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1章 三个问题
    在混乱的炁场环境中,我已经很难确定周天师的具体位置,他好像也无法确定我的位置,一直没有作出额外的举动。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刚才两股灵韵碰撞之后,都在同一时间彻底消散了,可我隐隐有种感觉,刚才周天师好像没有尽全力。

    我努力寻找着周天师的位置,但炁场躁动得厉害,很难察觉到他的念力所在。

    过了很长时间我才发现了他的方位,但不是通过感知念力,而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

    当时他的脚步声就出现在我身后,离我非常近,我立即转身,一拳砸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周天师和我相距不到一米,透过雾气,我能看到他,他也能看到他,在我出拳的时候,他手里正攥着一把白色的长毛,见我转身就立即将这些长毛全都洒向了我,他只顾着出手,没来得及躲闪,当场被我砸中的面门,应声倒地。

    可那些长毛落在我身上之后,就像是有了意识一样,直往我的皮肤里钻,那东西好像带有麻醉的效果,它钻透我的皮肉时,我竟感觉不到一丁点疼痛,只是感觉到上面的阴气逼人。

    黑水尸棺也感应到了长毛上附带的阴气,立即发动,那股熟悉的寒意瞬间游遍我的全身,将我体内的阴气全部驱了出去。

    我隐隐感觉到,那些阴气在被完全驱散之前就已经侵入了我身上的几处大穴,如果不是黑水尸棺发动得快,大穴一旦被封,我就无法使用念力了。

    阴气被驱散,可我身上还有有点发麻,肘关节像是要完全失去知觉一样。

    周天师被我砸中了面门,躺在地上好半天没缓过劲来。

    可他恢复得还是比我快一些,片刻之后,他擦了擦嘴唇和鼻子上的血,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他盯着我的脸,突然咧嘴笑了:“怪不得教主急着要打开鬼门,守正一脉的后生确实不好对付。如果再让你修行上几十年……”

    没等他说完,在大殿外就传来了仉二爷的声音:“有道,怎么这么大的雾,里面什么情况?”

    我有些吃力地爬了起来,大喊:“周天师现身了,快来帮忙。”

    大殿里布了阵法,仉二爷身上煞气太重,他只要一进来,大阵肯定受到影响,我只是这么说,仉二爷也只是这么一听,他是不可能进入大殿的。

    我这么做,也只是为了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

    周天师听到仉二爷的声音,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那个老不死的也来了。”

    我朝着周天师扬了扬嘴角:“你的天眼通现在不能用了吧,投降吧,以你的身手干不过仉二爷。”

    说话间,我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麻痹感已经消了大半。

    周天师不打算和我废话了,他一个箭步上前,甩动拂尘就砸向了我的头顶。

    我的胳膊还处于半麻痹状态,无法用剑抵挡,只能快速俯身闪了一下,拂尘从我的后脑勺掠过去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附在上面的那股巨力,这一下要是被砸结实了,我绝对脑袋开花。

    他这一下用力太猛,肋部也露出了空挡,我立刻贴近他,一脚蹬在他的肋骨上,几乎用上全身的力气一脚将他蹬了出去。

    从小练习八步神行,我脚上的力道也不是闹着玩的,就听咔一声闷响,他的肋骨应该被压断了两根,人也随着我脚上的力道斜着飞了出去。

    和他拉开距离之后,我快速活动了一下手脚,麻嗖嗖的感觉基本上消失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两条手臂还有有些脱力,很难抬起来。

    周天师也好不到哪去,他的肋骨断了,连站立都非常麻烦。

    我和他相隔五六米,就这么互相凝视着对方。

    自仉二爷来到大殿门口以后,大殿中的雾气就淡了一些,可视距离也提升到了五六米,如果胳膊没被麻痹,这样一个距离对我来说原本是最有优势的。

    手臂上的无力感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周天师肋骨断了,这是大伤,可他那两条断了的骨头好像在以非常快的速度愈合,我看到他慢慢直起了身子,还活动了一下左臂。

    他的体质异于常人,记得当初赵德楷要杀他的时候,我偶然将他救了下来,在那时候,他只是吃了点东西,就从干尸一样的状态恢复了正常。

    周天师揉了揉自己的肋骨,又试着活动一下四肢,似乎没什么问题了。

    我的手臂也恢复了正常,脱力感不再,再次变得灵活起来。

    周天师朝着大殿外张望了一眼,问我:“你这个阵,仉侗好像不能进来啊。”

    我冲他笑了笑:“确实不能,除非咱们两个里有一个****翻,不然的话,谁也进不了这个阵,谁也出不了这个阵。”

    周天师活动了一下胳膊:“你也出不去吗?还是说,你在抓住我之前,是不会出去的?”

