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4章 胜负难料
    星力散尽,我有些吃力地站了起来,周天师还趴在地上,不停地咳嗽。

    我感觉他身上残留的念力非常散乱,流转在经络中的那股精气也变得非常微弱。

    周天师这一身修为,恐怕是废了。

    原本我还想走到周天师跟前,在他后颈上来上一下,可刚朝他走出一步,浑身的骨头就像是要散了一下,从头到脚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慢慢地俯下身子,重新坐在了地上,这时候,我的额头和后背上已经布满了虚汗。

    周天师趴在地上,有些吃力地将脸转向了我。

    我现在连嘴巴都懒得动了,朝着周天师闭了一下眼,周天师剧烈地咳嗽了一阵,随后竟笑了:“他娘的,我输给了一个后生!”

    我缓了缓,才有些吃力地回应他:“你这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周天师修为被废,却显得非常淡然,他冲我挑起嘴角:“咳咳……我是输了,可你也无法活捉我。”

    我说:“你现在没有力气自杀了。”

    周天师沉默了片刻,很生硬地换了一个话题:“你对罗中行了解多少?”

    我支撑着地面,慢慢地挪到石柱旁边,将后背靠在柱子上,长吐一口气,说:“比你想象得多。现在,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反正就算你现在不说,我们也有办法从你嘴里撬出答案。”

    周天师盯着我,没说话。

    刚才的话有点长,我花了很长时间来调整内息,直到气息稍稍平稳一些了,我才问他:“你找的那些瓶子,到底有什么用?罗中行不是一直活着么?可你说,那些瓶子,能让他起死回生。”

    周天师在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最终还是回应了我:“你以为,罗中行真的是罗中行吗……咳咳咳……”

    我沉思了一会,半自言自语半询问地说:“其实我很久以前就在想,所谓的心魔,会不会就是夜魔投射到他身上的一缕残魂,三千年中,随着无当的修为越来越高,这道残魂受到滋养,也变得越来越强。其实……无当不是被自己的心魔控制了,而是被夜魔的这道残魂给控制了,换句话说,罗中行开启鬼门目的,其实……是想恢复生前的法力。鬼门一开,罗中行就不再是罗中行,那个时候,他就彻底变成夜魔了。”

    “很有意思,”周天师有些虚弱地说:“这种事,你去问赵宗典吧……咳咳……他可是进过夜冢的。”

    他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当初我们深入地藏墓的时候,曾发现夜冢附近又被人开启过的痕迹,当时我和梁厚载就推测,一定是师伯曾进过那个地方,在夜冢动手脚的人也是他。

    我盯着周天师的眼睛,问:“罗中行得到压骨瓶,不用开启鬼门,也能……得到夜魔的所有法力么?你之前说的话,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周天师呲了呲牙:“我找压骨瓶,其实是想……咳咳……提升我自己的修为,呵呵……咳咳咳……吃了瓶子里的骨粉,是可以提升修为的,提升一倍……咳咳……不对,两倍。现在,那些瓶子归你了,可那是罗中行的骨粉,你敢吃吗,呵呵……咳咳咳咳……”

    随着一阵非常剧烈的咳嗽,不断有一股一股的血从周天师嘴里溢了出来。

    我沉了沉气,对他说:“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周天师一直盯着我,过了很久,他脸上突然绽放出一道让人非常狂躁的笑容:“你想知道答案?那就来阴间找我吧。最后说一句……咳咳咳……你这家伙不错。”

    听到他的话,我立即明白了他的意图,挣扎着想朝他那边爬过去,可光是撑着地面挪了两下就让我浑身的骨头都阵阵作痛。

    当时,我心里还存有一丝侥幸,我认为,周天师已经没有自杀的力气了,他连动一下都非常费力,连说话都要用尽全力,还怎么自杀?

    可是我错了,我这边刚爬出没多远,就见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咬破了舌尖,一股浓稠的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淌落到了地上。

    周天师一直用非常得意的眼神看着我,直到他眼神中光彩消失,瞳孔的焦点也跟着散了。

    和我们在藏宝阁外找到的那个佣兵一样,周天师的舌头里也藏着毒药,他就这么死在了我的面前,可我却根本没有能力阻止他。

    我趴在周天师的对面,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塌了下去,那张刚刚还表情丰富的脸终于被死气彻底覆盖。

    很快我就明白过来,这一次交手,输的人其实是我。

    周天师说,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和我交手的,他没说谎,从刚开始交手的时候,他就一直在隐藏实力,他是想消耗我的体力,直到我无法阻止他自行了断。

