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6章 别多嘴
    看样子,他已经来了很久了,刚才我和李良的对话,他应该全都听到了。

    除了梁厚载,刘尚昂也来了,他站在梁厚载身边,给了我一个愧疚的眼神。

    一看他那眼神我就明白了,肯定是我和庄师兄在院子里说话的时候被他听到了,他和梁厚载表面上装作专心下棋,其实那心思,全都在我和庄师兄的对话上。

    一定是刘尚昂告诉梁厚载,李良现在就在山东,在这之后,他架不住梁厚载的恳求或者是威胁,带着梁厚载来到了这里,还偷听了我和李良的谈话。

    我走到梁厚载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可他依然没有抬头,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又招呼了刘尚昂,带着他离开了李良所在的小屋子,梁厚载依然坐在窗沿下,低头不语。

    走到庄师兄身边的时候,庄师兄有些担忧地问我:“厚载和李良的事,怎么办啊?”

    我回头看了一眼梁厚载,叹口气,对庄师兄说:“这件事,还是让厚载自己拿主意吧。咱们都别在这待着,给他们师徒俩留点空间。庄师兄,你先带我到墓里看看吧。”

    庄师兄又看了看厚载,问我:“不带上厚载吗?”

    我说:“要下那个墓,梁厚载必须同行。这一次咱们就在墓口附近溜达溜达,等厚载把他自己的事处理完了,咱们再那什么吧,再进行深入探索吧。”

    “行啊。”庄师兄一边应着,一边又朝梁厚载那边看了一眼,随后就招呼了大伟,让大伟带我们去挖掘点,他则去了公园斜对面的超市,说是要买水。

    当我们拐到一条用鹅卵石和白石砖铺成的小路时,我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梁厚载拉开了小屋的房门,闷闷地走了进去。

    刘尚昂凑到我跟前来,小声地问我:“道哥,你说,载哥不会和他师父闹翻吧。”

    我摇了摇头:“梁厚载如果真的生气了,反而不会吵架,如果他真的和他师父冷战,那才真是麻烦了。”

    刘尚昂“啊?”了一声,有点焦躁地说:“那咱们赶紧过去看看吧,载哥好不容易才和他师父见面,两个人可别闹僵了啊。”

    我还是摇头:“以厚载的性子,咱们不过去,他应该能谅解李良,可如果咱们在他身边,他才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其实他现在也不想让咱们掺合这件事。”

    刘尚昂:“为什么啊?”

    我说:“厚载就是那个性子。总之他和李良的事你就别管了,等会咱们见到他,如果他不主动说李良的事,咱们也别多问。”

    刘尚昂盯着我看了一会,又问我:“如果载哥不主动说,是不是就说明,他和那个叫李良的老头闹翻了?”

    我说:“不一定,总之你就别操心了,见到梁厚载以后也别多嘴。记住啊,别多嘴。”

    刘尚昂显得有些不耐烦了:“行了,我不问就是了。”

    我没再理他,跟在大伟身后默默地走着。

    快到小路尽头的时候,我看到路旁的草坪里堆着一个很高的土堆,那些泥土上还没有干透,显现出带着潮气的棕黑色,一看就是刚刚挖出来不久。

    而在土堆的后方,还不时传来铁镐和地面撞击的声音。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就看到两个工人打扮的人正举着镐子奋力地掘土,可在他们旁边,明明就有一个挖好的洞口。

    这两个人动工的时候,周围还有人围观。

    我觉得,那两个人好像在进行某种竞赛,他们下镐的时候都非常用力,时不时抬头看看对方,两个人的眼神中都是坚定中带着一点挑衅。

    而那些看着他们动镐的人,却都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大伟一看到他们的举动,顿时皱起了眉头,朝着那两个动土的人喊:“刘大喜、毛小希,你们两个干什么呢!”

    被大伟这么一喊,那两个人同时停了下来,把身子挺得直直得,面朝我们这边站起了军姿。

    我心里就奇怪了,怎么大伟一开口这两个人就集体站军姿呢,部队里头有上级一开口下级就必须站军姿的规矩吗?

    我这不是反问,是真的不知道部队里什么规矩。

    大伟朝其中一个人扬了扬下巴:“刘大喜,你们两个又干什么这是!”

    “报告首长,我们正在……”其中一个身材略为魁梧的人朝大伟敬了个军礼,先是用很洪亮的声音说了这么几个字,接着又像是有点怂了,声音弱了下来,脸上还浮出了怯怯的笑:“我们就是想把这个入口再扩一扩。”

    大伟瞪了他一眼:“胡扯,一天到晚满嘴放炮。毛小希,你说。”

    就见另一个人挺了挺胸膛,说:“刘大喜他说我个头小,没劲,我就跟他比比,一人挖个洞,看看十分钟里头谁挖得深,挖得大。”

    这孩子够实在的,刚才我看到他们两个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在较劲呢。就是不知道他们的行为大伟怎么看,会不会处罚他们。

    对于大伟怎么管教自己手底下的兵,我真的没什么兴趣,趁着他训话的时候,我就拉着刘尚昂到了洞口那边。

    刘尚昂拿出探照手电,朝着洞口中照了照,就见洞口正下方连着一条用木梁支撑的土道,由于隧道是横向延伸的,我站在洞口也看不清深处的情况,就打算进去瞅一眼。

    可我这边还没等跳进去了,大伟就远远地冲我喊:“你现在就进去啊?”

