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9章 离魂阵
    周烈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也无法保证在两千年后,自己还是不是当初那个周烈,也许他会像无当一样,被心魔亦或是内心的欲望侵蚀,变成另外一个罗中行。

    光是一个罗中行,对我们来说就已经是几乎无法战胜的强敌,如果再加上一个周烈,我们就彻底没有胜算了,到时候鬼门大开,谁也无法中止那场劫难,天地突变,人间将变成真正的炼狱。

    所以周烈选择自行了结,无当则在这两千年里艰难地活了下来,虽然他最终变成了罗中行,可他也将自己的弱点留给了后人。

    都说天命难违,也许仅靠凡人的力量真的无法违抗天命,可一世祖做的这些事,却给这道天命投下了一颗种子。历时两千年,当年一世祖种下的种子将要开花结果,如今罗中行已经成了天命唯一的弱点。

    我想,只要除掉罗中行,就能阻止天地间的这场劫难。

    想到这些,我心里就一阵一阵地发颤。

    这是一个策划了两千年,无比庞大的局,而我们这些身在局中的人,全都是一世祖的棋子。

    见我这边很长时间没有动静,仙儿戳了戳我的胳膊:“你又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我无奈叹了口气:“咱们这些人的命运,好像都掌握在别人手上啊。”

    梁厚载笑了笑:“也不尽然吧,你的一世祖就是再怎么精通筮卜算命,也不可能完全掌握咱们的情况吧。”

    我说:“我总觉得她就是什么都算到了,就连百乌山的事,我觉得也是她一手安排好的。要不然的,舒云杯也不会出现在那里吧。”

    梁厚载说:“我说不尽然,指的是,你的一世祖大概也没算到,咱们到底能不能战胜罗中行。你看,要是咱们命中注定能战胜罗中行,无当就不用处心积虑地给咱们留下这么多东西了吧。如果咱们注定赢不了,周烈肯定不会让无当独活。”

    “我现在心里头特别堵得慌,”我抱着手说:“折腾了这么多年,闹了半天都是别人一早安排好的。算了,不聊这个了,你说,无当在这里留下一个离魂阵,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梁厚载想了想,说:“你还记得吧,上次咱们见到王大富的时候,王大富曾透露过这样一个信息:无当的心魔其实就是夜魔的一缕残魂。如果这个离魂阵能将村民身上的第二道魂魄分离出来,是否就意味着,它也能将夜魔的魂魄从无当身上分离出来呢?”

    我顿时瞪大了眼:“你是说,这个离魂阵,可能是战胜罗中行的关键?”

    梁厚载点头:“就是这个意思。不过这只是我的推测,不一定准确。正好现在黄大仙也在,先试试离魂阵的威力吧。”

    我点了点头:“黄大仙,你应该知道怎么布置离魂阵吧。”

    黄大仙说:“知道归知道,可问题是,我只有魂器,没有圣物啊。”

    我从背包里取出黑牛角,递给黄大仙,又指着土楼顶端的尖角石:“这根牛角,加上土楼上的那块石头,就是布阵用的两样圣物了,银铃就在石头后面的槽里。那个土楼是中空的,要想登顶只能顺着外墙向上爬,你能爬上去吗?”

    黄大仙显得有些为难:“我是黄鼠狼,又不是壁虎。”

    看样子,银铃还是需要我去取了。

    我叹了口气,刚要朝土楼那边走,就听黄大仙在我身后说:“哦,另一个圣物也在那块石头里啊。”

    我回头看着黄大仙:“什么意思?”

    黄大仙说:“恩人啊,我听你的意思,是不是你先前用银铃催动的就是这枚角和那块石头?所以你才将那块石头当成了圣物。”

    我不由地皱了一下眉:“难道它不是?”

    黄大仙“啊”了一声,说:“古籍上说,所谓的圣物,其实就是一对大小相同的天牛角,我也不知道天牛是什么牛,可古籍上就是这么说的。既然是一对角,大小应该差不多吧。听你说,那个石头后面有个凹槽,那里头就只有一个银铃吗?”

    四天前的晚上,我从凹槽里掏出银铃以后,也没再仔细看里面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

    我长吐一口浊气:“反正还要上去一次,我再看看凹槽里还有没有其他东西吧。我最后再确认一次,你确实知道如何使用这个阵法,对吗?”

    黄大仙丝毫没有迟疑地点了点头。

    这么一来,我就必须上土楼了。

    虽说楼顶上的风总让我提心吊胆,但我也没再说什么废话,立即带着黄大仙他们来到土楼前,我让他们在楼底下等着,而后拿出青钢剑和登山用的器械,顺着外墙向上爬。

    刘尚昂原本想替我来着,他确实比我更擅长攀爬,可这一次他却替不了我,楼顶上的风太大,我不确定他能不能在那里稳住重心,另外,爬楼的时候必须动用青钢剑,自从青钢剑被重铸之后,它就变得非常沉重,刘尚昂的力气不小,但要正常挥动这把剑还是有难度的。

