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2章 流沙
    刘尚昂是想让我站起来之后,再想办法摸到梁厚载那边去,和厚载一起设法救其他人。可问题在于,那股拉扯的力量太大,我们滑动的速度太快,就算刘尚昂做出了牺牲,在这么快的移动速度下,我也不太可能顺利到达梁厚载身边。

    刘尚昂相信我的能力,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真的是能力有限。

    那阵“哗啦啦”的声音已经到了我的耳边,我朝着地面上看了一眼,就看到地上的沙子也在缓缓地流动。

    我感觉,它们流动的方向好像不是笔直的,带着很大的弧度。

    果然是碰到了流沙,可那股拉扯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沙变得比之前更强,在这种情况下视力已经没有任何用处,我只能集中精神聆听着周围的声音,同时也仔细感应着附近的炁场。

    风声、哗啦哗啦的流沙声,除了这两种声音之外,还有一阵阵沉闷的“砰砰”声,那声音,就像是什么东西受到了重压被挤破了一样。

    有一次,破压声突然变得格外响亮,但很快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也就在它突然变强的那一瞬间,我察觉到沙层下方出现了一股淡淡的尸气,虽然它只出现了一瞬间,但我还是感觉到了。

    呼——

    在我的身下的沙层中,突然出现了第四个声音,没等我仔细去辨认这阵声响来源于什么,就感觉身子突然向下一坠,紧接着,风沙就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我再次看清了周围的情形,可出现在我视线中的,只有一大片无法被灯光穿透的黑暗。

    刘尚昂也晃了晃手电,朝着周围照了照,当他的手电照向我身后的时候,我看到了轻微的反光。

    当时我们都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下坠,我来不及多想,立刻抽出青钢剑,一剑刺向了传来反光的地方。

    我能感觉到锋利的剑刃刺穿了什么东西,那好像是一种很硬的石头或者金属,青钢剑的剑身刺进去以后,就开始慢慢地变钝,让我们下落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可在我身后毕竟还有五六个人呢,我可不是仉二爷,这么多人的重量,我单靠一条胳膊的力量可支撑不住。

    趁着速度还没有完全慢下来,我拎起了刘尚昂,将那两条缠在一起的锁链挂在了青钢剑上,青钢剑似乎知道我要干什么似的,剑锋一触碰到锁链就立刻变钝。

    我担心落势停下以后,挂在青钢剑上的锁链会因为两边的重量不均衡而出现滑动,又在锁链上打了个死结,让它们紧紧地缠在剑身上。

    几秒钟以后,落势终于被止住了,我和刘尚昂就这么一左一右地挂在青钢剑上,刘尚昂一直抓着自己的皮带,虽说我看不清他现在表情,但我知道他一定很紧张。

    我朝着脚下打了打光,手电筒的探照灯光明明能穿透上百米的黑暗,可我朝着脚下打光的时候,却只能看见梁厚载和他身后的大伟,在大伟身后,就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眼看这里也没有风沙,我索性摘掉了面罩,朝着下方喊:“冯师兄、刘大喜、毛小希!”

    先是听到冯师兄回了一句:“我们没事。”

    接着又听刘大喜在喊:“小毛昏过去了!”

    我朝着下方喊:“毛小希什么情况?”

    刘大喜:“左腿的小腿骨骨折,昏过去了。”

    小腿骨折,恐怕还不足以让毛小希昏过去吧?

    我接着喊:“所有人的背包里都有登山锤和等山钉,大家顺着石……”

    说道着,我摸了摸身旁的墙壁,触感确实和石头差不错,随后才接着喊道:“顺着石壁往上爬,刘大喜,你能照顾好毛小希吗?”

    刘大喜:“没问题,我背着他上去!”

    我看了刘尚昂一眼:“你这腰带质量不错啊,这么多人的重量能承得住。”

    刘尚昂摘下了面罩:“我有时候真是特佩服你,这会了还有心思开玩笑。赶紧往上走吧,再过几秒钟我这腰就要断。”

    “大家都小心点!”我喊了这么一嗓子,然后将手电筒别在肩上,拿出登山锤和登山钉,开始沿着石壁攀爬。

    刚才为了防止滑动将锁链打成了死结,如今它却成了我的麻烦,我和刘尚昂一左一右地费了好半天功夫才将它解开。这时候梁厚载都已经爬到我跟前了。

    我一边从背包里拿出登山钉,一边问厚载:“那些石碑上写了什么内容?”

    梁厚载想了想,说:“都是一些术法,我看到第二个石板上所记载的术法,是一种类似于封魂符的阵法。”

    我不太理解他的意思:“类似于封魂符的阵法?”

    梁厚载点了点头:“这个阵法的效果和你平时用的封魂符很像,而且,布阵的时候需要用到一种咒印,那个印,和封魂符的符印一模一样。”

    我说:“也就是说,我们守正一脉的术法传承,有一些的确是出自这个墓穴?”

