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9章 回到蓉城
    “哦,是这样啊,”师伯慢慢地点着头,说道:“行啊,那我就跟你回去一趟吧。不过咱爷俩可先说好了,我回去没问题,但夏宗明和赵宗信我是坚决不会见的。”

    我问出了那个让我困惑了很多年的问题:“师伯,你和夏师伯他们到底有什么过结啊,为什么每次提起那两位师伯的时候,您都是一副……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呢?”

    我这么一说,没想到师伯当场就瞪眼了:“跟你有关系么,瞎操的什么闲心!”

    说完他就摔门出去了,留我一个人站在屋里,心里觉得特别尴尬。

    不过我师伯在对待我的时候,往往是前脚刚和我瞪过眼,没等怎么着呢又朝我露笑脸了。

    这次也是,当我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师伯又笑呵呵地凑上来问我中午吃什么,他等会出去买菜去。

    不管买菜的人是谁,做中午饭的人一定是我,我实在是懒得动弹,就告诉师伯今天不用买菜了,我们出去吃,叫上老杨头一起去。

    这毕竟是我第一次带着鬼娃出远门,我怕老杨头不同意,就打算中午吃饭的时候先探一探他的口风。

    中午,我先到老杨家给鬼娃做好了午饭,随后就叫上老杨,到离小区不到一公里的饭店吃饭。

    去饭店的路上罗菲还调侃我,说我嘴上嚷嚷着不想做饭,可还是撇不下鬼娃,就算自己的饭不做,也得让鬼娃吃上营养餐。

    对于此我没什么好反驳的,我们守正一脉的人对待徒弟都是这个样子的,这就是传承。

    老杨对于我请他吃饭的事似乎感到莫名其妙,总说家里还有肉和菜,大老远地跑到外面来吃太贵了,不光是贵,还不如在家里吃得放心。

    由于这次远足要耽误鬼娃几天学业,我心里有点愧疚,老杨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就点头应着,也没说别的。

    午饭吃到一半,我才找了个机会把要带鬼娃回川的事告诉了老杨,没想到老杨不但不反对,反倒显得很兴奋,说鬼娃出去走一走也好,可以见见世面。当时我就发现,我请他吃这顿饭完全是多余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吃午饭之前直接将这告诉他,也省了我这一顿饭钱。

    唉,早知道就不订这么好的饭店了,看着那一大桌子饭菜和师伯他们狼吞虎咽的样子,我就忍不住肉疼。

    真不是我抠,主要还是因为寄魂庄近几年的资金状况太紧张了。

    等吃完午饭就已经是一点多钟,鬼娃照常去上学,我们则在家休息了一下午,决定在傍晚时分动身。

    起初我是打算让所有人一起动身,包括李壬风,毕竟谁也说不好接下来会碰上什么样的事,他的风水知识说不定能排上用场。

    可李壬风昨天晚上就冻感冒了,中午喝了点酒,又出门吹了一下凉风,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这货就发高烧了,烧到三十八度五还是三十九度来着,我想不起来了,反正度数不低,加上他有老鼻炎,一旦发烧,用卫生纸跟吃卫生纸似的,他难受得不行,我也难受得不行。

    没办法,我只能让李壬风留在渤海湾,罗有方见他需要照顾,也留了下来,让我有什么事及时联系他,他会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辞别了罗有方,我就带着梁厚载、刘尚昂、罗菲、仙儿,还有师伯上路了,先去学校那边接鬼娃,然后我和梁厚载坐动车,其他人则坐汽车回四川。

    生活中就是有那么多无奈的事,我们分两路回川,说起来也是迫不得已。

    我带着青钢剑过不了安检,只能将剑放在刘尚昂车上,让他带到四川去。因为坐动车的速度比较快,我则先带着鬼娃回寄魂庄入师族谱,等刘尚昂到四川了,我也就不再耽搁,直接坐他的车去下一个目的地。

    罗菲和刘尚昂同行,是为了接替他开车,罗菲坐汽车,仙儿自然也跟着。至于我师伯嘛,他是对刘尚昂不放心,怕他沾仙儿和罗菲的便宜,才非要跟着他们三个坐汽车的。

    其实这都是师伯的借口,我知道,他只是不想那么早回寄魂庄,不想面对夏师伯和赵师伯而已。

    在火车上,鬼娃就像被小时的我附身了一样,脑子里充斥着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一路上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还好那时候手机就能无线上网,虽然网速让人很痛苦,但至少能让我应付鬼娃的种种问题。

    说真的,被鬼娃缠着问了那么多,我发现自己的见识都长了。

    从渤海湾到四川没有直达的车次,我们只能先坐车到济南,再从济南转车到合肥,从合肥转车到武汉,最后从武汉坐车,直达CD如果不是有梁厚载随行的话,我肯定选择坐飞机,那是最快也最方便的方式,可梁厚载恐高,一上飞机就跟丢了魂似的,为了照顾他,我只能一次一次地转车了。

