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5章 互相伤害
    在仙儿说话的时候,我从余光里看到刘尚昂拿出了狙击枪,还装填了子弹。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瘦猴,你要干什么,那些可都是普通人。”

    刘尚昂有些焦躁地挠了挠头皮:“有备无患吧。唉,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心神不宁的,最感觉好像要出什么事。你别管我了,放心吧,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开枪的。”

    他说话的时候,蹲在地上挪动了一下身子,后脚跟踩中了地面上的一块碎石,那块石头受到挤压,竟然崩飞出去,砸在旁边的一面石墙上,发出“啪”一声锐响。

    空地上的人都在踏着步子,他们弄出来声音很大,按说不应该听到这阵响声,况且刚才我们说话的时候,他们也没有任何反应。可就在石头击中墙壁的一刹那,空地上的脚步声却在一瞬间止住了。

    我心里顿时一紧,朝着人群那边望过去,就见他们全都停下了脚上的动作,慢慢转头,朝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刘尚昂立即端起了狙击枪,我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贸然开枪,随后就盯着离我们不远的人群,留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这些人确实发现了我们,借着火光,我发现每个人的视线都落在我们身上,可过了很长时间,他们都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我们也不敢动,就这么静静地待着。

    刘尚昂是我们几个中唯一没有道行的人,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让一向定力很强的他变得这么不安,他的呼吸变得又急又短,额头上也全是汗珠。

    梁厚载小声提醒他:“默背道德经。”

    刘尚昂大概是照做了,我能感觉到,在梁厚载说完那句话之后,刘尚昂的气息渐渐平稳起来。

    我朝着大家摆了一下手,尽量压低声音说:“后退。”

    梁厚载扶着刘尚昂,慢慢朝着巷子里退去,罗菲和仙儿也开始行动了,我留在原地,又盯着人群看了一会,才和他们一起慢慢地后退。

    我有种感觉,那些人看到我们的时候,脑子好像是空白的,只要不给他们更多的刺激,他们就不会有其他举动。

    可惜我想错了,就在刘尚昂和梁厚载的身影眼看就要没入阴影中的时候,人群中突然传来“嗷——”的一声尖叫。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乌鸦的嘶鸣一样。

    我心里顿时一紧,连忙转过头,朝着人群那边望了过去,就看到假王大富的傻儿子正高举着双臂,张大了嘴巴。

    刚才那声尖叫,就是从他嘴里发出来。

    空地上的人群先是集体愣了一下,在这之后,靠我们最近的一个突然迈开了步子,第一步迈出来的时候,他的动作很慢,但第二步、第三步就渐渐快了起来,最后俯低身子,朝我们这边发起了冲锋。

    他这么一动,后面的人也跟着动了,几十个人同时挥动着火把冲向了我们。

    刚开始我还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直到假王大富的傻儿子捏着嗓子喊出了一个字:“杀!”

    我也赶紧直立起了身子,撒腿就朝着巷子深处跑,罗菲和梁厚载他们也没再耽搁,和我一起迈开腿狂奔。

    说真的,如果是硬碰硬的话,对面的几十个人应该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仙儿给他们种下梦魇,就能很快地控制住他们。

    可我现在也说不好那些人是怎么了,强行在他们身上施术,也不知道会不会伤到他们。

    虽说这些人的行为举止非常怪异,但确确实实都是平常人,如果说有什么地方和常人不一样,大概就是他们的魂魄了,刚见到他们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他们体内的魂魄都异常的健壮,就连我们这些长年修行的人都比不上。

    身上明明没有念力的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强悍的魂魄,我解释不了,现在也没时间去解释,我的所有精力都放在逃跑上了。

    我从小就练八步神行,梁厚载多少年来都专注于练习腿上功夫,虽说我们的速度和耐力与最顶尖的运动员相比还有差距,但也差不太多。可身后那些人竟然比我们跑得还快,而且感觉不到累似的,眼看着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差距正在一点一点地缩短。

    他们就像是浑身的潜能都在一瞬间彻底被激发出来了一样。

    罗菲的体能很快就不够用了,仙儿只能拉着她,一边跑,一边时不时地回头朝我们这边看。

    我就冲着她喊:“别回头,带着罗菲跑!”

    我这边刚说完话,就听到刘尚昂骂了一声:“他奶奶的!拼了!”

    他在我前方五六米的地方停下脚步,同时转身,端起狙击枪,瞄准了跟在我们身后的人群。

    刘尚昂现在处在队伍的中心位置,仙儿拉着罗菲跑得最快,已经反超了刘尚昂三四米,梁厚载在我前方两米左右的地方,每个人和刘尚昂都有一段距离,如果他现在扣下扳机,没人能阻止他。

    借着从附近宅院里映出来的火光,我看到刘尚昂的眼睛里全是血丝,额头上也暴出了青筋。

    他的间歇性狂躁症已经很多年没有复发,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突然发作。

    我朝着刘尚昂大喊:“别开枪!”

