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4章 活人还是邪尸
    我转头去看他,就见他指了指前方,还给了我一个警惕的眼神。

    我意识到他可能发现了异常,朝他指出来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手电的光束落在其中一面石壁上,映出了一个泛白的淡蓝色光圈。

    刘尚昂朝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我仔细看,随后就将手电上的光调成了暗光。

    我就一直盯着灯光的落点,视线渐渐适应了风壁上反射来的微光,连同光圈附近的阴影区域也变得稍微清晰了一点。

    在光圈外围的暗影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一下一下地颤动着。

    那东西的体积很大,我眯着眼睛看过去,隐约看出那好像是一个趴在风壁上的人,但它实在是太过模糊,看得很不真切。

    我扬了扬手,示意刘尚昂将光打过去。

    刘尚昂似乎有些迟疑,等了几秒钟,他才突然晃动手电,将光束打在了那个影子上。

    周围是阴郁的蓝色反光,只有被灯光照亮的圆形区域泛着一点白色,当刘尚昂晃动手电的时候,我清楚地看到那个影子快速后退,但它移动的速度还是比不上快速晃动的灯光。

    有那么一刹那,我清晰地看到一个长发遮面的人像蜥蜴一样趴在风壁上,可下一个瞬间,它又像蜥蜴一样猛地一窜,离开了灯光照亮的区域。

    虽然它只出现了一瞬间,可我们三个都清楚地看到它了。

    刘尚昂的手颤了一下,灯光在风壁上快速抖了两抖,随后就停留在什么都没有的空墙上,而那个影子,也远离了我们的视野,不知道到哪去了。

    我看了刘尚昂一眼,他一手握着手电,另一只手摸向了背后的狙击枪,脸色异常紧张。

    这些年,他一直跟着我参加各种各样的行动,早年对于邪祟的那份恐惧按说早就克服了,最近的几年前,我从没见他这么紧张过。

    不管刚才那个东西是什么,它身上一定有非比寻常的邪气,以至于刘尚昂的心性都受到了影响。

    梁厚载看看刘尚昂,又看向我,一脸担忧的神色。

    我拍了拍刘尚昂的肩膀,从他手中接过手电,一边朝风壁上打着光,一边拉着他和梁厚载小心后退。

    在我触碰到刘尚昂的手臂时,竟发现他在微微地发抖。

    后退了大约十来米,刘尚昂的状态总算是稳定下来了,看样子那东西已经走远了。

    他花了片刻时间沉了沉气,又小声地问我:“道哥,刚才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说:“你的视力比我好,没看清楚那是什么吗?”

    刘尚昂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说:“那好像……是个趴在风壁上的女人,又好像……是个外形很像女人的壁虎,它的指甲有我的手指这么长。”

    他的视力确实比我好很多,至少我没看清楚那东西的指甲什么样。

    我捋着刘尚昂的后背,一边试图让他放松一点,一边又提醒他:“瘦猴,你刚才特别紧张。”

    刘尚昂腾出一只手来揉了揉太阳穴:“不知道咋回事,我看到它的那一刹那,后背上的寒毛全都竖起来了,唉,我都忘了多少年没有这感觉了。”

    我点了点头:“先去找冯师兄他们。”

    往回走的时候,梁厚载对我说:“道哥,你还记得张小攀那个案子吧?”

    我说:“怎么可能不记得,当初罗有方让她喝了阴河里的水,将她变成了活尸,虽说张小攀是出于自愿,可这样的事情,毕竟算不上光彩。你是不是想说,当初张小攀尸变以后,也曾像壁虎一样在宿舍楼的墙壁上爬行?”

    梁厚载:“嗯,可张小攀尸变以后,行为就像一个正常的邪尸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梁厚载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

    他的意思是说,刚才看到的那个“人”,不是邪尸,而是像当初在宿舍楼上攀爬的张小攀一样,是个即将尸变的“活人”?

    我理解了他意思,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梁厚载则接着对我说:“我怀疑,刚才咱们看到的东西,就是落洞女。”

    我疑惑:“落洞女?不对吧,寄魂庄的古籍上说,落洞女是肉体和魂魄分离,肉体万年不腐,但也没有行动能力,魂魄被洞神引走。如果这里有洞神的话,风洞附近应该只有落洞女的游魂才对,她们的肉体不会进入洞神的领域。”

    梁厚载:“可你一世祖留下的线索上说,洞非洞,神非神,咱们能不能这样理解,风洞里的‘洞神’,根本不是真正的洞神,而这里的落洞女,也不是咱们熟知的落洞女。”

    我说:“咱们刚进墓穴的时候不是也有一道石碑吗,上面不是说,墓底有一个洞神吗?”

