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4章 一夜长谈
    走到一半的时候,仙儿突然对我说:“今天上午,我让庄有学帮忙算了一卦。”

    我笑了笑:“怎么突然想起来让庄师兄帮你算卦了,你算的什么?”

    仙儿撇了撇嘴,又看了看罗菲,对我说:“算的咱们三个人的事。”

    她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低沉,我顿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接着又听仙儿说:“庄有学说,以后咱们三个还能像这样待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了。”

    我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仙儿:“什么意思?”

    仙儿也看着我,她摇了摇头:“庄有学说,他只能算出来咱们以后很少能聚在一起了,可我问他为什么,他又说不出来。”

    我也有些着急了:“什么叫说不出来啊?”

    仙儿:“他只是说,前方迷雾重重,有些东西他看不透。我和罗菲的命数,还有你的命数,现在都是飘忽不定的,庄有学说,他给人算命算了大半辈子,从来没见过有人的命数能像咱们这样……根本没办法精确地推算。”

    命数飘忽,无法精确推算?

    这样的话我是不信的,如果我的命数无法推算,一世祖又是如何将我一步步引进了她的局里?

    仙儿说话的时候,罗菲站在她身边,也默默地看着我,她的眼神给我一种异常沉重的感觉,那双眸子就像是一潭漆黑的水,表明平静,而在平静之下,则是五味陈杂。

    “我去找庄师兄问个明白。”我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脚步。

    仙儿和罗菲跟在我身后,也渐渐加快了步伐。

    来到老体校改建的沿街公园时,庄师兄正和冯师兄商量什么,见我来了,庄师兄还朝我招了招手:“正好,有点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我直接开口问庄师兄:“师兄,你今天是不是给仙儿算了一卦?”

    庄师兄先是愣了一下,他看了眼跟在我身后的仙儿,随后朝着我点头:“嗯,我给你们三个算了一卦。”

    说到这,庄师兄顿了一下,随后接着说:“可你们三个的命数……很奇怪,应该说是飘荡不定,根本没办法进行精确的推算。不过,以我粗算出来的结果,三年之内,你们三个都有可能会……”

    我皱起了眉头:“会什么?”

    庄师兄:“死,三年内你们都有丧命的可能,但你身边有两到生门,应该不会出意外。但罗菲和仙儿就比较危险了。不过也不一定,也有可能谁都不会死。唉,怎么说呢,反正就是很飘忽,我也不确定你们会怎样。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你们三个能一直聚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

    我追问庄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庄师兄想了想,说:“意思就是……就是我说的那个意思。这么说吧,不是仙儿会离开你,就是罗菲会离开你,又或者,她们两个都不会离开,但又不会同时出现。反正我推算的结果就是这样,你要是非让我解释,我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作解。”

    完了庄师兄又安慰似地对我说:“不过算命这东西,你也是知道的,有时候你越是拿它当回事,事情确实容易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所以你们也不用对我推算出来的东西太上心了。”

    大概是见我们几个还是愁眉不展的,庄师兄又说道:“你们别看着推算的结果好像不算好,可卦象却是吉卦,所以我认为,事情应该还有峰回路转的可能,而且可能性很大。”

    对于庄师兄说的这些话,我也是将信将疑,总觉得他好像在劝慰我们。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件事庄师兄说得没错,我们确实不应该过分在意卜卦的结构,那样的话事情可能会变得更麻烦。

    这时候冯师兄开口对我说:“行了有道,你们也别琢磨太多了。我还是说说现在的情况吧,地底下的墓塌了以后啊,长山街那边的风水是恢复正常了,可河道那边却出了点问题,我们现在考虑,是不是能深挖河道,清理一下淤泥。不过,如果施工队挖得太深,有可能直接挖到地宫里面去,虽说咱们找的施工人员肯定都是系统内的,可地宫里的一些东西毕竟涉及到守正一脉的传承,所以我和你庄师兄就觉得,这事还是得你来拿主意。”

    冯师兄口中的“河道”,指的是从东西方向横穿整个市区的那条河,沿街公园的北首就临着河岸。

    我点了点头:“无所谓了,反正那些女鹳族的文字,估计也就厚载一个人能看懂。不过说起来,那个墓穴除了和守正一脉的传承有牵连,冯师兄你不也说,豫咸一脉中有个风水局,也和墓穴中的布置有相通的地方吗?”

    冯师兄冲着我笑:“无所谓,反正别人也看不懂。”

    我问冯师兄:“墓穴塌了以后,只是河道那边的风水出了点问题吗?”

