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1章 怪力乱神
    “这事确实怪我,”王大朋喝了一口水,说:“我这人你也知道,爱吹个牛皮,当初我给大柱子驱邪的时候就跟我媳妇吹了,说以后大柱子要有个什么后遗症,找我就行,肯定给他治好。这不……这不就……那个啥了嘛。”

    我叹了口气,没说话。

    不得不说,王倩确实挺聪明的,赵大柱之所以精神状况不稳定,还真是因为精力太过旺盛。整张辟邪符上的灵韵全混着水融到他身子里去了,那就像是一个本来就精神充足的人喝了大量咖啡,不对,不是咖啡,应该说服用了大量兴奋~剂,精力不过剩才有鬼了。

    王大朋的话还没说完:“当初我媳妇说要把大柱子交给我的时候吧,我寻思着给他找个心理医生算了,可我媳妇说了,只要能治好他,他们老赵家会给我一笔不菲的治疗费,我也是贪财,就……就把大柱子收下了。大柱子好了以后,他们老赵家还真给了我不少钱,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开始发达的。”

    我好奇道:“老赵家给了你多少钱啊?”

    王大朋伸出三根手指,报了一个数字,一个对我来说都很大的数字。

    我顿时瞪大了眼:“这么多钱可不是一般家庭能出得起的,你媳妇的家庭应该算是大富之家了吧。不过王大朋,你为了钱,就黑着心给赵大柱胡乱治疗一通,你知道这事是什么性质吗?”

    说出“赵大柱”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在这个年代,到底是什么人会给自己的孩子起这种名,何况还是那样的大富之家。

    王大朋变得有点害羞,他很扭捏地笑了笑,说:“其实……其实也不是完全为了钱,那时候,我媳妇是陪着大柱子一起来的,我那时候不是……不是看上她了吗。再说,我本来也是想,要是我和我姐都治不好大柱子,就给他找大夫来着,钱我也不要了,可没想到我姐真的把他给治好了。”

    你姐那是把人给治好了吗,她那是越治越糟糕了!

    我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没这么说,只是问王大朋:“你刚才不还说,你那时候还没看上你媳妇吗?”

    王大朋纠正道:“我说的是,我卖灵符的时候还没看上我媳妇,他带着大柱子来山东找我的时候,我就看上他了。”

    我坐在高脚椅上,盯着王大朋看了一会,说:“按说,在你媳妇的家里人眼中,你顶多就是个江湖神棍吧。你跟你媳妇在一块,她家里没给你们什么阻力吗?”

    王大朋:“没给阻力,真的。”

    我再次皱起了眉头:“没给阻力?王大朋,你说这话我真不信,就你这形象,你这气质,要不是我跟你认识这么多年,绝对没办法把你当成一个好人。难道你岳父岳母都瞎了,才把自己姑娘托付给你的?”

    “道哥,咱说话不带这么难听的啊,”王大朋显然有些不乐意了:“我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再说了,我老丈人也没瞎啊。他对我还是很满意的,再加上那时候我媳妇……我媳妇也怀上了,他就没怎么反对。”

    我问王大朋:“你是说,当初赵大柱在你这治疗的时候,你媳妇儿就怀上了。”

    王大朋点了点头。

    说真的,我非常怀疑王大朋到底是看上了他媳妇的人,还是看上了人家的家业,这么猴急就让人家怀上了,换谁都会怀疑他别有用心。

    我喝着杯子里的水,一直没说话,王大朋在沉寂了几分钟之后,又朝我这边凑了凑,问我:“大柱子的病还能治好吗,他以后不会一直这样吧?”

    我放下水杯:“他的事好说,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帮他消一消那些不属于他的灵韵。对了王大朋,我想见见你姐,她今天晚上有空吗?”

    王大朋就问我:“怎么突然想见我姐了?你不会找她麻烦吧?”

    “你想哪去了,”我说:“她和厚载好了这么多年,我也没机会接触她一下,看看她是什么样的人。另外,最近有个事,我也想请王倩帮个忙。”

    王大朋显得有些不爽:“怎么小梁哥找老婆,你还要给他把把关?嗨,怪不得小梁哥不让我把他和我姐谈恋爱的事告诉你呢,你不会是想……”

    我又一次将他打断了:“你别瞎捉摸,厚载和王倩的事我不搀和,我就是想看看王倩现在是什么状态。”

    王大朋先是“哦”了一声,转而又问我:“你有什么事还得我姐帮忙啊,你这么神通广大的人,还用的着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帮忙了?”

    我沉了沉起,说道:“本来这次回来,我是打算下墓的,可厚载碰上了一些事,严重影响了他的心性,墓底危机重重,就他现在的样子,恐怕是不适合下去的。我想,厚载的事,别人帮不上忙,但王倩说不定有办法。”

    王大朋显得有些担心:“小梁哥怎么了,他没事吧?”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师父回来了。”

    “哦,我听小梁哥说过,”王大朋朝我这边凑了凑,接着说:“他师父在十几年前就没有音讯了。这么说,小梁哥的师父回来,他应该高兴才对吧,怎么我听你的意思,他……不希望他师父回来?”

