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2章 护犊不易
    大伟已经将刘尚昂扶起来了,刘尚昂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抱怨着:“我……靠,呼……地上太滑了。”

    刚才梁厚载说话的时候,冯师兄应该也听到了,他从背包里拿出了风水盘,仔细看了看,又朝灯光照亮的地方望了一眼,转过头来对我说:“确实是乱坟山地宫。”

    我现在连脸都是僵的,想冲冯师兄做一个微笑的表情,却根本咧不动嘴,只有眼珠还能转一转。

    冯师兄见我面无表情,立即皱起了眉头,问梁厚载:“有道没事吧?”

    梁厚载的语气也透着担忧:“不知道,道哥把罡步引来的星力都吸收到自己身上了,我过去从来没见他用过这样的术。冯大哥,咱们还是休息一下吧,以道哥现在的情况,确实经不起颠簸了。”

    其实我没什么事,就是身子暂时僵了而已,如果随身术使用以后会导致施术者身体瘫痪,那它压根就不会流传下来。

    大伟和刘尚昂凑过来,和梁厚载一起小心将我放在地上,又湿了毛巾,给我镇着额头。

    我真的没事,你们不用这样。

    在这之后,他们就在我旁边坐下休息了,每个人都是一副沉重的表情,他们草草吃了些东西之后,就集体陷入了沉默,刘尚昂和梁厚载时不时会看我一眼,每次他们看到我,眼神中都带着焦虑和……悲伤,搞得我好像快死了一样!

    这时候,隧道深处传来了咣啷啷一阵杂响,还有一阵风带着尘土从隧道中扬了出来,看样子,我们刚才走过的那个墓穴彻底崩塌了,也不知道地面上现在是什么情况。

    噪音过后,刘大喜突然狠狠在自己大腿上砸了一锤,面对着我,哭丧着脸说:“要是我们不跟着,小道哥也不会变成这样!”

    大伟瞪了他一眼:“滚一边去!”

    刘大喜又要说什么,冯师兄冲他和大伟摆了摆手:“都收声,让有道好好休息。”

    我也懒得再去观察其他人看我时的表情,索性就让自己放松下来,沉沉睡了过去。

    我隐约记得,那次睡着以后,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可刚才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梦具体内容了,只是隐约记得那个梦好像和高考有关。

    大学都快毕业了却梦到高考,听起来好像挺怪异的,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那段时间经常做和高考有关的梦,听罗菲说她也是那样。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到了大学毕业季,将要告别十几年读书生涯的人共有的一种病。

    我醒过来的时候,身子已经能动了,只不过浑身上下还是觉得虚脱。

    我用手支撑着地面坐起来的时候,刘尚昂就在一旁冲着我笑:“你醒了,是现在就上路还是先吃点东西喝点水。”

    在睡着之前,我记得刘尚昂还用那种临别似的眼神看我来着,怎么现在听他的口气,好像一早就知道我能醒过来似的。

    这时梁厚载在一旁说:“你是不知道,刚把你弄到这来的时候,我们都担心你醒不过来了,后来听到你打起了呼噜,我们才放下心来。”

    刘尚昂也附和着说:“对啊,刚开始你一直瞪着眼朝着周围看,跟快死的人回光返照似的。后来你突然闭上眼,我还以为你背过气去了呢,试了试鼻息,才发现你还活着。”

    他一边说这话,一边递了瓶水给我,大伟则拿来了食物。

    我草草吃了点东西,感觉体力恢复了一点,才招呼大家撤。

    身子还是有些虚,腿脚不便,所以接下来的路,还是得有人扶着我。

    乱坟山的地宫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进来了,不算轻车熟路,但至少知道没有危险。

    一路走来,大家还是比较轻松的,几年前庄师兄带队重新下墓的时候,曾按照冯师兄的建议修改了地宫里的风水,有几条路的走向也变了,我不认新路,冯师兄就打起了头阵,带着我们朝仙一观那边走。

    顺带一提,当初我们在乱坟山下镇住尸魃以后,从乱坟山通向河脉的那条路就被庄师兄他们填死了,后来他们又重新挖了一条路,直通仙一观后院的一处暗井。

    遥想当年,在乱坟山守墓的人就是陈道长,几经波折,如今他和他的仙一观门人再次担负起了守卫这座古墓的责任。

    即便尸魃被除,在乱坟山下的地宫中,还是有很多值得去保护的东西,比如女魃族人留下的古老建筑,比如那些存放在地宫深处的无根石。

    我们从暗井出来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头,阳光很烈,在黑暗中待久了,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外面的环境。

    本来我还捉摸着要不要和陈道长打个招呼,我估摸着,他现在应该回来了。

    没想到我刚有这些想法,陈道长就来了,他还是老样子,浑身上下散发着那股蛮不讲情理的彪悍劲。

    小时候见到陈道长,我总觉得他有点吓人,还有点惹人厌,总觉得我只要不小心说错了一句话,他就会借机讹我师父。

    可长大一些以后,我每次看到陈道长心里都特别亲,这会见他朝我们这边走,我就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

    陈道长看到我的时候也是收不住的笑,可等他快走到我跟前的时候,又突然拉下了脸,气冲冲地问我冯师兄:“恁干么来(你们在干什么),怎着不走正门呢?你看看你看看,一个个贼眉鼠眼的,跑我观里干么来啦?”