    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很顺利就登上了楼顶。

    黄大仙是对的,在尖角石后面的凹槽里除了银铃,还有一枚漆黑的牛角。

    这个牛角上也散发着极为滂湃的中正炁场,但在我将它取出来之前,却完全感知不到这股炁场。

    这时我才明白,罗菲他们之所以感知不到炁场,和两寨之间的峡谷无关,是眼前这颗尖角石在作祟。

    不过,如果没有它,土楼顶上的圣物应该早就被人发现了。而峡谷中如果没有迷雾,藏在那里的黑牛角,同样会被人挖掘出来。

    当我拿着银铃和黑牛角从土楼上下来的时候,黄大仙一直盯着我手里的东西,显得很兴奋。

    我问他兴奋什么,他说,离魂阵是他从罗刹棺中得到那本古籍记载的唯一一种阵法,如今终于要成阵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回想起当初在河南朱家村加到他的时候,它曾在村子里做过布置,还将村外的小路做成了“黄泉路”,引周边的游魂朝朱家村靠拢。于是就问他,当初他做下的那些布置,难道不能算一个阵法么。

    对于此,黄大仙的解释是,那个确实是一个阵法,但那个阵法是罗刹教给他的,并非来自于棺中的古籍。

    当天中午一点左右,太阳刚刚偏离了天空中的正中央,黄大仙就找到了老白头,问他能不能将所有村民集中起来,最好能在三点之前集合完毕。

    老白头要想让所有村民集中起来,其实是件很容易的事,他跑到峡谷附近扯了一嗓子,寨子里的村民就一个个从宅院里出来。老白头点了点人数,发现人不够,寨子西头的老赵家,一家五口人全都没来,找人到他们家看,发现院门上了锁。

    大家在路旁等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还是老赵的孙子抱着一筐鱼回来,我们才知道他们是去老坝那边捞鱼了。

    老白头让人将老赵他们找回来,等人齐了,黄大仙才招呼着村民朝土楼那边走。

    到达土楼的时候,刘尚昂看了一下手表,当时正好是下午三点整。

    整个寨子里也就是百十来号人,黄大仙让所有人按年龄大小排成一列,年纪最大的站在最前方,面朝土楼的方向,年纪最小的站在队伍的末尾,背对峡谷所在的方向。

    当所有人在山坡上占城一条斜线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他们正好站在破军、贪狼两个星位的对角线上。

    黄大仙先让他们这么站了几分钟,随后就在山坡上踱起了步子,下午的阳光斜照在山顶上,正好将所有村民都笼罩在炁场。

    这天的天气非常好,万里无云,阳光是也比较柔和,也许是受到这种好天气的影响,大家站在山顶上有说有笑,气氛十分轻松。

    四点一刻,黄大仙一路小跑地来到山顶,他先是将一根黑牛角放在土楼中,如果把整个村子的风水大势比作星空,土楼所在的位置,就是破军星位。随后他又跑到队伍的末尾,将第二根黑牛角插在地上,这根牛角所对的位置,正指向了贪狼星的星位。

    在这之后,又是长时间的等待,直到下午六点多,阳光夕斜,村民们的脸上都在夕阳照射下泛出一抹圆润的金边时,黄大仙再次来到的山顶。

    他先是将引魂灯放在地上,随后又忍着剧痛,从体内掏出了勾魂锁。

    我看到他的表情过于严肃和紧张,忍不住问他:“没问题吧?”

    黄大仙轻叹一声,冲我点了点头:“催动大阵是没问题的,不过我的念力有限,如果等一会我昏过去了,你得想办法熄灭引魂灯。”

    我皱了一下眉头:“怎么熄灭。”

    黄大仙笑了笑:“吹灭就行了,你的念力这么强,轻而易举就能吹灭它。”

    说到这,黄大仙抬头看了眼天色,自言自语似地说了句:“开始吧!”

    我担心会打扰到黄大仙,就特意后退了两步,和他稍稍拉开距离。

    黄大仙深吸一口,而后凝练念力,催动的引魂灯。

    引魂灯的灯火越烧越旺,眼看火焰几乎要破灯而出的时候,黄大仙用力晃动了银铃。

    我看到位于贪狼星星位的黑牛角快速震颤起来,而在土楼内部,也传来了牛角震动时的嗡嗡声。

    在它们震动的同时,我感觉自己的魂魄也跟着颤了一下,但这种感觉只出现了一瞬就消失了。梁厚载他们应该也有同样的感觉,我留意到他们在那一刻的表情都不是很自然。

    黄大仙拿起了引魂灯,不停地在摇晃着它,他的念力先是流入了灯火中,又和灯火上的灵韵一起飘散到空气中,一丝一缕地慢慢流淌,最终钻进了每一个村民的眉心。

    引魂灯的灵韵一进入印堂,那些村民眼中的光彩就立刻消散了,他们的眼神变得没有焦距,就像是失神,可所有人又齐刷刷地看向了黄大仙手中的引魂灯,有些人还念念叨叨地说着什么,看起来,意识似乎又很清醒。

    当时哑姑也在场,她虽然不会说话,但却有一颗玲珑心,很快就察觉到村民有些不对劲,她一脸紧张地看了老白头一眼,却发现老白头也正望着引魂灯出神,于是又带着满脸的询问和担忧看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