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3章 没玩够
    大伟顿时语塞,他站在我面前,半天没说出话来,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就转身走了。

    目送大伟的背影越走越远,梁厚载也叹了口气,对我说:“看样子,大伟马上就要退伍了。要不然他不能这么急着找接班的。”

    我说:“这种事可不能心急啊。”

    梁厚载点了点头,继续扶着我朝客房那边走了。

    快到客房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仙儿和罗菲在屋子里唱歌,具体唱的哪一首歌我也忘了,只记得仙儿的声音很清脆,罗菲则比较轻柔,两种不同的声线混在一起……还挺好听的。

    刘尚昂推开门,仙儿就忙不迭地跑到了门口,她一看我被梁厚载架着,顿时皱起了眉头:“你又受伤了?”

    我冲她笑了笑:“没受伤,这是施术之后的副作用,手脚麻痹,估计过一会就好了。”

    在我说话的时候,仙儿也跑上来扶我,后来罗菲也出来了,梁厚载干脆就放了手,让仙儿和罗菲把我弄进了屋里。

    整个仙一观里只有这么一个客房,这地方原本是陈道长预留出来,专门用来接待行当里的老朋友们的地方,里面设施比较齐全,有一张很大的床铺和一个很宽敞的沙发,除此之外还有雕花木的桌椅,桌子上还摆着一套茶具,沙发旁边的柜子里有茶。

    我们几个也不是头一次来了,刘尚昂拿出了茶叶,梁厚载烧上热水,然后他们两个就一左一右地趴在了沙发上,强烈的疲惫让他们一刻也不想站着了。

    仙儿和罗菲将我扔在床沿上,然后就去收拾茶具了。

    仙儿一边摆弄着那些茶具,一边问我:“你得多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我说:“估计还得一两个小时吧。”

    仙儿先是“哦”了一声,接着又问我:“墓里头凶险吗?”

    我说:“还行吧,不如咱们以前下的那些古墓凶险,墓底虽然有一只厉害的蛇女,还有大量的落洞女,不过它们都不算是特别厉害的邪物。”

    说到这里,我顿时觉得不太对劲了。

    对啊,虽说这一次下墓也遇到了不少惊险,也不管怎么说,没有碰上特别难对付的东西。

    可师父之前不是说,乱坟山地宫的后半段要比前半段凶险得多,还嘱咐我轻易不要进去吗。

    和尸魃相比,不管是蛇女还是落洞女,都显得微不足道。

    这时梁厚载开口了:“道哥,我有种感觉,好像咱们在墓底遇到的蛇女,也是一世祖留给咱们的提示。”

    过去他提到我们寄魂庄的一世祖时,都会说“你一世祖”或者“你们一世祖”,现在说得多了,称呼也变得简洁起来,直接叫“一世祖”了。

    我挑了挑眉毛:“什么意思?”

    梁厚载说:“一世祖为什么说,夜魔在中央呢?她为什么一定要将墓底的情况和夜魔牵扯起来呢?”

    我没说话,只是看着梁厚载,等他继续说下去。

    过了一会,梁厚载才接着说:“我想,在一世祖进入这个墓穴之前,这座由女鹳族建造的古墓,应该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即便墓穴的结构没变,在一些具体的布置上,肯定也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刚才才说道夜魔的事,怎么突然又扯到墓穴布置上来了?梁厚载的思维跳跃性很大,我有点跟不上节奏:“厚载,你一个事一个事地说,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梁厚载:“我说的这两个事,其实是一个事。我是想说,一世祖肯定在墓穴里做了一些手脚,咱们才能在见到罗中行之前,进行这一次的模拟考试。”

    我看着梁厚载,依然没说话。

    梁厚载重新整理了一下措辞,说:“咱们在墓底对上的那个蛇女,就是一个削弱版的罗中行。罗中行身上附着夜魔的魂魄,而夜魔则是精粹阴气的一种具象话,也就是说,罗中行和蛇女一样,身上也有着无比精粹的阴气。一世祖说‘夜魔在中央’,其实就是告诉我们,这是在对阵罗中行之前的一场演练。”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这意思就是,咱们这次进墓,又是一世祖算计好的呗?”

    梁厚载:“就是这个意思啊。我觉得,柴爷爷之所以觉得地宫后半段凶险无比,肯定是一世祖故意告诉守正一脉的后人,地宫的后半段不能轻易进去,她是怕在咱们进入那里之前,有人提前把蛇女给镇了。”

    “算了,我已经习惯了。”我环抱起了双手,很无奈地对梁厚载说:“从我出生到现在经历的大部分事,都是一世祖算好的吧,我有时候觉得自己的人生都是假的。”

    梁厚载:“也不能这么说吧,还是有一些事情是一世祖算不到的,比如说墓穴里的毒肉。而且她煞费苦心地做了这么多的布置,似乎也说明了,她也不知道咱们能不能战胜罗中行。你想,如果咱们命中注定能战胜罗中行,一世祖根本不用做这么多准备。”

    我说:“也有这样一种可能,那就是咱们无论如何也无法打败罗中行,一世祖算出了咱们的命数,却又不想让咱们应命,才做了这么多布置。说到底,她有可能只是借咱们的力量,和老天搏一搏。”

    梁厚载点了点头:“确实……有这种可能。”

    我笑了笑,朝他摆摆手:“行了,别琢磨这些了,好好休息,我打算尽快去一趟小天山,把敏度接出来。”

    我这边话音刚落下,仙儿就贼兮兮地凑过来了:“什么时候走啊?”

