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8章 血脉相连
    老白头说:“和我一样,都是肺病,我这病啊,这么多年来一直没加重,可他们自从肺出了问题以后啊,那病情就眼看着一天天地变差。像我们这些人,不敢到医院去就诊,就这么拖着,一天天地等死,没想到到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还在熬着。”

    我不想就这样一个沉重的话题继续深讨下去,索性将话题扯到了他的傻儿子身上:“说起来,您的儿子为什么会梦到这样一个羌寨呢?”

    “我不说不清楚,”老白头摇头:“王大富也说不清楚,不过他说,也许是祖先的记忆被我们继承了,包括我看到太阳墓底的景象,也是从先人那里继承来的记忆。这些记忆没有被王大富完全发掘出来,反倒被我给发掘出来了。”

    我没明白他的意思:“祖先的记忆?”

    老白头点了点头:“啊,王大富说,在守墓人一脉的古籍里记载,我们的先人曾在五百年前找到过太阳墓的地干,他说,我看到的景象,应该就是先人们曾见证过的东西。”

    从来没听说过,记忆还能随着血脉一代一代地传下来。

    梁厚载也在旁边感慨:“真是奇了,记忆还能传给后代吗?对了,白大爷,你和王大富应该是共享记忆的吧,守墓人一脉的古籍,你没看过吗?”

    老白头说:“王大富年轻的时候看过一些,那些古籍的内容也都留在我的脑子里。不过据他说,在三年前,他找到了守墓人一脉最后的据点,从那里又发现了一些古籍,太阳墓的事就记载在那些古籍上。”

    说到这,老白头沉寂了片刻,随后喝了一口茶,又对我说:“该说的,我可都说了。王大富曾嘱咐过我,这些年我从幻想里看到的东西,绝对不能向外人透露一个字,尤其不能透露给葬教的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每天都守着这些秘密,每天都提心吊胆,我怕葬教的人会找到我,怕他们用各种手段从我嘴里套走了这些秘密。今天你来了,我把心里头的这些话说完,就像是卸了个很大的包袱一样,不瞒你说,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头一回像今天这么松快呢。”

    我冲他笑了笑,这时梁厚载又在一旁问道:“村子里的人,都是你们的后代吗?”

    我望向了梁厚载,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件事了。

    老白头点了点头:“是啊。唉,当初支建队的人大多都受到了尸气的侵袭,活下来的这些人,虽说有柴师傅和赵师傅帮着驱了尸气,但也只是堪堪活下来而已,经络已经被污染了。后来他们结婚、生子,生出来的孩子全都是疾病缠身,轻点的,就是天生的胃病,重的,就是先天残疾,甚至有些孩子一出生就夭了。像我们这些被阴玉复制出来的人,生出来后代啊,也是各有各的毛病,像我那憨儿,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

    我说:“我记得当初去二龙湾的时候见过一些小孩子,他们看起来似乎很健康啊?”

    老白头笑了:“兴许是老天爷可怜我们这些人,那些病啊灾的,只传到了下一代,他们再生出来的孩子,都是正常的,哈哈,健健康康。”

    原本还露着一张笑脸,可说到“健健康康”这几个字的时候,老白头的脸色却再次沉了下来。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如果没来到这个羌寨,他们也许还好好的,可半年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所有人都跟中了邪似的,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早知道……早知道我当初就不听憨儿的,不带着村里人来这个地方,也不至于出这些事。”

    梁厚载看了哑姑一眼,问老白头:“您的儿媳妇,原本不是村里头的人吧?”

    老白头:“哦,哑姑确实是从外地来的。她也是个可怜的娃,没亲没故的,就是嫁给了我那个憨儿,确实点委屈她了。”

    听老白头这么一说,哑姑立即朝着老白头摆手,又双手比划着做了很多手势,我看不懂她要表达什么,可老白头看着她,却一直在笑。

    同时我留意到,梁厚载看哑姑的时候,眼神中明显多了几分警惕,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没有说破。

    过了一会,梁厚载又问老白头:“白大爷,你看我这么理解对吗,来到这里以后发生变化的,只有支建队的后代,其他人都没事。”

    老白头愣了一下,朝哑姑那边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你这么说的话,应该也没错。毕竟当年的支建队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村里头的人,还真都是我们的后代,只有哑姑不是,你们今天晚上才来到这地方,不是也没事吗?”

