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1章 绝地逢生
    忘记套路,但每次出剑,却都带着天罡剑的精髓。我们守正一脉不能算是武家,对于各类武术我了解也很有限,但我觉得,周烈在几千年创出来的这套剑法,也算是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吧。

    战场搏杀,要的就是返璞归真。

    当我使出八步神行的步法快速冲到蛇女跟前的时候,它几乎是出于本能地朝我伸出了手。

    钢锥一样的五指闪电一样出现在我面前,大概是因为星力改变了我的感官,我竟然能看到它的动作。

    我的本能告诉我,不能和它拼速度,我拼不过它。

    在它朝我身手的同时,我稍稍侧了一下脸,同时出剑,用剑锋顶住了它的腋下。

    它的出手的速度虽然快,可没有的蛇尾,身子移动的速度却慢了很多,青钢剑的长度加上我的臂长,它被顶住腋窝以后,任凭它伸出了五指,却根本碰不到我。

    青钢剑和我的心意是想通的,这一次,它收起了自己的锋芒,剑锋是钝的。

    如果剑锋向往常一样锐利,在我刺中蛇女的腋窝时,青钢剑会刺进它的身体,因此缩短它和我之间的距离,这样一来,蛇女的手指还是会戳中我的眼。

    被我顶住腋窝以后,蛇女在第一时间后退,似乎想暂且和我拉开一点距离,我侧了一下身子,迈出一步,青钢剑的剑锋瞬间变得锐利无比,随着我的前进刺穿了蛇女的皮肉。

    我现在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让青钢剑划过蛇女的脖子,我已经没有功夫去注意它当时是什么样的表情,只留意着它肢体上的动作。

    一被刺中,它就扭动着身子快速后撤,这一次即便没有蛇尾,它的速度也比我前进的速度快。

    青钢剑离开了它的身体,我看到它腋窝上的伤口中冒出了颜色极为鲜艳的绿火。

    这时候蛇女的身体出现了既短暂的停滞,我脚趾叩地,快速上前一步,扎实了腰马,甩动长剑,一剑斩向了它的脖子。

    蛇女先是快速晃动身子躲避,又伸手去抓青钢剑。

    我手上速度不如它快,青钢剑被它抓了个正着,它很聪明,用手指捏着剑身,防止剑刃割伤它的手掌。

    青钢剑平坦的剑身上瞬间长出了大量倒刺,蛇女手被刺伤,就稍稍松了一点力,这时候青钢剑的表面又变得异常光滑,我用力顶了一下剑柄,剑身顺着蛇女的手指滑过,刺中了它的脖子。

    蛇女的反应非常快,眼看青钢剑就要刺中它的喉咙时,它又快速闪动了一下身子,最终青钢剑只在它的颈侧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

    我感觉蛇女应该会在下一刻反击,就扬起了腿,朝它的腹部踹了过去。

    果然,我刚蹬住它的腹部,它的另一只手就朝我抓过来了。

    当时我的腰马是实的,这一脚用上了十成力,蛇女虽然力气大,但身子并不算太重,没等她碰到我,就被我一脚踹翻在地。

    它刚一倒地,我又疾走三步,在它面前挥动了青钢剑,蛇女猛侧了一下身子,伸手抓住了我的脚踝。

    这一次我没能躲开,它抓住我以后,就猛力一攥。

    那一下我感觉自己的脚踝都快碎了,一边喊疼一边挥剑,在它发力的时候就一剑砍中了它的手臂。

    剑刃上又传来了那种异常生涩、坚硬的触感,我压了一下肩,手腕和肘部同时发力,用力扭动剑柄。

    就听嗤啦啦一阵细响声,青钢剑划穿了蛇女的手臂。

    先是蛇尾被砍断,现在又断了一臂,第一次蛇女暴怒,这一次它却转过身,想要逃了。

    它移动的速度比我慢,刚刚爬出两三米我就追了过去。

    蛇女很聪明,我不相信它会这样毫无防备的逃走,所以在追上它的时候,我还是很小心。

    果然,当我的脚步声到达它身后的时候,它突然转身,用仅剩的一只手抓向了我,在它转身的时候,我就已经向后仰了一下身子。

    它伸直手臂,我用剑锋点住了它的腋窝,它收回手臂的时候,我又快速向前挪步,剑锋刺进它的血肉。

    趁它慌忙躲闪的时候,我快速挪动了几步,一边用青钢剑在它身上划出一道伤口,一边闪身到了它的左侧。

    蛇女的左臂已经断了,这个位置,是它无法防御的死角。

    当时蛇女大概只顾着躲避青钢剑了,没有察觉到我的意图,当它扭动着身子,让大半个后颈都露出来的时候,我意识到机会来了,快速收回青钢剑,又用最快的速度出剑。

    用尽力气,一剑斩向了蛇女的脖子。

    剑刃上先是传来生硬的触感,接着我就听到一阵嗤嗤啦啦的摩擦声,剑刃深深陷入了它脖子上的血肉。

    这时候蛇女伸手抓住了青钢剑,奋力阻止着剑身从它的脖子上整个划过。

    它无法转头,我看不到它的表情,只看到它的肩膀在剧烈地颤抖。

    我长吐了一口气,对它说:“解脱吧。”

    说真的,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可在那一刻,蛇女好像听懂了我的话,下一刻,它松开了手,剑身终于从它的脖子上划过。

