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0章 地下沙漠
    太险了,我们只要稍慢一步,现在都已经没命了。

    梁厚载长吐了一口气,他恐高,不敢注视脚下那片黑暗,两眼一直看着头顶上方,快速沿着墙壁挪动两步之后,就钻进了墙上的门洞。

    刚才梁厚载还说不着急进去,现在他自己都已经钻进去了,我也打消了顾虑,拖着刘大喜和毛小希进了那个门洞。

    虽说我从小就练手上功夫,胳膊上的力气还算不错,可刘大喜和毛小希毕竟是两个大活人,我将他们两个放下以后,两条胳膊也是一阵一阵地发酸。

    此时梁厚载正用手电照亮周围的情形,我就看到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立着一个两人高的硕大石碑,上面也刻满了文字。

    我走到梁厚载身边,也拿着手电扫了扫周围。

    这似乎是一个大型的墓室,不管手电朝着哪个方向照,光束都无法穿透黑暗。空气异常干燥,我感觉脸上的皮肤都快被干裂了似的,在不远处的地面上,还堆积着大量的沙子。

    梁厚载仔细看了看石碑上的内容,对我说:“这是一个沙漠。”

    沙漠?在地下?

    我正一脸疑惑地看着梁厚载,刘尚昂就拍着头上的沙走了过来,一边问梁厚载:“那个石刀上到底写了什么,你怎么突然就开始跑了?”

    梁厚载说:“那段文字是道哥的一世祖留下的,她说,那片石刀遍布的区域是墓穴中的第一个死地,入者必死,唯一的活路,就是死地尽头的最后一小节路面。”

    我环抱着双臂站在梁厚载身边,慢慢皱起了眉头。

    梁厚载笑得有些尴尬:“我说的是字面上的意思,其实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也不清楚‘最后一小节路面’究竟是什么意思,直到我看到了那扇被破坏的石门才知道,你一世祖的意思就是让咱们贴墙站。”

    我现在考虑的不是这些,我是在想,如果说被石刀覆盖的区域是一片死地,入者必死,为什么一世祖在进入那里以后,还有功夫在石刀上刻字,而且可以确定,一世祖在刻完那些文字以后,是安安全全离开的。

    大概是见我长时间没说话,刘尚昂就在一旁问我:“想什么呢?”

    我稍稍回神,将心里的另一个问题问了出来:“既然庄师兄说,这个墓穴对于女人来说是大凶大恶的,但凡是个女人进来,都无法活着离开。那我一世祖是怎么离开这里的?”

    冯师兄听到了我的话,他凑了上来,问我:“听你这意思,咱们的一世祖是女的?”

    他这么一问,我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在寄魂庄,知道一世祖是女儿身的,只有守正一脉的历代掌门。

    我有些错愕地看着冯师兄,冯师兄盯着我看了一会,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装模作样地咳嗽两下,说一声“你们聊”,然后就快速走开了。

    我目送冯师兄走远,就看到刘大喜和毛小希正站在不远的地方眼巴巴地看着我,好像要对我说什么。

    我知道,他们大概是想谢谢我刚才救了他们的命,但我不打算接受这份感激,救他们是我的责任,他们跟着我下墓,是打算为我提供助力,而我则需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虽然就目前来说,我还不能确定刘大喜和毛小希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添乱的。

    这时梁厚载开口对我说:“我想,咱们也不能用看待常人的眼光来看待你的一世祖吧,她身上有太多秘密,不是咱们可以推敲的。其实我刚才就在想,为什么你的一世祖说,唯一的生路就是最后一小节路面呢,既然石门已经被破坏,咱们只要钻过门洞,不是一样可以逃过一劫吗?还是说……如果咱们在地面塌陷的时候进了这个地方,一样会死?”

    我调侃似地笑了笑:“也许一世祖在刻下那些文字的时候,还没有破拆那道门。也许,咱们根本就不该进来,不管咱们刚才能不能找到生路,只要进了这里,依然会死。”

    刘尚昂忍不住戳了我一下:“我靠,你可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我还打算活到明年,和萧壬雅结婚呢?”

    我问他:“你和壬雅明年就结婚啊?我们俩好像都没到优生优育的年龄吧。不是,话说你们俩怎么突然就决定要结婚了呢?”

    刘尚昂赶紧转移了话题:“我刚才听后再说,这地方是个沙漠?地底下怎么会有沙漠呢?”

