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6章 生命的延续
    仙儿从鼻子吭了吭气,很不爽地说:“因为我不服气啊,那个柯老头,他怎么比我还能喝呢,太气人了!我跟你们说,要不是酒里头加了灵韵,他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哼哼!”

    “是是是,谁能喝得过你啊,你天生就是个大酒罐子。”我笑着敷衍她。

    仙儿冲我“嘿嘿”一笑,问我:“你说谁是天生酒罐子呢?”

    没等我做出回应呢,她那对小虎牙就嵌在我的胳膊上了,我顿时就“啊——”地惨叫起来。

    身后的毡帘被掀开,刘尚昂快速冒了一下头,又快速缩回去了。

    仙儿松了口,又在我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

    我捂着胳膊:“你现在怎么越来越狠了呢。”

    仙儿先是咧着嘴冲我笑,接着又转过头去对罗菲说:“走吧,咱们看小獒子去。”

    罗菲无奈地笑了笑,就和我一起扶着仙儿朝东边的毡房走了。

    罗菲说,多吉的配偶叫达瓦,是草原上最健壮的母獒,她是多吉从一个野生的獒群里选来的,为了将达瓦带回来,多吉还和獒群的首领打了一架,面对连山鬼都能制服的多吉,獒王当然没有胜算,所以多吉这次选偶还算顺利。

    只不过达瓦虽然跟着多吉回到了牧场,却因为思念自己的獒群,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进食,是多吉用自己的耐心和温暖让达瓦一点点地好起来。

    这些事罗菲都是从刘师叔那里听来的。

    虽说罗菲口口声声说到了“选偶”,可在我看来,多吉其实是把獒王的老婆拐回来了。

    我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罗菲却对我说,达瓦其实是獒王的女儿,多吉如果成为獒群的首领,达瓦当然可以名正言顺地跟着它,可它要守护地藏墓,注定不能带领獒群,所以獒王才对它出手的。

    我问罗菲:“多吉要想成为獒群的头领,应该也要和獒王比个高下吧。”

    罗菲说:“听你刘师叔说,草原上的獒从生下来就知道多吉的存在,对于它们来说,多吉是獒中的神灵。所以,不管多吉到了哪个獒群中,都会自然而然地成为獒群的首领。獒王对多吉亮出爪牙,只是因为它不信任人类,而多吉要带着达瓦到人类的地盘上去。你刘师叔也说了,多吉是个懂得慈悲的神灵,虽然獒王对它亮出了爪子,但它并没有责怪獒王。”

    在罗菲说话的时候,我旁边的帐篷里传来了小奶狗“哼哼唧唧”的叫声。

    多吉听到了我们的脚步声,它用头盯着毡帘,从毡房里露出了头,朝我们这边发出了欢快的“呜噜”声。

    我们跟着多吉进了毡房,就看到扎西次仁也在。

    他是整个牧场里马术最好的人,也是管理马群的人。

    扎西次仁看到我们,立即露出了憨厚的笑容:“你们怎么回来了?”

    我笑着坐在他身边,对他说:“刚回来,厚载和瘦猴也来了,现在在大帐那边吃饭呢。”

    扎西次仁朝毡房的角落扬了扬下巴:“看。”

    进来的时候我就看见了,在毡房的角落里,铺着一张陈白色的毛褥子,一只纯白色的大獒就趴在那里,多吉小心翼翼地凑到它身边,舔了舔它的耳朵,它晃了一下脑袋,慢慢醒了过来。

    扎西次仁对我说:“它是达瓦,多吉的妻子。你看它那身雪白的长毛,它是最纯的雪獒,现在已经很罕见了。”

    多吉在达瓦的耳边轻声“呜噜”了几下,达瓦慢慢抬起头来,朝我们这边偷来了非常温和的目光。

    这时候多吉踏着小碎步来到了我跟前,用头拱了拱我的手肘,嘴里发出轻柔的“呜噜”声。

    仙儿就在旁边小声对我说:“它让你过去看看格桑。”

    我站了起来,在多吉的带领下来到了达瓦身边,仙儿和罗菲也跟着我一起过来了。

    达瓦慢慢挪开了雪白的爪,我才看到在它的臂弯里蜷着两只小奶狗,它们身上长着嫩嫩的柔毛,达瓦一挪开爪子,它们就哼哼唧唧地叫了起来,好像在向达瓦表示抗议。

    仙儿朝达瓦凑了凑,很惊奇地对我说:“你看,它们还没睁开眼呢!哎呀,脸上怎么还有一点皱纹呢。”

    罗菲就在旁边对仙儿说:“刚出生不久的小狗都这样。咱们来得好巧啊。”

    我伸出一只手指,小心翼翼地去触摸其中一只小狗,我的手碰到了它的脸,它立即扭着身子转过头来,一下就用嘴含住了我的指尖。凑在我旁边的仙儿和罗菲都忍不住发笑。

    多吉走过来,用头拱了我一下,嘴里发出一阵呜噜声。

    仙儿就帮我翻译:“多吉说,它就是格桑,以后会长成一只漂亮的雪獒。”

    我揉了揉多吉的脑袋,对它说:“可是我现在真的不能带它走。”

    多吉听懂了我的话,点了点头。

    不只是多吉,我感觉连达瓦也听懂我的话了,它叹了口气,如释重负。

    现在就把刚出生的桑格带走,对于达瓦来说,也是一件很残忍的事吧。

    好在多吉是灵犬,如果是普通的獒,在得知刘师叔将它刚出生的孩子送给我时,估计就要和我拼命了。

    达瓦应该也是有灵性的,当我稍微退开一点的时候,它又用爪子护起了自己的孩子,说来也奇,被它这么一护,两只小奶狗立即安静下来。

    看着多吉和达瓦,我心里就有种很奇特的温暖感觉,在它们身上,我再一次看到了生命的延续。

    我坐在扎西次仁旁边,问他:“你要一直在这守着吗?”