    我说:“在外围转一转,看看什么情况。底下的空气质量怎么样?”

    “还行,我跟你们一块下去,”大伟一边说着,一边跑到了我跟前,临下洞之前,他又转过身冲着刘大喜和毛小希喊:“你们俩,俯卧撑!我们什么时候出来,你们什么时候停。”

    他朝着那两个人喊话的时候,我已经跳进了隧道,道底和洞口见也就是三米左右的距离,我落地的时候快速蜷了一下膝盖就化解了下坠带来的冲击力。

    刘尚昂紧跟在后面下来,大伟最后一个落地,随后他就开了手电,快速来到我身边。

    我朝着隧道深处瞅了一眼,这条隧道还是很长的,一直延伸到了两百米开外。

    大伟在旁边对我说:“过了这条隧道,连着一条软梯,从那向下爬一百多米才进墓穴。”

    我笑了笑,说:“大伟你可以啊,这才几年就变成‘首长’了。”

    大伟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也笑了:“啥首长啊,其实我手底下就这么几个兵,只不过我们是特勤部队,我的级别稍微高那么一点点,哈哈。”

    我出于好奇地问:“刚才那两个人,看起来关系好像不错啊。”

    大伟朝我竖了竖大拇指:“要么说你们这些人厉害呢,他们两个确实是最好的兄弟,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只不过就是经常互相不服气,爱较个劲。个头高一点的那个叫刘大喜,个头矮点的那个叫毛小希,这两个人名字里都带着个‘喜’字,加上关系又特别好,就有人给他们起了个外号,叫他们‘双喜’。这两个家伙虽然混了点,不过真论起来,算是我手底下最好的兵,等到哪一天我退伍以后,这支队伍估计就由他们俩来带了。”

    我说:“哟,那我可得跟他们认识认识,指不定哪天就变成同僚了。”

    大伟:“这次下墓,也带着他们两个吧?”

    我看向了大伟:“他们两个有下墓的经验吗?”

    大伟摇了摇头:“没有,可经验这东西,不也是慢慢积攒出来的吗。说实话,我倒是真想让他们下下墓,见见世面。唉,想想几年前,我跟着你下青铜墓的时候,就是因为没经验,还差点坏了大事。”

    我点了点头:“行啊,你想带着就带着吧,不过先说好,一旦到了墓穴深处,那可就是生死有命了,我可不保证能护他们周全。”

    大伟就冲着我乐:“我懂。”

    我没再说什么,快步来到了隧道的尽头。

    出了隧道,就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渊,一条金属结构的软梯被六颗铁钉固定在隧道边缘的土壁上,一直向下延伸到了黑暗深处。

    我问大伟:“你们弄得这个软梯,结实吗?”

    大伟笑了笑:“放心吧,能承住你的重量。”

    我也没废话,直接上了软梯。

    眼前这条软梯看样子是加固过的,踩上去没有发飘的感觉,而且挡管摸起来也很厚实。

    我向下爬了一段距离,又抬头看看固定在土壁上的铁钉,尽管梯子上的人在移动,可铁钉丝毫没有晃动,确实被楔得非常结实。

    一百米深的深渊,乍一听“一百米”这个数字,好像不觉得它特别深。其实一百米,就相当于三十层楼的高度了。

    我一边朝着下方爬,一边担心梁厚载的恐高症,加上又是要爬软梯,越是向下走,梯子晃动得就越厉害,我担心他会像在云南老羌寨时一样,走到一半就吓得睁不开眼了,上次在老寨子里滑钢索的时候,他就被吓得闭上了眼,还是罗菲拖着他到对岸的。

    来到深渊底部的时候,我从软梯上跳下来,就感觉地面上有很多不规则的凸起物,踩在上面有些硌脚的感觉。

    借着从大伟和刘尚昂那边传过来的灯光,我看到地面上有大片大片的浮雕,这地方的潮气是很重的,按说,那些浮雕经过长时间的潮气腐蚀,应该变得很模糊了才对,可眼前这些浮雕却异常的清晰。

    所有浮雕所刻画的东西基本都是一致的,那是一种外形介于蛇和蚯蚓之间的动物,它的身子也和蛇、蚯蚓一样,是长长的一条,但它不像蛇那样有明显的头部,也不像蚯蚓那样头尾难以区分。

    它的身子是中间宽、两端窄,身上没有蚯蚓那样的“节”,头部也不像蛇类那样,离得很远就能很容易地辨认出来,它好像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头颅,只是在身体之的一端长了一张怪异的脸:一对狭长的眼睛和一张长满利齿的嘴。那些尖锐的牙齿非常长,以至于它根本无法完全将嘴巴闭合。

    刘尚昂看了眼地上的浮雕,随后问我:“这是什么玩意儿啊,长得这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