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0章 圣灵
    我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冲她笑了笑,并做出一个口型:“放心。”

    哑姑依然放心不下,她的脸带着深深的担忧。

    几秒钟之后,我感觉到引魂灯的灵韵正一点一点地从村民身上挣脱出来,在它们离开村民身体的时候,还带出了附着在村民体内的第二道魂魄。

    这时的黄大仙已经满头虚汗了,他有些吃力地抓起勾魂锁,看准时机,几乎是用尽所有力气将长锁甩了过去,锁钩就那么长,可附着在锁钩上的灵韵却在一瞬间突然延伸出去,随着勾魂锁在空中摆动,这道被拉长了的灵韵也快速从每一个村民的头顶上掠过,将那些从村民身上脱离出来的魂魄全部扯进了引魂灯。

    直到最后一个魂魄在灯火的炙烤下消散,黄大仙从鼻子里吭了一声,呼哧一下就瘫软在了地上。

    我本想上去扶他,可他却朝我摆了摆手,又有些吃力地指了指引魂灯。

    我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凝练念力,朝着引魂灯的灯火猛吹一口气。以前我一直认为,要熄灭引魂灯的灯火大概需要某种特殊的手段,可没想到,单单是这么一吹,那道白色的火光就瞬间熄了。

    黄大仙看到灯火熄灭,松了口气似地对我说:“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不要叫醒他们。”

    不要叫醒谁?

    我心里正疑惑,就听身后传来呼呼啦啦的一阵响声,转头一看,几乎所有的村民竟然全都摊到在了地上,除了老白头和哑姑。

    黄大仙仰头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老白头和哑姑见村民们全都昏了过去,变得非常紧张。老白头远远地冲我喊:“小师傅,他们这是……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个全都倒下了呢?”

    在他说话的时候,哑姑也冲我比划着一些看不懂的手势。

    我就朝老白头摆了摆手:“放心吧,他们没又大碍。今天晚上十二点以后再叫醒他们,但在十二点之前,千万不别把他们弄醒了。”

    老白头:“这山上头怪凉的,我给他们拿几床被祿盖一盖,应该没有问题吧?”

    我看向了黄大仙,黄大仙猛喘了几口气,才朝我摆摆手,对我说:“别动他们。”

    这次他说的话老白头也听到了,老白头询问似地看着我,我朝他摊了摊手:“就按黄大仙的意思办吧。”

    老白头点了点头,又看了眼他那倒在地上的傻儿子,长长地叹了口气。

    在这之后过了很久,黄大仙才吃力地爬了起来,夕阳已经快要完全落下,天穹的西方像是着了墨一样,正以很快的速度暗了下来。

    虽说黄大仙现在看上去是一副轻松的模样,但我依然不确定山顶上的村民是否安全,一直小心翼翼地守着他们,生怕出什么问题。

    刘尚昂拿来了压缩饼干和水,让我垫垫肚子,即便是吃饭的时候,我也没有离开山顶半步。

    晚上十二点刚过,黄大仙站在山坡上奋力地朝我挥手,让我将所有村民唤醒,我依着他的意思叫醒了村民。

    所有村民醒过来之后,都是一脸懵懵的表情,眼神里一点光泽也没有,神智似乎还是没有恢复。

    这时候黄大仙匆匆忙来到了山顶,我指了指村民,问他怎么回事。

    他也没回应我,只是用勾魂锁勾住了队伍最前方的老人,拉着他朝山下走去,那个老人一动,队伍中的其他人也跟着动了起来,他们依旧排成一排,十分有次序地下了山。

    我也跟着这些人一起下了山,顺便也想看看黄大仙到底要干什么。

    当黄大仙牵着第一个人走下山坡的时候,那个人的身子突然颤了一下,接着就听他开口说:“咦?我咋跑到山下头来了,怎么天都黑了?”

    一听到那个人说话,我顿时松了口气,看样子他已经恢复正常了。

    黄大仙也不理会那人,很粗鲁地让他靠边站,然后又引着后面的人一个一个走下山脚。

    每个人离开山脚的时候,都是突然间回过神来,随后就开始惊叹于天色的变化,以及自己不知不觉下了山。

    直到最后一个人下山以后,我悬着的那颗心才算是彻底落下了。

    早在十一点钟的时候老白头和哑姑就回家了,他们也是看村民们在山上待了一整天,怕大家着凉,跑回家熬姜汤去了。

    此时所有村民都已经下山,老白头和哑姑也抱着一口大锅和一叠碗过来了,老白头先是看到自己的傻儿子没事了,我看到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哑姑见自家男人没事,脸上也绽出了笑容。

    他们几个在一旁忙碌着,黄大仙就将勾魂锁挎在肩上,默默擦着头上的汗。

    我走到黄大仙跟前,递给他一包纸巾,一边问他:“都解决了?”

