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5章 落洞女
    炸药上爆发出了一阵白光,这东西应该是刘尚昂特制的闪光弹,在引爆的时候不像普通的闪光弹那样,会爆发出异常耀眼的光芒,这阵光比较柔和,但覆盖面积很广。

    在那一刹那,我清晰地看到三十米左右的地方出现了大量的“人影”。

    我不也确定那些东西生前到底是不是人,它们就像壁虎一样趴在风壁和地面上,有些看起来像女人,有些看起来像男人,它们的数量很大,粗略计算大约有百余只。在光芒出现的时候,它们就像是受到惊扰的鱼类一样,快速朝着更远的地方逃散。

    炸药上爆发出来的光芒很快就消失了。

    而在它彻底消失的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一具人首蛇身的东西正从风壁的另一侧钻出来,我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看到了它,还是说,那一刹那看到的东西仅仅是我的错觉。

    刘尚昂揉了揉眼睛,用很快的语速对我说:“它们怕光。”

    我点头:“它们怕光,但光好像并不能伤到它们。瘦猴,你刚才看到那条蛇了吗?”

    刘尚昂:“什么蛇?”

    梁厚载也用非常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难道我真的看错了?

    我没有就这件事深究下去,只是说一句“小心点”,就端着手电继续向前走。

    临迈步前,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大伟他们,包括冯师兄和大伟在内,后面那支队伍里的人都显得非常紧张,他们紧紧地凑在了一起,互相为对方警戒着周围的情况。

    无法感知到炁场,无法使用术法,我心中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不知道这一次,我还能不能保护好冯师兄他们。

    可既然到这里了,我们已经没有退路。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尽量保持步伐的轻盈,小心翼翼地前进。

    没走多远,从手电中照出来的光束突然闪烁了两下,可我根本没有进行任何操作。

    在这之后,它又闪烁了两下,随后就慢慢地熄灭了。

    我看向梁厚载,梁厚载快速从背包里拿出手电筒,按下开关之后,手电却没有照出灯光。

    冯师兄在我后面喊:“手电怎么都熄了,怎么回事?”

    我回头望向冯师兄,萤石上发出的蓝色光芒太暗,在这个距离下,我几乎看不清他的脸,于是朝他招手:“咱们别分队了,聚在一起吧,互相之间能够照应。”

    我想,庄师兄让我们几个人分两队行进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在毒肉那边,分队行动的方案已经取得了它唯一能取得的成效,现在大家再分成两队,只能平添危险。

    冯师兄没有拒绝,立刻带着大伟他们凑到我身后。

    他们刚来到我跟前,刘尚昂突然抓了一下我的手腕,我看向他,他则朝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有动静?

    我寻着刘尚昂目光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能看到一片阴森森的蓝光,以及光芒外的大片阴影。

    刘尚昂端起了狙击枪,将脸凑在枪托上,眼睛却闭了起来。

    片刻,在蓝光外围的阴影中传来了轻微的悉索声,刘尚昂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可眼睛依然闭着。

    直到我感觉悉索声快到蓝光照亮的范围内时,刘尚昂突然睁眼,朝着黑暗中开了三枪。

    开完第一枪之后,他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又打出了第二发、第三发子弹。

    当第三次枪声响起之后,阴影和蓝光交界的地方传来一声闷响,好像什么东西重重落在了地上。

    刘尚昂眯眼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对我说:“听觉是错的。”

    我也盯着那个方向,问:“什么意思?”

    刘尚昂:“在这个空间里,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好像被某种力量扭曲了,咱们听到的声音都是错的。”

    说到这,刘尚昂快速改变了话题:“它们的速度很快,我的前两发子弹都被避开了。”

    我一边解开火蚕丝布,一边问刘尚昂:“你能看到阴影里的情形吗?”

    刘尚昂:“看不见,只能靠听力判断它们的位置,但声音是错的,我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辨别出正确的声源。”

    稍微顿了顿,刘尚昂又补充一句:“咱们听到的声音,比声源所在的位置要近一倍。它们在四十米外移动,但那声音听上去,却像是在二十米左右的位置传过来的。”

    我已经解开了火蚕丝布,一手环抱番天印,一手倒持青钢剑,和端着狙击枪的刘尚昂以同样的速度前进,梁厚载稍稍迟我们两个身位,他的主要任务是照顾冯师兄他们。

    即便是对炁场的感应能力被封住了,可番天印一脱离了火蚕丝的束缚,我心里依然会变得十分烦躁。

    刘尚昂也是一样,他看了眼我手中的番天印,又很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对我说:“有时候我就觉得,你那个印才是最邪性的东西。”

    我瞄了他一眼:“最起码你现在不紧张了。沉住心性,也别太躁了。”

    刘尚昂没再说话,又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投放在了前面的路上。

    番天印一出,我身周十米范围内的邪气肯定散了,由这股邪气带来的紧张自然也随之消散,可代替紧张的这份烦躁,却也会造成一些问题。

    冯师兄和大伟都知道番天印的特性,也知道他们此刻烦躁的原因,可刘大喜和毛小希恐怕根本不知番天印是什么东西。我先是听到队伍后方传来一阵杂乱的动静,接着又听大伟嚷了一声:“你们两个,收心!”

