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2章 灵根
    “人家怎么就不像个善茬了?”王大朋显得有些不乐意了:“道哥是我们老王家的恩人,也是我兄弟,他可不止一次救过我和我姐的命呢。要说他是干什么的,这事还真是不好说,反正总而言之,我道哥就是个特别有本事的人,就你们这群人就是攒到一块,在他跟前也走不了几个回合。哎呀,我跟你说不清楚,总之你就不用担心大柱子了,坐公交去吧。记住啊,坐4路车。”

    说话间,王大朋就快速来到车前,开门上车。

    我也没多说话,刚才王大朋和赵大柱保镖的那番对话,我也权当没听见。

    可我当做没没听见,赵大柱却听得清清楚楚,他伸着脖子,凑到了我的椅背上,莫名其妙的问我:“你是我朋哥的大哥吗?”

    我看了看他,又朝王大朋那边看了眼,王大朋冲我笑了笑,然后对赵大柱说:“对,这就是咱老大,以后你有什么事得听老大的。”

    他说话的时候,脸上依然带着那道不怀好意的笑容。

    我明白他想干什么,他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把赵大柱这个烫手山芋塞到我手里。

    这时候赵大柱又用非常诚恳的语气对我说:“那我以后就跟着你混了,你别看我这样,我什么都敢干,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以后你就是我老大了啊,行吗?”

    我无奈地笑了笑:“随你便吧。不过我现在还不打算给你答复,等过了今天晚上,如果你还有这个想法,再来找我吧,说不定到了那时候,我真会收你这个小弟呢。”

    赵大柱非常郑重地嚷嚷一声:“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我没理他,将视线转移到了车窗外。

    王大朋推荐的那件茶馆也在开发区,离孵化器不远,开车几分钟就到了。

    我下车的时候,一个长相有点面熟的女人迎了上来,很热情地对我说:“多少年没见了?”

    刚开始我以为她认错人了,就没回应,直到王大朋跑到我跟前来,指了指那个女人,对我说:“我姐。”

    王倩?

    我心里一惊,朝她看了过去,记得我上次在店子村见到她的时候,她脸上还带着一点婴儿肥,现在她身上的最后一点肥腻已经彻底褪去,清瘦的身材,加上一身黑白搭配的衣服,浑身上下透着几分干练。

    不得不说,王倩很漂亮,我真是没法想象她和王大朋是从一个娘胎里生出来的。

    我一直这么盯着她看,反倒让她有点不自然了,虽说她的眼神里有几分犹豫,可嘴上还说着:“高人就是高人,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想我这些年也跟各种人打过交道,可光是看眼神就让我紧张的,您是头一个。”

    她是个很会说话的人,明明自己心里紧张,可这些话说出来,却让人觉得非常顺耳。

    我不由地笑了:“你和厚载的性格还真是正好相反的,他一见到生人就腼腆得不会说话。”

    王倩也笑了:“互补嘛。”

    我站在门口,看了看店里的装修,和王倩的穿着打扮一样,也是十分简练,但又不失舒适和随和。

    我就问王倩:“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这个茶馆就是你开的吧?”

    王倩笑着冲我点头:“要么说您是高人呢,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朝她摆了摆手:“都是自己人,你跟我说话不用这么客气,我不太习惯。”

    王倩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尴尬地笑了笑:“我不是有意客气,唉,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看到你下车,我心里就特别紧张,以前从来没这样过。”

    说到这王倩稍微顿了顿,又舒展开笑容,对我说:“我感觉,你这次好像是要审判我似的。”

    我很无奈地摇头:“审判?我哪敢审判你啊,其实这次来,是有件事想让你帮忙。”

    王倩说:“听大朋说,厚载的师父回来了?过去常听他念叨自己的师父,可毕竟是一走十多年,我能看得出来,厚载对于他,是有一点怨气的。”

    我点了点头:“确实有点怨气,我就是为这事来的。我知道你在外头混迹得久了,比我们这些人更熟悉人情世故,加上你又是厚载的女朋友,所以我琢磨着吧,他这事的,还得你来出面说项。”

    在我说完的时候,王倩看了眼赵大柱,等我把话说完了,她就拉开了茶馆大门,邀我们进去。

    所谓茶馆,其实就是一个既卖茶、瓜子也卖咖啡和各种西点的地方,我进门的时候还闻到了烤牛排的味道——五成熟,但味道冲了点,这应该是因为起锅的时候黄油用得太少,而黑胡椒却放多了。

    王倩看见我在耸鼻子,就冲着我笑:“厚载来我这吃过一顿饭,他说,我们这的西餐只能说还凑合,比起你的手艺可是差远了。”

    她这么说,我也不得不谦虚一下:“我其实很少弄西餐,国内的各系菜系倒是多少都会一些。”

    王倩:“那改天我要尝尝你的手艺了。”

    她说话的时候,口气中还是透着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客道,如果换成是别人和她打交道,说不定很容易将这样的客道当成礼貌。可对于我们这些守正一脉的门人来说,这样的客道,则更像是一种防备了。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问她:“你现在还紧张吗?”

