尚昂点了一下头,接着就单手撑着矮墙,纵身跳下了天台。

    刘尚昂落地以后,仙儿和罗菲跟着在他后面跳下天台,然后是梁厚载,最后才是我。

    因为我的身体太重,落地的时候弄出了不小的声响,这阵声音足以将附近的邪尸吸引过来了。

    我快速跑到刘尚昂身边,拍了他一下,示意他尽快转移位置。

    我们五个全都压低了声音,随着刘尚昂在民宅间的小路上快速移动,大概是因为潮气太重的缘故,地面上的泥很软,我们行动起来并不方便。

    刘尚昂一边快速向前走,一边留意着道路两旁的情况,我也在仔细感知着周边的炁场。

    来到一座有尸气外溢的民宅前,刘尚昂快速推开了屋门,我一个箭步冲进屋,甩动青钢剑,干掉了潜伏在里面的邪尸,跟在我身后的仙儿、罗菲、梁厚载也快速跟了进来,梁厚载在进门以后,又快速关上了屋门。

    被青钢剑拍中天灵盖的邪尸刚刚停止颤抖,窗外的道路上就传来了一长串脚步声,大量邪尸出现在了门外,它们全都奔向了我们最早栖身过的那座房子,是我落地时发出的声响将它们引过去的。

    等尸群走远,刘尚昂快速起身,朝窗外看了一眼,随后又快速打开门,窜到了屋外的小路上,我们几个也赶紧跟上刘尚昂的步伐。

    出门的时候,我朝西边看了一眼,尸群还在向“堡垒”那边聚拢,完全没有留意到我们几个的存在。

    我们快速穿过了几条街道,途中也碰上过三五成群的邪尸,如果邪尸的数量比较少,我就直接用黑水尸棺炁场加持过的青钢剑镇了,如果数量比较多,我们就闪进路边的房子里避一下。

    这些邪尸的视力远不及刘尚昂,在很远的地方刘尚昂就能发现它们,但它们却根本无法看到我们。

    很快,我们就来到朝东北方向延伸的那条大路。

    其实在让刘尚昂找路之前,我就发现东北方向上有一片区域完全没有尸气,当时我也在想,为什么方圆几十里范围内都有尸气覆盖,唯独这里没有呢,这极不正常。我预感这片区域可能有问题,想让刘尚昂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路可走,可刘尚昂扫视一圈之后,也说只有东北方向上的这条路能走。

    我想,肯定有人在这条路上做了一些布置,导致邪尸不敢靠近,那也就是说,在这条路上,应该是有活人的。

    目前还不能确定藏在这条路上的人是谁,我们到达路口以后就刻意放轻了脚步,刘尚昂全神戒备,每路过一座民宅,他都要直起身来,朝窗户里快速扫一眼。

    我们俯着身子,沿着路边快速摸进,这样一来,附近就算有人也不容易在雾气中发现我们。

    走了没多久,最前方的刘尚昂突然停了下来。

    他侧过身来,压低声音对我说:“一堵墙。”

    我朝前方看了看,除了雾气和街道两侧的民居,我单靠一双肉眼什么都看不到,无奈之下只能拿出望远镜。

    在望远镜提供的视野中,我的确看到雾气深处有一面若隐若现的高墙,因为不确定它和我的真实距离,我很难判断它的高度,但我能感觉到,它应该比我身旁的民宅高很多。

    道路两旁的这些民宅,高度大约都在三米到四米之间。

    我放下望远镜,又感应了石墙对面的炁场,没有出现尸气,但有一股隐约的阴气。

    好像有人在那道阴气上做了掩饰,导致它极难被察觉到。

    刘尚昂朝着前方扬了扬下巴,给了我一个询问的眼神,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前进。

    走完整条长街,我们一直没有碰到任何人,直到那面高墙慢慢在雾气中浮现出来,距我们还有不到二十米的时候,刘尚昂再次停了下来,他转过身来悄声对我说:“墙上有人。”

    我小声问:“什么人?”

