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2章 鏖战
    被阳气四溢的青钢剑砍中之后,周天师好像完全丧失了原有的恢复力,伤口就那么绽着,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

    我一边这样全凭本能地出剑,一边仔细感应着周天师身上的念力,只要那股念力一凝聚,我就立即催动番天印。

    又刺出了几剑,周天师的阵脚越发乱了,他非常草率地卖了一个空挡,我没上钩,一剑砍中了他的肩膀,当时他正以极快的速度后撤,这一剑没能将他的胳膊砍下来,但在他的肩上留下了很深的一道伤口。

    周天师疼得直咧嘴,但还是忍着疼痛,快速凝练出了念力。

    我也立即凝练念力,来不及走罡,就用这股念力催动了番天印,番天印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将我的念力全部吸走,还吸走了我身上的一半体力。

    眼见番天印已被正常催动,我又掐出一个指印,开启了第四道阵眼。

    第四道阵眼被开启的时候,除了布阵的人以外,所有入阵的都会进入“不破”的状态,秘籍上所谓的“不破”,其实我觉得应该是错别字,用“不动”来形容周天师此刻的状态更为确切一些。

    他现在的感觉,应该就像是陷进了沼地里一样,周围包裹着厚厚的泥浆,即便是作出一个微小的动作都非常吃力。

    “这是什么阵法!”周天师冲着我惊呼一声。

    我没有回应,直接伸出右手,抓向了他的后颈。

    可就在我的手指刚刚触碰到他脖子上的皮肤时,他的大椎穴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强的炁场。

    那是戾气和阴气糅杂在一起的混乱炁场,在两股炁场中,还能隐约感觉到周天师的念力。

    这样的两道炁场就像是形成了一道墙壁,将大阵的炁场隔绝在周天师身周一米左右的地方,他再次恢复了活动能力,身子猛地一闪,避开了我伸向他的那只手。

    这两股由念力催生出来的滂湃炁场,应该就是周天师真正实力的显照了。

    我快速揉身上去,想和周天师短兵相接,以此来拖延时间,我推想,他召来的这两股炁场,应该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他识破了我的意图,在我接近他的时候,他扔了拂尘,从口袋里快速摸出一张符箓,甩手就朝我掷了过来。

    那道符箓上的灵韵非常强,周遭散发出很强的高温,如同一颗被引燃的高能燃烧弹。

    热量的覆盖面积很广,我估计自己可能避不开,于是快速将番天印塞进怀里,又用最快的速度摸出一张封魂符,也朝着周天师掷了过去。

    两张符纸没有发生碰撞,可两道灵韵却瞬间搅在了一起,先是形成了一个类似于气旋的盘旋炁场,可这样的混合炁场很快失去平衡,像无声地爆炸了一样,变成了一股四散的强风,一秒钟以后,两种炁场完全消散,在我面前一米左右的位置形成了一个感知不到任何炁场和念力的真空带。

    也就在这时候,飞驰在半空中的两道灵符才燃烧起来,并在一瞬间化为灰烬。

    周天师的话比我多,他看到两张灵符同时烧成了灰,挑了挑嘴角,冲我这边喊:“一决胜负吧,再拖下去没有意义了。”

    一决胜负,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我处心积虑地在大殿做了这么一个阵法,就是为了消耗你的念力和体力,以便能活捉你,我就是要拖,拖到你用尽所有底牌。

    可是理想永远比现实丰满,我布下的这个阵根本无法彻底困住周天师。

    他连续扔出四道灵符,我也只能用封魂符和他拆招,当两种灵符的灵韵剧烈碰撞的时候,我是无法靠近他的。

    周天师就是借此给自己争取了足够的时间,当第四道灵符化为灰烬,我感觉到他身上的念力已被多次精炼,在他那边,一道大术眼看就要成型了。

    我隐隐有种预感,现在用番天印来对付他还为时过早。

    在一瞬间的犹豫之后,我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没有借助番天印引来星力,而是将番天印的炁场注入青钢剑,又划破指尖,将封魂符的符印画在了青钢剑的剑身上。

    我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完这些事的,也就在青钢剑上的阳气、番天印炁场和封魂符灵韵快速融合、三炁归一的时候,大阵的炁场渐渐填满了我面前的那片真空带。

    就听周天师大喊一声:“破!”

    一道猛烈的戾气盘旋着朝我这边卷了过来,戾气所过之处,地上的石砖和两米粗的柱子都快速衰败、龟裂,我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随后挺直手臂,靠手腕的力量将青钢剑抖成一朵剑花。