    梁厚载:“如果石碑上的内容是正确的,你一世祖为什么还要留下‘洞非洞,神非神’这样的线索呢。虽然暂时还不确定这条线索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可以猜到,你一世祖这么说,就是想告诉咱们,这里头的洞神是非常特殊的存在。”

    “两位大哥,你们怎么这么有闲心呢,”刘尚昂突然插嘴,打断了我和厚载的谈话:“你们这么镇定,搞得我更紧张了。”

    镇定?开玩笑呢,我和厚载现在也很紧张,但再怎么紧张,也要尽可能地沉下心来,先搞清楚一世祖留下的那些线索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和厚载心里都清楚,一世祖留下的那些线索,就是我们能否活着出去的关键。

    在这之后,我们三个都没说话。

    来到三号风壁附近的时候,冯师兄正给毛小希喂水,毛小希靠坐在布满萤石的石壁那边,看起来很虚弱,刘大喜也醒了,我回来的时候,他刻意低着头,不好意思看我。

    冯师兄抬头望向我,问我前方什么情况。

    我扫视了一下其他人,对冯师兄说:“这里头有邪祟,我们刚才碰到了一只,但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它没有主动攻击我们。咱们不能待太久了,这里的邪气太重,我带的守阳糖不够多。邪祟身上的炁场似乎也很强,大家再遇上它的时候千万不要紧张,严格按指令行动。”

    大伟凑了上来,递给我一瓶水,还不好意思地冲我笑了笑,我接过水瓶,还了他一个笑脸。

    刚才的事,就算是过去了,其实我也知道,大伟刚才跟我吵,主要还是因为他护自己的犊子,他们这些经常带兵的人都这样。

    冯师兄问我:“你能感应到炁场了?”

    我摇了摇头。

    冯师兄沉默了一秒钟,又问我:“你们找到进风洞的办法了?”

    我还是摇头,冯师兄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看到刘大喜正扶着毛小希站起来,远远地问:“毛小希是不是发烧了?”

    刘大喜摸了摸毛小希的额头,转过头来回应我:“特别烫。”

    看来这地方真的是不能久留了,这里的邪气过重,如果四五个小时之内出不去,以毛小希现在的身体状况,说不定要出大问题。

    刘大喜一直盯着我,生怕我将他和毛小希赶走似的,我也没再多说什么,招呼大家沿着风壁前进。

    我在前面打着手电,刘尚昂端着狙击枪走在我后面,梁厚载则尽量朝冯师兄他们那边靠,以便于在危机时刻为他们提供必要的保护。

    来到九号风壁附近,我特意停了下来,朝着十米外的风壁上打了打光,上一次,邪物就是在那面风壁上出现的,当光束打在远处的风壁上时,一个模糊的影子快速从被光照亮地方蹿了过去。

    我隐约能看清那是一个人影,他好像没有头发,光线打在他身上的时候,反射出一层十分油腻的光泽。

    可以确定,这次从墙上窜过去的东西,和我们之前看到的不是同一个。

    梁厚载小声对我说了三个字:“落洞女。”

    那种似人非人的东西真的是落洞女吗,对于此,我持怀疑态度。

    我们能看到从墙壁上蹿过去的影子,其他人也能看到,我听到身后有调整枪械的声音,那声音离我很远,应该是从大伟他们那边传过来的。

    我也抽出了青钢剑,放慢脚步,继续向前走着。

    刘尚昂离我大概有一米左右的距离,可我依然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那份紧张,也许是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尽管他看起来还算平静,但我知道,他很紧张。

    我每迈出一步,都尽可能地压低声音。

    刚才那东西从墙上蹿过去的时候,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动静,我怕它会突然出现在我们身边,而我的脚步声又遮盖了它行动时发出的声音。

    刘尚昂一直伸着脖子,视线直直地盯着前方,眼睛却微微眯着,通常他做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就说明他现在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耳朵上,那双眼睛也在时刻等待着,一旦出现异响,刘尚昂会在第一时间睁大眼睛,似乎要将全身的力气从听觉转移到视力上来。

    他很少会用这种方式控制自己的知觉,我记得上次见他这个样子,还是在淮河青铜墓的时候。

    只有在他认为极度危险的时候,才会这样。

    悉悉索索,远处的风壁上传来一阵细碎的声响,刘尚昂顿时停下了脚步,侧着耳朵努力倾听着。

    我也能听到那阵声响,但并不真切,我只是觉得,它好像一直位于前方十来米的地方,没有走远,也没有靠近,就是在同样的距离上一下一下地传过来。

    刘尚昂一直保持着侧耳聆听的姿势,我看到他慢慢皱起了眉头,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十分疑惑。

    我快速朝声音传来的地方打了打光,可那里什么都没有,就是一片反射着蓝光的风壁,我又试着改变光束的指向,我们前方十米到二十米之间的区域内什么都没有,不管是风壁、布满萤石的石壁还是地面,都没有任何异常。

    可那阵悉索声还在持续。

    刘尚昂紧紧皱着眉头,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块粘土炸药,对我说:“我要看看前面有什么。”

    他说话的时候,完全是询问的口气,我犹豫了一下,冲他点了点头。

    刘尚昂甩动手臂,奋力将半个拳头大小的粘土炸药扔了出去,趁着它还没落地之前,又快速端起狙击枪,随着“嘡”的一声枪响,炸药在十多米开外的半空中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