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1章 一份大礼
    赵师伯又问道:“小幸星是什么星,过去怎么没听说过呢。”

    夏师伯:“有道还没说什么呢,你好奇个什么劲呢我说?”

    赵师伯:“我就是随口一问,你怎么还跟我抬上杠了呢?夏师兄,我觉得你最近这个脾气很不正常啊,不会是到更年期了吧?”

    夏师伯:“你才更年期呢!”

    这两年,夏师伯和赵师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吵架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吵架的由头,也多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我一看情况不对,就赶紧将他们两个打断:“我还是先帮鬼娃入师族谱吧,估计刘尚昂他们明天中午之前就到了,他们一来,我和梁厚载就去找王大富。”

    夏师伯皱起了眉头:“怎么这么着急?”

    我说:“前阵子我去了趟百乌山,那边又出现葬教的人了,而且这次出现的,还是坐着葬教第二把交椅的周天师。我现在担心,很多名门大派可能都有葬教成员潜入,葬教的人藏在暗处,而且眼线极广,很多事情都能占到先机。所以我觉得,不能再拖了,很多事,都必须抢在葬教前头下手。”

    夏师伯咂了咂舌头:“周天师的事,我听有学说过了,唉,没想到葬教的势力这么大,他们的人藏得这么深,那个周天师在百乌山潜藏了十几年吧,竟然一直没有被发现。”

    我说:“我去把鬼娃叫过来吧,这孩子赶了一天的车,入了师族谱以后,得让他好好睡一觉,小小年纪,还在长身子,睡不够可不行。”

    夏师伯无奈地笑了笑:“唉,都说守正一脉的人护犊子,还真是一点也不假。行了,你去找鬼娃吧,我去拿师族谱。”

    我在灵泉的入口那边找到了梁厚载和鬼娃,当时梁厚载正给鬼娃讲述一些和那口老井有关的典故,所有的典故都是梁厚载从外阁的古籍上看来的,他的记性就是好,外阁中的古籍我也翻了不只一遍,可大多数书简里的内容,看过之后很快就忘干净了。

    带着鬼娃回到大堂,夏师伯早已请出了师族谱,对寄魂庄门人来说,传承是天,而师族谱又是这种传承最直接的体现,它是寄魂庄三脉共同的信物,当夏师伯将它请出来的时候,在场的所有寄魂庄弟子都必须极尽恭敬。

    鬼娃不懂这些,看到夏师伯手里的卷轴,就身后指着卷轴问我:“师父,那是什么呀?”

    我连忙拍了一下他的胳膊:“别指,那就是咱们寄魂庄的师族谱。”

    我带着鬼娃来到师族谱前,夏师伯和赵师伯则抓住谱卷的两端,将它一点一点地小心展开,我则蘸了墨,在我的名字下方写出了鬼娃的名字。

    鬼娃看到我的名字以后,就问我:“师父,罗菲姐姐的名字为什么写在你旁边啊?”

    我这边还没说话呢,赵师伯就多嘴道:“什么姐姐,你这么叫不乱了辈分了,那是你师娘。”

    鬼娃立即瞪大眼睛看着赵师伯,一脸惊讶的表情,他显然明白赵师伯是什么意思,盯着赵师伯看了一会之后,鬼娃又看向了我,脸上的表情变得意味深长。

    话说这种意味深长的表情是怎么回事?现在的孩子,思想好像比我小时候复杂多了。

    我瞪了鬼娃一眼:“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沉心、静气。”

    鬼娃一见我瞪眼也有些怕,赶紧低下了头,可赵师伯这时候又不早不晚地说了一句:“哦,也不对,你师娘是谁现在还说不定呢。”

    鬼娃没敢再给我什么奇怪的表情,我也没敢理会赵师伯,等墨迹干透,我就赶紧和夏师伯一起重新卷起师族谱,随后又由赵师伯和夏师伯一起,将师族谱请回了内室。

    将鬼娃的名字写进师族谱,这是我最近几个月最惦念的事,如今也算是少了一份牵挂了。

    当天晚上,我将鬼娃安排在了厢房,让他自己弄了热水洗刷,眼看着他睡着了,我才离开厢房,独自一人到山路上游逛。

    早在我带着鬼娃离开大堂的时候,梁厚载就被我赵师伯拉住了,说是要和梁厚载商量什么事,我看赵师伯的表情鬼鬼祟祟的,似乎没安好心,就果断抛弃了梁厚载,赶紧拉着鬼娃走了。

    我一个人在山路上游逛,倒也难得安静,可以独自思考一些事情,看到路旁的景物,也能一个人回想着当年在这里发生的事。

    在山路上走了半个多小时,我有些倦了,就打算先去师父安葬的地方看看,随后就回厢房那边休息。

    我印象很深,那天晚上的天气很晴朗,月光如洗,寄魂庄的那片老墓地周围没有多少树木挡光,月光落下来,在整片空地上铺了一层亮色,让那里看上去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璞玉。

