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6章 蛇女
    这一下,我总算看清了这东西的样子。

    从外形上看,它就是一个浑身上下长满鳞的女人,面容姣好,除了鼻子、额头、眼睛,其他地方都被鳞片覆盖,在它的胳膊上还长着肉质的鳍,形状和鱼鳍差不多,它的手指宽大,上面似乎有吸盘一类的东西。

    刚才,它就是靠身上的鳍在半空中改变移动方向的。

    在我打量它的那两三秒钟时间里,它一直在慢慢地后退,似乎特别不愿意接近我,可好像有一种力量在限制着它,让它无法用最快的速度离开。

    刘尚昂转动狙击枪的枪口,一枪打中了它的心口,它被子弹的冲击力打翻在地,再也起不来了。

    我发现它的腿上还有一处枪伤,应该是从风壁上窜出来的时候被刘尚昂打中的。

    刘尚昂在自己的额头上抹了一把,对我说:“这东西真特么邪性,我一看到它头皮就发麻。”

    我们几个都没说话,梁厚载一直眉头紧皱地看着地上的尸体,又嘟囔了一声:“真的是落洞女。”

    每次他说出“落洞女”这三个字的时候,语气都不一样,刚开始是不太确信,后来是言之凿凿,到了现在,当他再次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语气就变成极度的惊讶了。

    我想,对于落洞女这样的存在,梁厚载掌握的信息可能比我要多,他虽然主修巫术,但毕竟是湘西赶尸人一脉的门人,对于湘西那边的事,他比任何人都了解。

    我看着远处的大片阴影,问刘尚昂:“你带了多少闪光弹?”

    刘尚昂:“你说带镁粉的粘土炸药啊,我就带了三四颗,你要干啥?”

    我说:“全都引爆了,把那些落洞女全都引出来。”

    刘尚昂顿时瞪大了眼睛:“全都引出来,道哥,你想什么呢?一两只咱们都不一定能对付,要是全都过来了……”

    我摆摆手,将刘尚昂打断:“有人在控制这些落洞女。听我的,把落洞女都引过来。你从现在开始默背道德经,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停下。”

    刚才那只落洞女的举动,说明她并不想靠近我,但到底是什么驱使它到了我的面前,又阻止它离开呢?

    我想到了那个人首蛇身的影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就是它在控制落洞女。

    刚才那两只落洞女,极可能是它用来试探我们的,试试看我们能一次性和多少被控制的落洞女抗衡,试试看我们的弱点在哪。

    虽然我现在还不确定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可以确信,它的智商非常高,如果让它摸清了我们的底细,将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同时我也推想,它刚才之所以没有让所有落洞女一齐扑上来,应该是由于它根本无法一次性控制那么多落洞女。

    在番天印的作用下,即便刚才那只落洞女被它控制了,但依然做出了逃走的举动。

    换句话说,虽然我们看似置身于险地,可番天印在手,优势其实在我们这边,不过番天印毕竟会扰人心智,拖得时间久了,情况反倒会对我们不利。

    刘尚昂的脑袋瓜转得慢一些,他大概没有想到这么多,可还是从背包里拿出了粘土炸药,将它们一字排开,放在地上。在将这些炸药投出去之前,他又问了我一遍:“真的要全部引过来啊?”

    没等我说话,梁厚载就开口了:“别犹豫,道哥的决定是对的。”

    刘尚昂看了看梁厚载,又朝我投来一道询问的目光,我朝他点了点头,又冲着蓝光外的那片阴影扬了扬下巴。

    刘尚昂长吐一口气,先换了弹夹,又从地上拿起一块炸药,用力扔了出。

    随着一声枪响和接踵而至的爆炸声,一团还算柔和的白光在远处爆发。

    借着这阵光明,我看到几十只落洞女受到了惊扰,快速后退,这一次,我没有看到那个人头蛇身的影子。

    刘尚昂又拿起了一块炸药,我拉了一下他的胳膊,示意他稍等一下。

    直到前方的光芒散去,那个影子依然没有出现。

    我朝身后的人招了招手:“跟着我走。”,随后又对刘尚昂说:“把你的炸药带上。”

    刘尚昂捡起了地上的三块炸药,我则端着手电,小心翼翼地前进。

    随着不断深入,我能感觉到刘尚昂的呼吸声都变得急促起来,看样子,我们离那些落洞女越来越近了,刚才的光芒并不足以将它们赶走。

    直到前方又传来的轻微的悉索声,我才拍了刘尚昂一下,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刘尚昂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叹了口气,将一块粘土炸弹扔到空中,又快速举枪、开枪。

    在粘土炸药爆出白光的一刹那,我再次看到了那个蛇一样的身影,但这一次我只看到了一条狭长的蛇尾,下一个瞬间,它就快速离开了光照范围,消失在了阴影中。

    现在可以证明了,它确实是存在的,上一次我也没有看走眼。

    刘尚昂也看到了那个影子,他转头看向了我,给我一个询问的眼神。

    光芒消失以后,我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环境的阴暗,此时也只能看到离我最近的刘尚昂了。

