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3章 最后的底牌
    在我身后,依然不断地传来那阵“啪呲啪呲”的声音,我仔细聆听了一会,感觉那好像是某种酸液正在快速腐蚀石柱。

    周天师大概是见我不敢现身,就加快了念力的凝聚速度,我憋着一口气默默等待着,等到他身上的念力无法继续凝聚的时候,就是我出手的最好时机。

    就在这时候,石柱另一侧传来“哗楞”一声碎响,地面也跟着颤了一下,我侧过头看了一眼,就见大量被腐蚀得不成样子的碎石散落在地上,地面沾到了石头上的腐液,也被溶出了几个大坑。

    我能清晰地感应到,那些液体上都有着非常浓烈的尸毒,周天师大概并不知道黑水尸棺不但能化解尸气,也是尸毒天然的克星,由于黑水尸棺很少有机会展现这种能力,所以知道的人非常有限。

    但我能靠黑水尸棺抵御尸毒在体内扩散,却抗不住周天师血液上附带的强烈腐蚀性。

    前后过了大概五六秒钟,周天师凝聚在身上的念力终于达到了峰值,我一察觉到他身上的念力停止凝聚,丝毫没有犹豫,立刻闪身离开石柱,将三十六张封魂符全部朝他掷了过去。

    他似乎完全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出现,也许是认为从血液中飘出来的大量尸毒已经将我困住了。

    三十六张封魂符对应三十六天罡星位,在半空中摆成一个简易的小天罡阵朝周天师飞了过去,周天师深吸一口气,随后张大了嘴,大股臭气从他的嘴中喷涌而出。

    那味道,比邪尸身上的尸臭还要强烈,期间还夹杂着一股极其刺鼻的血腥味,我一闻到这股味道就忍不住干呕了一声,我做梦也想不到这种味道竟然是从活人嘴里喷出来的。

    在这股臭气中,还糅合了周天师的精纯念力和一道非常怪异的灵韵。

    我不知道那道灵韵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刚才和他交手的时候,除了他身上的炁场和念力,还有他身上那些符箓散发出的灵韵,我没有感应到其他的炁场或者是灵韵。

    夹杂在臭气中的那股灵韵,仿佛是凭空出现的。

    三十六张封魂符接触到周天师喷过来的那股臭气,就“蹭蹭”地燃起了火焰。

    臭气卷着封魂符燃烧后的灰尘朝我扑了过来,我躲得不够及时,口袋里的三十多张封魂符也被这股臭气接触到了,仅仅一个瞬间,所有封魂符都在我的口袋里燃了起来。

    我根本没时间去想太多,赶紧把着火的外套脱了,可刚刚扔掉外套,装在衬衣口袋里的琉璃卵接触到那股臭气,竟然也跟着燃烧起来,青钢剑的剑身上也出浮现出了一层火苗。

    我一边脱掉衬衣一边快速后退,黑水尸棺正不断散发出寒意,似乎是要防止那股臭气中的灵韵侵入我的身子。

    周天师吐了很长的一口气,直到气息跟不上了,他才停了下来,一张脸憋得通红,不停地喘着粗气。

    我现在也不敢贸然靠近他了,就站在和他相距五米左右的地方。

    他刚才吐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封魂符和琉璃卵一接触到那股臭气就燃起来了呢,还有青钢剑,青钢剑上也出现了火苗。

    现在,周天师身上的念力却只剩下了七成左右,而且在这之后,他就没再凝练念力。

    或者说,他现在无法凝练念力了?

    我紧盯着周天师,脑子里思考着这些问题,他正在调整内息,似乎在为接下来的一击做着准备,打算毕其功于一役。

    我试着将番天印的印面怼在了青钢剑的剑身上,剑身上的火焰很快就熄灭了,看样子,番天印能克制那股臭气。

    可我现在依然不能确定,那股臭气是不是周天师最后的底牌。

    我现在已经无法使用大空术,用番天印引来的星辰力就是我最后的底牌。

    不管是我还是周天师,但凡有一个先亮出了底牌,处境都会在瞬息间变得异常危险。

    他缓过来了,再次深吸一大口气,张口就朝我喷来了臭气,这一次,我打算靠着黑水尸棺硬扛一下试试。

    我快速向前走了两步,臭气来到我面前的时候,即便我提前屏住了呼吸,可还是差点被臭昏过去。

    黑水尸棺好像一早就知道臭气里的灵韵是什么,没有释放出炁场,只释放出了寒气。

    臭气一遇到那股寒气就变得有些怠堕了,味道变得不那么恐怖,灵韵似乎也弱了一点,可即便如此,当臭气从我身前卷过的时候,我还是感觉五脏六腑在一瞬间热了起来,好像很快就要被点着似的。