    冯师兄点头:“嗯,其实说明白点,就是河道有一段下陷了,好在下陷面积不大。我估计,当时墓穴坍塌,也只是塌了一小部分而已,弄不好沙场还在,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处理起来也是相当麻烦。”

    麻烦不麻烦的,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我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没好意思这么说,只是和庄师兄、冯师兄辞别,随后就带着仙儿和罗菲回王庄了。

    在我们走后不久,梁厚载和刘尚昂又跑到公园那边去找过庄师兄,他们两个跑过去,其实也是想看看墓穴坍塌有没有对地表造成影响。

    我后来也是听刘尚昂说,庄师兄在当天晚上就已经联络组织,着手往我们市里调施工队了,但不知道是被什么原因耽搁,施工队在将近一个月后才到,并在入冬以后才开始动工。

    冬天下水挖淤泥,想想都是一件非常冷的事,可施工队确实是在冬天才开动工的。

    而且这一挖,就断断续续地挖了三年多,第一次开工是在冬天,之后两年开工,都是在夏、秋交际的时候,因为这个施工队时断时续的施工,河道上游一直没敢放水,以至于在那三年里,市里的唯一一条河一直处于干涸状态。

    那两年网上说什么的都有,有说我们老家水位下降,河道是自然干涸的;也有人说市里请来施工队以后付不起钱,工程才一年一年地后延;更离奇的是,竟然还有人说是城建的人拐走了工头的老婆,工人们气不过,屡次罢工,我还专门找到那个帖子看了看,说得有板有眼的,跟真的似的。

    有时候我真的特别佩服这些造谣的人,明明很有才气,却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就知道盯着电脑屏幕各种发牢骚各种编瞎话,甚至将其当成了自己毕生的事业。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

    还有一件事不得不提,那就是地下墓穴坍塌以后,乱坟山后面的那片百年沼地竟然出现了生机,王庄那边的地段本来就很好,沼地的状况好转以后,就有人承包下来,做成了一个比较大的墓园,黄大仙也有了一份新的工作,就是给墓园当巡墓人。不过那已经是几年以后的事了。

    不管怎么说,乱坟山的事终于过去了,小天山的行程也被我提上了日程表,我联系了夏师伯,夏师伯说,我最好在朔月的时候离开山东。

    而朔月到来的那一天,距离乱坟山的古墓崩塌,正好是半个月的时间。

    在那半个月中,实在没有特别值得说的事了,庄师兄之前的一席话彻底耗光了我的所有心性,仙儿和罗菲也一样提不起任何兴致。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沉浸在深深担忧中,我怕突然有一天,仙儿和罗菲突然从我的生命中彻底消失,平生第一次,我因为过度担忧而变得非常烦躁,有时候甚至可以说是失去理性的烦躁。

    也就是那段时间,周围的人看到我就像看到了瘟神一样,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大发脾气。

    当我第一次听不语道人说天命不可违的时候,心中只是反感,我反感那种命运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当我知道自己作为一世祖的棋子,一次次被一世祖“利用”的时候,我心里也只是觉得闷,总觉得好像有人在我背后打了闷棍一样,而且这个人还是我曾经最信任的人。

    即便我也知道,一世祖这么做,也有她不得已的理由。

    但我还是第一次憎恨命运这东西,如果它是有实体的,我恨不得一拳把它打碎,让它永远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直到我们准备离开老家,前往小天山的那天晚上,近段时间一直没怎么和我说话的罗菲突然找到了我,和我进行了一次推心置腹的长谈。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从第一次见面,到她在山东见到仙儿,再到她和仙儿在相处的过程中渐渐接纳对方,再到我师父过世,她们一起担心着我。

    但让我记忆最深的,还是在这次长谈快结束的时候,罗菲突然对我说:“有道,我和仙儿都指望你了,你要振作起来啊。”

    我一时间没回过神来,眨了眨眼:“我怎么了?”

    罗菲低着头,她用手攥了攥自己的衣脚,过了一会,才慢慢抬起头来,对我说:“你最近变得……有点不像你了。我知道你心烦,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却让人害怕。看到你这样,我总是想起另外一个人。”

    我问罗菲:“想起了谁?”

    罗菲沉默了很久才说出了三个字:“罗中行。”

    她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神有些游离,好像要避开我的视线,但又不想将眼睛从我的脸上移开。

    看到罗菲这样的眼神我才意识到,我最近表现,确实吓到她了。她似乎是怕说出这样一个名字会激怒我,但她心里又很清楚,这些事,她又不得不提醒我。

    我明白罗菲的意思,她是想说,这些天,她在我身上看到了太深的执念,这股执念在我身上种下的那团怒火,才让她想起了罗中行。

    我们都不确定罗中行是不是一个浑身上下充满怒气的人,但我们都知道,罗中行之所以变成罗中行,说白了,是因为天地间的一道怨念。

    那道充满怨气的执念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夜魔。

    执念太深,必定成魔。这是我刚跟着师父学艺的时候就明白的道理,可没想到,因为庄师兄的一番话,我心中也有了这样的执念。

    我深吸了一口气,冲罗菲笑了笑:“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