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0章 事出有因
    王大朋显得有点懵,他看了看我,又看向赵大柱,过了半天才问:“不是,大柱子,听你这意思,你还赌~博了?”

    赵大柱还笑:“像咱们这些混江湖的,有几个没赌过?”

    这孩子绝对是脑子有问题!

    王大朋大概是觉得和他说不通,又朝我这边走了过来,我心里正烦,也没给他好脸,王大朋一看我脸色不好,说话的语气就变得很小心了:“道哥,到底咋回事啊,这条银链子哪来的啊?我靠,这一摸就是塑料的啊。”

    他拿起了柜台上的链子,一边还抓了一张吧台椅过来,撅着屁股就想坐下。

    面对赵大柱他们这些半大孩子的时候,我心里有气也发不出来,现在王大朋来了,我压在心里头的火,就全都撒在他身上了。

    他刚要坐,我就一把抓住他的领子,把他拎到了一边。

    王大朋十分惊恐地看着我,好像是担心我会和他动手。

    我心里气大,但还不至于打人,我将王大朋拎到了一边,气冲冲地甩给他一句:“你搬什么椅子,谁让你坐下了?”

    王大朋有些发慌:“不是,道哥,你说这事……它跟我没什么关系啊,你和我发的哪门子火啊?”

    我说:“王大朋,我问你啊,你现在是不是又开始拉帮结派,搞那些……小社会什么的?你脑子里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上高中的时候你折腾折腾也就算了,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可你现在是成年人了,还有家有业的,你知不知道干这种事是违法的?”

    王大朋:“我没有啊。道哥,这事你真冤枉我了,我可没拉帮结派啊,现在我手里好几个产业,从去年开始我就忙得前后不着店了,哪还有那闲心啊。”

    说起来,2009年的时候,王大富命理中的晦气就已经消得差不多了,我夏师伯说过,王大富二十五岁以后,运势会峰回路转,朝着大富大贵的方向发展。他是八四年生人,零九年正好二十五岁。

    所以说,王大朋说自己从去年就开始变得特别忙,应该是实话。可我当时火大,也没考虑这么多,只是问他:“什么城西一条龙,铁拳无敌王大朋,说的是你吗?天呐还铁拳无敌,太不害臊了。”

    王大朋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才有些为难地对我说:“你听我解释啊,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朝他扬了一下下巴:“你解释吧,我听着呢。”

    我这么一说,王大朋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看看我,又看看刘尚昂,然后再看看我,再看看刘尚昂。

    刘尚昂叹了口气,说:“你看我干什么,你还指望我帮你解释吗?”

    王大朋一副很焦急的样子,扭扭捏捏好半天,最后朝我摊了摊手:“这事一句话两句话还真是……说不清楚,它是……这么回事……”

    他一边说着,又要朝吧台椅那边凑,我瞪他一眼:“你干什么?站好了!”

    王大朋后退了一步,显得有点手足无措的,他咂了咂嘴,讨饶似地对我说:“道哥,你别这样,你一这样我心里就特别紧张,咱有话好好说行不行。”

    我说:“我也没把你怎么着吧,我也没不让你说话吧?对了,还有个事没问你呢,王倩现在是干什么的,她怎么就变成……变成那什么……华东二姐了?哎哟,这四个字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王大朋一脸非常为难的表情,他犹豫了好一阵子,最后对赵大柱说了句:“大柱子,你先带着你的小朋友们出去。”

    王大朋和他说话的时候,他正望着我出神,好像没听到王大朋说的话。直到王大朋在他眼晃了晃手,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大柱子,你们先出去。”王大朋又说了一遍。

    赵大柱这才点了点头,带着其他人出去了,而王大朋则快速关了店门,又重新凑到我跟前。

    我觉得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好像不打算让其他人听见,于是就对我身后的店员说:“不早了,你下班吧。”

    他转头走了两步,突然又回来,对我说:“工钱怎么办?”

    我说:“你把卡号留下,我回头打给你。”

    对于我的回答,他显然不太满意:“今天下午就打给我吗?”

    我实在是懒得跟他啰嗦,就从口袋里掏出银行卡塞给了刘尚昂:“瘦猴,你带着他取钱去,密码你知道。”

    刘尚昂拿了我的卡,就带着店员出去了。

    碍事的人都走了,店里只剩下我和王大朋,王大朋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又凑到门口那边看了看,确认没有人凑在外头偷听才松了口气。

    我从柜台后面找了两个纸杯,又找到饮水机,倒了两杯水,将其中一杯递给王大朋:“就剩咱们俩了,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王大朋长吐了一口气,问我:“去年的这个时候你去哪了?我给你打了好几通电话,就是打不通。”

    我皱了皱眉头:“你别扯开话题,先说说赵大柱是怎么回事。”

    王大朋还是向我抛出问题:“你觉得大柱子正常吗?”