    我说:“那应该是女魃的族人,但不知道是活的还是邪尸。”

    梁厚载:“十有八九是邪尸,在这个世界上,能活三千年以上的生物,除了罗中行就只有一些虫子和水母了。”

    我没心思和他们开玩笑,虽然我现在感知不到炁场,但直觉告诉我,那个人头蛇身的东西非常危险。

    我对刘尚昂说:“它一出现,你就朝它开枪。”

    刘尚昂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等眼睛适应了阴暗的环境,我又招了招手,示意大家前进,临行前,我又回头朝大伟他们那边看了一眼,刘大喜和毛小希浑身上下都透着几分火燥,但当刘大喜的目光和我碰上的时候,他却做出一个十分坚定的表情,还冲着我点了点头。

    他似乎是想告诉我,他的状态很好,让我不用担心他。

    我又朝大伟那边瞄过去一眼,当时大伟正用非常不安的眼神看着刘大喜和毛小希。

    梁厚载从旁边戳了我一下,我看向他,就见他冲我做了一个口型:“生死有命。”

    生死有命,接下来,我很可能就顾不上你们了,自求多福吧。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冲梁厚载点点头,随后便压低了脚步,小心翼翼地向前走了。

    自从刚才的白光消失以后,整个大空间仿佛在一瞬间安静下来,我依然能听到风壁另一侧搅动的风声,但也能听到风声。

    没有脚步声,没有呼吸声,没有落洞女弄出来的悉索声,整个空间好像就剩下了我自己一个人。

    它们就在不算太远的地方,我能感觉得到。

    可它们就这么不远不近地和我们保持着固定的距离,我们前进,它们后退,周围只有风声。

    刘尚昂时不时地晃动一下枪口,我才知道他还在我旁边。

    “瘦猴,开一枪。”我被这样的安静弄得心里十分烦躁,就对刘尚昂说了这么一声。

    话音刚落,刘尚昂一句废话没有,直接按下了扳机,枪口的鸣响打破了整个大环境的安静,我感觉到身侧有热流快速滑过,在下一个瞬间,前方三十米开外的地方爆出一股炸裂的火光,它只出现了一瞬间就消失了,我感觉,那好像是子弹打在金属上蹭出来的火星。

    刘尚昂愣了一下,接着对我说:“我打到它了,我打到那条蛇了!”

    我问刘尚昂:“看清它的样子了吗?”

    刘尚昂:“只看到了一条蛇尾。”

    我蹙了一下眉头:“上炸药。”

    刘尚昂立即扔出一颗粘土炸药,开枪引爆,当这颗粘土炸药上再次闪出白光的时候,光照区域内的落洞女依然成群结队地后退。

    它们移动的时候,就像是四肢行走的狼群一样,俯着身子朝远处快速移动,而在这些俯低身子的落洞女中间,一个笔直站立的女人正一动不动地盯着我们。

    白光只出现了几秒钟,在这几秒钟的时间里,我大体看清了她的样子。

    光看上半身的话,那确实是一个穿着草皮群的女人,她的头发蓬松,五官精致。那条粗糙的草皮群很长,好像一直垂到了地上,从裙口的位置延伸出了一条狭长的尾巴,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一条蛇尾。

    而女人在望向我们的时候,下半身还如同蛇一样慢慢扭动着。

    白光消失以后,整个空间中只剩下了风声和落洞女移动时传来的大片悉索声。

    自从看到那个蛇女的正脸之后,我心里就开始一阵阵地发毛,它的长相,和曾经压在乱坟山地宫中的那只尸魃……一模一样,就连头发的长短都是一样的!

    难道说,当初我在地宫里镇压的那具尸魃是假的?可回想一下,我上次镇住的那具尸魃,和此时在远处盯着我们的蛇女,长相确实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也就是说,我上次镇住的,应该就是真正的尸魃,而此时出现在我们眼前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时候梁厚载嘀咕了一句:“她这一次为什么没逃走?”

    对,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这一次,她为什么没有逃走。

    我立刻问刘尚昂:“你还能记住那个蛇女出现在什么位置吗?”

    刘尚昂:“记得。”

    “开枪!”

    刘尚昂立刻调转枪口、按下了扳机,子弹击中了前方的什么东西,爆出一阵短暂的火光,借着者团火光,我又一次看到了站立在我们正对面的蛇女。

    不对……不是蛇女,这一次,她好像变成一个双腿站立的少女,她身上穿的衣服,好像也变成了一件短衣。

    由于火光只出现了一个瞬间,我觉得自己也许是看走眼了,但刘尚昂也在一旁说:“它怎么长出腿来了?”

    蛇尾真的不见了?

    我朝身后的人招了招手,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刘尚昂一直端枪瞄着前方。

    当我们走到蛇女站立的位置时,才发现那是一尊立着地上的金属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