    王倩笑了:“还是有点,你是不是觉得我还是太客气了。”

    我说:“也不能说是客气吧,总觉得,你好像对我特别提防似的。”

    王倩:“这些年天天在外面跑生意,日子久了,就习惯于提防别人了。说起来,这些年能让我完全放下戒心的,大概也只有厚载了吧,大朋都不行。”

    她习惯于提防别人,究其原委,恐怕不只是因为这些年一直在外面跑生意的缘故。想当初,她可是目睹过张小攀被练成活尸,又险些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自杀,这些事肯定会对她造成一些心理上的影响,甚至是创伤。

    我想,王倩习惯于提防别人,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唉,这也算是罗有方做下的孽吧,就是不知道,如果我现在告诉王倩,罗有方现在成了我和厚载的朋友,她会作何感想。

    王倩带着我们到了二楼的雅间,又嘱咐当天的值班经理,告诉他过阵子会有十来个半大孩子到店里来,让值班经理好好招待他们,他们想吃什么就给他们上,都是免费的。

    本来说好了我请客,有王倩在,我这顿饭钱也免了。

    不过我也没再拒绝王大朋和王倩的好意,我来都来了,如果再拒绝人家的好意,那就真有点不识抬举了。

    嗯,其实说了这么多,我的主要目的还是为寄魂庄省点钱。

    雅间里有一个很大的落地窗,从窗帘的缝隙里我就看到,正对窗口的地方就是一条清澈的河流,风景相当不错。

    可王倩进来以后,就快速拉了拉窗帘,让那道缝隙完全闭合起来,随后又打开了屋里的灯。

    她的这种举动也在侧面上说明了,她是一个对外界很没安全感的人,其实厚载之所以腼腆,也是因为他在心里的某个地方缺失安全感,从这个角度上说,厚载和王倩也算是同病相怜吧。

    也许这就是他们两个能走到一起的原因也说不定。

    不一会,就有人拿来了茶壶和咖啡锅,王倩问我喝茶还是喝咖啡,我说既然都拿来了,那就都尝尝吧。

    王倩正摆弄着那个咖啡锅,王大朋抱着手机,不知道在给什么人发信息。

    我左右也没什么事,就对赵大柱说:“把手腕给我。”

    赵大柱朝我眨了眨眼:“老大,你要干什么?”

    我朝他伸出了手:“我不是你老大,手腕给我。”

    在我说话的时候,赵大柱就伸出了手,我将食指搭在他的脉搏上,一边将黑水尸棺的炁场注入他的体内,一边对他说:“过程不会太好受,你忍着点。”

    虽说赵大柱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但还是很配合地点了点头。

    我操纵着黑水尸棺的炁场在他身上慢慢地游走,一边问王大朋:“赵大柱当初是怎么中邪的?”

    王大朋放下手机,沉思片刻之后才对我说:“听小惠说,他是有天中午睡觉起来,突然就变得不正常了,家里人全都认不出来了,而且还摔东西,家里所有能摔的东西都被他摔了个遍。哦,对了,当时我去看他的时候,他还站在床上唱大戏呢,说自己是什么……京城名角,一台戏值千金呢!”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他的戏唱得怎么样?”

    王大朋好像没听懂我的意思似的,“啊?”了一声,却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又问他一遍:“他唱得怎么样?”

    王大朋想了想,说:“好,特别好。我懂一点戏曲,就是……特别好。”

    我说:“在中邪之前,赵大柱会唱戏吗?”

    这次王大朋没犹豫,很快回答我:“小惠说过,大柱子以前别说是唱戏了,根本就没听过戏。”

    听王大朋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赵大柱这不是普通的中邪,是有厉鬼要借他的阳身还魂啊,而且他既然能唱出一台好戏,就说明厉鬼当时几乎和他的魂魄完全融合。

    辟邪符当然能驱除赵大柱身上的厉鬼,但王大朋根本发挥不出符箓上的威力,单单是将它烧成符水,按理来说,是不可能治好赵大柱的。

    可我仔细检查过赵大柱的魂魄,非常健康,被辟邪符的灵韵滋养过以后,可以称得上是“茁壮”了,而且在他的魂魄中,没有掺杂一丝一毫厉鬼的气息。

    也就是说,当初王大朋只靠一碗符水,就彻底驱走了附在他身上的厉鬼。但这并不符合常理。

    除非这孩子和吴相松一样,也是天生就带着灵根。

    吴相松,这个人我很久没提到过了,估计很多人已经把他给忘了,他是陈道长的关门弟子,平时比较马虎,经常犯一些很低级的错误,但是在几年前,我和陈道长在抓捕刘文辉的时候曾遭遇过一只金甲尸,陈道长为了压制金甲尸,曾召出过一具金色的法身,那具法身,其实就是吴相松体内的灵根。

    我也是听陈道长说,吴相松的体质异于常人,天生就带着灵根,这玩意和我的天眼一样,很多人修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