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9章 行尸走肉
    在这之后,梁厚载就拿出了辟邪符,将柜子里的邪尸镇了。

    刚才我们身处的那一层其实是个地下室,沿着楼梯上来,才到了地上一层,这个房间里散乱地摆放着一些木制家具,家具的样式都十分朴素,像是这家的主人自己做出来的。

    在正对我的那面墙上有一扇反锁的门,门左侧的窗户好像受到过重击,已经完全破碎,窗架也散了,风从破碎的窗户里滋进来,给这个破败的老房子平添了几分寒意,右侧的窗户上蒙了一层皮革,看上去应该是牛皮。

    悬在房顶正中央的灯泡已经碎了,房顶的西南角开了一个四方形的洞口,墙边立着木梯,洞口上方还盖着一个木头做的盖子。

    梁厚载走过来,小声对我说:“这个地方,好像是个小型的避难所啊。”

    我挑了挑眉毛:“避难所?”

    梁厚载点了点头:“窗户上蒙着皮革,似乎是因为住在这里的人,不想让外面的东西发现自己。”

    就在它说话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一股尸气正朝着这边快速靠近,立刻拉着大家退到了阴影里,避开了从那扇破了的窗户里照进来的光,梁厚载也没再说话,所有人都盯着那扇破窗户。

    几分钟以后,三四只邪尸从窗外经过,它们路过这里的时候,还朝着屋子里看了一眼。

    不过它们的视力似乎并不太好,没有发现躲在阴影里的我们。

    等邪尸的脚步声离远了,仙儿才问我:“为什么要躲着它们啊,这么弱的邪尸,用不着躲吧?”

    我说:“从炁场上判断,盘踞在这附近的邪尸非常多,尽量不要和它们发生冲突。”

    刘尚昂在一旁说:“外头那些邪尸,好像在巡逻啊?”

    “它们的行动应该是没有固定规律的,尸气移动的路线很散乱。”说完,我又对梁厚载说:“你接着说。”

    梁厚载:“我感觉,住进这个屋子里的人,都是为了躲避外面那些邪尸的。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们被发现了,所有人都变成了邪尸。”

    说到这,梁厚载顿了一下,问我:“这些邪尸的身上有尸毒吗?”

    我明白他的意思,回应道:“如果邪尸身上的尸毒很烈的话,它们咬伤活人以后,伤者也有一定几率变成同样的邪尸,可这些邪尸虽然也带着尸毒,但毒性非常弱,远不足以让活人尸变。”

    梁厚载:“那这些尸毒,能让死人尸变吗?”

    我摇头:“也不行,毒性太弱了。”

    听我这么一说,梁厚载皱起了眉头:“照这么说的话,所有盘踞在这里的邪尸,都是人为炼制出来的了,到底要有多么高深的修为,才能将这么多人全部炼成邪尸呢?”

    刚进入隧道开始,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听厚载说起这些的时候,我也只是叹了口气,没说话。

    就听梁厚载继续说道:“也许,那个人是分了几次,才炼化出了那么多活尸。对,一定是这样,这栋房子里的人,一定是在当地出现危险以后才躲进来的,这也就说明了,当地人不是在同一时间遭遇不测的。”

    说话间,梁厚载好像想到了什么,他先是朝被砸破的窗户看了一眼,然后就低下头,在地上仔细寻觅起来。

    没过多大功夫,梁厚载就从一堆碎木头里翻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块,这应该就是将窗户杂碎的东西了,而在石头的表面,还用红漆纹着一个怪异的符印,上面散发着不易察觉的阴气。

    即便那道阴气已经非常淡,但无比精纯。

    这道炁场,和阴玉上的炁场非常相似,但又有略微的差别,阴玉上的阴气相对平和一些,而石块上散发出的阴气则带着几分躁气。

    梁厚载问我:“这上面有炁场?”

    由于上面的阴气几乎消散殆尽,他已经无法感知到它们了,别说是梁厚载,即便我开着天眼,在外面那些尸气的干扰下,也没能第一时间发现这块石头。

    我冲梁厚载点了点头:“阴气,非常精纯的阴气。”

    梁厚载用手揉了揉下巴:“我想,应该就是这块石头,将屋子里的人炼成了活尸。”

    我正要说话,这时候窗外又传来了脚步声,我立即朝周围的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没过多久,又有两只邪尸从窗外经过,和上次路过这里的那些邪尸一样,它们走到窗前的时候,会习惯似地朝着屋子里看一眼。

    等它们走远,我已经忘了刚才想对梁厚载说什么了,只是朝屋顶上的方洞指了指,对刘尚昂说:“上去看看。”

    刘尚昂没废话,一个箭步窜上了梯子,他的手脚又轻又快,几乎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就上了屋顶,随后就轻轻将压住方洞的木头盖顶了起来,快速伸出头去看了一眼。

    他缩回头来,压低声音冲着我喊:“出去就是天台,安全。”

    我朝着其他人招了招手:“上天台,厚载殿后。”

    刘尚昂立刻将盖子整个挪开,快速沿着屋顶上的洞口钻了出去。

    我感应了一下,朝我们这边靠近的尸气一共有三股,其中离我们最近的一股大概在东南方向五百米的地方。

    那些邪尸要走完五百米的距离大概需要三分钟所有的时间。

    这时候刘尚昂从洞口那边冒出了头,朝我招了招手,又说了一遍“安全”。

    我也没再犹豫,将手中的石块小心放在地上,又用最快的速度爬上了天台,在我之后,仙儿和罗菲依次上来,过了半分钟,梁厚载也钻上来了。

    我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怎么这么久?”