    我点头:“你跑不了,缴械投降吧。”

    他给了我一个很平静的笑容:“要么赢,要么死,我不会让你抓住的。呵呵,在你们这一代的后生里,你算是唯一一个和我纠缠这么久还没用出全力的,如果不是立场不同,我不介意和你交个朋友。”

    我惊奇于他说话的时候不带半点敌意,低头沉思了一会,对他说:“交朋友?你别忘了,你的大弟子伊庆平可是死在我手里的。”

    周天师:“以你几年前的修为,应该不是庆平的对手吧,所以我一直很好奇他到底是怎么死的。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死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庆平的仇,我会报,可这并不影响我和你交朋友,和你交朋友,也不影响我杀你。”

    我挑了挑眉毛:“你确实是个怪人,摸不透你的心思。”

    “你也是个怪人,”周天师冲我微微一笑,说:“左有道,说起来,我挺喜欢你这人的,如果你也站在葬教这边就好了。可惜你站错了队,唉,可惜,可惜啊。嗯,这样吧,为了奖励你,我可以回答你三个问题,不过,能不能将这些问题的答案带出去,就看你的本事了。”

    我问他:“为了什么奖励我?”

    周天师:“这是第一个问题,之所以奖励你,是因为你虽然是所谓的正道中人,但并不迂腐,这很难得。”

    我沉思了一会,问他:“当初赵德楷要杀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逃走?”

    周天师笑了笑:“因为他杀不了我,我本来就是打算假死。当时我有一个很完美的计划,可就是因为你突然现身,将我的所有章法全都打乱了。呵呵,这大概就是天命难违吧。好了,你还能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找那些压骨瓶?”

    “嗯,这是关键,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呵呵,”周天师笑眯眯地看着我,说:“因为那六个瓶子,能让教主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罗中行不是一直活着么,为什么还要“起死回生”?

    我心里这么想着,眯起眼来盯着周天师,周天师得意地笑了笑,对我说:“这已经是最后一个问题了。三个问题,你浪费了一个。”

    我也冲着他笑:“看来我必须活捉你了,你知道的事,应该比我想象得还多。”

    周天师:“你最好不要有这种念头,如果再过五六年,你想活捉我将易如反掌。可是现在,如果你不抱着杀了我的决心和我交手,就会死在我的手里。”

    我解开火蚕丝布,将番天印露了出来:“那可不一定。”

    周天师:“要动手了?”

    我:“动手吧。”

    从来没有想象过,有一天我和葬教的人交手的时候,竟然还能这么心平气和地与对方聊天。

    但平和之下,是不计生死的疯狂。

    在我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周天师几乎是和我同时动手了,他一手甩动拂尘朝我这边砸过来,另一只手掐出几个手印,两只手的动作不同,却都是行云流水般地自然顺畅。

    我一手将番天印抱在怀中,右手挥动青钢剑,不断抵挡着从他那边攻过来的拂尘。

    我可没有他那手一手画方一手画圆的本事,但我有番天印。

    周天师掐出指印的时候,我立即感觉脚下传来一股很强的拉扯力,当时我正想后退,脚下一顿,立即向后方倒了下去。而他则一边快速接近我,一边在甩动拂尘的同时掐出了第二个指印。

    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催动番天印,只能用上背尸的手法,先将黑水尸棺炁场凝聚在番天印表面,而后依靠黑水尸棺的炁场去牵动番天印的炁场,让两种炁场同时朝周天师那边卷了过去。

    周天师即便无法使用天眼通也能感觉到这两股庞大的炁场,他立即放弃了继续施法,快速后退几步,而盘在我脚踝上的那股拉扯力也迅速消散了。

    我和周天师在这次短暂的交手都没有用出全力,但他是故意没有用全力,我是没有机会使出全力,他还是胜我一筹。

    不过我也能察觉到,周天师在和我交手的时候小心得有些过头了,他放不开手脚,似乎是在忌惮我的番天印,而且他也没有使出和伊庆平一样的术法,那种从活人身上吸取生命力的术法。

    周天师后退,我趁机挺起青钢剑,快速朝他扑了过去。

    他和我同时施展出天罡剑,谁也伤不了谁,我急于分出胜负,再次改变了天罡剑的路数。

    天罡剑的精髓其实就是手脚并动,眼到、腿到、身到、剑到,作出动作的时候,浑身上下同时发力,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先用眼睛去发现对手的弱点,然后再出剑。

    我干脆将寻找弱点的环节彻底放弃,全凭感觉出剑,而且完全不去理会自己的步法和发力的方式,怎么舒服怎么来。

    我的节奏一乱,周天师也跟着乱了阵脚,他在挡开了我的前两剑之后,动作就有点跟不上了,每次青钢剑快砍到他身上了,他才赶紧用拂尘挡一下,有几次剑锋已经触到了他的皮肤,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血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