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5章 相见不如怀念
    我咂了咂舌:“我师父可是老江湖,别说是心智,就拿江湖经验来说,我和师父也差了好几条街了。对了李爷爷,庄师兄说你的修为……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过了好半天,李良又开口道:“两年前,我用七星灯续了十二年寿命,这可是逆天改命啊,而作为代价,我这一身道行全都废了。不过这样也挺好,嘿嘿,自从没了道行,我反倒觉得日子过得轻松了。”

    续了十二年寿命,为什么要续命?

    我看着李良,不由地皱起了眉,作为一个修行者,他应该很清楚,做了这种违背天理的事,可不是丢失一身道行那么简单,他续了十二年的命,死后就要多受十二年的苦,每日被阴风洗地,经历骨头被撕裂搬的痛苦,最终也无法进入轮回,只能随风消散,永世不得超生。

    虽说我也无法证明这个世界上是否有轮回,魂魄是否能够超生,但我知道在十二年期满的时候,李良将会死得非常惨,在他死亡的那四五个小时里,他要将这十二年承受的所有痛苦再重新承受一遍,而且在那个时候,这些痛苦将会放大十倍、百倍。

    李良看着我,眼神中带着几分决绝,我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问他:“为什么要续命?”

    他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说:“我见过十全道人了。”

    这句话一出,我心里顿时紧了一下,没说话,只是盯着李良。

    过了片刻,李良又说道:“真是不能想,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能将道行提升到那样的境界。起初碰上他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碰上了神魔,可他终究是个凡人啊,呵呵,他也是有弱点的。”

    我立即问李良:“十全道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良眯起了眼睛,恨恨地说:“他是个疯子,我只能这么说。对于咱们这些人来说,那个人几乎不可战胜,但他也有弱点,我不知道那个弱点到底在哪,但我知道他一定有弱点,不然的话,我不可能活下来。”

    听李良这意思,他好像还和十全道人交过手啊。

    我朝他跟前凑了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李良眯着眼睛,好像陷入了回忆,他一边想着,一边慢慢地说:“我们是在罗布泊见到他的,一开始……我以为那是一个在沙漠里迷路的旅人,直到他突然向我们出手……太强悍了,那是我从没见过的强悍,仅一个照面,沙鬼帮三十多个教众就全部毙命,我经络被堵住了,念力也散了。他要杀我,可没等动手大漠里就起了风沙,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恐,他对着风沙发了一会呆,然后就逃命似地跑了。所以我想,他一定是有弱点的,而且他的弱点,可能和大漠里的风沙有关。”

    说起这段经历的时候,李良有些前言不搭后语,我用了很大力气才明白他在说什么。

    等他把话说完了,我又接着问:“李爷爷,您是怎么知道,在沙漠里对你们出手的那个老人就是十全道人呢?”

    李良想了想,说:“因为他用的那些术法,都是一些非常古老的巫术,古老到我都叫不出名字来。那些术,至少有三四千年的历史吧。除非他是从那个时代一直活到现在的,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施展出那样的大术。如今这个世界和三四千年的世界是不一样的,人口繁多,天地间灵韵消蚀殆尽,这个年代的人,已经无法练成那样的术法。加上这些年我们做了很多针对十全道人的调查,早就得知他是三千年前的古人,因此我才断定,在大漠中向我们出手的那个人,就是十全道人。”

    “这些年,我们也一直在调查十全道人,但他藏得深,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罗布泊呢?”我这么问着。

    按照梁厚载之前的推测,罗中行在最近几年里应该不会开启鬼门,他还在等待最好的时机。既然他不打算开启鬼门,又为什么会出现在罗布泊呢?

    李良说:“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大概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吧,鬼沙帮接到了组织上的命令,说十全道人很可能会在罗布泊现身,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一直潜伏在罗布泊那边,在碰上十全道人之前,我们还处理了几伙佣兵,那些人进入沙漠,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我记得,在得知罗中行要进入罗布泊开启鬼门的时候,我就曾建议庄师兄往罗布泊那边调兵,防止葬教在那边搞小动作,现在看来,李良和他口中的“沙鬼帮”,就是庄师兄调过去的。

    不过李良说,是沙鬼帮接到了前往罗布泊的命令,而不是他接到了这个命令,可以理解为,那时候庄师兄也不知道他和沙鬼帮的人在一起。

    话说这个沙鬼帮到底是干什么的,过去好像从来没听说过呢。

    我一边听着李良的话,一边思考着这些,李良也没管我,自顾自地说着:“我因为经络被堵,本来是活不了的。可沙鬼帮的人全都死了,如果我也这么死了,就没有人将十全道人的事告诉你了,我没得选,才做了七星灯局,给自己续了命。”

    我无奈地点头,完了问他:“李爷爷,你这次来,就是想告诉我太阳墓的入口在哪么?”