    刘尚昂成功了,他这么一说,我和梁厚载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了身旁的石碑上。

    梁厚载重新看了看石碑上的文字,我也照了照那块石碑,由于这里的空气过于干燥,石碑上也出现了大量裂痕,有一段裂痕比较宽,以至于刻在那片区域的文字都变得无法辨认了。

    过了一阵子,梁厚载才对我说:“后半部分文字也是你一世祖刻上去的。前半部分文字主要说了这片沙漠的成因,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阴阳失衡,导致了这里的泥土干枯,变成黄沙。而后半段文字则说沙漠中埋着很多有意思的石碑,并提到了‘血咒’,上面说血咒是一种非常厉害的诅咒,但也是进入‘花池’的关键。有一部分内容已经分辨不出来了,估计那些文字应该是对血咒和花池的解释。嗯,我估计,所谓的花池,应该就是开满彼岸花的地方。哦,对了,你的一世祖还着重强调了一下,这里确实有一个沙漠。”

    我想了想,说:“一世祖不是生活在东西汉交接的那个年代吗,那时候佛教还没有传入中土,一世祖不太可能知道‘彼岸花’是什么东西吧。”

    梁厚载:“应该说,佛教传入中原,正好就是在你们一世祖生活的那个年代,既然她在石碑上刻下了彼岸花这样的词汇,就说明你们一世祖要么和佛家的人有过接触,要么就是研究过佛家的经典。”

    冯师兄虽然离我们有一段距离,可他应该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听我们三个谈话,这时他也凑了过来,对我们说:“一世祖一直活到了汉明帝时期,当年从天竺流入中原的第一本佛经,就存放在咱们寄魂庄的外阁中。”

    我说:“哦,师兄你说的是那本写满梵文的古籍吧?”

    冯师兄立即点头:“对,就是那本古卷。如果一世祖说墓穴里有个开满彼岸花的地方,那里一定就是开满了彼岸花。只要是提到风水,一世祖从来都是非常严谨的,从她留给我们豫咸一脉的那些传承上就能看得出来。而她说这里是一片沙漠,呢这里就一定有片沙漠。”

    我和梁厚载对视了一眼,随后厚载又看了看石碑上的文字,说:“她不只一次强调了这里确实有个沙漠,还有一词看上去像是……流沙,那个词汇被裂痕拆开了,我也不确定是不是流沙。”

    冯师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地说:“流沙……确实有可能啊,我之前推演过这一代的风水,地表以下的干沙,的确是在流动的。之前我还觉得奇怪,既然是干沙,就不应该沾水,既然沙子不在水中,又怎么流动呢?如果沙漠之中存在流沙,那就能得到合理的解释了。”

    唉,沙漠中有流沙,岂不是非常危险,可冯师兄现在好像完全沉浸在了他的风水学说上,他看起来挺兴奋的,好像是因为证明了自己的推演没错而感到兴奋。

    他们豫咸一脉的人好像都是这样,一提到和风水有关的东西就容易着迷,李壬风是这样,包师兄是这样,现在冯师兄也是这样。

    我不得不打断冯师兄的思路:“师兄,如果这个地下沙漠中存在流沙,咱们该如何判断流沙所在的区域,又如何避开它呢?”

    冯师兄想了想,说:“嗯,沙漠最大的特点,其实就是难以预测,它的地形是多变的,流沙也未必会出现在某个特定的区域。先进去再说吧,我得看到沙漠的样子才能下定论。”

    我点了点头,又看向了刘大喜和毛小希,刚才两脚踏空,确实让他们两个紧张了一阵子,可他们也是在战斗中磨砺过的心性的,受力远超常人,这会我看他们的时候,他们眼神中的那份紧张已经退去,反倒是本性里的那股子坚毅又在举手投足间流露了出来。

    大伟全程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他一直抱着手站在旁边,等待我们做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冯师兄拿出了风水罗盘,他先是用手电照了照前方的黑暗,又看了看手中的罗盘,过了一会才抬起了左手,指了指正前偏左的方向,对我说:“沿着这个方向走,应该能找到一条活路,不过这条路有点凶险,算是一条险路。”

    说完,他又指了指正中偏右的方向:“这条路走起来比较顺,不过不一定能找到活路。可就算找不到活路,咱们也一样能平安地退回来。”

    我问冯师兄:“活路是什么意思?”

    冯师兄说:“就是正确的路,能一直通到墓底的路。你庄师兄给咱们算过了,咱们这次进墓,只有深入墓底,才能找到出去的路,不然的话,咱们有可能被困死在这里。好了,你选一条路吧,是走险路还是走坦途?我再强调一次啊,虽然顺着右边的路走,找到活路的几率小一些,但咱们就算走错了,也能平安退回来。”

    我想都不用想,就对冯师兄说:“险中求富贵。”

    冯师兄无奈地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选。”

    我冲冯师兄咧嘴一笑,就要朝着他刚才指出来的险路那边走,可刘尚昂却一把拉住了我:“我听到前面的风声很急,如果那里是沙漠的话,风沙应该非常大,咱们就这么进去,很容易走散。”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拿出了钢索,将索勾套在了每一个人的腰带上,这样一来,我们几个人就连成了一串,在这之后,刘尚昂又让大家带上护目镜和过滤面罩,说风沙太大,如果不这么做,等我们走到沙漠深处,眼睛睁不开,也无法正常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