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5章 疑点重重
    正是因为我坚定地认为周天师绝对不会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所以我确定,李炳申也不太可能是周天师,他和叶凡心、蔡淳一样,也是周天师放出来的诱饵。

    其实,当初我建议到藏宝阁那边挖宝的时候就设想过,如果周天师派人去抢夺宝物,那么这个人一定没有见过他的真容,也不知道他在百乌山中究竟扮演了怎样一个角色,那时候我就推测,这个被周天师派去的人,也许会刻意将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到周天师以外的人身上。

    很幸运,我常年练习小推算术形成的直觉帮了我,我猜中了。周天师的确想要依靠蔡淳的嘴,将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到叶凡心或者李炳申身上去,可惜他棋输一招,当闫晓天将宝物在大殿的消息传出去以后,他还是没按捺住自己的性子。

    周天师很聪明,他依靠魏长老这样一个身份在百乌山潜伏了十几年,按理来说,论心智和城府,我不是他的对手。

    他之所以上当,只是因为我们传递给他的信息太有诱惑力,十几年如一日的潜伏,只为了找到压骨瓶子,如今,那些东西终于要出现在他面前,却有可能被我们抢先一步得手,以至于他在最后一刻失去了理智。

    说白了,这次能将周天师挖出来,其中有很大的运气成分。

    闫晓天听我说完这些,长吐了一口气:“唉,这么麻烦?还好你们来得正是时候,如果让我自己处理这件事,我可没办法将周天师给挖出来。”

    梁厚载对他说:“你最近主要还是静不下心来,毕竟你师娘出了那些事。”

    一提到闫晓天的师娘,闫晓天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即转过头来问我:“那……周天师死了,师娘她们的记忆能恢复吗?”

    我和梁厚载都没回答他,只是同时将视线转向了仙儿。

    仙儿察觉到了我们的眼神,咂了咂嘴,说:“反正我的记忆刚才就恢复了。”

    梁厚载问她:“那个灰色的猫头鹰到底是怎么回事,它也是你在老林子修行时的伙伴吗?”

    仙儿想了想,说:“也不能算是伙伴吧,它应该算是……我的师弟,不过他就在师父那边挂了个名,没跟着学几天本事。我记得,光绪年间的时候,它就偷偷下山,跟着一个云游的道士走了。”

    光绪年间,云游道士,我总觉得仙儿的话好像有点耳熟,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了。

    梁厚载又问她:“那个云游道士叫什么?”

    “叫什么来着……我想想啊……”仙儿皱起了眉头,很用力地思考着,过了大约两三分钟的样子,她才拍了一下掌,说道:“我想起来了,那个道士叫周正,道号无失道人。”

    无失道人,这又是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可我还是想不起来在哪听说过了。

    还是梁厚载对我说:“道哥,你还记得苏三通吗?”

    我稍微想了想,点头:“记得,苏三通不是老黄家的先祖嘛,东北老黄家原本是老苏家,就是从苏三通时代开始,苏家才改姓黄……”

    说着说着,我就想起来无失道人是谁了。

    他就是当初在老黄家出现过,还留下了血煞阵阵谱的那个老道人,当初我们去东北老黄家的时候,睡狮苏醒,血煞阵已经有崩溃的迹象,如果不是夏师伯和赵师伯用三才阵压住了邪墓中的邪气,东北老黄家的人,今天恐怕已经死绝了。

    我对仙儿说:“当初在东北老黄家的时候,没听你提过这些事啊,那时候黄老太爷可是不止一次提到过无失道人。”

    仙儿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一边思考着,一边回应我:“当时我也没想起小灰的事来,有可能在那个时候……我的记忆就被动手脚了,对,那时候,我都忘了还有小灰这么一个师弟了。”

    梁厚载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当初篡改你记忆的人,应该就是那个无失道人了吧。啊,这么看的话,无失道人就是这位周天师了,怪不得老黄家的事有那么多盲点,看样子,当初他进入老黄家的时候,也篡改过一些人的记忆,当年的一些真相,就是被他用这种方式掩藏起来的。”

    对,无失道人叫周正,正好也姓周,他应该就是周天师没错了。

    可如果周天师真的就是那个周正,他活到今天多少岁了?这不太现实吧。

    对于此刻的闫晓天来说,最让他挂心的还是叶凡心的情况,他凑到我跟前,戳了戳我的肩膀,对我说:“既然我师娘也恢复记忆了,就不用让人去抓她了吧?”

    我摇头:“还是要抓,蔡淳供出来的那些人全都要抓,咱们现在只能确定你师娘不是周天师,但不能确定她是不是葬教的人。闫晓天,在这件事上,你是不能有私心的。”

    闫晓天猛地皱了一下眉头,没说什么。

    我叹了口气:“有时候,太感性也不是件好事。罗有方干什么去了,怎么从刚才开始就没看见他呢?”