    刘尚昂又朝着墙上望了一眼:“穿着黑衣服的人,服装的样式和几年前的敏度差不多,他们好像在墙上巡逻。”

    我朝着高墙那边看去,那是一堵三层楼高的灰色石墙,整个墙体是用青灰色的石头混合着一些类似于粘土的东西搭建起来的,在石头与石头的缝隙中,还露出了一些干枯的草,远看应该是芦苇杆。

    这些干草,应该是用来筑墙的辅料。

    墙体似乎很宽,我看不出它的两边延伸到了什么地方。

    刘尚昂:“正对道路的地方,竟然没有门。”

    我问他:“还有别的路能通到石墙这边来吗?”

    刘尚昂想了想,摇头:“应该没有了。”

    在这之后,我们都不敢再多言,刘尚昂好快速摸进了一幢房门大敞的民宅,我们也尾随在他身后,小心翼翼地跟了进去。

    这一户民宅的主人似乎在灾难开始之间就提前离开了自己的居所,他们走得很着急,柜子旁边还散落着一些没来得及装进行囊的零散物品,家具没有受到破坏,只是在靠门的位置,有一个箱子倾斜着放在地上。应该是屋主人出门时走得太急,不小心将它蹭歪了。

    梁厚载看了看屋子里的摆设,小声对我说:“这里的家具,论制作工艺,比‘堡垒’中的那些好很多。”

    刘尚昂也附和道:“我觉得,住在这条街上的人,都是当地的一些富裕人家,他们家的家具,种类也比其他地方的齐全。”

    而且,这户人家的房顶上还有两盏电灯,靠门的地方一盏,屋子正中央还有一盏。

    在来时的路上我也曾留意过,除了我们最初进入的那个“堡垒”,另外一条街道上的几座民宅中都没有电灯。

    我靠在窗户旁,朝着高墙顶端观望,却只能看到墙体上有几个模糊的人影在来回晃动。

    像这种情况,就算我拿出望远镜来看也是没用的,望远镜只能放大远处的东西,但不能穿透迷雾。

    刘尚昂也凑到窗前,他先是朝着高墙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小声对我说:“等到晚上再行动吧。”

    说话间,他从背包里拿出了水和压缩饼干递给了我。

    我一边接过他手里的东西,一边问他:“你怎么知道墙上的人穿着什么样的衣服,雾气这么浓?”

    刘尚昂笑了笑:“通过轮廓来判断的。在烟雾缭绕的环境中判断出烟雾后方的具体景象,这种技能是老包交给我的。”

    我吃了一口饼干,又朝着石墙顶上看了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那道高耸的石墙让我感觉非常不安。

    等天色暗下来以后,我们才快速离开民宅,俯身摸到了石墙脚下,刘尚昂先是朝墙上观望了一会,大概是觉得没什么问题,就手脚轻盈地攀着墙壁上凸起的石头,快速登上了墙顶。

    我们在墙下等了不到一分钟,刘尚昂就把钢索放下来了。

    我们几个沿着钢索爬上墙顶的时候,刘尚昂正踮着脚朝远处张望,我快速朝石墙的两侧扫了一眼,也不知道大雾中有没有藏着人。

    这时刘尚昂说了一声:“墙上没人。”

    我来到他身边,就看到墙壁的另一侧也有大量木制结构的民宅,在我目光所及的地方还有火把闪动,似乎是有人在集会。

    我问刘尚昂:“前边什么情况?”

    刘尚昂咂了咂嘴唇:“有一群人聚在那里,人数在三百左右吧,道哥,我好像看到敏度了。”

    我立刻拿出了望远镜,在人群中找了好半天也没有找到敏度的影子。

    那些人应该都是敏度的族人,所有人都是一副宽襟大裳的打扮,他们身上的服装和藏服有些相似,但好像又不太一样,那种样式,有点像藏袄和袈裟的混合体。

    我问刘尚昂:“怎么没看到敏度?”

    刘尚昂说:“他刚才就被人带进房子了,就是老头身后那间大房子,上下分成两层的那个。带他进屋的人,好像是从外面来的。”

    他口中的“老头”,应该就是那个站在人群前挥动手臂的老者,即便火光驱散了雾气和黑暗,但我还是看不清楚他的长相,他头上那个宽大的斗篷在火光中投下了很大一片阴影,正好挡住了他的脸。这个老人在整个族群中似乎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好像在发表演说,而在他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是静静地站着,没有多余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