    附着在青钢剑上的三道炁场正快速消耗着从周天师那边扑过来的戾气,可戾气卷过来的速度太快,我只能一边抖剑,一边快速后退,以防被那股戾气缠身。

    我能感觉到,这股戾气和当初伊庆平招来的阴气有相似的地方,伊庆平招来的阴气可以吸走别人的生命力,而眼前这股戾气,就连石头这样的死物都能破坏。

    一分钟之后,周天师招来的戾气已经被系数耗尽,可缠绕在青钢剑上番天印炁场、封魂符灵韵还有少量的残留。

    我通过感知周天师的念力快速找到了他所在的位置,当时也不敢耽搁,立刻冲了过去。

    如今,他身上的戾气也被耗尽,只剩下阴气了,我估摸着,他应该无法完全隔绝大阵的炁场,加上第四道阵眼的效力已经消失,我又掐出一个指印,开启了第五道阵眼。

    第五道阵眼一开,入阵者会有一种“破晷”的错觉,所谓“破晷”,说白了就是无法正常感知到时间的流逝,有时候会感觉时间变得特别快,有时候又会感觉时间变得特别慢。

    相应的,当周天师感觉时间流速变快的时候,我的动作在他眼中就会变快,他感觉时间流速减缓的时候,我的动作在他看来也会变成慢动作。

    这两种感觉的交替频率很高,他前一秒钟看我以极快的速度行动,后一秒种就会觉得我是在做慢动作。

    我穿过重重雾气,来到周天师跟前的时候,他看到了我,立刻提炼出一道念力。

    当时念力凝聚的速度很快,他应该是感觉时间变慢了,可在一个瞬间之后,念力凝聚的速度又变得非常慢,这时候,他肯定感觉时间流速陡然加快。

    在凝练念力的时候,必须让心念维持在一个非常稳定的状态,念力凝聚的速度也应该是匀速的,像周天师这样时快时慢,念力还没能完全凝成就散了。

    他一脸惊愕地看着我,却没说话,只是快速摸出两道灵符,又以极慢的速度将它们扔了出来。

    在他扔出灵符的时候,我已经俯身来到他的腋下,两道灵符就从我头顶上飞了出去。

    周天师瞪大眼睛看着我,我则伸出手,再次抓向了他的后颈。

    可这一次我又失手了,原本盘踞在他身体周围的阴气快速收缩,只几个瞬间就全部进入了他的体内。

    那股精纯的阴气仿佛解开了周天师身上的枷锁,在阴气凝聚的那一瞬间,他又闪了一下身子,避开了我的攻击,然后飞起一脚,踹向我的裆部。

    我以前对付比自己强太多的敌人时,经常用这种阴招,所以他一抬腿我就知道他要干什么,立刻侧过身子躲避,同时化爪为拳,一拳砸在了周天师的面门上。

    他被我打翻的瞬间,狠狠抓了一下我的手臂,我的袖子连同肉皮全都被他那尖锐的指甲给抓破了。

    我感觉到他的指甲盖里竟然有很重的尸毒,一脚将他踹开,快速后退几步。

    黑水尸棺很快化解我身上残留的尸毒,我远远地看着周天师,他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脸上的血迹,也远远地盯着我。

    阴气入体以后,周天师的样子也发生了一些改变,他的指甲变得又尖又长,头发也在很短的时间里长长了几寸,那双眼睛本来是正常的黑瞳孔、白眼球,可现在他的瞳孔变得了灰绿色,眼白则附上了一层浑浊的黄色。

    看周天师现在的样子,明明就是尸变了呀!

    可他好像完全没有失去心智,眼神中的光彩和刚才一样,平静中藏着几分凶狠。

    第五道阵眼的功效已经快消失,我盯着周天师,在思考要不要将最后两道阵眼同时开启。

    第六道阵眼开启之后,会让周天师“失心”;第七道阵眼开启之后,则能给我提供念力上的加持。

    在极短暂的沉思之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周天师很可能还是后招,我一次性将所有底牌全都拿出来,未必能抓得住他。

    这时候,周天师突然开口道:“呵呵,如果我赢了你,有仉侗他们守在外面,我也是跑不掉的。小子,我可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和你交手,你还在犹豫什么?”

    我朝他撇了撇嘴:“抱着必死的决心?少跟我来这套,你这么精明的人,才不会抱着这样的决心和人交手。”

    周天师无奈地皱了一下眉头:“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就留意到他藏在背后的那只手做出了几个小动作,好像是在掐指印,但我没有感觉到他身上的念力产生任何变化。

    我也将手揣进了口袋,攥住一大把封魂符,我打算在下一次出手的时候,尝试着将周天师的底牌逼出来。

    他在说出最后一个字的同时,突然奋力朝我这边甩了一下手,这次被他甩动的,就是他刚才藏在身后的那只手臂,他刚才不是掐指印,而是用尖锐的指甲划破了手上的皮,一股股暗红色的血从伤口中喷出来,径直飞向我这边。

    我感觉到那一道道血液中含有大量尸毒,立即闪到了大殿里的石柱后面。

    啪呲、啪呲……

    带着尸毒的血液落在石柱上以后,发出一阵怪异的声响,我也没去多管,只是用了背尸的手法,将黑水尸棺的炁场和番天印的炁场注入到了封魂符中。

    我能感觉到周天师又在凝练念力,这一次,他凝练念力的速度很慢,好像又在憋什么大术,我也不确定他接下来要施展的这个术是不是他的底牌,不敢将所有封魂符全都压上,只将其中一半掏出来攥在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