    他大概知道,在天眼通无法使用的情况下,他是无法和番天印抗衡的,他一早就料到了自己的失败,但直到最后,我也没能将他活捉,这就是他的胜利。

    我想,也许在刚开始交手的时候,周天师还存有一丝侥幸吧,也许在那个时候,他也曾想赌一把,说不定能顺利将我除掉,顺利离开眼前这座大殿。

    我吃力地挪动身子,靠着石柱重新坐了起来。

    大殿里的阵法还没有破除,第三道阵眼的效力还在,迷雾包围着我,仉二爷的声音穿破了浓雾,从殿门那边传到我耳中:“有道,里面怎么样了?我感觉另一个念力消失了。”

    我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回应他,将头靠在石柱上,闭上眼睛,等待精神和体力一点一点地恢复着。

    后来我好像睡着了,但半睡半醒,仉二爷他们在大殿外的呼喊声我大致也能听到一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总算是恢复了一些体力,这才睁开眼,扶着石柱,有些吃力地站起来,掐动指印,关闭了第三道阵眼。

    由于大阵中的其他六个阵眼都已经废了,第三道阵眼一关,阵法也跟着破了,大殿中的迷雾也以很快的速度变淡、消散。

    仉二爷他们一股脑地冲到我身边,我长吐一口浊气,朝他们笑了笑,梁厚载和刘尚昂第一时间凑上来,一左一右地将我扶稳。

    我的气息还是有点虚,不太想说话,只是朝周天师那边扬了扬下巴。

    闫晓天这时候也跑过来了,他一眼看到周天师的尸体,几乎是惊叫着问我:“魏长老就是周天师?”

    我点了点头。

    仙儿和罗菲已经到了我跟前,两个人都是反复在我身上扫视着,看我有没有受伤。

    仉二爷对我说:“有道,你先去休息吧,既然周天师已死,其他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我有些吃力地摆了摆手:“事还没完呢。唉,给我弄点吃的吧,真真是饿坏了。”

    闫晓天不敢耽搁,赶紧到门外招呼,让人送水送食物过来,我也是这才发现,除了仉二爷他们,很多百乌山弟子也来了,只不过这些人都没有进入大殿。

    罗菲搬来一张宽敞的椅子让我坐下,很快就有人送来了水和食物,我先喝了几口水,随后就慢条斯理地吃起了东西。

    吃下东西以后,我又恢复了一些体力和精神,在这期间,闫晓天一直蹲在魏长老的尸体旁边,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我想,闫晓天此刻的心境也是五味陈杂吧。

    梁厚载一边将开了盖的牛肉罐头递给我,一边问我:“你现在恢复得怎么样了?”

    我说:“正常说话没问题。”

    经我这么一说,仉二爷、闫晓天,还有刘尚昂全都凑过来了。

    闫晓天问我:“刚才大殿里全是雾气,那阵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说说呗。”

    我知道这个问题他们早晚要问的,于是笑了笑,喝了口水,随后就将刚刚发生的事情概括着陈述了一遍,但我没有把话全都说透,多少隐瞒了一些东西。

    我只是告诉闫晓天他们,周天师寻找压骨瓶,只是为了让罗中行“起死回生”,但我没告诉他们,吃了瓶子里的骨粉可以极大地提升修为。另外,我也没有提及夜冢被师伯动过的事。

    等我把话说完,梁厚载、刘尚昂、仙儿、罗菲,他们四个都没再追问什么,闫晓天和仉二爷则询问我“让罗中行起死回生”是什么意思,闫晓天又问我是如何断定魏老头就是周天师的。

    闫晓天好像对罗中行的事不太感兴趣,但很想知道我是如何断定魏老头的身份的。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也只能如实地告诉闫晓天和仉二爷,我也不知道周天师是什么意思。

    至于第二个问题嘛,其实在见到魏老头之前,我确实不知道他就是周天师。

    我告诉闫晓天,其实在抓住蔡淳的时候,我就已经判断出叶凡心不是周天师了,当时蔡淳曾告诉我们,百乌山潜伏了九个人,其中出现了叶凡心的名字,但没有出现李炳申的名字。

    要知道,李炳申身上带着一个和蔡淳一样的玉镯子,那东西是用来隐藏修为的,李炳申本来就有很大的嫌疑,加上他一个原不该有多少修为百乌山入门弟子,却要刻意隐藏修为,这就足以说明他有问题。

    其实我一度怀疑,李炳申就是周天师。

    可从藏宝阁回大殿的时候,我思考过一个问题,以周天师的小心,他本人是不太可能进入我们的视野中的。

    叶凡心、蔡淳、李炳申,这三个都曾是我的重点怀疑对象,这其中,叶凡心和蔡淳的名字都在九人名单上,我认为,周天师既然能篡改记忆,就不可能让自己的名字也出现在这个名单里,他不会让蔡淳知道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谁。所以说,凡是出现在九人名单里的人都不可能是周天师。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李炳申成了嫌疑最大的人,可归结起来,我之所以怀疑他,还是因为他每次现身,身上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问号,让人不得不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