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7章 魂走天路
    我先是说山里头收不到信号,随后又问黄大仙,我庄师兄他们怎么又想起乱坟山下的古墓来了。

    就听黄大仙对我说:“就前阵子,老实小拆了,改成了沿街公园。这么一搞,长山街那边的炁场通路一下就被打开了,你冯师兄过去看了看,说是如果不****坟山下的风水,公园里早晚要出事。就因为这,老庄那边才派了人过去。”

    原来是这样。说起来,我早些年也一直想重回乱坟山下的古墓看看来着,梁厚载曾推测,我们守正一脉的传承,可能和隐藏在古墓深处的巫术有关,只不过这些年一直忙活罗中行这边的事,一直没腾出功夫回去。

    我点了点头,对黄大仙说:“乱坟山的事还是回头再说吧,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这边的情况是这样,当地的村民不知道是遭遇了什么变故,每个人身上都有两道魂魄,一道是他们自己的,另一道却同属于同一个人,我这次请你来,主要是想让你用引魂灯将他们体内的第二道魂魄牵出来。”

    黄大仙:“具体的情况刘尚昂和梁厚载都告诉我了。你确定,所有人身上的第二道魂魄都是那个老白头的吗?”

    我说确定,几天前我还用黑水尸棺检测过村民和老白头身上的魂魄。

    黄大仙顿时皱起了眉头,说要见见老白头。

    我带着他们几个来到了老白头住的地方,当时老白头刚刚从下寨那边回来,哑姑在厨房里做饭,他一看到我带着这么多人进了院子,就从屋子迎了出来。

    老白头的眉眼中都透着几分惊喜,他走过来握着我的手,松了口气似地对我说:“哎呀,你可来了,有两三天没见着你了吧。”

    说话间,他看向了站在我身后的黄大仙,又问我:“这就是你请来的高人吧。”

    黄大仙就笑了:“我可不是什么高人。论念力修为什么的,我跟他们几个比可差远了。”

    听黄大仙这么一说,老白头又变得担忧起来,看着我的时候,眼神中也多出了一份疑惑。

    他好像要问我,为什么请一个人道行还不如自己的人来,连我都拿村民的事没办法,这个人能行吗?

    我就冲老白头笑了笑:“术业有专攻,这位黄大仙肯定有办法治愈寨子里的人。”

    老白头“哦”了一声,给了黄大仙一个笑脸,可他的眼神中依然带着几分忧虑。

    我也没再说什么,拉着老白头进了屋,哑姑正好端着两碗面从厨房出来,她看到家里来了这么多人,将碗放在桌子上之后,就朝着老白头比划了几个手势。

    老白头问我:“早上还没吃吧?”

    经我点了点头,老白头就对哑姑说:“再去弄点吃的,井里还存着些肉,都拿出来吧。”

    “简单吃点就行,用不着那么麻烦,我觉得喝碗热面吃口咸菜就挺好。”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扶着老白头坐下,哑姑看了看老白头,又看看我,就回厨房忙活去了。

    这边老白头刚刚落座,黄大仙就从胸口取出了引魂灯。

    和过去一样,他从体内取出引魂灯的时候,额头上顿时窜出了冷汗,光是看他的样子我都觉得疼。

    他手持引魂灯来到老白头跟前,对老白头说:“你闭上眼睛。接下来可能有点难受,忍着点。”

    老白头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也没废话,立即闭上了眼睛。

    黄大仙搬了张椅子坐在老白头身边,小心将引魂灯放在桌子上,又凝炼念力,从引魂灯上提取出一道灵韵,将它注入到了老白头的手腕上。

    那股灵韵一入老白头的皮肉,老白头就皱起了眉头,肩膀也猛地颤了一下。黄大仙就在一旁嘱咐他:“别睁眼,三四分钟就完事。”

    老白头点点头,将头靠在了椅背上。

    黄大仙散了念力,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老白头。

    我忍不住问他:“你现在还是把引魂灯存在身体里啊?”

    黄大仙说:“引魂灯是可以用来养魂的,这些年我只修魂魄不修念力。头些年从罗刹那里得到了本古籍,上面记载的那些术法,以我的道行其实是不能练的。那时候也不懂这些,就一直强行修炼,导致三魂七魄都虚了。陈道长说,如果我不把魂魄养好,再强行修炼下去,指不定哪天就要走火入魔。”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老白头的身子又急颤了两下,黄大仙连忙上前,伸手按住老白头的眉心,轻轻地揉搓着。

    几分钟以后,老白头似乎是感觉轻松了些,长舒了一口气,黄大仙用大拇指压了一下他的天灵盖,对他说:“好了,睁眼吧。”

    老白头睁开眼,一边揉着自己的左手腕,一边问黄大仙:“刚才是怎么回事,我咋觉得浑身上下都发紧呢,还头疼。”

    黄大仙没有回应他,而是拿起了引魂灯,将刚刚注入到老白头身上的灵韵收了回来。

    引魂灯中的火光一直都是纯白色的,可当这道灵韵回归灯芯之后,火光就在一瞬间变得有些发乌,几秒钟之后才恢复了原本的颜色。

    黄大仙看了看摇摆不定的火光,自言自语地嘀咕一声:“这是魂走天路啊。”

    我在一旁问他:“什么意思?”