    我感觉他好像话里有话,转过头去盯着他的眼睛,说:“相当不正常,我觉得这孩子好像这有点问题。”

    一边说着,我抬起手来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王大朋说:“他不是脑子有问题,他是这有问题。”

    他说话的时候也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口。

    心脏有问题?

    我不明白王大朋是什么意思,很疑惑地看着他。

    王大朋接着说道:“道哥,你还记得头几年在店子村出的那档子事吧?”

    我说当然记得。

    王大朋:“我能认识大柱子他姐,也多亏店子村出了那些事。当初小梁哥去店子村的时候,给了我三十多张辟邪符,本来是让我拿来防身的,可我也没怎么用。去年年初的时候,我觉得这些符放着也是放着,就拿到网上挂售……”

    我不得不将他打断:“你在网上挂买灵符?王大朋你脑子没事吧?”

    王大朋很尴尬地笑了笑,说:“我那时候真是穷得没办法了,眼看着都到了变卖网吧的境地了。小梁哥留给我的那些符箓,就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像这样的符箓,如果被心术不正的人买走,说不好要出大事的。”

    王大朋:“我知道,所以我在卖符的时候也是很小心的,当时我挂了二十张灵符,来问的人不少,但最后卖出去的,只有一张。那张辟邪符,我卖给了赵大柱的姐姐,嘿嘿,而且是我说:“然后你就和自己的买主勾搭上了?”

    “那时候还没,”王大朋说:“就是那段时间,我一直想联系你来着,可怎么都联系不上。”

    我问他:“你找我干什么?”

    王大朋说:“你知道我媳妇儿那会为什么要买灵符吗?”

    我想了想,说:“难不成是赵大柱中邪了?”

    王大朋顿时笑了:“要么说你厉害么,一猜就猜中了。确实是赵大柱中邪了,你别看大柱子现在浑浑噩噩的,当初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可是挺精神一小伙子,也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坏习性。”

    我就问王大朋:“你不会是自己给他驱的邪吧?”

    王大朋抱怨道:“我又联系不上你,不自己给她驱还能怎么办啊?”

    我又问他:“你怎么给他驱的邪?”

    王大朋想了想才回答我:“我记得以前村里的神汉给人做法,都是跳一通大神,然后把灵符烧成灰,拌到水里给中邪的人喝下去。我不会跳大神,就把辟邪符烧成了水,让大柱子把符水喝了。”

    怪不得赵大柱神神叨叨的,梁厚载的辟邪符上带着那么强的灵魂,直接兑成符水,那水根本就不能喝!

    我揉了揉太阳穴:“然后呢?赵大柱是不是从此变得神经兮兮的?”

    王大朋很无奈地点头:“是啊,打那以后他就整天神神叨叨的,他姐以为他得了神经病,送他去精神病院检查,可人家大夫说了,赵大柱没病,他这属于青春期综合症,找个心理医生梳理梳理就好了。”

    我不禁疑惑:“精神病院里头没有心理医生吗?”

    王大朋摇头:“这我哪知道,我又没去过。后来吧,我媳妇就又想起我来了,她带着大柱子来了山东,让我帮忙看看他的情况,然后……然后我就把他给治好了,你看他现在生龙活虎的……”

    我摆手将王大朋打断:“王大朋你这跟我说相声呢,什么叫然后你就把他给治好了,他现在明明还没好吧!”

    王大朋显得有点犹豫,我让他有话直接说,这么犹犹豫豫的怪急人,结果王大朋就给我来了一句:“这事,可不能怪我姐啊?”

    我没明白他的意思:“怎么又扯上王倩了?”

    沉默片刻之后,王大朋才说:“大柱子刚才的那段时间吧,他整天就跟喝醉了似的,五迷三道的。我试着帮他调理心态来着,可调来调去,他的情况好像越来越严重了。我姐向来比我聪明,当时我也是没了办法,就去找我姐商量。后来大柱子还是我姐给治好的,我姐说了,大柱子就是精力太旺盛,又不知道怎么发泄,才整天跟打了鸡血似的。像这样的心病,只有一个办法能治好,就是让他专注于做某件事,当成毕生的事业来做,这样一来,他就用极高的热情将多余的精力消耗掉,病也就好了。”

    我说:“王倩所说的‘毕生的事业’,就是混社会啊?她是怎么忽悠赵大柱的,又是什么城西一条龙,又是华东二姐的。”

    王大朋的表情有点尴尬了,可嘴上还是说着:“其实这事吧,也不能怪我姐,她试过了,唯一能让大柱子感兴趣的,就是这些东西,一听到这些东西啊,大柱子就特别来劲,我姐怎么说他就怎么信。你是不知道,为了治好他,我姐先是让他到饭店里帮工,又带着他去道观,去朋友的家具厂,总想找到一个他喜欢的行当,可找来找去,大柱子就是喜欢混社会。”

    我说:“我就想不明白了,你媳妇为什么把自己的弟弟推给你呢?你又不是大夫。再说你和王倩也是啊,明明不知道怎么给人治病,怎么还胡搞一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