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4章 一千五百毫升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我意外的发现小惠竟然是个做事很果断的人,他很果断地相信了我和刘尚昂,又很果断地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不过不管怎么说,她对我和刘尚昂的信任,应该来源于王大朋对我们两个的信任。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夫唱妇随”吧,虽然在我的印象中,小惠才是那个在家里说了算的人。

    刘尚昂给赵大柱放血的时候,王大朋问小惠:“咱家离得这么近,你怎么将近一个小时才到这?”

    小惠:“我得化妆啊。”

    他们后来还说了些什么,我记不清了,当初我一边盯着玻璃壶中的血,时不时还要留意一下赵大柱的情况,实在没有心思去理会别的事。

    眼看着玻璃壶里的血越来越多,赵大柱已经变得很虚弱,靠在沙发上,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

    还不够,必须等到他昏迷过去的时候,才能停止放血。

    我眼睛盯着赵大柱,同时朝王倩那边招了招手:“王倩,上饭。”

    王倩好像没能理解我的意思,非常疑惑地问:“上饭?”

    我朝她点了点头:“对,上饭。多弄点半生肉,五成熟的牛排就行。另外红枣、阿胶这一类能补血的东西也弄一点,刚才来的时候我看到附近有个买羊汤的店,你让人去问问有没有羊血,有的话就买一点,没有就算了。”

    王倩站了起来,但没有第一时间离开,她站在原地,用非常不解的眼神看着我。

    我就催促道:“快去快回,等会这小子该饿了。”

    王倩:“要准备很多吃的吗?”

    我在屋子里扫了一眼,算上我,总共是六个人,于是对王倩说:“准备十人份的饭。”

    虽说表情还带着点狐疑,可王倩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快步离开了包间。

    赵大柱的样子看上去越来越虚弱,这可把小惠给吓坏了,她坐到赵大柱身边,一边给赵大柱擦着虚汗,一边又不停地问我还要放多少血。

    我只能一遍一遍地告诉她快好了,快好了。

    眼看着玻璃壶里的血液就快要一千五百毫升了,赵大柱的体重也就是六十公斤左右,1500毫升对他来说是个坎,如果他是一般人体质,失血1500毫升的时候就该休克了,可即便是他的体质异于常人,当玻璃壶里的血液达到一升半的时候,刘尚昂也必须停止放血。

    再放下去,我就不能保证赵大柱会不会有危险了。

    当玻璃壶里的血液还差一点点就到一千五百毫升的时候,赵大柱突然脖子一歪,昏过去了。

    我赶紧拍了一下刘尚昂的肩膀,让他停下,他也很麻利地拔了针,用医用棉球给赵大柱止了血,而我则快速摸出一张封魂符,贴在了盛血的玻璃壶上,又用一张没有用过的符纸封住瓶口。

    刘尚昂检查了一下赵大柱的状况,咂了咂舌,对我说:“失血这么多,这家伙也只是昏过去了而已,他这哪还是体质特意,根本就是非人类啊。话说你拿他的血到底有啥用?”

    “赵大柱的血可是宝贝啊,这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用,但对仙儿来说,却是大有裨益的。”我在说话的时候,就留意到小惠朝我投来一道带着埋怨的目光。

    我就冲她笑了笑:“我也是看这些血扔了怪可惜,就收集起来了,正好我有个朋友能用得着。”

    小惠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但我心里清楚,我把赵大柱弄成这个样子,她心里对我还是有些埋怨了,如果等一会赵大柱醒不过来,我可就算是惹上大麻烦了。

    想着这些,我心里就有点无奈。

    没过多久,王倩就端着两盘红枣回来了,说其他的还在做,她已经让人去买羊血和阿胶了。

    赵大柱很会赶时候,店员刚把几份牛排端上来,他就睁开眼了。

    他还是有些发虚,睁开眼睛以后,就这么愣愣地盯着天花板,整个人就像是傻了一样。

    这样的反应是正常的,从他醒过来的那一刻开始,他的精神、心智,就算是恢复到最健康的状态了,可又回想起这些年发生的事,以及自己在这些年里做过的荒唐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可能会非常困惑。

    因为他自己也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要做出那样的事情。

    小惠见赵大柱一脸呆滞,变得更加紧张了,她试图和赵大柱说话,我伸手拦住了她,朝她摇了摇头。尽管非常担心赵大柱的情况,可小惠还是忍住没开口,就这么一脸担忧地看着赵大柱。

    过了好长时间,赵大柱才转动眼珠,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我冲他笑了笑,问他:“饿了吧?”

