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3章 直觉
    罗菲:“像这样的峡谷,肯定会有鬼物的。只不过它们大多在地下,身上的阴气和怨气被大地的气息挡住,是很难察觉到的。”

    我点了点头,又看了看顺着树桩流下来的黑水,此时树桩的断口已经不再冒出水珠,挂在上面的黑水还是早前淌下来的那些。

    随着水珠不再外溢,空气中的炁场浓度也维持在了一个十分稳定的状态。

    我提起青钢剑,将剑鞘别在腰上,而后就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

    仙儿问我:“不朝里面走了吗?”

    我说:“得把这样的树都砍了,它们有可能是邪物。”

    罗菲三步并两步地跑到我跟前来,有些担忧地说:“你这样随便砍树,不合规定吧?”

    我笑了笑,说:“庄师兄说过,我们几个在组织里的身份是外编,也是特勤,有些事可以做完以后再上报。过去听庄师兄说过,因为我们行走在外,经常要在山林中动风水,所以各个县市区的砍伐证一早就备齐了。”

    罗菲这才放心了一些:“那就好。”

    我发现有些时候,罗菲比梁厚载还谨慎。

    在我们之前走过的路上,纹路相同的树有两棵,我一不做二不休全给砍了,树一倒,断面上就冒出水珠,当这些密集的水珠变成黑色之后,峡谷中的中正炁场就会增强。

    目前来说,我还不知道当初在这里种树的人为什么要压制这股中正炁场,但我知道,这股炁场顺着峡谷蔓延出去以后,对寨子里的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随后我们又看着河道继续向上游走,我摇身一变成了伐木工,将那些三围粗的大树一棵一棵地伐倒。

    倒下的树越来越多,峡谷中的炁场也渐渐出现了变化。

    除了之前就一直存在的那股中正炁场之外,从峡谷深处还蔓延出了一道温和的阳气。

    这里真的是一块宝地,我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么温和的炁场,它带给我一种如同云层般的绵意,让我的整个身子和心情都变得舒畅起来。

    仙儿和罗菲虽然感应不到这里的炁场,但依然受到影响,不再表现出紧张,我在前面走,她们两个走在后面,又变得有说有笑了。

    我也忘了当时到底伐了多少树,大概是二十多棵,要么就是三十棵左右,前后花了两个多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中正炁场的源头。

    能清晰地感觉到,在我脚下的土壤中,这股炁场正在慢慢地流动、摇晃,周围的雾气也随着它变换的频率,慢慢地来回飘动着。

    罗菲在我身边说:“这真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虽然感觉不到炁场,可在峡谷中走了这么久,我感觉自己的心都变得平静下来了,好像所有的嘈杂都与我无关了似的。”

    我点了点头:“嗯,确实,我也有这种感觉。眼前这个峡谷,包括老白头他们住的老羌寨,都算是罕见的宝地了吧。我就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指引他们来到这里的呢?”

    仙儿插上了话:“不是说,是他那个傻儿子做了个梦,梦到这里了吗?老白头还说,可能是守陵人一脉先人的记忆沿着血脉传给了他们。”

    我就笑着问她:“你真的相信记忆这种东西也能遗传吗?”

    仙儿愣了一下,随即摇头:“你别说,这种事我还真不信。”

    我点了点头:“我想,一定有什么东西在指引老白头他们。”

    一边说着,我就从背包里拿出了工兵铲,找到炁场最精纯的一片区域,开始下铲挖掘。

    仙儿又在一旁问我:“有道,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

    我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着她:“我哪怪了?”