    坐上从武汉开往CD的火车时,已经是临晨四点多了,鬼娃折腾够了,将头垫在我腿上睡着,我和梁厚载都没有睡意,我靠在座位上思考罗中行的事,梁厚载则望着黑漆漆的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直到火车在中途站点停车的时候,喇叭里传来的报站声才打断了我的思绪,梁厚载将脸转向了报站声传来的方向,叹了口气:“好慢啊。”

    我无奈地笑了笑:“要不是因为你坐不了飞机,咱们现在已经到了。”

    梁厚载也是一脸的无奈:“早知道我就跟着刘尚昂他们坐汽车了,你就可以带着鬼娃走空路。”

    我摇了摇头:“你必须先跟着我回寄魂庄,我现在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是先去找敏度,还是先去找假王大富。嗯……如果夏师伯能直接帮我推断出下一步该朝哪个方向走还好,如果推算不出来,就得好好商量一下了。有你在场,我们的思路可以开拓一下。”

    在我说话的时候,鬼娃醒了,抬起脸来对我说:“师父,我也想坐飞机。”

    我揉了揉他的脑袋:“快睡觉。”

    鬼娃“哦”了一声,趴在我腿上,很快又睡着了。

    接下来,我和梁厚载说话的时候生怕再吵醒了鬼娃,就刻意压低了声音。

    当时火车上几乎没有什么人,车厢里非常安静,即便我们将声音压得很低,对方也依旧能听得见。

    梁厚载说,自从离开百乌山以后,他就一直在思考一件事。如果葬教能在百乌山中安插这么多眼线,十几年不被发现,那么他们完全有能力在其他的门派中做同样的事情,梁厚载估计,在当今的行当里,没有被葬教侵蚀的门派恐怕已经很少了。

    如果大部分门派里都有葬教的眼线,组织上也不可能一个一个地去清洗,毕竟规模太大,那些葬教眼线潜藏得又深,组织上根本没有足够的人力和物力将他们全都挖出来。

    我说,除非直接把罗中行干掉,不然葬教这个组织是很难彻底根除的。葬教的成员之所以对葬教忠心耿耿,说白了就是三点,要么是惧怕罗中行的修为,要么是崇拜罗中行所谓的“教义”,再不然,就是需要罗中行配制出来的那些止疼药。

    换句话说,罗中行就是葬教的根基,只要除掉罗中行,葬教根基就没了,不用我们动手,这个组织也能自行消亡。

    听到我的话,梁厚载赞同地点了点头,随后又小声问我:“可罗中行究竟在哪呢,如果他一直不现身,咱们又怎么除掉他呢?可就算他现身了,咱们真的有足够的实力去应付吗?”

    我没有回答梁厚载的问题,只是撇了撇嘴,望着窗外发起了呆。

    从百乌山出来以后,我心里就一直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我总是觉得,罗中行好像在等着我们……我的意思是,他现在就藏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等着我们露出破绽,他就会突然现身,给我们最致命的一击,我们做的所有事,都被他看在眼里。

    这只是一种感觉,一种赤裸裸暴露在光天化日下的感觉,不是预感,和小推算术培养出的那份直觉也没有关系。起初我也没将这种感觉当回事,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它变得越来越强烈了,以至于我刚上车的时候都要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看,我总是觉得,好像有人在背后盯着我。

    可每次回头,身后都是什么也没有。

    将近九个小时以后,我们终于来到了CD在站外等着我们的,是很长时间没见的冯师兄,他正好在四川这边出差,听说我要回川,天还没亮他就将车开到了车站,一直等着我们。

    我们这边刚出车站,冯师兄隔着老远就朝我们招手。

    当我带着鬼娃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就一直看着鬼娃笑,还问鬼娃:“鬼娃,你吃过粑粑么?”

    怎么突然提起这茬来了?

    冯师兄一说出这句话,我脑子里立刻就浮现出了第一次跟着师父吃粑粑的画面,在那个时候,我固执地认为师父口中的“粑粑”就是……那东西,还闹出了不小的笑话。

    鬼娃立即点了点头:“吃过啊,以前在贵州的时候,爷爷给我买过。”

    冯师兄的脸上显现出一丝遗憾的味道:“刚刚忘了,你老家是贵州那边了。”

    我拉开车门,让鬼娃上车,一边问冯师兄:“怎么突然说起这事来了?”

    冯师兄没说话,笑了笑就上车了。

    直到我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坐下,冯师兄才将一个油纸袋子递给我,笑呵呵地对我说:“记得上次在渤海湾那边见你的时候,你还嚷嚷着惦记粑粑的味道了,这是我特意跑到大理那边给你买的,还是那家店,呵呵,还是老味道。只不过凉了点,没有刚出锅的时候那么酥脆了,凑合吃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拿出另外两个油纸袋子,递给梁厚载和鬼娃:“你们两个也还没吃东西吧,先垫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