    赵大柱的反应有点慢,他沉默了小片刻,才点了点头。

    我扶着他坐起来,先把一盘子红枣端到他跟前,让他先吃着,然后又将一份牛排切成小块,给他刀叉,让他自己吃。

    刚开始,赵大柱因为身子太虚,好像拿不动刀叉似的,动作非常慢,吃东西也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可渐渐的,他吃东西的速度就快了起来,到最后就变成了狼吞虎咽的样子。

    小惠看到赵大柱没事,先是松了口气,可随即又变得担忧起来。

    我知道,她是担心赵大柱的心智没有恢复,毕竟赵大柱现在吃饭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赵大柱的胃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他一个人吃了五人份的食物,却还是不见饱,王倩只能不断地催厨房给这边上吃的。

    他现在这么能吃,不是因为胃大,而是在他一边吃下东西的同时,食物中的能量和养分就已经被他吸收,现在他内脏全都处于高速运转的状态。

    天生灵根,确实是个了不得的天赋。

    经历了一个小时的狼吞虎咽,赵大柱终于将手里的餐具一扔,长吐一口气:“吃饱了。”

    我端着一杯茶,抿了一小口,然后对赵大柱说:“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你依然会觉得很虚弱,多吃点就补回来了。”

    说完我又问王倩:“厕所在哪?”

    王倩指了指门口:“出门左转,走到头就是。”

    我拍了赵大柱一下:“你现在去厕所还来得及。”

    赵大柱:“什么意思?”

    我说:“你听我的没错,现在就往厕所那边走,等会就来不及了。”

    赵大柱一脸疑惑地站了起来,推门出去了。

    门外的楼廊上传来了他脚步声,他刚出门的时候,这阵脚步声还很缓慢,可没走两部就变成了疾奔。

    屋里的人全都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王大朋朝门外看了眼,又回过头来问我:“大柱子这是咋了?”

    我说:“赵大柱虽说体质特异,但终究还是个凡人啊,他刚才吃的那些东西,都在肠胃的高速运转中被消化吸收了。可正常人的肠胃,是承受不住那样的高速运转的。所以,接下来这两天,他会一直拉肚子。”

    听我这么一说,刘尚昂就乐了:“怪不得你说他还会虚弱一个星期呢,原来是肠胃出问题了。”

    我摇了摇头:“不是这意思,赵大柱失血过多,他要想把丢失的血补回来,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

    小惠插嘴问我:“大柱的病,真的治好了吗?”

    我说:“你觉得呢?”

    小惠愣了愣,随后脸上就绽出了笑容。

    其实从赵大柱大口吃饭开始,他眼神中的那股混沌就已经消失了,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完全恢复正常。

    我笑了笑,对王倩说:“那咱们也吃饭吧,我有点饿了。还有就是……厚载和他师父的事,就拜托你了。”

    王倩笑着点头:“我尽力吧。”

    没过多久,赵大柱就捂着肚子,吱吱歪歪地回来了,小惠没吃东西就带着他去了医院。

    不用猜也知道,赵大柱现在是急性肠胃炎,虽说刘尚昂的背包里带着药,可他的情况确实比较严重,去医院打点滴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本来王大朋也想跟着小惠一起走的,可小惠却执意要让王大朋留下来陪我吃饭,王大朋也没怎么推辞就留下来了。

    最近这两三年我一直在外面跑,和王大朋的这次相聚也着实难得。

    王倩开的这家店,什么都好,就是饭菜的味道差了点。王倩比较推崇他们家厨师做的牛排,可在我看来,这间店的厨师,做其他东西做得还算凑合,唯独牛排做得特别差。

    我吃排肉一般吃得比较生,对我来说三成最好,五成也还凑合,超过五成就太老了,可厨师根本就不知道三成熟的肉排应该是什么样子的,问他要五成熟的,他做出来就是将近六成熟。可毕竟这顿饭是免费的,我也没说什么,就是闷头吃。

    吃过饭,刘尚昂将我送回王庄,然后就去准备下墓要用的东西了,王倩说她晚上会联系梁厚载,也不知道由她出面,能不能搞定厚载和李良。

    可不管怎么说,李良看到梁厚载有了女朋友,应该会很高兴吧。

    我回到大舅家的时候,冯师兄和冯宵昱还在下象棋,陈道长就坐在他们旁边,一边抽着旱烟,一边指点我冯师兄下棋。

    都说观棋不语真君子,可陈道长本来也没打算当君子,冯师兄被他烦得不行,怎奈陈道长又是长辈,冯师兄脸上烦,嘴上却没说一句话,只有冯宵昱时不时堵陈道长两句,陈道长权当听不见,继续在我冯师兄旁边指点江山。

    大舅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黄大仙坐他旁边,却将头靠在沙发背上呼呼大睡,口水溢出了嘴角,拉出了好长一条银线。

    这时候,仙儿牵着小六从里屋走了出来,然后就绕着客厅一圈一圈地转。

    我看她一脸百无聊赖的样子,就远远地问她:“仙儿,你干什么呢,罗菲呢?”

    仙儿抬了抬眼皮,瞄了我一眼:“我在遛狗……不对,遛黄鼠狼啊。罗菲在屋里玩电脑呢。唉,无聊死了。”

    忙碌的时候总想着休息,可真正闲暇了,又开始觉得日子无聊,这是我们这个行当里的通病。

    她一边和我说话,还一点牵着小六在屋子里转,小六一脸懵懵然的样子,好像也无法理解仙儿在干什么。

    我拿起了装着玻璃壶的帆布袋子,在仙儿面前晃了晃:“咱们回屋,给你看样好东西。”

    仙儿顿时来了精神:“什么东西啊?袋子里怎么有股血腥味呢?”

    我没回答她,径直进了屋,仙儿赶紧跟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