    梁厚载:“极有可能。”

    在我和梁厚载说话的时候,刘尚昂显得有些烦躁了:“两位大哥,这种事咱们能不能出去以后再讨论?你们俩也是真有闲心。”

    我说:“等等后面的人,大家尽量凑近一点。”

    刘尚昂:“这可是攀岩啊,离太近的话是很危险的。”

    我朝身后看了看,大伟和冯师兄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刘大喜和毛小希还没有出现,而后我才抬起头来对刘尚昂说:“如果不离得近一点会更危险,就在刚才,我察觉到沙层下方有一股很淡的尸气。”

    说完这番话,我又朝着下方看了一眼,刘大喜已经背着昏迷中的毛小希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他直接用钢索将毛小希捆在了自己身上。

    我不急着动身,等到大家都离我比较近了,我才问刘大喜:“刚才是什么情况,我怎么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后面拉扯咱们呢?”

    刘大喜想了想,回应我:“刚才风沙大,我只看到有什么东西从我身边晃了一下,接着就开始往后头滑了,后来我听到小毛惨叫。”

    刘尚昂将他打断:“毛小希带着面罩,你还能听到他的声音?”

    我朝着毛小希那边看了一眼,就看到毛小希的脸上没有面罩,耳根附近还有伤痕,他的面罩是被什么东西强行扯掉的。

    刘大喜说:“小毛的面罩不知道去哪了。当时我听见他惨叫,就转过身去看了一眼,就看见在风沙里头有一个细细长长的影子,好像是人影,我一看那就不是小毛。因为风沙太大,我怕枪管里揉了沙,就没敢开枪。”

    我问刘大喜:“确定是人影吗?”

    刘大喜想了想,又摇摇头:“风沙太大了,根本看不清,我感觉应该是人影。”

    人影?邪尸么?不对,如果是邪尸的话,我应该能感觉到尸气,可我们刚开始被那股力量拉扯的时候,尸气并没有出现。

    如果不是邪尸,又会是什么呢,难道有人跟着我们进来了?也不对,如果有第八个人跟着我们进来,刘尚昂不会有没有察觉。

    我思考了一阵,没什么头绪,就对大家说:“都别离我太远了,这里头可能有邪尸。另外,准备好能用的武器。”

    说出“邪尸”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刘大喜的身子颤了一下。

    先是被那股不明力量拉扯,又坠入了这样一个深渊,可刚才刘大喜和我说话的时候,却显现出了难得的镇定。直到我提到邪尸的时候,他才明显变得紧张起来。

    刘大喜的心理素质还是很好的,是个好苗子,但见识还是少了点,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历练。

    我冲他笑了笑,说:“你别紧张,邪尸可比全副武装的佣兵好对付。”

    刘大喜的脸上挤出了一个很勉强的笑容。

    在这之后,我就让刘大喜先走,而我就跟在和他相距不到两米的地方。

    身处于这样一个环境里,最大凶险就是从石壁上坠落,我让刘大喜走在我前面,也是为了能在他意外失足的时候保护他和毛小希。

    尽管刘大喜背上背着一个人,可他的行动依然称得上轻巧,速度很快,我为了保持和他之间的距离,跟得有些吃力。

    冯师兄也在后面喊:“刘大喜你慢点。”

    刘大喜转头看向冯师兄的时候,我肩上的手电正好照亮他的脸,他抬手挡了一下眼睛,我发现他的手正在微微发抖,他太紧张了。

    我正要对刘大喜说话,刘尚昂就抢在我前头开口了:“道哥,有动静!”

    我看向刘尚昂,就见他指了指石壁:“从石壁里传过来的。”

    我将耳朵贴在冰冷的石壁上,隐约听到离壁面很远的地方有一阵轻微的突突声,就好像是电钻打墙时发出的声音。

    那阵声音正以十分缓慢的速度朝我们这边靠近,我试着感应了一下,随着声响一起靠过来的,还有一股淡淡的尸气。

    “继续爬,速度放慢。”我抬起头,对刘大喜说了这么一句,刘大喜闷闷地点了一下头,继续朝着上方攀爬起来。

    我和刘尚昂对视一眼,刘尚昂从背包里摸出一把手枪,从余光中,我看到梁厚载拿出了辟邪符。

    刘大喜又在不知不觉间加快了速度,我不得不提醒他慢一点,他确实慢了下来,可每次敲击等山钉的时候,用力都出奇得大,似乎是在宣泄心中的紧张。

    我一边向上爬,一边又时不时地将耳朵贴在石壁上聆听,那阵突突声还在向我们靠近,尸气也越来越近了。

    梁厚载在不远处对我说:“好像是冲着毛小希来的。”

    我点了点,没说话。

    就算梁厚载不说我也能察觉到,尸气移动的方向,就是正冲着刘大喜那边去的,而毛小希的身上则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他不只是腿断了,身上还有其他的伤口,大概是因为光线的问题,我没看到他的衣服上有血迹。

    随着尸气离刘大喜越来越近,我加快了速度,拉近了刘大喜之间的距离。

    直到石壁开始随着突突声轻微震荡的时候,我赶紧让刘大喜停下,又快速沿着他打好的钢钉上爬,来到了他的身边。

    就算是刘大喜这种没有修为的人,也是能感觉到尸气的,他对于炁场的感知方式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当尸气出现的时候,他的心里会一阵阵地发紧。加上没有相关的实战经验,刘大喜一定认为,心里的这份紧蹙感,是因为他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