    李良笑了笑:“嗯。其实在几天前,我还不知道那个埋在沙里的枯树桩就是太阳墓的入口,只知道那底下肯定有个墓,我能感觉到从地底下蹿上来的阴气。这些年,我也是听有学说了一些事情,才知道十全道人要进太阳墓,加上他现身的地方离太阳墓又不远。所以我就估摸着,那个树桩底下,十有八九就是太阳墓入口。当初我们见到十全道人的时候,他刚刚把那截树桩给挖出来,我看到那里有个通道。”

    我挑了一下眉:“哪里有个通道?”

    李良:“树洞里,呵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等哪天你把那个树桩挖出来了,就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

    我点了点头,李良也点了点头,在这之后,我们两个就同时陷入了沉默。

    气氛变得有点尴尬了,我清了清嗓子,问:“沙鬼帮是干什么呢,怎么过去从来没听说过呢。”

    李良:“哦,他们是新疆一带的隐修门派,是修萨满教巫术的,听说在百十年前,沙鬼帮还在大漠里做过沙匪,打劫商队什么的。大概是刚建国那会吧,他们被组织上收编,打那之后就一直驻扎在新疆那边,算是组织在新疆的一个分局。”

    又是隐修门派,又是沙匪,又是组织上的分局,我听得有点糊涂,但也没再多问。李良端起杯子来喝了一口水,然后将杯子抱在怀里出起了神,屋子里的空气再次沉寂下来。

    我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就这么傻愣愣地坐着。

    其实,我心里是有一些话想说的,可又不知道该不该说,李良似乎也有话说,他那副苦思冥想的样子,好像就是在盘算着怎么开口。

    可过了很久,我们两个都没能张开嘴,我心里非常尴尬,李良心里的感受应该和我差不多。

    在这之后,我也不知道又经过了多长时间,李良突然问我:“厚载他……还好吧?”

    我点了点头:“他挺好了,就是碰到生人的时候比较腼腆。不过这两年他谈了个女朋友,算是个女中豪杰吧,和厚载的性子正好能互补。”

    李良无奈地笑了笑:“呵呵,他从小就比别人腼腆,厚载这孩子,怕生。”

    说完这几句话,我和李良又一次同时陷入了沉默。

    过了片刻,还是我忍不住开口了:“李爷爷,我觉得,你还是见一见厚载吧。”

    李良的脸色变得有些苦闷:“唉,不是我不想见他,可我现在这样子,他看到了,肯定要揪心的。再说,我也不知道,这些年他有没有怪我……当初我抛下他,就那么走了,而且一走就是这么多年。唉,这些年,多亏你和老柴照顾他了。”

    我有些愧疚地说:“李爷爷,你千万别这么说。您当初离开,不也是受了我师父的嘱托吗,说起来,这件事还是……”

    没等我说完,李良就快速摆了摆手,将我打断道:“什么嘱托不嘱托的,就算当初老柴不托我调查那个十全道人,我自己也会调查他。呵呵,除魔卫道,这可不只是时你们守正一脉的责任。”

    说到这里,李良长叹了一口气:“其实吧,这些年了,我没有一天不想和厚载团聚。前阵子,有学他们在石河子找到我,说要带着我到乱坟山那边来,我心里特别激动,心想着总算能见到厚载了,可来了以后,我这心里头啊,又特别害怕,我怕厚载记恨我,不肯认我这个师父了,又怕他看到我现在这样,心里头不舒服。”

    我说:“以我这么多年对厚载的了解,他肯定不会不认您这个师父,至于记恨嘛……毕竟您走了这么久,他心里多少会有点怨气。要不……我先回去给厚载透个信,就说您来了,看看他是什么反应吧?”

    力量赶紧朝我摆了摆手:“别了别了,还是别了,那什么,我再想想,你让我再想想。你先出去吧,等我想好了,我给你个信。”

    我闷闷地点了一下头:“那行吧,那我先出去。”

    李良“诶”了一声,又猛灌了一大口水。

    看着他进退两难的样子,我也不忍心再催着他和梁厚载见面,只能站起身来,先行离开的屋子。

    刚一出屋门,我就看见庄师兄和大伟站在离我五六米开外的地方,双双瞪大眼睛看着我。

    一开始我也没明白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直到大伟朝窗口下方指了指,我转头一看,就看见窗台下面正坐着一个人。

    是梁厚载。

    此时他正坐在窗户下方,低着头,我看不到他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