    大伟那边话音刚落,刘尚昂就快速转身,将狙击枪的枪口对准了大伟身后的那片阴影。

    于此同时,在我们正前方又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两三秒钟之后,大伟身后的那片阴影中也传来了一样的声音。

    我端了端青钢剑,紧紧盯着正前方,一边攥紧了番天印。

    我问刘尚昂:“咱们是不是被包围了?”

    刘尚昂:“只能算前后夹击,大伟身后凑过来一只,还有一只正冲着咱们过来了。道哥,你对面过来的那只速度很快……它还在加速,离咱们只剩二十米了!”

    我攥紧了青钢剑,竖着耳朵仔细听着前面的动静,一阵急促的悉索声似乎就是在我耳边响起了,它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一直在我耳边回荡。

    不知道刘尚昂是用什么方法判断出它和我之间的距离的。

    就在这时候,一个快速移动的人影出现在了五六米开外的风壁上,它就像只壁虎一样,顺着风壁一闪而过。

    本来我以为它会朝我冲过来,没想到眼看就要到我面前的时候,那个影子却突然向上一掠,先是窜上了风壁的顶端,又快速翻到了风壁的另一侧。

    刘尚昂那边也说:“跑到墙那边去了!”

    一边说着,他端着狙击枪,将枪口指向了风壁的顶端,见他没有继续警戒冯师兄他们身后,我就知道从后面过来的那一只也蹿到风壁对面去了。

    风壁的另一侧不断传来连续不断的风声,我望着风壁顶端,能看到有尘埃被风卷起,朝着我们头顶上方的黑暗飞了过去。

    梁厚载和我望着相同的方向,自言自语地说了声:“果然是落洞女。”

    我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去探讨落洞女应该是什么样子,他说是,那就是吧。

    我问刘尚昂:“对面的风声正常吗?”

    刘尚昂:“风声本身是正常的,这些高墙的后面确实有很大的风在吹。可就是因为这些风声的存在,才让咱们对声音的感觉出现了差错,不知道是什么原理。”

    风壁后确实有大风席卷,落洞女如果能扛住那样的风力,至少说明它们的身体异常强悍。

    我朝着大家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向后退一退,和风壁拉开一点距离。

    在后退的时候,我看到风壁底端刻着一个大篆体的“零”,而我们刚才走过的那道风壁上则有一个大篆体的“九”。

    从零到九,正好十道风壁,而在九号风壁之后,又出现了第二个零号风壁,换句话说,一世祖刻在风壁上数字,应该是每隔十道风壁就出现一次循环。

    她这么做,究竟要向我们传达什么样的信息呢?

    刘尚昂调整了一下枪口的位置:“它们在动!”

    除了风声,我听不到风壁另一侧的任何声音,视线只能随着枪口移动的幅度在风壁上游离着。

    刘尚昂突然定住了枪口,紧盯着两道风壁顶端的连接处。

    我也盯着那个位置,刻意放慢了呼吸。

    嗖!

    枪口指向的位置传来一声急响,还没等我看清楚那边发生了什么,刘尚昂就扣下了扳机。

    随着“嘡、嘡”两声枪响,风壁上方飘起了一阵雾气,那应该是血雾气,在这之后,一个刚刚窜上风壁顶端的落洞女被强风卷到了空中,盘旋着飞向我们头顶上方的黑暗。

    刘尚昂的枪口依然指着两道风壁的连顶处,他咽了口唾沫,很烦躁地对我说:“这玩意儿反应太快了,第一发子弹打不中他们,不过它们在避开第一发子弹之后,身体会有零点几秒的停顿。”

    梁厚载则在一旁说:“我觉得,它们好像进不了番天印炁场的覆盖区域。”

    我问梁厚载:“怎么看出来的?”

    梁厚载:“落洞女刚才冲过来的时候,快到番天印炁场的覆盖区域时,就快速改变了方向,躲到风壁另一侧去了。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身体周围十米范围内,就是番天印天然炁场最强的一片区域。”

    就在梁厚载说话的时候,有一个影子突然蹿上了风壁,刘尚昂连开两枪,又是一阵血雾飞溅。

    但在血雾扬起的时候,刘尚昂迟疑一下,又开了一枪。

    我耳边响起“嘡”的一声枪响,与此同时,一个反着蓝光的影子从血雾中快速冲了出来,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它就跳下了风壁,直冲着我们扑了过来。

    通过它在空中移动的轨迹,我大体判断出它是直奔刘尚昂去的。

    刘尚昂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没第一时间躲闪,我立刻一个闪身到他旁边,朝着那个扑过来的东西反手挑出一剑。

    没想到它竟然在半空中改变移动方向,我出剑的同时,它的身影就在空中划一道弯,我这一下斩空了,它则落在了我左侧一米左右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