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0章 相互试探
    魏老头盯着第一阵眼的方向沉思一会,突然想到了什么,就见他快速抬起手掌,在自己的天灵盖上拍了三下,又做了一个开光的手印。

    我立刻就反应过来,他这是要开天眼了。

    天眼,在守正一脉的传承里又被称作“天灵开光”,而魏老头现在做的事,似乎可以印证这四个字的由来。

    一旦他发现天眼通无法施展,立刻就会知道我藏在附近。

    既然这样,我也不用再藏了,猛地从房梁跳了下去。

    作出动作的时候,我已经尽量轻缓,试图不去惊动魏老头,可他竟还是察觉到了我的存在,立即抬头。

    在他的视线落在我脸上的那一瞬间,我由上而下刺出了青钢剑,他的反应非常快,几乎在我出剑的同时就避开了。

    我落地之后,快速翻滚几下,化解落势带来的压力,而魏老头在避开青钢剑之后也是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

    我们两个是同时稳住重心的,我撑着地面快速站了起来,魏老头则从背后抽出了一把非常蓬松的拂尘。

    魏老头盯着我,眼神中除了震惊,还有无尽的疑惑。

    他试着向我这边走了一步,我后退一步,悄悄开启了第二道阵眼。

    魏老头似乎感应到了周围的炁场变化,他凝练出了一道更强的念力,但没有贸然作出其他举动,只是远远地问我:“你不是去镇魂街了吗?”

    我嘲弄似地挑了挑嘴角:“去镇魂街的那个不是我。魏老头,藏得够深啊,当初赵德楷作乱的时候,我们几个完全没有发现你的问题,哦,不对,我不该叫你魏老头,现在应该叫你一声‘周天师’。”

    魏老头的眼睛慢慢眯了起来:“不可能,你不可能推断出我的身份。”

    其实在打架之前,我不喜欢说太多废话,周天师显然也没有这个习惯,在他说话的时候,我发现他的左手悄悄结出了一个指印。

    这时候我已经稳住了大阵中的炁场,开启了对应天任星的第二个阵眼。

    大阵第二个阵眼被开启以后,会“封灵觉、断六言”,这样的效果会持续五分钟左右,在这段时间里,身处阵中的人都无法凝练念力,也无法靠念诵咒语来施法。我也不例外。

    周天师掐完手印,口中喝一声“驰”,将右手结成剑指印指向了我。

    这家伙对炁场的感知看来不算灵敏,竟然不知道在眼前这种炁场混乱无比的情况下,是根本无法施法的。

    我也懒得和他废话,在他用手指指向我的时候,我快速朝他那边贴了过去,一剑斩向他的手臂。

    周天师的反应速度非常快,他一看施法失败,而我又冲到了他的面前,立即后退一步,并在后退的同时挥动拂尘,挡住了青钢剑的剑路。

    连钢铁都能轻易斩断的青钢剑,竟然被那根拂尘给挡住了。

    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吃惊,再次朝他贴了过去,一边移动脚步,一边挥动青钢剑。

    刚才青钢剑和拂尘撞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发现他手上的力气很大,再次挥剑,每一剑我都用上了全力,可他却每次都能借助拂尘挡住青钢剑的攻势。

    我上前一步,他就后退一步,我在前进的同时出剑,他就在后退的同时甩动拂尘,我挥动长剑的时候,腰、肩、手腕同时旋转发力,他也是,而且我发现,就连他后退的步法也几乎和我一模一样。

    周天师现在施展出来的功夫和我一样,也是天罡剑!

    这时候我突然反应过来,周天师和周烈的姓氏一样,两个人是本家。

    难道说,周天师是周烈的后人么?

    这个念头只在我的脑海中闪了一下,周天师的拂尘就甩到了我面前,我立即后退,同时一剑刺出,本来我是想攻击他的,可没想到青钢剑竟然和拂尘撞在了一起,挡住了拂尘的攻势。

    我和周天师几乎是同时愣了一下,他回神的速度比我快一点,抢先前踏一步,又用拂尘来砸我,我也后退一步,刺出青钢剑,剑身和拂尘再次撞在了一起。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天罡剑后退时的剑路和贴身的剑路竟然是相冲的,虽说天罡剑没有固定的套路,可在一进一退间,我和周天师的剑路都变得比较固定,照这样下去,我们谁也伤不了谁。

    大阵的效力还能持续几分钟,我不想再这么僵持下去,在周天师再次甩动拂尘的时候,我快速用青钢剑挡了一下,随后就揉身朝他贴了过去。

    他大概没想到我会突然改变路数,顿时惊了一下,趁着他稍稍一愣神的功夫,我已经到了他面前,一剑斩向他的右肩,他一看情况不对也慌忙改了架势,将拂尘横在肩头挡住了青钢剑,身子却在同一时间失去了平衡,我抬起一脚踹在他腰上,他闷哼一声就倒在地上。

