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8章 风声鹤唳
    呼——呜——

    ?

    在我身边的那道风壁后方,风声出现了异常,听那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将风道给挡住了,以至于风的流动出现了阻滞。

    ?

    我和梁厚载基本上是同时朝风壁那边望了过去,在转头的那一刹那,我从余光里看到了他的动作,如果印象没出差错的话,他应该是抬头望向了风壁的顶端。

    ?

    而我的视线则落在了风壁和地面相交的位置,我先是看到风壁上刻着一个大篆体的数字“五”,接着就看到地面快速颤了一下,紧接着,坚硬的地表就被地下的什么东西给顶起来了,呈现出一个几厘米高的石包,在石包的重心和外围全是一条条被撑裂的缝隙。

    ?

    蛇女在地下!

    ?

    当时风壁后面的风声突然变强,梁厚载根本没听到地面被撑裂的声音,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拉着他快速后退了两步。

    ?

    也就在我们两个刚推出不到半米的时候,就听“嘭”一声闷响,地面爆裂出一个三尺宽的洞,碎石横飞间,一道狭长的影子从里面钻了出来。

    ?

    梁厚载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朝着那个影子投出了三张辟邪符。

    ?

    虽说梁厚载无法很好地催动这些符箓,但符中本来就有灵韵,他只是习惯性地一扔,就将上面的灵韵激发出来了。

    ?

    三张辟邪符快速飞动了一段距离,然后就呼一声着起了火。

    ?

    在它快速燃成灰烬之前,我借着火光看到了蛇女的样子。没错,它的上半身和刚才我们见到的雕像就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雕像长着两条腿,它的下半身却是长长的蛇尾。

    ?

    它的当年的尸魃也是一模一样的长相,但此刻我离它这么近,却可以基本确定它不是尸魃了。尽管感应不到炁场,但我还是能判断出,它给我的感觉,和当初尸魃给我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

    尸魃带给我的是一种非常强悍的压迫感,让我的五脏六腑都跟着发紧、喘不上气来,而它给我的感觉,却是一种纯粹的危机感,当我遇上从未听说过的邪物时候,常常会有这样的感觉。

    ?

    辟邪符燃烧时候爆发出的强烈火光让蛇女的身子微微顿了一下,我和梁厚载立即一左一右地冲过去,我挥剑斩向了蛇女的脖子,梁厚载将金包骨抡向了它的腹部。

    ?

    眼看青钢剑就要触碰到它的时候,它的身体却以极快的速度晃动了一下,剑锋没能砍中它,梁厚载的包金骨也被它避开了。

    这时候,我听到脚下传来“嗖”的一声急响,下意识地跳了起来,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快速从我身下扫过。

    ?

    那应该是蛇女的尾巴,它的力量极大,从地面上蹭过的时候激起了大量飞石,溅到我的腿上,打得我生疼。

    ?

    梁厚载一个后跳躲开了蛇女的摆尾,随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大把辟邪符。

    ?

    我立刻意识到梁厚载要做什么了,刚一落地,我就朝蛇女揉身扑了过去。

    ?

    它的反应速度比我快,在我移动的瞬间,它就甩动蛇尾,朝我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

    ?

    比速度、比反应,我和蛇女之间都有着无法弥补的差距,在这种时候,只能孤注一掷,用命搏命了。

    ?

    在蛇女提起尾巴的一刹那,我也挥动青钢剑,朝它的尾巴剁了下去。

    ?

    我相信以它的智商,一定会躲。

    ?

    果然,当我挥动青钢剑的时候,它那条原本已经挂在空中的粗壮蛇尾快速收了回去,避开了青钢剑的剑锋。

    ?

    我身边爆发出了明亮的火光,是梁厚载看准时机扔出了辟邪符,而且符箓在靠近蛇女的过程中顺利被阴气点燃了。

    ?

    和那些落洞女一样,蛇女一见到光芒,第一反应也是躲避。

    ?

    它不怕番天印上的炁场,却比那些落洞女更加惧怕强光,火光一出,我就感觉到它躲闪的速度都比刚才慢了一拍。

    ?

    趁着它身体稍微停顿的机会,我已经来到了它跟前,一剑斩向了它的脖子。

    ?

    它一边躲避辟邪符上暴出的火焰,一边又要躲避剑锋,可它只避开了火焰,却没能完全避开我的剑。

    ?

    剑锋蹭到了它的脖子,立刻传来一阵十分生涩的触感。

    ?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拿菜刀去切在冰箱里冻了一天一夜的生肉,虽然刀刃锋利,但要想将半尺厚的冻肉切断,依然要使出全身的力气。

    ?

    蛇女一触到剑锋就快速后退,削铁如泥的青钢剑最终只能在它的脖子上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有些类似于血液的液体从它的伤口中流了出来。

    ?

    很可惜,我这一剑没有砍中它的咽喉。

    ?

    蛇女快速向后退了一段距离,我和梁厚载都没有追过去,梁厚载抖了抖手里的辟邪符,对我说:“还有三十张。”

    ?

    我看了看青钢剑的剑刃,还好,即便是砍在了蛇女那坚如金刚的皮肉上,剑刃依然坚挺,没有卷刃,更没有裂口。

    ?

    看样子,重铸之后的青钢剑还是能轻易克制住蛇女的,只可惜我作为一个凡人,在身体机能上和蛇女的差距实在太大,就连青钢剑也无法完全弥补这道鸿沟。

    ?

    好在我现在不只有青钢剑,还有梁厚载的辟邪符,应该可以搏一搏。

    ?

    蛇女后退了一段距离就停下了,随后就慢慢地朝我们这边凑了过来。

    ?