    黄大仙点了点头:“第二道魂魄已经从他们身上分离出来了,被圣物的灵韵滋养了整整一天,现在他们身上的魂都壮得很,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对了恩人,之前催动大阵的时候我就留意到,在寨子西边好像还有大量的游魂,至少两三百只吧,我催动引魂灯的时候,它们还有骚动的迹象。”

    听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起初来到寨子的时候,我们确实见过一只游魂来着,当时还是它引着我们去了下寨那边。

    罗菲也对我说:“有道,那么多游魂,留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还是将它们度了吧。”

    度了这些游魂么?说实话我对超度亡灵这种事一点也不在行,可留着这么多游魂在寨子里,也确实不是个办法。

    我看向了黄大仙,问他:“引魂灯应该也能超度亡灵吧?”

    黄大仙想了想,说:“算不上超度吧,不过能让它们没有痛苦地消散。罗刹棺里的古籍上说,魂魄消散,其实就是进入轮回了,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超度。”

    “算。”我点了一下头,招呼大家朝下寨那边走了。黄大仙在临走之前还回了一趟山顶,将两枚黑牛角收了起来,他原本要将黑牛角给我,可我就寻思着,这种东西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就让他留着布阵了。

    要到下寨那边去,还要走一次滑索,考虑到梁厚载恐高,我就没让他跟着。

    说起来,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刚来寨子的那天晚上,游魂为什么要给我们引路,难道那么弱的游魂也有自己的意识,它之所以引我们来下寨,就是要拜托我们救那些村民?

    进了下寨,罗菲说靠近峡谷的地方有大量的魂韵,游魂应该就藏在那里,有黄大仙在场,我们也不用多此一举地到峡谷那边查看。他拿出了引魂灯,撩起灯火,随着引魂灯的灵韵外泄,没多久,藏在下寨的游魂就聚集了过来。

    在这些游魂身上,完全感知不到阴气和怨气,它们就是一朵朵半透明的灵体,纯洁、纯粹,没有一丝杂质。

    黄大仙见到这些游魂的时候也不禁惊叹:“这些简直都是圣灵啊,连一丝邪气都没有。”

    罗菲也说道:“这些游魂,至少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按说鬼物这东西在凡间滞留的时候,都会遭受阴风洗涤,每天承受着皮开肉绽似的痛苦,存在的时间越长,怨气就越重。可这些游魂实在太奇怪了,为什么在它们的身上,我感觉不到一丝怨气呢?”

    我说:“你现在能感应到炁场了?”

    罗菲:“你从土楼上将第二根黑牛角取下来的时候,我就能感应到炁场了。”

    也就是说,罗菲对炁场的感知能力被封闭,罪魁祸首是土楼上的特殊布置了?之前我还以为是峡谷在作祟来着。

    这时候,我有试着感应了峡谷那边的炁场,里面的中正炁场已经消失,而上下两寨中的炁场,也不再朝着峡谷中流动。

    黄大仙问我:“现在就驱散它们吗?”

    我摇了摇头,随后就试着和游魂沟通,我凝练了念力,然后在心里询问它们:“你们为什么会聚集在这里?”

    没有任何回应。

    我又试着问:“为什么要救村民?”

    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最后,我又问了一个问题:“你们身上为什么没有阴气和怨气呢?”

    我能感觉到所有游魂都在盯着我看,可它们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对黄大仙说:“超度它们吧。”

    黄大仙立刻凝练念力,引魂灯的火光快速抖动了几下,而在这之后,聚集在附近的游魂就一个一个地钻进了引魂灯中。

    “我们不是游魂。”

    近一半游魂都随着引魂灯灯火的温度消散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回荡起了一个十分空灵的声音。

    我朝着那一个个正要钻进灯火中的游魂看了过去,它们还是闷闷地飘飘向灯火,注意力不在我这边。

    我以为刚才可能是出现幻听了,可这时候,那个声音又出现了:“我们是这里的土地,滋养万物,在一千年的时间里守卫着两个圣物。”

    我试图和声音的主人进行交流:“你说的圣物是黑牛角吗?”

    它没有回应我的问我,只是说着:“你们来了,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现在,我们要随着风去往另一个世界。谢谢你们救了村民。”

    它似乎和一般的鬼物不一样,无法听到我心里的声音,于是我直接开口问:“你们要去哪?”

    先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过了好半天,那个声音才再次出现:“去找李子府。”

    话音刚落,最后一道游魂已经钻进了引魂灯的火光中,并随着火焰上的温度快速消散了。

    而在这之后,那个空灵的声音也没再出现。

    我看着黄大仙手中的引魂灯,一时间出了神,罗菲过来拍一下我的胳膊,问我:“有道,你刚才在跟谁说话?”

    我说:“跟那些游魂。刚才我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声音,它告诉我,他们不是游魂,而是这里的土地,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

    罗菲:“在它们消散的那一刹那,我就有一种感觉,它们好像真的不是游魂,甚至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嗯,它们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