    不行,单靠黑水尸棺我是扛不住的。

    想到这,我立即将番天印横在身前,一边用番天印的炁场稍稍挡住臭气中的灵韵,一边用最快的速度后撤了几步。

    周天师一看我后退,立即朝我这边冲,这一下,扑到我脸上的臭气就变得更重了,我感觉自己的内脏烫到发麻,如果不是黑水尸棺一直向我身上注入寒气,估计我现在已经挂了。

    不到最后一刻不亮底牌,这是我的底线,即便是到了现在,我依然打算再坚持一下。

    我有种预感,只要再坚持几秒钟,周天师就会先我一步亮出最后一张牌了。

    硬撑了三四秒钟,臭气散了,周天师扶着一根石柱,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盯着我,被憋得发紫的脸上满上困惑,他大概想不明白,我为什么硬撑着不回击吧。

    此刻,他身上的念力只剩下两三成了,我抱着番天印,远远地看着他,其实我倒是想冲上去,可浑身上下的骨头和脏器都在一阵一阵地疼痛,我现在能保持站立的姿势都有点勉强。

    这时候,周天师猛地一瞪眼,他身上的念力突然变得非常强。

    我意识到,他很可能用了和大空术类似的术法,强行凝练了念力,这就是他最后的底牌了!

    当下我也没再犹豫,忍着身上的不适,一手举着番天印,思存九天,另一只手则掐出指印,开启了大阵的最后两道阵眼。

    第六道阵眼被开启以后,周天师的心智立即受到了影响,我看到他眼中的光彩快速涣散了一下,但很快又重新聚焦,我知道这一道阵眼不会对他造成实质性的影响,但至少能拖延一点时间。

    第七道阵眼被开启,我感觉自己的念力得到了加持,变得比平时强了一些,但增强的幅度很小,撑死也就提升了一成左右。

    周天师瞪大了双眼,从鼻子里吭出一阵臭气,我能感觉到里面夹带的灵韵变得更加精纯,同时也更为狂躁了。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一瞬之间,当周天师张大了嘴巴,最后一次喷出臭气的时候,我已经在番天印的加持下踩出了罡步,可没想到迈步的时候左腹部猛地疼了一下,我没克制住自己,顿时一个踉跄,原本应该落在天英位的那支脚,竟然落在了天蓬星位上,而这时候,周天师已经喷出了大股臭气。

    正常走罡的话,依次踩下的星位应该是天英、天任、天柱、天心、天禽、天辅、天蓬,可我第一脚就踩在了最后一个星位上!

    以当时的情形,应该不容许我重新走一遍罡步了,我只能硬着头皮,从天蓬星落脚,依次踩下天辅、天禽、天心、天柱、天任、天英星位,将整套罡步倒着走了一遍。

    想当初在老黄家地宫,我也曾靠着逆走天罡镇住影尸,但我也不确定同样到的手段能不能压制周天师。

    倒着走罡,我每迈出一步,都感觉背上的压力重一分,踏完三步九迹之后,背上就像是压了铁砣一样,让我几乎难以靠双脚的力量站稳。

    可周天师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还是站在那里,不断吐着臭气,我引来的这道星力也没能驱散周围的雾气。只不过那些臭气来到我身边的时候,立刻被星辰力驱开,在我身周半米区域内,形成了一个臭气的隔离带。

    我记得,那次在老黄家地宫镇住影尸的时候,我在倒着走完罡步之后,曾用黑水尸棺贴住了影尸的胸口,那股巨大的星力才转移到了影尸身上。

    周天师身上带着尸气,也许,只要将黑水尸棺顶在他身上,星力也能像当年一样从我身上转移出去。

    我侧过了身子,很艰难地朝周天师那边挪了过去,压在我背上的力量实在过于强大,我每退一步,都感觉小腿骨都被压得变了形似的,一阵阵的疼。

    周天师见我朝他那边靠过去,嘴巴张得更大了,从他口中喷出来的臭气也变得越发浓郁,那些臭气挤压着沉在我身上的星力,让我的压力变得更大了,同时我留意到周天师的表情也不轻松,他只是一口一口地喷着臭气,却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赶紧避开我。

    他好像失去了行动能力。

    随着我离他越来越近,他吐气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而我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到他面前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脚踝都快碎了,如今还能移动,全靠胸口处的真气不散。周天师狠狠地等着我,一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他不停地吐着臭气,似乎想要将我从他面前逼走。

    我几乎是用尽了所有力气将后背对准他,艰难地顶了过去。

    当我背上的黑水尸棺印触碰到他的时候,我先是感觉背上一轻,接着又有一股更强的压力从天而降,我再也撑不住了,两腿一软,当场就被这股压力狠狠按在了地上,我觉得自己的胸腔都要被压变形了,想咳嗽,可就是咳不出来。

    周天师也被压在地上了,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尸毒在几秒钟之内就散尽了,尸气之后,阴气消散,阴气之后,他身上那股奇怪的灵韵连同臭气也跟着消散了。

    我知道我赢了,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来,星力正变得越来越强,我觉得自己胸骨已经快要碎了。

    万幸的是,就在我以为自己会被星力压成肉饼的时候,它开始消散了。

    胸腔松脱一些之后,我就剧烈地咳嗽起来,在我身后也传来了周天师的咳嗽声,他身上刚才带着尸气,被星力压住之后,受到的伤害比我大,咳嗽也比我剧烈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