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9章 什么鬼
    跟着他一起来的那些人一看他四肢发僵地站在原地,都不敢上前,我听到人群里还有人来了句:“卧槽,点穴!”

    我从刘尚昂手里接过赵大柱的钱包,打开看了看,里面就三四张毛票,加起来也就是不到一块钱。

    “这根链子多少钱买的?”我晃了晃手里的假银梁,朝门口那边问。

    接着就有人回答我了:“五块钱。”

    “在哪买的?”

    “小商品……”

    站在人群最末尾的少年刚说出这三个字,接着就意识到自己话多了,赶紧堵上了嘴巴。

    估计刚才说链子值五块钱的人也是他。

    我拍了赵大柱一下:“行了,别缩着了,活动活动手脚,很快就暖过来了。”

    赵大柱依然在原地僵硬了一会,后来他试探似地动了动手腕和脚腕,发现手脚都能动,才放开胆子活动。

    他一边晃着胳膊和腿,一边用十分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刚才着了我的道,这家伙不但没有怯,眼神里头还带着几分强硬。

    这就有点意思了,看样子,眼前这个叫赵大柱的少年,心性也不一般啊。

    我朝赵大柱扬了扬下巴:“小子,你瞪我干什么?”

    结果他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你跟着谁混的?”

    听到这句话,刘尚昂又乐了:“这小子怎么比我小时候还傻呢?”

    他这么一说我也才想起来,上初中那会,刘尚昂也和赵大柱一样,彪呼呼的,经常说一些尴尬的话,干一些特别尴尬的事,也好在他后来被我包师兄给忽悠走了,不然的话,指不定等他到了十七岁,也会变成赵大柱这样。

    看着赵大柱憨憨的样子,我就起了玩心,笑着问他:“那你又是跟着谁混的?”

    他很牛气地问我:“朋哥,听过吗?”

    我说:“哪个朋啊?”

    赵大柱:“城西一条龙,铁拳无双王大朋。朋哥你都没听说过,你在这跟我斗,你知道我和朋哥是什么关系吗?”

    我实在没忍住,最终还是笑了出来:“什么乱七八糟的,小哥,你今天都十七了,别老说这种幼稚的话,让人家笑话。我的个天,你还一套一套的。你说的那个王大朋,就是永安路上开网吧的那个吧?”

    被我这么说了,赵大柱可能是觉得没面子,气呼呼地回应我:“我说的就是他,怎么着吧。”

    刘尚昂就问他:“怎么还‘城西一条龙’,还‘铁拳无双’,王大朋多大年纪的人了,怎么还搞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赵大柱用一种很鄙夷的眼神看着我们,不说话。

    看到他的样子,刘尚昂很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哥,我觉得你还是有必要联系一下王大朋。这么长时间不联系他了,他该不会搞起帮派来了吧,折腾这种事可是违法的。”

    我看了看赵大柱和他身后的人,对他们说:“你们都别走了,留下吃晚饭。”

    在场的人都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完全不明白我要干什么。

    其实刚刚进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包括赵大柱在内,有好几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发虚,这一看就是饿了好几顿没正经吃饭了,既然他们碰到了我,我就得管他们。

    这时候,站在柜台后面的店员不乐意了,我刚刚找到王大朋的电话,准备拨过去,他就从后面拍了我一下,说:“哥们,说话,你和你这帮小哥们演得是哪一出啊?你要是方便的话,就把他们带走吧,我这还做生意呢。”

    我转过头去问他:“这家店的老板是不是叫左康?”

    他愣了一下,又点点头:“是啊,你认识他?”

    我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放在柜台上,一边对他说:“基本上,我每天早上起来洗漱的时候,都能从镜子里看见他。”

    他拿起我的身份证来看了一眼,但接下来,他却没有表现出我想象中的毕恭毕敬,反倒扯开嗓门朝着我喊:“大哥,你可来了,欠我仨月的工钱什么时候给?”

    我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嘴上说着:“欠你多少钱?”

    店员伸出了五个手指:“本来是五千二,昨天我不小心把吊灯打坏了,你就给我五千吧。”

    他说话的时候,我抬头看了眼房顶上的玻璃吊顶,果然破了一个口子。那么高的灯,他到底是怎么打破的?

    我心里正疑惑,就看见刘尚昂在一边捂着嘴直乐。

    我对店员说一句:“等会给你转账。”,然后就拨通了王大朋的电话。

    很快,电话另一端就传来了王大朋的声音:“你咋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我也不打算废话,直接问他:“你认识赵大柱吗?”

    王大朋在电话那边稍稍顿了一下才回应我:“当然认识啊,他是我小舅子。”

    小舅子?

    我问王大朋:“你结婚了?”

    王大朋:“啊,去年结的。本来想让你们来喝喜酒来着,可那段时间一直打不通你电话。哎,你怎么突然提起赵大柱来了,他犯事了?”