    梁厚载摊开手,我就看到他手掌中托着那块带阴气的石头,刚才他是半路又返回头去捡石头了。

    “你捡它干什么?”

    “说不定有用。”

    梁厚载一边说着,一边将石头塞进了背包里。

    天台上积着一层很厚的灰尘,不远处堆积着一些谷物,散发出一阵阵的霉味。

    在天台的四周,是用石头和粘土垒砌起来的矮墙,在墙垛下方还散落着一些外形有点像长矛的武器,以及几把做工粗糙的弓弩。

    刘尚昂拿起一把弓弩看了看,自言自语地说:“还能用。”

    谷物上传来的霉味,说明那些谷子已经存放在这里很长时间了,同时也说明这个潮湿的天台并不适合存放这些东西。

    应该是屋子里的那些避难者将谷物储存在这里的,他们应该是在邪尸出现以后开始储存粮食的,在这之前,天台上应该没有存放粮食的先例。

    而堆放在天台上武器,似乎也说明了,它们曾在这里进行过某种抵抗。

    梁厚载在天台上扫视了一番,对我说:“也许,这个地方并不是避难所。”

    我没说话,只是看着梁厚载。

    过了一会,梁厚载又说道:“这里有武器,所以我想……屋子里的人,也许是想防止这里的邪尸通过地底隧道前往小天山。所以,这里不是避难所,而是一个用来守护小天山的堡垒。”

    不管这座房子里最后是怀着怎样的目的聚集在一起的,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

    我们进入这个地方,只有两个目的,一是确认敏度的生死,二是将炼活尸的人找出来。

    我仔细观察那些被我镇住的邪尸,在尸气散尽以后,它们脸上的青筋会褪去,五官基本恢复到了生前的样子。

    在那些邪尸中,应该没有敏度。

    虽说已经几年没见,但我还记得敏度当年的样子,希望在这些年里他的样子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此时的刘尚昂正凑在矮墙那边,朝着外面观望。我和梁厚载也俯下身子,快速朝刘尚昂那边凑了过去。

    刘尚昂简短地对我说了一声:“数量上万。”

    说话间,他就将望远镜递给了我。

    我没有用望远镜,将它塞给了仙儿。

    现在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位于山腹之中的巨大村落,所有的房子都是用木头搭建的,但我们所在的这个房子是唯一一个带天台的平顶房子,其他的民宅都是木制的尖顶。

    村子里烟雾缭绕,在雾气和一幢幢房屋的间隙里,有大量人影在快速移动着,我知道,那些全部都是邪尸。

    这些邪尸的行为应该全都是没有目的和章法的,刚才朝着我们接近的尸气又转向了其他方向,而原本离我们越来越远的几团尸气则又凑了过来。

    尸气、死气在村落中毫无顾忌地四处弥漫,这个被行尸走肉占据的大村落,完全就是一个雾气弥漫的人间地狱。

    刘尚昂朝着正北方向扬了扬下巴:“那里有个雕像,顶上还站着一个人。”

    仙儿将望远镜对准了正北方,随后又将望远镜递给了我。

    在望远镜的圆形视野中,我确实看到雾气中有一个体积庞大的雕像,雕像的形态很抽象,只能大致分辨出那是一个人像,在石像的左手上还拿着一样东西,看形状有点像降魔杵。

    我顿时反应过来,那个雕像刻画的,就是三千年前来到这里的那个番人。

    上一次我们来的时候,敏度曾说起过,在三千年来,这里曾来过一个番人,他自称是悉达多的弟子,是他在这里传播佛法,并选出了第一代敏度,后来当地人为了纪念他,为他立了一座石像。

    当时敏度还说过,这个番人对于他们来说,地位等同神灵。

    心里正想着这些,我就留意到石像顶端有什么东西在动,仔细一看才看出来,那是一个站在石像上的人,他好像在用力挥手,我是说好像,雾气太大了,看不出他到底在干什么。

    但我能确定那是一个真正的活人,因为石像顶端没有出现尸气。

    我转动着镜框上的齿轮,试图放大视野中的影像,还没等我调好焦距,隐约间就看到两个影子快速爬上了石像。

    紧接着,刚刚还在“挥手”的人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扯动,顿时跌倒,虽然雾气很重,但我依然能看得出来,那个人是被新出现在石像顶端的两个影子拖了下去。

    而在那两个影子出现的时候,石像顶部也出现了淡淡的尸气,而在它们消失以后,石像上方的尸气也跟着消失了。

    从尸气的特征上来看,刚刚爬到石像顶上的,应该不是我们之前碰到的那种邪尸,它们身上的尸气要更醇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