    扎西次仁很认真地点头:“我要一直守到格桑和尼玛睁开眼睛,你真的会把格桑带走吗?”

    我说:“现在还不行,但以后肯定要带走的。”

    扎西次仁点了点头:“桑格跟着你,我就放心了,你是好人。”

    我还想和他聊点什么,可他说达瓦要休息了,小小的毡房里人不能太多,我们只能和扎西次仁告别,离开了这个温暖的小毡房。

    走在毡房和毡房之间的绿草上,罗菲突然问我:“有道,你以前养过狗吗?”

    我愣了一下,接着摇头:“从来没养过。”

    罗菲无奈地笑了笑:“那你以后怎么照顾格桑啊,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我说:“我怎么照顾不好自己了,我自理能力挺强的啊。不过说起来,当初在淮河老林那边,你不是还捡了一只小野猪吗。”

    罗菲:“后来不是因为带在身边不方便,就交给大伟了吗?听大伟说,已经把它放回山林了,其实我觉得这样反而好一些,它本来就是属于山林的。”

    我想了想,说:“也许,桑格也是属于草原的。”

    仙儿就在我旁边醉醺醺地嚷嚷起来:“那你在这边弄个牧场啊,一来呢,算是给守正一脉弄个新产业,二来呢,也能让桑格在草原上生活,还能让它多回来看看多吉和达瓦。”

    不得不说,仙儿话还是有道理的,只不过我现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弄什么牧场,最起码在罗中行的事结束之前,我没有这样的精力。

    仙儿见我半天没回应,又开始嚷嚷起来,问我打算什么时候弄牧场,什么时候把格桑接走。

    我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就问她:“我怎么觉得,这次多吉见到你,没有过去那么排斥你了呢?”

    仙儿“切”了一声,说:“我喂了它这么多次,它当然……哈——困死了。”

    她一边说着话,眼睛就快闭上了,我让罗菲先扶着她,然后就冲到大帐那边,问刘师叔给罗菲和仙儿安排住处了没,刘师叔说一早安排好了,紧邻大帐左边的那个毡房就是。我这才将罗菲和仙儿领到了那个毡房。

    仙儿一躺下就睡着了,罗菲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本小说,打算留下来陪着仙儿,不回大帐那边了。

    这顿午饭一直到了下午四点多钟才结束,我从马群里领了一匹斑点马,一个人策马,顺着溪流一路奔腾,直到夕阳西落,天边泛出橘色的时候,我才回到牧场。

    这一夜出奇的平静,连草原上的风声都停了下来,我躺在毡房里,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为了强迫自己入睡,我在躺下之前默念了十几遍三尸诀,好在效果还不错,在躺下之后的半个小时内,我就陷入了沉睡。

    第二天一早,我们简单地吃了一些曲拉,喝了些羊奶。在天色还没有大亮的时候刘师叔就牵来了马,将我们送出了牧场。

    多吉和我们同行,只有它才能找到与世隔绝的小天山。

    刘师叔将事先为我们准备好的口粮挂在了其中一匹马的马背上,对我说:“如果碰到危险,千万不能硬拼啊。”

    我望着刘师叔,不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刘师叔也没打算解释,只是朝我挥了挥手:“去吧,早去早回。”

    说完,刘师叔就翻身跨上了他的枣红马,头也不回地走了。

    多吉一直目送刘师叔的背影消失在山头的另一边,才转过身,开始朝着小天山所在的方向疾奔。

    在马儿撒开四蹄的时候,我心中有些不安,刘师叔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算到了什么。

    为了能在七天之内赶到小天山,我们从牧场牵出来的马全都是刘师叔从土库曼斯坦买来的汗血马。

    几年不见,多吉也算是一条老狗了,可它的速度和耐力丝毫没有衰退的迹象,它跑在前面,我们座下的马匹也只是能跟上它的步伐而已。

    我们带了睡袋,每到入夜,大家就停下来,找一个干净干爽的地方就地休息,而多吉则会在月亮升到最高点的时候离开我们,独自到旷野上觅食。

    而每天早上我被阳光唤醒的时候,多吉都趴在罗菲身边睡着,在它的嘴角上,还挂着干涸的血液。

    离开牧场的多吉,每到月夜来临,都会变成一只真正的野兽。

    离开牧场的第三天,天上飘起了雨点,我们没有带制作帐篷的工具,多吉将我们带到了山丘下的一个土洞里,让我们和马躲雨。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是一个狼洞穴。眼看月亮已经升到了夜穹的顶端,多吉却迟迟没有离开我们,就在这时候,草原狼的嚎叫声在原野上回荡起来,多吉冲到洞口,朝着月亮的方向狂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