    说到最后半句话的时候,王大朋的语气就变得十分不确定了。

    我说:“自己的师父能回来,厚载肯定是高兴的,可现在吧……怎么说呢,情况比较复杂。唉,你就别多问了,今天晚上我能见见王倩吗?”

    王大朋点头:“能啊,我姐是个大忙人,不过要是为了小梁哥的事,她一准能抽出空来。”

    我点了点头:“那就行,你联系一下王倩吧。今天晚上我做东,请你和外头那帮孩子吃顿饭。”

    王大朋大概是觉得我的态度好点了,就勾上了我的肩膀,笑呵呵地对我说着:“怎么能让你请客呢,还是我请吧啊。”

    我摆了摆手:“我听大舅说了,这几年你没少给他帮忙,这顿饭,算是我替大舅谢你的。”

    王大朋:“我帮忙还不是应该的嘛,咱也是这么多年的老兄弟们了,你大舅就是我大舅,我尽一尽孝心,那是天经地义,有什么好谢的。”

    我冲他笑了笑:“行了,你别跟我这瞎白活了,今天晚上这顿饭我请,就这么定了。”

    王大朋大概是觉得拧不过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行啊,你是老大,你怎么说就怎么办,行了吧?我去联系我姐去。”

    他一边说着,一边拿着电话去了储藏间,好像和王倩通电话对他来说,是件非常私密的事情。

    王大朋打完电话出来,刘尚昂还没回来,我们俩左右也没什么事,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王大朋对我这个行当里的事特别感兴趣,加上他也不算外人,我就聊聊这些年发生的事,王大朋听得特别带劲。

    其实想一想,如果不是我身边总有王大朋这样的人,让我将自己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些许在动笔写这本书的时候,早年发生的那些事我也不会记得这么清楚。

    我说了很多,王大朋就一直安静地听着,没有插嘴,好像是生怕占用了我说话的时间似的。

    后来我说得口干舌燥,一边拿起杯子来喝水,一边将话题扔给了王大朋:“赵大柱身边的那些小跟班是怎么回事?听他们说话的口音,都不像本地人啊。”

    王大朋说:“都是我老丈人派来的,你别看那些小子一个个长得跟未成年人似的,其实都有功夫在身,听小惠说,这些人是我老丈人从几个比较大的安保公司里挑出来的,明面上他们是大柱子的跟班,实际上是保镖。我老丈人也是怕大柱子这么闹腾下去,早晚要搞出事端。”

    原来是这么回事,回想我之前用黑水尸棺炁场“定住”赵大柱的时候,凑在门口的这些人竟然一个都没有被吓跑,如果换成是普通的高中生,大概不会这么镇定吧。毕竟当我将黑水尸棺的炁场激发出来的时候,他们也是能感觉到寒意的。

    这样一股莫名其妙的寒意,是可以扰人心智的。

    我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问王大朋:“小惠是谁?”

    王大朋:“哦,就是我媳妇儿。”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刘尚昂拉开了店门,冲着我们两个喊:“你们俩聊完了吗?”

    我发现他是一个人回来的,店员却不知道去哪了,就问他:“跟你一块去领钱的家伙呢?”

    刘尚昂当场就冲着我咧嘴笑:“我帮你把他辞退了。哈哈,那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回头再招一个吧。”

    我看着刘尚昂,过了一会才问他:“你把钥匙拿回来了吗?”

    刘尚昂瞪大眼睛看着我:“什么钥匙?”

    我:“店门钥匙啊,他跟着你出去的时候手里还拿着钥匙呢!”

    刘尚昂一拍脑门:“完蛋,我给忘了!”

    我在心里叹口气,又看了看店里头的那些首饰,粗略估算一下的,差不多能值个几万块钱吧,这些钱够我在新赋海住好几年的了。

    这时候刘尚昂还舔着个大脸问我:“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你说怎么办?除了换锁还能怎么办!

    我朝王大朋招了招手:“时间还早,咱们换个地儿坐坐吧,老待在这儿怪无聊的。”

    王大朋点了点头:“行啊,正好我知道一个不错的茶馆。”

    我和王大朋一起走出店门口的时候,刘尚昂也想跟着我们一起走,我伸手挡住了他,让他今天下午把店门上的锁全都换了,完了再带着我的卡到茶馆来找我们。

    王大朋是开着车来的,可他的车一次也只能坐四五个人,最后没办了,王大朋只能给了赵大柱的保镖们十来块钱,让他们坐公交车去茶馆,而我和赵大柱则乘坐他的车。

    在赵大柱上车的时候,有个人拉住了王大朋,有些不放心地对王大朋说:“我也坐你的车。”

    王大朋朝他摇了摇头:“你还是别介了,你要是上了车,大柱子指不定又弄出什么幺蛾子来呢。行,你就放心吧,有我道哥跟着呢,大柱子出不了什么事。”

    那人朝我这边看了一眼,当时我就坐在副驾驶上,从后视镜里清楚地看到了他的举动。

    他又问王大朋:“你那哥们到底是干什么,看起来不像个善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