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1章 风沙肆虐
    等刘尚昂收拾好了,我也没再啰嗦,继续朝着墓穴深处进发,走过石碑以后,地上的沙子就渐渐变得多了起来,而随着不断深入,沙层越来越厚,周围的风也渐渐变得大了起来。

    墓穴里本来就暗,加上被风卷起来的沙子又挡住了手电的光束,我们的可视距离变得非常短。

    走得越深,风就越大,飞沙也变得更为密集,我拼命稳住重心,转身望向后面的人,沙尘暴挡住了光和视线,我只能看到刘尚昂和梁厚载,再后面的人,就完全被风沙挡住了。

    风力很大,被撩起来的沙子也带着一股狠劲,砸在脸上的时候会有一种很闷的痛感。

    好在刘尚昂一早将大家捆在了一起,不然的话,在这样的环境中队伍肯定要失散。

    刘尚昂朝我用力地挥了挥手,示意我继续前进,这次他准备的面罩上没带对讲机,只能用这种方式交流。

    大约在沙地中行走了一个多小时以后,风力维持在了一个还算稳定的强度上,我们必须压低身子,才能保证自己不被风卷走。

    我感觉腰上的锁链被后面的人扽了一下,转身去看,就见刘尚昂正四肢着地,朝着梁厚载那边爬。

    由于飞沙的密度太大,我现在已经无法看清梁厚载了,只能模糊地看到他的轮廓,此时他也趴在地上,一动一动的。刘尚昂感觉到我没有和他一起后退,又扽了两下锁链,我于是也转过身,朝着梁厚载那边爬了过去。

    我和刘尚昂向后爬,大伟和冯师兄他们向前爬,没多久,大家都集中在了梁厚载周围。

    梁厚载这会将整个身子都缩在地上,不断用手掏着地上的沙子,大伟好像喊了一句什么话,但他带着面罩,加上周围的风太大,谁也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将大捧大捧的沙子掏开之后,梁厚载的身子似乎顿了一下,随后我就看到他将两只手臂全都插进沙子里,十分费力地从砂层中拉出了一块石板。

    确切地说,那是一个和我胸口差不多大的石碑,上面刻满了我看不懂的古文字。

    梁厚载拿出了手电,仔细查看了那些文字,随后他抬起头来,透过他的护目镜,我看到他正用非常惊愕的眼神看着我。

    无法用语言交流,我就摊了摊手,给了梁厚载一个询问的眼神。

    梁厚载仿佛是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他也摊了摊手,又指指前方,示意我们继续前进。

    他的意思我明白,他是在说,现在这种情况下,他无法将石碑上的内容告诉我,还是先向前走走看,穿过风沙地带再说。

    我们也没再耽搁,快速找好自己的位置,重新排成一长列,逆着风沙继续前进。

    没等走多远,梁厚载再次停了下来,这一次,他又从砂层中挖出了一块石板,看过上面的内容之后,梁厚载的皱起了眉头,一副大惑不解的表情。

    依然无法交流,他依然无法告诉我石板上写了什么,我们只能重新排好队,继续向前走。

    风沙带的面积似乎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大得多,我们走了很久,可风沙还是没有衰退的趋势,其间冯师兄一直没有让大家停下来,这就说明,我们行走的方向应该是对的。

    在这之后,梁厚载又发现了第三、第四块石碑,每次看到石碑上的文字,他都是一副惊愕中混杂着疑惑的表情。我心里觉得奇,梁厚载是怎么知道沙层下面有石碑的,我们都是俯着身子在沙层上爬行,每个人都能看清地面,可为什么只有他能发现那些石碑。

    正想着这些,我就看到离我不到一尺的地方出现了平滑的反光,可是很快,这样的反光就被沙子给埋住了。

    是石碑么?

    一边这么想着,我也蜷在地上,三两下掏开沙子,从沙层中拉出了一道石碑。

    刘尚昂很快来到了我跟前,他看到我手中的石碑,先是皱了一下眉头,又转头看向身后的梁厚载。

    几秒钟之后,梁厚载也到了为跟前,他看了看我手中的石碑,摇了摇头,还朝我摆了摆手。

    这一次我没理解梁厚载的意思,我用眼神询问他,他指了指我手里的石碑,又做了一个双手交叉的手势。

    他的意思好像是,这些石碑没什么用。

    我不知道自己理解的对不对,只是放下了石碑,继续向前走。

    在这以后,我又看到了几个被浅埋沙层中的石碑,但没再去管,梁厚载也没再停下来。

    也不知道又走了多久,原本还比较稳定的风势突然变强,狂躁的飞沙让我的能见度降低到了一米左右,我必须将整个身子匐在地上才能勉强保证自己不被风吹走,刘尚昂匍匐着爬到了我身边,他半侧着身子,拿出了手机。

    他那个特质手机在这样的环境中也能正常使用,我看到屏幕亮着,上面有一条冯师兄发来的短信:“小心流沙。”