    可他好像没听见似的,还瞄着我身后的人群。

    也就在这个时候,从刘尚昂身边的宅院里突然扑出来一个身影,刘尚昂没来得及反应,当场就被扑倒在地。

    “嘡”的一声枪响,狙击枪的枪口处爆发出一道火光,接着我就听到身边的墙壁被击中,用来搭建墙体的石块顿时被崩碎了一大片。

    当时我也来不及多想,赶紧冲过去按住刘尚昂,跑到他身边的时候我才看清楚,刚刚从院子里扑出来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我要找的假王大富。

    他很吃力地压着刘尚昂,视线则越过了我,紧盯着从后面涌过来的人群。

    我抓住刘尚昂的胳膊,梁厚载则夺了他的枪,刘尚昂现在像打了鸡血一样,很狂躁地扭着身子,想挣脱我和假王大富的压制。

    当时我也是急了,对着刘尚昂的脸颊就是一巴掌。

    这一下我用的力气不小,刘尚昂挨了打,先是懵了一下,接着就回过神来了:“道哥,你打我干什么?”

    我冲着他吼:“你他娘的疯了!开什么枪!”

    刘尚昂愣愣地看着我:“我……我……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就是……”

    “别废话了,赶紧走啊!”仙儿在远处朝着我们几个大喊。我回头看了一眼,手持火把的人群离我们已经很近了。

    不行,看样子是走不了了。我朝梁厚载使了个眼色,梁厚载立即会意,起身就朝着人群冲了过去。

    我也松开刘尚昂,转身冲向了人群。

    原本是不想伤害这群人的,可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我们只能先将他们放倒,再考虑怎么处理他们。

    可还没等梁厚载跑到他们跟前呢,这群人又一次停了下来,这一次,他们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假王大富身上,我就听王大富那边叹了口气:“坏了!”

    话音刚落,我就看到有个人举起了拳头,狠狠砸向了身边的人,在这之后,他们一个个扔下了火把,在狭窄的巷子里互相缠斗起来。

    这一下可把我看傻眼了,刚才出了什么事,这群人怎么开始互相攻击了。

    刚开始,这些人还只是用拳头奋力地捶打对方,可在某一个瞬间,我发现他们的眼神突然变得极为暴躁,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有人拿起了地上的火把,将灼热的火焰用力顶向了自己同伴,还有人扑到了假王大富的傻儿子身上,张嘴咬住他的胳膊,他一边哀嚎,一边用另一只手掐住对方的脖子,狠狠地掐,似乎要将对方置于死地。

    “快拦住他们!”假王大富在我身后大声喊着,我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也知道,再照着这个势头下去,肯定会死人!

    不管用什么手段,必须阻止这些人。

    在这种时候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立即回过头冲着仙儿喊:“种梦魇,快!”

    仙儿也不敢耽搁,立即取出了狐火灯笼,她身上的妖气在一瞬间彻底爆发出来。

    在过去,仙儿给人种梦魇的时候,从没像现在这样爆发出全身的妖气。

    妖气所至,刚刚还在激烈厮杀的人纷纷倒地,仅仅几秒钟的功夫,巷子里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火把上的火苗还在跳动着,不时发出轻微的“噼啪”声。

    仙儿显得有些虚弱,身子软绵绵地晃了一下,罗菲伸手将她扶稳,我也赶紧跑过去搀着仙儿,防止她摔倒。

    “有道,这些人的魂魄……不太正常。”仙儿在我和罗菲的搀扶下慢慢坐在地上,说话时的气息有些散乱。

    我点了点头:“刚见到他们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他们的魂魄超乎寻常的健壮。”

    仙儿却摇了摇头:“不对,没这么简单。刚刚我种梦魇的时候发现,他们的身子里,好像……好像有两道魂魄,这两种魂魄完全糅杂在一起,非常奇怪。”

    小时候,仙儿曾是我的伴生魂,那时候我体内也有两个魂魄。

    我就问仙儿:“是伴生魂吗?”

    仙儿还是摇头:“不是,伴生魂是两套魂魄互不交融,可他们的魂魄,确实完全混在一起的,根本分不出彼此。”

    就在我和仙儿说话的时候,从附近的宅院里又冲出了一个人,我大体看了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身份,她就是假王大富的儿媳妇。

    她冲出来之后,先是看了眼假王大富,随后又看向了人群,顿时“啊啊”地叫了起来。

    “王大富”赶紧伸手将她拉住:“哑姑,别过去,千万不要惊醒他们。”

    我让罗菲先扶着仙儿坐下,随后来到了“王大富”面前,他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接着又低下头,一句话也没说。

    我长吐一口气,先开口了:“王爷爷,你应该还记得我吧?”

    他过了好半天才回应我:“记得。你们刚进上寨的时候,我就认出你来了。其实我早就知道,寄魂庄的人早晚会找到我的,我也知道,你们没有恶意。”

    我蹲了下来,问他:“那你为什么还要躲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