    借着明亮的月光,我离得很远就看到墓地上站着一个还算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别人,就是几个月前被我带回寄魂庄的何老鬼。

    说着的,如果不是在这里见到他,我几乎忘了他还在寄魂庄。

    我踏进墓地的时候,何老鬼听到了我的脚步声,转过头来观望,他看到我,立即冲我笑了笑。

    看到他这样子我就知道,他现在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

    我走到他身边的,他还朝我作揖:“左掌门。”

    我赶紧摆摆手:“别别别,您是长辈,叫我有道就挺好,左掌门这个称号,听着怪别扭的。”

    何老鬼还是一脸笑意:“哈哈,在咱们这个行当里,也就你把我当成个长辈了,其他人看见我,都把我看成是无利不起早的钱串子了。”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从鼻子里吭了吭气,然后就沉默了。

    何老鬼也沉默了一阵子,可最终还是率先开口道:“九封山的事,谢谢你。”

    我说:“没什么好谢的,不管怎么说,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何老鬼显得有些疑惑:“你想得到的东西?”

    我:“就是你这么多年来,一直守卫的那些秘密。”

    何老鬼沉思了一会,开口问我:“看样子,寄魂庄早晚要和罗中行对上手了?”

    我点头:“早晚的事。”

    何老鬼盯着地面,过了好半天,又抬头对我说一句:“左掌门随我来,老朽……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我盯着何老鬼,问他:“看样子,您是特意在这等我的啊。”

    何老鬼笑了笑:“也不算是特意吧,只是碰碰运气。我进不了寄魂庄,但我想,左掌门既然回来了,应该会来看看柴师傅。”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老鬼望向了我师父下葬的那个小土丘。

    如今土丘上已经不再荒芜,上面长了一些植被,估计再过几年,师父的坟头就会像守正一脉历代门人的坟冢一样,彻底成为大山的一部分,和山上的老林子一起默默地守护着寄魂庄吧。

    何老鬼叹了口气:“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时代,就要变成过去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何老鬼的声音中带着一份过去从没有过的苍老,不只是声音,一段时间不见,他的头发已经全白,脸上的皱纹也深了一些。

    经历了九封山的那场大变之后,何老鬼的魂魄和体质似乎都受到了不可逆的破坏,如今的他也许已与常人无异,长生不再。

    他对着我师父的坟头发了一会呆,随后又转向我,笑了笑:“左掌门跟我来吧。”

    一边说着,他就离开了坟地,朝着翡翠山庄的方向走了。

    我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有些迟钝的步伐,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味道来,很难受,可又有一种奇怪的解脱感。

    何老鬼一路引着我回到翡翠山庄,黄有奇师兄正在大厅里打扫卫生,见我们两个进来,就笑着朝我们招手。

    说起来,我和有奇师兄的接触不多,只知道他是李壬风的师父,这次见面也没有太多的话可说,他大体问了我李壬风最近的情况,嘱咐我好好调教一下李壬风,我和他客气了两句,就跟着何老鬼上楼了。

    这段时间,何老鬼一直住在翡翠山庄的三楼,这里有三间客房,何老鬼住在中间那一间,这是我当初特意安排的,三间客房中,他住的这一间是光线最好、家具最齐全的。

    进了屋子,何老鬼就忙不迭地跑到床头那边,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个小册子。

    我来到他跟前的时候,他面带犹豫地看着手中的册子,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将它交给了我。

    我翻开那个本子看了看,里面记载了不少我过去没见过的术法,文字都是手写的,虽说是简体,可字形都是小篆,在每一个术法的末尾,还标注了一个日期,只有月份,没有年份。

    “这是什么?”我合上本子,问何老鬼。

    何老鬼没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问我:“你觉得这个本子上的术法……怎么样?”

    我如实回答:“有些看上去只是很基础的术法,但有一些非常精妙,不对,不只是精妙,简直就是艺术品,我估计,这些术法的威力应该都非常大吧?”

    何老鬼笑着点了点头:“这些,都是我师父钻研出来的独门术法,威力之大,在当代的修行圈看来,是无法想象的。”

    师父?何老鬼的师父不就是无当!

    我有些吃惊地看着何老鬼,何老鬼依然笑着:“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和师父他老人家对上了,这些术法应该能帮上不少忙。虽说有些术法在施展的时候需要极强的念力,你的道行远达不到师父当年的境界,不过我想,既然你能催动番天印,这上面的术法应该也能施展出一两个来。”

    说到这,何老鬼顿了一下,又摇了摇头:“不对,他已经不是我师父了,他现在是罗中行。呵呵,左掌门,这就是我为你准备的大礼了,还满意吗?”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何老鬼,只是点了点头,又问他:“何前辈,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何老鬼舒了一口很长的气:“呼——我啊,已经没有几年活头了,趁着还有点时间,我打算带着红儿四处走走看看,她从小在九封山长大,没有见过外面的花花世界,是该让她好好撒撒欢,玩一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