    我说:“他没钱吃饭,跑到我店里讹钱来了。”

    王大朋:“不是,大柱子不是回老家了吗,怎么……怎么回事到底是?”

    我说:“你过来再说吧,我现在就在孵化器这边,楼门口向右二十来米有个银饰店,这个店是我的。”

    王大朋:“不是,你怎么卖起首饰来了?我咋回不过味来呢。”

    我叹了口气,说:“别废话了,来了再说。”

    王大朋赶紧应一声“好”,随后就挂了电话。

    刚才我和王大朋的对话,赵大柱多少也听到了一些,他见我将手机放进了口袋,就凑过来问我:“你认识我朋哥?”

    我说:“王大朋应该是你姐夫吧?”

    赵大柱点了点头:“啊,是啊。”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你刚才说的什么城西一条龙之类的话,是你自己编的吧?”

    赵大柱当场就不乐意了:“怎么能是我瞎编的呢?我朋哥不是这地方的大哥大吗,都说他混得可场面了。”

    “他场面个屁啊,”刘尚昂在旁边说道:“小哥,这些话你都是听谁说的?”

    赵大柱沉默了一会才开口:“听王倩说的,王倩你们总听说过吧,大名鼎鼎的华东二姐……”

    “小哥,你打住,”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就将赵大柱打断,对他说:“你不要张口闭口都是这些不着调的东西,弄得自己像个三流混混一样。你以为,你这样说话,别人就会觉得你很牛气,觉得你很场面吗?你知不知道在别人眼里你就是个傻子?”

    这番话我说得好像有些重了,赵大柱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一样,看看我,又看看那些和他一起来的人,好半天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刘尚昂凑在我旁边,叹了口气,对我说:“这也不能怪他们,现在的孩子啊,网络小说看多了,中毒太深。就跟我当年看武侠小说似的,记得那些年,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李寻欢的多少多少代传人来着。”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想笑,记得在几年前,老刘好像特别看不上像网络小说这样的文学载体,可当初怂恿我把这些年的经历整理成书的人,也是他。

    不过在一零年的时候,我还没有写书的打算,对于刘尚昂这番话,算不上认可,但也谈不上反对,而且我也没打算在这种问题上深究,只是问他:“王倩这个人,你熟吗?”

    刘尚昂想了想,说:“我就知道她是王大朋的姐姐,哎,忘了是听谁说的了,王倩和载哥的关系,好像挺特殊的啊。”

    我看了他一眼,说:“他们两个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刘尚昂显得有些惊讶:“你知道这事啊,嗨,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我想了想,问他:“我记得,当初好像还是你告诉我的吧?”

    刘尚昂挠了挠头皮:“是吗?哎呦,没印象了。说起来,最近这两年一直是连轴转,忙得焦头烂额的,弄得我忘了好多以前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我也是。”

    在这之后,我和刘尚昂都没再说话,赵大柱和他带来的那些人也都一直沉默着。都是连着几天没有正经吃饭的人,我刚才说了要请他们,他们就是站在店门口干等着也愿意。

    在所有人中,只有赵大柱还是不肯消停,他明知道自己干不过我,可还是有点不服气似的,经常会站在远处瞪我,一开始我不想理他,可我越是不理他,他越是来劲,看着我的时候,还刻意把眼神弄得凶狠一点,后来我也是烦了,两眼一眯缝,和他对视一眼。

    四目相对,赵大柱接着就怂了,赶紧将视线转到一边去。

    我本以为他这下总该消停了吧,可过不了多久,他又朝我这边瞪过来了。

    这小子,脑子被狗啃过么?

    我真的不想再搭理他了,干脆无视他的目光,在心里盘算起了王倩的事。

    说起来,我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过王倩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我觉得,等乱坟山的事处理完了,我还是有必要见见她的,见见赵大柱口中这位“华东二姐”。

    华东二姐,唉,这种称号也不知道是哪个白痴想出来的。

    半个小时以后,王大朋来了,他一到门口,那些少年就齐刷刷地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还有人大声地喊他“朋哥。”,赵大柱看到他也很激动,赶紧跑到门口那边去迎接。

    王大朋站在门口,一眼就能看见我,当时我正朝着他直皱眉头,他则是一脸的尴尬,用力朝周围的人摆手:“什么朋哥,你们别乱叫,我和你们不熟。”

    他一边说着,一边快速走到了赵大柱跟前,问赵大柱:“大柱子,你不是回老家了吗,怎么跑这来了?”

    就听赵大柱说:“哦,我本来是想回老家来着,后来听说这附近有个挺不错的吧,就想进去试试手气,没想到赌运不佳,输光了路费。不过朋哥你放心,我有的是办法,很快就能弄到钱。”

    “你怎么弄钱,靠坑蒙拐骗啊?”我指了指柜台上的假银链,问赵大柱:“拿条假银链子到我店里来讹钱,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