    说完,他又转向了我:“小师傅,你想想办法,救救我的那些乡亲吧。”

    我点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全力就他们的,不过目前来说,我还不清楚他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需要做进一步的观察。”

    得到我的回应之后,老白头就像是松了口气一样,将后背软软地贴在了椅子背上,笑着说:“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王大富说过,只要寄魂庄的人肯出马,什么事都能办成。那我就先替乡亲们谢谢你们了啊。”

    我摆摆手:“没什么谢不谢的,这都是我们分内的事。”

    由于只顾着说话,哑姑沏的那壶没还没喝多少就凉了,她原本想兑点热水让我们继续喝,老白头却让她换上新茶叶,重新沏一壶。

    听老白头说,我们现在喝的茶叶,还是王大富在不久前托人给他带过来的,至于帮他们运送物资的人是谁,他却不肯说,还说王大富嘱咐过,那个人的身份是高度机密,就算是寄魂庄的人问他,他也是不能说的。

    时至今日,我依然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是谁。

    在这之后,我们又聊了一些闲话,由于聊天的内容十分琐碎,又没有什么重点,我已经很难回想起具体的内容了。

    直到朝阳初升,老白头说村里人应该都回村子了,才带着我们离开宅院。

    燃烧了一夜的火把已经熄灭,阳光被阴沉沉的天气挡住,无法照进这个位于深山中的老羌寨,让整个寨子蒙上了一层虚幻的色彩,而从座座民宅中扬起的青烟,又让这一抹色彩加重了几分。

    我们来到独龙庙前的空地上,村民们早就没了踪影,老白头问我们要不要跟着他一起回上寨,先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我拒绝了他的好意,只是说还要在下寨转转。他于是和我辞别,带着哑姑朝峡谷的方向走了。

    直到老白头他们走远了,我才对刘尚昂说:“你悄悄跟上去,盯住那个哑姑。”

    刘尚昂也没废话,点点头,立即奔着峡谷那边去了。

    梁厚载问我:“你也怀疑哑姑有问题吗?”

    我笑了笑:“我是觉得你怀疑她,才让瘦猴盯着她的。不过,既然葬教能在百乌山安插一个魏老头,为什么不能再老白头身边安插一个哑姑呢。”

    梁厚载:“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琢磨着,葬教这么多年没找假王大富的麻烦,也许就是因为早在他身边安插了眼线。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葬教根本不知道假王大富的存在。所以说,哑姑也不一定就是葬教的人。”

    “多一分小心也没错。”我目送刘尚昂的身影消失了老寨的阴影里,一边说:“现在已经能确定,罗中行的最终目的地就是太阳墓底的鬼门,假王大富在幻觉中看到的景象,说不定就是开启鬼门的关键。”

    梁厚载点头:“确实有这种可能,可是道哥,你真的相信,记忆这种东西也能遗传吗?”

    说起来,在头几年,我也曾不止一次感觉到脑海中好像存留着一道不属于我的记忆,包括当初看到罗菲时的那种熟悉感,似乎也是从这道记忆中衍生出来的。

    但我一直以为,那个记忆也许是来自于一世祖或者黑水尸棺。

    我撇了撇嘴:“谁知道呢,也许能吧。”

    一边说着,我就朝着独龙庙那边走了过去。

    之前我一直以为,村民突发变异,极可能和这个古怪的石庙有关系,可推开门之后我才意外地发现,庙里什么都没有,在这里也感知不到异常的炁场。

    梁厚载看了看空旷的大堂,对我说:“这地方应该不是个庙啊,估计是寨子里比较有身份的人聚会的地方。”

    我蹲下身子,用手指摸了摸地上的石砖,压在上面的灰尘已经被发潮。

    我皱起了眉头,对梁厚载说:“如果引发村民变异的不是这座庙,那应该就是两寨之间的那条峡谷了。再不然,就是上寨那边的黑水。”

    这时候仙儿开口了:“我在村民身上种下梦魇的时候就感觉到,在他们身上,好像有一种不属于他们的气息。后来见了老白头我才知道,那些气息,就是来源于他。”

    我没听懂仙儿的意思:“什么气息?”

    仙儿就像我解释:“老白头的气息。这么说吧,就是每个村民的身上,都有老白头的气息。他们体内的第二道魂魄,好像都来自于老白头。”

    罗菲也插上了话:“可是白大爷的魂魄很完整啊,没看出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仙儿也跟着点头:“这就是最说不通的地方了,如果说,村民身上的第二道魂魄全都来源于老白,他的魂魄就算不残缺,也多少有些发虚吧。哎,你们说,会不会是老白的魂魄被复制成了很多份,他自己身上留了一份,其他的全都跑到村民的身子里头去了?”

    梁厚载一听就乐了:“你就扯吧,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呢?”

    仙儿瞪着梁厚载:“怎么就不可能了,那些村民身上就是有老白的气息!”

    我怕他们两个又要吵起来,就从中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仙儿的说法虽然有些夸张,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也是经她提醒我才想起来,每个人村民的身上,确实都有老白头的炁场。假设仙儿是对的,那么,又是谁复制了老白头的魂魄,将它们注入村民体内的呢?”

    罗菲说:“这一带的环境非常特殊,也许是环境导致了白大爷和村民发生了异变,还有之前在上寨那边见到的鬼物也很怪异,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