    黄大仙说:“之前你们不是一直怀疑,他身上的魂魄是被某种力量复制成了很多份吗?其实不是啊,他身上的魂魄……怎么说呢,就是……能够不断地自行分裂,分裂出去的那一部分魂魄也会自行发育完整,并附着在其他人身上。”

    梁厚载抱起了胳膊,若有所思地说:“听你这意思,这就像是单细胞生物的分裂生殖一样啊。”

    黄大仙一脸错愕:“什么殖?”

    梁厚载朝他摆了摆手:“把我的话忽略了吧,你接着说。”

    黄大仙沉思了一会,好像是在心里整理措辞,随后才接着说下去:“寨子里的人被第二道魂魄附身半年,已经很难分离了。我不是说完全没有办法,只不过……要用引魂灯将他们身上的第二道魂魄分离出来,至少要一年的时间。”

    我问他:“白大爷的魂魄还在持续分裂吗?”

    黄大仙点头道:“依然在分裂,不过速度很慢。听梁厚载说,当地的村民是在半年前的晚上突然发生异变的吧?”

    我看向了老白头,老白头则冲着我点头。

    黄大仙也看到了他的回应,当即皱起了眉头:“也就是说,他的魂魄是在半年前的那一天突然加快了分裂速度,一下子衍生出了大量新魂,并在一天之内附着在了所有村民的身上。在这之后,魂魄分裂的速度就减缓了。”

    梁厚载朝厨房那边扬了扬下巴:“厨房里的那个女人没有被附身。”

    黄大仙:“正常,她的魂魄本来就不太完整,老头子的魂魄不会将她作为宿主。”

    我疑惑道:“按理来说,魂魄不完整的人,不是更容易被附身吗?”

    黄大仙:“魂走天路的意思就是,魂魄离开人体以后,不会正常地沉入地下。罗刹棺中秘籍上说,人死后,魂魄要先入九幽,被大地的坤气净化之后才重新回到地面上。自身炁场不强的魂魄在入地以后就消散了,而带着怨念、念力的魂魄,则会安全回到阳间。魂走天路中的这个‘天’字,其实是违背天理的,因为不入地的魂魄,本身就是不应该存在的。”

    一直到他说完了,梁厚载才插上嘴:“可你还是没解释,白大爷的魂魄为什么没有附着在哑姑身上啊。”

    黄大仙想了想,说:“正是因为这种魂魄违背天理,为了逃避天罚,它们会将那些魂魄完整的人选为宿主,我的是用宿主身上的魂魄将自己掩藏起来。”

    我和梁厚载对望了一眼,梁厚载皱了皱眉头,我则回过头来对黄大仙说:“这也太玄乎了吧,天罚是什么东西?”

    黄大仙很无奈地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天罚是什么,可秘籍上就是这么说的。”

    在他说话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

    持续的注视好像让黄大仙感觉很不舒服,他扯了扯自己的领口,吞口唾沫,还刻意避开了大家的眼神。

    我想了想,对他说:“这一年,你就留在这吧,处理一下村民的事。”

    相对于被大家盯着看,黄大仙好像更不愿意在这个老羌寨久留,他抬起眼来,重新望向了我:“其实,要想治好这些村民,还有一个办法。秘籍上记载了一种离魂阵,本来是用来驱赶附身灵的,不过我觉得吧,如果将它用在村民身上,应该也能奏效。可我手里头只有摆阵用的两道魂器,却没有相应的圣物。”

    离魂阵,魂器?

    一听到这两个词,我不禁惊愕:“离魂阵?”

    说话间,我朝梁厚载投去了一道询问的目光,梁厚载和我视线对上之后,就变得疑惑起来:“道哥,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这世上叫做‘离魂阵’的阵法多了去了,我也不知道黄大仙说的是哪一个啊!”

    我这才反应过来,来老白头家的时候,路上走得急,我还没将这两天发生的事告诉梁厚载。

    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随后问黄大仙:“你说的那个离魂阵,是不是要用银铃才催动。”

    黄大仙立即点头:“对,就是用银铃催动,但铃胆必须是无根石打造的。我说恩人啊,你也知道这种离魂阵?难道说,罗刹棺里的古籍也是从你们寄魂庄传出来的,没记错的话,引魂灯和勾魂锁原本也是寄魂庄的东西来着。”

    我没有回应他,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先是何老鬼将记载着“离魂阵”的笔记本送给我,在那之后没几天,我就来到了这个老羌寨,并发现寨子里布置了一个同样的阵法,现在黄大仙来了,他不但从另外一本古籍上看到过这个阵法,而且还带来了摆阵用的“魂器”。

    这些事凑在一起,让我无法相信眼前的经历仅仅是出于巧合。

    这是一世祖给我的提示吗,可这样一个阵法,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见我好半天没说话,仙儿走过来,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左有道,你没事吧?”

    我回了回神,对在场的人说:“最近碰上了一些难以解释的事情,唉,等会你们跟着我到寨子里转转吧,有些东西,光是凭我一张嘴恐怕也说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