    我说:“最起码得半个月以后吧,正好趁着这段时间陪陪我爸妈和我大舅,瘦猴也很久没和家里人在一起了,厚载也是,李爷爷刚回来,他们肯定有很多话要说。”

    仙儿好像对我的回答特别满意,她给我端来一杯水,又坐在床边问我:“你们这有什么好玩的吗?”

    这家伙怎么一天到晚就想着玩呢。

    我就对仙儿说:“除了王大朋的网吧,我也不知道哪好玩。而且我最近也没时间带着你到处玩,该准备毕业论文了。”

    仙儿立刻就拉脸子了:“你就会拿这种事来搪塞我,不行,这次你好容易能休息一下,怎么也要好好玩一玩。”

    “我就这半个月有时间准备论文,”我说:“再说了,回来之前咱们不是在地级市待了好几天吗,你还没玩够啊?”

    仙儿很干脆地甩给我两个字:“没有。”

    我也懒得再说什么了,就仰着头,打算稍微睡一会。

    可过了没多久,仙儿又朝我这边凑了凑,商量似地对我说:“那这样吧,你上午弄论文,下午和晚上出去玩呗。”

    我挠了挠头皮:“上午我要练功啊,前阵子何老鬼给了我一本笔记,里面记载了不少大术,我得趁着这段时间演练一下。这样吧,上午我练功,下午做论文,晚上带你出去玩。”

    这番话真的就是在应付她了,何老鬼给我的那些秘术,光靠我一个人力量很难施展出来,还演练个屁啊!

    仙儿想了想,最终还是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那好吧。”

    听她这么说,我就在心里窃喜。在我们那地方,晚上过了六点以后依然营业的,除了饭店就是网吧,她要么跟着我出去吃饭,要么跟我去王大朋那边上网,反正在网吧里,我一样可以将精力放在毕业论文上。

    可是我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在老家长待过了,老家这些年发生了哪些变化我也不太清楚。

    这时候仙儿又在问我:“你今天晚上有事吗?”

    我叹了口气:“今天晚上肯定没事啊,在墓里折腾了那么久,我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仙儿:“那你要休息多长时间?”

    看她那副猴急猴急的样子,我就有点纳闷了:“你想干嘛呀?”

    仙儿当场就乐了:“咱们K歌去吧,庄有学送我们来的时候,我看到向阳路那边开了一个KTV,规模好像还不小呢。”

    我说大姐你别折腾了,就我这破锣嗓子唱歌比杀猪还难听,梁厚载和我一样没有音乐细胞,刘尚昂因为听觉太敏锐,根本受不了那么嘈杂的地方。

    仙儿在我肩上拍了一下,笑嘻嘻地说着:“你们不唱,我和罗菲唱呀。刘尚昂听不得那里的声音,可以不去嘛。”

    刘尚昂朝仙儿抱了抱拳:“谢谢狐仙奶奶抬爱。”

    仙儿狠狠白他一眼:“叫谁奶奶呢,滚!”

    刘尚昂也没理她,将头靠在沙发扶手上,闭上眼假装小睡。

    仙儿又晃了晃我的肩膀:“去不去啊。”

    我将头靠在枕头上,用力翻了翻白眼:“随你便。”

    仙儿说一声“那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正好热水烧开,她就跑去泡茶了。

    在仙儿背对我的时候,我偷偷朝罗菲那边瞄了一眼,罗菲只是低头收拾着茶具,我看到她的时候,她的眼珠微微晃了一下,我知道她发现我在看她了,但她又特意装作全不知情。

    看样子晚上出去唱歌的事,是罗菲和仙儿一早商量好的了。

    没多久罗菲就将沏好的茶放在了我旁边,可那时候我已经迷迷糊糊的了,也没喝茶,就这么睡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六点钟,梁厚载和刘尚昂还在沙发上打着呼噜,罗菲和仙儿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我扶着床沿坐起来,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麻痹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了,可关节还稍微有点酸软,好在不影响正常活动。

    本来我是打算出门活动一下的,可刚起来,仙儿和罗菲就带着饭回来了。

    吃过饭,梁厚载就嚷嚷着肚子不舒服,刘尚昂根本去不得那样的嘈杂场所,只有我一个人满心不情愿地跟着仙儿和罗菲去了一趟向阳路,那天正好是周末,又正赶上我们当地一个比较大的公司包场做庆功会,那个KTV看起来挺大的,其实包间并不多,我们去的时候就已经被人订满了。

    一听没有包间,仙儿的眼神里都快冒火了,差点和KTV的大堂经理吵起来,我和罗菲赶紧把她拉走。

    我提议去其他地方转转,看看还有没有能唱歌的地方,可仙儿却很沮丧地说不用了。一点也不像她平时的样子。

    后来我还是打算去长街那边看看情况,地底的墓塌了以后,也不知道那边到底什么情况,我心里还真有些挂念。

    由于两条街之间离得不远,我们找了一条连接了几个老家属院的小路,徒步朝沿街公园那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