    换句话说,这一代应该就是流沙的覆盖范围了。

    话说冯师兄是用什么设备发短信的,现在是在地下,环境又这样,普通的手机不可能收到信号。

    片刻,刘尚昂的手机屏幕又闪了一下,冯师兄发来了新的信息:“方向没错,前面就是活路。”

    我拍了拍刘尚昂的肩膀,示意他小心点,随后压了压身子,继续匍匐前进。

    我没有在沙漠中执行任务的经验,也不知道如何避开流沙,只能尽可能地小心,每次做出动作的时候,我都要试一试身前的沙层是否足够稳定。

    什么样的沙层是稳定的,我不知道,我只能靠着长练小推算术形成的直觉去判断。

    爬着爬着,风向在我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刚开始我们是逆风而行,现在则变成了顺风。

    风力改变之后,我们在前进时也变得稍微轻松一些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却开始忐忑,总觉得好像要出什么事。

    在风向改变以后,我又爬行了大概百米左右,就在这时候,我感觉腰上的锁链突然向后扯了一下。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刘尚昂在扥它,但很快我就发现不对劲了,刘尚昂扽锁的时候,是一下一下地发力,可这股向后的力却是持续的。

    我心说不好,刘尚昂不会是被风卷飞了吧,立即后回头去看,可风沙太大,根本看不见刘尚昂。

    钢索上的拉扯力还在持续,就在我打算爬到刘尚昂那边打算看看情况的时候,这股力量突然变强,竟然拖着我的身子滑动了很长一段距离。

    我心里顿一紧,刘尚昂没有这么大的力气,有其他东西正在拉扯钢索。

    这时候,牵扯力又猛地增强,我再次被拖着在地上滑动起来,我拿出了青钢剑,将它插进了沙层中,想借此稳住身形,可那些沙子实在太过松软了,根本无法让剑身固定。

    哗啦啦、哗啦啦——

    在我的身子在地上滑动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类似于沙子穿流的声音,即便在这样的大风中,那个声音依然非常清晰。

    我立即反应过来,是流沙!我们遇到了流沙!

    可来自锁链上的拉扯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一边被扯着后退,一边调整重心,双腿慢慢跪起来,上半身也微微挺起,拉扯力是向后的,巨大的风力则是向前吹,两股力量相斥,借着风力,我快速发力,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后展开身子,增大身体的受风面积。

    风力很强,我向后滑动的速度立刻慢了下来,我转过身,抓住锁链,将自己一点一点地拉到了刘尚昂跟前。

    我能看见他的时候,他也正打算从地上站起来,于是搭了把手,抓住他的胳膊用力一扯,让他顺利地站直了身子,和我一样,刘尚昂站起来以后,也是快速展开身子,而我则用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腰带。

    我们两个并肩站,借住风力和从后方传来的那股拉扯里抗衡,刚开始,我和刘尚昂依然被牵动,慢慢地在沙地上滑动,在调整了几次姿势之后,总算是稳在了原地。

    刘尚昂看了我一眼,又朝梁厚载所在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朝梁厚载那边靠拢。

    刘尚昂也没废话,立刻拉着铁链,一点一点地朝梁厚载那边靠拢。

    当时,我和刘尚昂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的体重和肌肉密度远不如我,这里的风虽然大,但还不至于让我的身子浮空,因为我体重大,肌肉密度也大,就像是一个铁砣子,可以承受住的上浮的风力,可刘尚昂就不行了,他的身子太轻,刚走出几步,就因为没控制好重心,被风撩到了半空中。

    还好我当时就抓着他的腰带,他刚飞起来,我赶紧使了一招千斤坠,将他拉回了地面。

    在拉他回来的时候,我为了防止自己也被风吹起来,只能紧收了一下身子,减小受风面,可也正式因为受风面突然减小,那股牵扯的力量就像是突然兴奋起来似的,只一个瞬间就将我和刘尚昂重新拖倒在地上,并拖着我们快速在地上滑行。

    刘尚昂倒在了我身上,他捆在腰上的锁链顿时我和腰上的锁链搅在了一起,我们再想像刚才那样站起来,几乎不可能了。

    那股拉扯力好像变得越来越猛了,我们在地上滑动的时候不停地加速,而且加速度正变得越来越快。

    风沙逆着我们滑动的方向猛扑过来,我能清晰地听到沙子打在护目镜上的声音,我的脸,还有护目镜,都像是要在这些狂沙的击打下碎裂似的。

    于此同时,刚才出现的流沙声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了,我和刘尚昂试图解开缠在一起的锁链,可在这样的风沙中,我们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快速的移动也让我们俩无法准确地抓住那两条锁链。

    在滑动的过程中,我感觉我们已经偏离了之前的方向,那股巨大的牵引力正将我们带入暗黑区域的中央。

    在风沙肆虐的空隙里,我看到刘尚昂将手探到了他自己的腰带上,似乎要摸向挂在上面的索勾。

    我立刻就明白刘尚昂想干什么了,趁着还能看到他的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如果他解开了锁扣,就会从队伍中脱离出来,到了那时候,他一定会被狂风吹走,但我却能像刚才那样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