    仉二爷说:“他在藏宝阁那边盯着李炳申呢。”

    既然说到了李炳申,我就多嘴问了一句:“李炳申的修为怎么样?”

    仉二爷说:“嗨,很一般,不过这家伙的隐匿术非常厉害,就是和赵老鬼比,也是不相仲伯。”

    我:“谁?”

    仉二爷紧了紧眉头:“赵宗典。李炳申的隐匿术和赵宗典的一样,也是靠阴气来催动。”

    梁厚载补充道:“应该说,李炳申用的隐匿术,和守正一脉阴支的隐匿术,应该是一脉相承的。”

    我坐在椅子上,环抱起了双手:“说起来……周天师刚才也使出了天罡剑,我就在想,他也姓周,说不定是周烈的后人。可我看过阴支那边的典籍,师伯的隐匿术,应该是从唐朝的一个走江门派那传进寄魂庄的,李炳申是从哪学来的呢?”

    仙儿插嘴问我:“走江门派是干什么的?”

    我就解释道:“就是水贼,在江河中打劫商船的盗贼。”

    梁厚载:“周天师进入这里的时候,也用了那种隐匿术吗?”

    我摇头:“没有。”

    听到我的回答,梁厚载不由地皱起了眉头:“那也就是说,李炳申的传承并非得自周天师啊。啧,这就怪了。”

    我突然想起来,刚才在和周天师交手的时候,我曾问过他夜魔的事,他没有回答,只是让我去问我师伯。

    难道说,师伯和潜藏在百乌山的这群人也有牵连,是他将阴支特有的隐匿术传给李炳申的?

    我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没多说话。

    如今师伯和罗有方好不容易回归寄魂庄,我可不想让他们再次成为被人怀疑的对象。

    仉二爷见我半天不说话,拍了我一下:“想什么呢?”

    我抬头道:“没什么。二爷、闫晓天,咱们得尽快把大殿底下的骨瓶挖出来,只要这些东西还在,百乌山就不得安宁。”

    仉二爷:“挖出来以后怎么处理。”

    我沉了沉气:“毁掉,彻底毁掉它们,渣都不能留下。”

    闫晓天立即出去招呼人手了,梁厚载目送他离开大殿,才开口问我:“道哥,你刚才说起压骨瓶的时候,我怎么总觉得你有些话没说透呢?”

    我笑了笑:“果然瞒不过你。周天师他们找的那些瓶子,是可以用来提升修为的,听周天师说,如果吃了瓶子上的骨粉,修为至少能提升一倍。”

    仉二爷点了点头:“哦,你是担心闫晓天会觊觎那些骨粉啊。”

    我说:“嗯,修行一道,最讲究循序渐进,靠着外力强行拔高修为不是正道,加上咱们也不知道那些骨粉是什么来头,如果吃了,说不好会变成第二个罗中行。百乌山大多传承都在这千多年来荒废了,闫晓天一心想着重振百乌山,加上如今百乌山内忧很重,闫晓天自己也很清楚,他之所以压不住长老会,说白了还是修为太浅。唉,我就是担心他执念太深,会误入歧途啊。”

    听我说了这么多,仉二爷突然笑了:“呵呵,你说话的口气,真是和你师父当年一样一样的。也不知道老柴头是怎么教的,仉若非那小子怎么就是不肯像我呢,那个熊孩子!”

    我也不知道怎么接仉二爷的话茬,就是跟着笑。

    没过多久闫晓天就带着人来了,他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好像有话要说,可终究没停下来,犹豫了一下就继续向前走了。

    我冲着闫晓天的背影喊了一声:“闫晓天?”

    他慢慢地停下,又慢慢转过头来:“怎么了?”

    我朝他扬了扬下巴:“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闫晓天下意识地走到我跟前,他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仉二爷和梁厚载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赶紧招呼其他人走远一点,仙儿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闫晓天,好像很想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罗菲拉了她两下才把她拉走。

    等仉二爷他们退出一段距离了,闫晓天才犹犹豫豫地开口:“有道,有件事,我想麻烦你一下。”

    我说:“是你师娘的事吧?”

    闫晓天笑得有些尴尬:“你看,我也知道你现在很累,可……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师娘。她现在被怀疑成了葬教的人,我……”

    说到这,闫晓天就说不下去了,眼巴巴地看着我。

    我估摸着他们要挖出压骨瓶还需要一段时间,就叹了口气,问他:“蔡淳供出来的那些人都抓住了?”

    闫晓天点头:“我把师娘安置在了百炼堂,让人守着她,其他人都送到刑堂那边去了。”

    我有些吃力地站起身来:“走吧,我去和叶前辈谈谈。”

    闫晓天忙不迭地过来扶我,我的两条腿还有些发软,确实需要人搀扶,也没客气,就由闫晓天扶着朝大殿外面走。

    临出大殿的时候,闫晓天嘱咐那几个跟着他来的人,让他们一切听从仉二爷的调遣,就算二爷要把大殿给拆了,他们也必须执行仉二爷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