    冯师兄赶紧赔笑:“我们这不刚在乱坟山的地宫里走了一遭吗,哦,我们是从长山街公园那边下去的。”

    陈道长白他一眼:“那边还有个入口啊?”

    冯师兄:“对,公园下边就连着乱坟山地宫的后半段,最近体校改公园,冲了风水,我们才下去看看的。”

    陈道长先是“哼”了一声,又质问冯师兄:“下去的时候,为么不叫上我呢?觉得我老了,变成你们的累赘了?”

    我感觉冯师兄好像特别烦陈道长,可陈道长毕竟是长辈,冯师兄他们那一脉又极为注重礼数方面的东西,被陈道长这么一问,他脸上就露出了一副特别不自然的表情。

    带着点躁气,但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我替冯师兄开了口:“也是没办法的事,这个墓穴里的很多东西涉及到寄魂庄的传承。道长,您是行当里的老前辈的,肯定能理解我们的苦衷。说起来,要不是因为厚载能看懂女鹳族的古语,这一次下墓,我们也不可能带上他的。”

    等我把话说完,梁厚载立即朝陈道长点了点头。

    陈道长看了看我们几个,又指了指刘尚昂他们:“那他们呢,为么带他们进去啊?”

    梁厚载说:“反正他们也不是修行圈的人,即便见到了守正一脉的传承,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用。”

    陈道长好像有气没处发似的,他的眼里带着火性,目光在每个人身上扫过,要是我没猜错,他现在正处心积虑地选择一个合适的出气筒。

    可惜陈道长失败了,他扫视了半天,最终叹了口气,对我说:“去客房那边吧,两个丫头等着你们呢。”

    我一听就知道他说的是谁:“她们俩怎么也来了?”

    陈道长白我一眼:“有学怕她俩偷偷跟着下墓,就弄到我这来了,让我看着她们。我还有事,不跟你扯了。”

    说完,陈道长就气呼呼地走了。

    直到他走得远了些,冯师兄才长嘘一口气:“可算是走了。”

    这时大伟就在一旁说:“冯大哥,你说……陈道长是不是会读心术啊?”

    冯师兄:“可不是嘛。在他跟前,有些话不用说出来,只要在心里打个转,他都知道你在想什么。”

    说起来,我小的时候也是这样,不管心里想什么,陈道长都能一眼看穿。可随着我年纪越来越大,修为越发精进,陈道长的读心术好像对我不起作用了,不只是我,梁厚载也是这样。

    只不过刘尚昂还是有些怕陈道长,他身上没有修为,陈道长只要朝他那边一打眼,就能知道他心里正在琢磨的事。

    记得当初仙儿还寄宿在我身上的时候,有段时间也能轻易知道我的想法,不过后来我的修为提升,她就看不到我的内心了。

    冯师兄和大伟说完话以后,又转过头来问我:“你现在感觉怎样,需要去医院吗?”

    我摆了摆手:“我没事,现在就是手脚还有点麻,没别的问题了。”

    “行吧,那这样,”冯师兄叹了口气,对我说:“你们最近这段时间就好好休息吧,我和大伟回公园那边看看,地底下塌了墓,也不知道那边什么情况。”

    其实现在最紧要的不是回公园,而是毛小希的身体状况很不理想,虽然他已经从昏迷中醒过来了,但一直在发烧,我之前试了一下他的额头,很烫,必须尽快去医院治疗。

    不知道冯师兄是有意还是无意,没有在我面前提起毛小希的事。

    我也没多问,只是点了点头,让冯师兄他们尽快回去。

    本来冯师兄他们已经走远了,可刘尚昂和梁厚载扛着我朝客房那边走的时候,大伟又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

    开始我们还以为他是忘了什么东西,刘尚昂还问他:“怎么跑得这么慌啊,忘啥了?”

    大伟先是冲刘尚昂笑了笑,接着又问我:“你在墓里头说的话,不是当真的吧?”

    我有点纳闷:“我说过什么话?”

    大伟犹豫了一下,又问我:“以后再有这种任务,刘大喜和毛小希还能参加吗?”

    原来是他是为了这事回来的。

    我想了想,说:“在他们积攒了足够的经验之前,如果是特别危险的墓,肯定不会带着他们下去了。还有一件事,这两个人如果还是喜欢自作主张,不管他们有没有经验,我也肯定不会带的。你先别跟我瞪眼,我这么跟你说吧,如果他们还是现在这个状态,你带着他们下墓,那就是要他们的命,明白吗?”

    大伟显得很不爽:“可要是没有相关的历练,他们怎么积攒经验?刘大喜和毛小希可是难得的好苗子,以后都不一定能碰上这样的……”

    我将大伟打断:“我说邢伟,护犊子也没你这个护法的。我再说一遍,就他们两个这样的心态,你带着他们下墓,就是要他们的命。我也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要不是这一次我带了守阳糖,这两个人绝对出不来,他们就是死在里头,你都没法给他们收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