    说话的时候,我看了罗菲一眼,发现罗菲的表情也带着些担忧。

    就听仙儿对我说:“从你要朝河道上游走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你说老白头他们是受到了什么指引才来到这个老羌寨,可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牵引着你似的,哎呀,我也说不上来了,反正就是觉得你不对劲。”

    我有什么不对劲的,其实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就一直想弄明白中正炁场的源头到底是什么了。

    不过仙儿的话也不是全错,确实有一股力量牵引着我来到了这里,那股力量来自于我的直觉,当看到老坝上仅剩的半壁坝身和河道上的两座石墩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使命感,我觉得自己必须找到藏在峡谷中的东西,同时我的直觉告诉我,在这个峡谷中,有我要找的东西。

    即便我并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会出错,常年练习小推算术形成的那种直觉,至今为止还没有出过错。

    我冲仙儿和罗菲笑了笑,说:“你们不用担心我,我正常得很。你们啊,是因为感知不到炁场,心里头没有安全感了,呵呵。”

    “呵呵你个头啊,”仙儿冲过来,一把攥住我手中的工兵铲:“不行,我就是觉得你不对劲,现在番天印你又没带在身上,邪气什么的说不定早就进了你的身。反正你不能再挖了,我不放心。”

    我还是冲着她笑:“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没了番天印,我不是还有青钢剑和黑水尸棺嘛,再说了,就算我一件法器也没带也是很厉害的。好了,你和罗菲在旁边看着就行,不用你们上手。”

    仙儿还是攥着工兵铲,很警惕地看着我。

    我揉了揉她的肩膀:“相信我。”

    仙儿犹豫了一下,可终究还是松开了手,和罗菲一起凑在我身边,紧紧地盯着我。

    看她们两个无比紧张的样子,就好像不这样盯着我,我就会突然爆炸似的。

    说起来,峡谷里的炁场这么温和中正,她们应该很放松才对啊,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紧张了。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也没再理她们,默默地挖掘起来。

    一铲子两铲子下去,掏出来全是湿漉漉的泥巴,我刚挖出一个小洞,周围的泥就慢慢滑过来,很快就将我的劳动成果给掩埋了。

    “仙儿,狐火。”我朝仙儿扬了扬手。

    仙儿很不爽地看着我说:“不是不用我上手吗?”

    “回去请你吃冰激凌。”

    仙儿立即拿出了狐火灯笼,我一边接过灯笼,一边问她:“你的狐火好像特别容易蒸干水份是吧?”

    她没说话,只是俯下腰,朝着灯笼上猛吹了一口气,狐火呼的一下就变得旺了起来,可光照范围却一下缩小了到了直径只有一米左右。

    我心里正纳闷,就看到被狐火照绿的泥瞬间干了,皲出一道一道的裂缝。

    狐火灯笼还有这种用途,以前怎么没见仙儿这么用过呢?

    这时候仙儿已经从我手中抽走了灯笼,一语不发地朝干裂的那块地扬了扬下巴,示意我动作快点。

    我也没再废话,立即下铲。

    泥巴干了以后,挖掘起来就容易多了,没费多少功夫,我就挖出了一个两尺深的洞穴,随后动作就慢了下来,一点一点地将干土清理出来,我总觉得,埋在地下的东西已经离我不远了。

    几分钟以后,铲尖触碰到了一个很硬的东西,我放下工兵铲,开始用手慢慢地挖。

    刚将手放进土洞,我就感觉到了一丝热度,类似于人的体温。

    慢慢地将土蒯开之后,一个二十多公分长的黑色物体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那是一个光滑的黑色牛角,上面正散发出很强的中正炁场,在它的正下方,则有阳气挥发出来。

    这时候罗菲说了一句:“这根牛角,怎么和土楼上的尖角石这么像?”

    经她这么一提醒我也觉得,眼前这根牛角简直就是那块尖角石的缩小版。

    当我伸手去抓牛角的时候,仙儿用力戳了一下我的肩膀:“还是别动它吧,我总觉得它怪怪的。”

    我稍稍停顿了一下,可还是心一横,将黑牛角抓了出来。

    没想到我刚一攥住它,那上面的温度就陡然升高,达到了五六十度的样子。我将它拿出土洞的时候,就看到在它的正下方还压着一个亮银色的东西,阳气就是从上面散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