    我没有看到蛇女头颅滚落的景象。

    被青钢剑斩首以后,蛇女的头、颈依然是连在一起的,从它的背上猛然升起了一股火光,瞬间覆盖了它的全身。

    那团火很纯粹,很亮,在光的映衬下,我根本无法看到被火包裹的躯体。

    渐渐地,火光中出现了其他颜色的火星,好像是白色,也像是一种很淡的蓝色。

    我走到风壁旁,将青钢剑收回剑鞘,又靠着风壁坐下,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心脏正以很快的频率跳动着。

    受到蛇女身上的阴气影响,我还是紧张了,只不过在交手的时候,我刻意忘掉了自己的紧张。

    嘶——

    火光中出现了一阵非常微弱的声音,在这时候,原本在蛇女身上燃起的火焰开始朝着四周扩散。

    它们散得越来越远,颜色和光泽也越来越淡,直到彻底消失。

    连同地面上那一簇簇绿色的火焰,也随着一起消散。

    终于解脱了。

    我将头靠在风壁上,除了风壁后面接连不断的风声,我还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轻微碰撞声,那应该是子弹崩在棺材上的动静。

    身上附着了星力之后,我明显感觉自己的听觉提升了一大截,即便在强烈的风声中,我也能听到其他细微的声响。

    随身术的副作用很快就出现了,我的手脚开始发麻,后舌根也在一阵一阵地发颤。

    趁着身体还没有完全麻痹,我拿出番天印,将它抱在怀里,这样一来,就不会有落洞女接近我了。除此之外,我开了天眼。

    没过几分钟,我的身子就彻底麻了。

    天眼开着,刚开始我感觉不到任何炁场,在身体麻木的二十分钟以后,我终于隐约察觉到了那股精纯的阴气。

    对炁场的感知变得越来越清晰,阴气不再那么精纯,外界的阳气从我们进来的方向涌入了这里,风声弱了,在风壁后的高处,传来了一阵阵石头崩裂的东西。

    吊在高处的那口棺材终于被刘尚昂打碎了。

    在这之后,我又感觉到远处有很多炁量不算太大的阴炁场。

    随着阳气不断涌入这里,那些阴炁场也一个个被吞噬、消散。

    我知道,那些阴炁场应该是落洞女身上的,随着这些阴气的消散,它们也从几千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了。

    风声最后完全消失了,然后我就感觉身后的风壁猛地摇晃了一下,还听到梁厚载他们那边有什么东西崩塌了。

    当时我就预感要出问题,可身上完全没有知觉,我根本站不起来,舌头和嘴唇也是麻的无法说话。

    远处原来的刘尚昂的声音:“道哥,快走,这地方要塌了。”

    他刚说完话,地面就开始震颤起来,几秒钟以后,我的头顶上落下来了尘粒和很小的碎石头,它们应该是从很高的地方落下来的,虽然轻,却打得人头皮生疼。

    我有心想告诉刘尚昂我动不了了,可根本说不出话来。

    好在没过多久,刘尚昂和梁厚载就一前一后地跑过来了,梁厚载用火蚕丝布裹了番天印,又捡起我的青钢剑,和刘尚昂一起将我架了起来,连拖带背地带着我朝深处走。

    我心里很疑惑,前面不是没路了吗,怎么还往那边走呢。

    直到见到了大伟他们,我才发现他们身后的石壁上崩开了一个直径两米多宽的大口子,洞口周围还有散落的石块。

    冯师兄大声地问厚载:“走这条路没问题吗?”

    梁厚载也大声地回应:“从一世祖留下的线索来看,应该没问题。”

    冯师兄显得有些犹豫:“可……唉,算了,如今也只能走这条路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刘尚昂和梁厚载已经一前一后扶着我进了那个洞口,随后冯师兄他们也快速跟了上来。

    洞口另一侧又是一条很长的天然隧道,我身子太重,梁厚载和刘尚昂两个人带着我跑,不一会就气喘吁吁的了,后来大伟也凑了过来,和他们一起抬着我跑。

    其实在场的这些人,除了久疏战阵的冯师兄,每个人都能担得了我这样的体重,但那是在他们状态好的时候,在墓穴里折腾了这么久,每个人都是精疲力尽,再拖着一坨二两多斤的肉疯跑,实在是有点难为他们了。

    在隧道中奔跑了一段时间以后就感觉不到震感了,而且走得越深,隧道就越是宽阔。后来我感觉我们应该是进入了一个很大的空旷地带,但因为手电一直照着前方,我也不确定是不是。

    地面上出现了一些大小不一的水洼,由于光线太暗,谁也不知道那些大洼里的水有多深,大家在奔跑的时候,也要刻意避开它们。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大伟气喘吁吁地问我冯师兄:“我怎么觉得这地方这么眼熟呢,过去我好像跟着庄队进来过。”

    冯师兄没说话,只顾喘粗气了。

    就在这时候,刘尚昂一脚没踩稳,先是身子猛晃一下,接着就扑倒在地上了,手电筒落在地上,滚了很远。

    大伟去扶刘尚昂,梁厚载则扛着我,他停了下来,朝着灯光照亮的地方看过去,自言自语地说:“这里不是……乱坟山地宫吗?”

    他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这个地方,不就是我们当年和尸魃交手的地方吗?

    想当初,尸魃就藏身在其中一个水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