    我早就知道它不会离开这里。

    ?

    我对梁厚载说:“它的力量集中在蛇尾,上半身虽然坚硬,但力量不见得大。我要集中力量斩断蛇尾。”

    ?

    梁厚载盯着不断向我们靠近的蛇女,点了点头:“了解。”

    ?

    蛇女再次放慢了速度,它一点一点地朝我们这边挪动,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

    我给梁厚载使了一个眼色,摆摆手,示意他后退。

    ?

    蛇女看到厚载朝着后方退去,稍稍加快了速度,我能感觉到,它似乎不想让我们进入更深的地方。

    ?

    想到这,我也快步后退了一段距离。

    ?

    这么做原本是想引诱蛇女扑向我们,她离我们越近,离刘尚昂的枪口也越近,对付这样一个怪物,少不了刘尚昂的火力支援。

    ?

    从我们和蛇女对上到现在,应该有两分钟没有出现鞭响了。

    ?

    可出乎我预料的是,蛇女在距我三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我再后退,它也没有继续跟进的意思,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意图。

    ?

    不对,如果它看出我的意图,应该后退,而不是停在原地。

    ?

    我心里刚有这种想法,就感觉脚下的地面猛地颤了一下,我不敢多想,立刻朝着一边闪。刚离开之前站立的位置,就听到“嘭”的一声闷响,地面上在一瞬间炸开了花,大量碎石横飞,一条比我的腰也细不了多少的蛇尾从地底下钻了出来。

    ?

    如果不是我闪得快,这一下肯定被顶飞了。

    ?

    梁厚载立即朝蛇女那边掷出辟邪符,符箓快要飞到蛇女面前的时候猛然暴出了火光,蛇女忙着躲开火焰和火光,动作又出现了短暂的停顿。

    ?

    而在辟邪符燃起火焰之前,那条破石而出的蛇尾已经朝我这边甩了过来,趁着蛇女的动作停顿,我反手一剑斩在了它的尾巴上。

    ?

    这一下我用了猛力,蛇尾上顿时被斩出了一道狭长的口子,当剑刃从蛇尾上划过的时候,六分之一个剑身都陷进了蛇女的血肉里,估计这一道口子至少有半尺深。

    ?

    剧烈的疼痛让蛇女发出了“吱——”一声惨叫。

    ?

    它的声音穿破耳膜,直达脑海深处,我的头皮顿时一阵发麻,后脊梁也像是被人砸进冰锥一样,从头顶一直凉到后脚跟。

    ?

    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嘡”一声枪响,穿甲弹打在了蛇女的牙齿上,爆出一朵火星,接着我又听到远处传来了石头被崩裂的声音,接着又是一阵哗哗啦啦的声音,好像有大片萤石从石壁上散落。

    ?

    刘尚昂在我身后喊:“子弹打在它身上以后,如果弹着角度不合适,有时候会被弹飞出去,你们小心点。”

    ?

    梁厚载:“你能控制弹道改变的方向吗?”

    ?

    梁厚载和刘尚昂还在说话,被激怒了的蛇女就已经朝我这边扑过来了。

    ?

    梁厚载快速扔出一张辟邪符,用火焰的亮光暂时减缓了蛇女的冲势头,我朝着蛇女奔过去的时候,刘尚昂在后面喊了一声:“听到枪响的时候身体尽量不要有太大的位移,容易被子弹误伤。”

    ?

    火光一灭,蛇女又加快了速度,梁厚载再次甩出一道辟邪符。

    ?

    我听到辟邪符飞动时发出的风声出现在了我的身后,立刻俯下身子,头顶上火光暴起,我快速挥动青钢剑,再次斩向了蛇女的尾部。

    ?

    上一次着了我们的道,这一会它也学聪明了,火光出现之前,它依旧快速朝着一侧闪身,和我拉开了一点距离,当青钢剑接触到蛇尾上的鳞时,它已经回过神来,立刻摆动长尾扫向了我的腰。

    ?

    嘡!

    ?

    刘尚昂在这时候开枪了,接踵而至的辟邪符也在这时候暴发出了火焰。

    ?

    蛇女的身体又是一滞,我砍中了它的尾巴,从刘尚昂那边飞过来的穿甲弹则击中了青钢剑之前在蛇尾上留下的伤口。

    ?

    我没能像上次一样在蛇尾上留下第二道伤口,蛇女在火焰出现的前一刻就避开我的剑,刘尚昂这一枪虽然打中了蛇女身上的伤口,但没什么用,只是爆出一团火星,根本没能让伤口扩大。

    ?

    梁厚载又扔出一张辟邪符,短暂地挡住了蛇女的冲势,我快速后撤,一边撤一边喊:“只能拼一下了!”

    ?

    当时我已经意识到了,在我和梁厚载不能施法的情况下,以我们三个的能耐根本耗不过眼前这只蛇女,它的皮肉太硬,力量太大,速度也太快,我们要碰到它都需要消耗大量体力,更不用说给它造成足够的伤害。

    ?

    与其被它一点一点地耗死,不如全力拼一把,也许还能有转机。

    ?

    梁厚载和刘尚昂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不用我再说什么,刘尚昂直接将最后一块粘土炸药扔向了蛇女。

    ?

    随着一声枪响,炸药被击中,四处崩散的混镁炸药绽放出了如同从炽光灯中发出来的大面积白光。

    ?

    蛇女一遇到这阵白光,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双手和整个身子都僵在了原地。

    ?

    我立即冲上去,挥动青钢剑,本想斩向它的脖子,可它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竟然硬顶着强光,快速蜷了一下身子,又迅速低下头,用手臂将脖子和面门死死护住,它的手肘同样挡住了它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