    我想趁着他还没爬起来的空当追上去,在他肩上补一剑,可刚迈出一只脚,就感觉小腿上猛地一疼,我也失去了重心,当场倒地。

    刚才周天师倒地的时候,甩动拂尘砸向了我的下盘,我只顾着上前,竟然没能躲开。

    周天师向后翻滚了两圈,和我拉开距离,我则快速爬了起来,小腿骨疼得厉害,但站立行走没有太大问题。

    在不远处,周天师也站起来了,他不着急和我拆招,刻意一点一点地拉开距离,看来不打算硬拼。

    实话实话,短兵相接,我们都占不到对方的便宜,只不过……他的胆子好像比我小一些,也更懂得自保。

    从师父就教育我,狭路相逢勇者胜,看到周天师逃避似的举动,我觉得自己的赢面又大了一点。

    他和我拉开距离之后,试图用说话来转移我的注意力:“你是怎么识破我的身份的?”

    我撇嘴一笑:“其实从头到尾我都没猜到你就是周天师,是你自己中了圈套,露出了马脚。”

    他先是猛地皱了一下眉头,随后又快速后退两步,我没追上去,只是一直在计算着时间,第二道阵眼的效力眼看就要消失了,我必须盯准时机,在最恰当的时候开启第三道阵眼。

    周天师和我的距离拉开到五六米的时候,他见我不动,又停了下来,十分警惕地盯着我:“你不来追我吗?”

    我说:“我不用追你,你跑不了,再说,你要找的东西,确实就在大殿中。”

    周天师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你知道我在找什么?”

    我点头:“你在找压骨瓶,想必那几个瓶子,对罗中行来说很重要吧。”

    他眯起了眼睛,努力掩藏着眼神中的震惊和不安,我一边紧盯着他,一边计算着时间,离第二道阵眼失效,还有不到一分钟。

    周天师沉默了好半天,最后才开口问我:“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说:“别以为只有你自己长了个脑袋,我们可不傻,很多事都是能推测出来的。”

    周天师:“你们应该怀疑叶凡心才对,不管从那个角度判断,她都是嫌疑最大的人!”

    我笑了笑:“你说的没错,表面上,叶凡心的嫌疑确实是最大的。但考虑到你能篡改人的记忆,所以,嫌疑越大的人,越不应该去怀疑。你完全可以改变叶凡心的记忆,让她认为自己就是周天师,也能让那些潜伏在百乌山里的帮手这么认为。还有李炳申,他的嫌疑也很大,但我说过了,越是嫌疑大的人,越不值得怀疑。周天师既然能在百乌山潜伏十几年都不被怀疑,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暴露自己呢,我就想,他一定会施展手段洗脱自己身上的所有疑点,而洗脱嫌疑最好的办法,就是将疑点转嫁到其他人身上。”

    为了拖延时间,我估计将话说得很慢、很碎,当我说完这番话的时候,第二道阵眼附近的炁场开始慢慢消散了。

    我没有任何犹豫,立即将左手背到背后,掐出一个手印,悄悄开启了第三道阵眼。

    第三道阵眼一开,入阵者就会“四相不视”,也就是无法辨别方向,在大阵中彻底迷失。

    这道阵眼一开,周天师的后路就被我给断了。

    他感应到了大殿中的炁场变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快速朝大殿门口那边跑。

    仅仅几秒钟的功夫,大阵中就升起了一阵很浓的雾气,这道雾来源于大殿下方的坤炁,正常来说,从坤炁中提取出来的雾不会特别浓,能见度至少在五米左右,可大阵在引来坤气的同时,好像还从地底抽出了其他的炁场,那股炁场半阴半阳,而且给人一种非常“沉闷”的感觉。

    对,就是沉闷,确切地说是死气沉沉,好像这股炁场的源头在地下被压了太久,已经完全失去了活力似的。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感应到这么古怪的炁场。

    坤炁和这股怪异的炁场融在一起,让大雾变得极其浓郁,不能算是伸手不见五指也差不多了,此时我已经看不见周天师,目光所及的地方除了雾气,就是据我不到一米的顶梁大柱。

    我沉了沉气,将天眼完全开启,立刻感知到了周天师的位置,他身上那股念力就在我的正前方,和我相距不到十米,此时那股念力正在左右晃个不停,周天师似乎是在左右踱着步子,寻找出去的方法。

    我能感应到他,可他好像感应不到我,于是我压低了脚步,倒持青钢剑,小心翼翼地朝他那边摸了过去。

    可我刚迈出几步,就感觉周天师身上的念力颤了两下,紧接着,就有大量念力在他身上凝聚起来。

    我知道他发现我了,索性也放开了步子,快速朝他那边走去,一边接近他,一边在体内凝练出了念力。

    大概距周天师还有三四米距离的时候,前方的念力突然簇了一下,接着就有一股很强的灵韵朝我这边扑了过来,那股灵韵上带着很重的阴气和戾气,我没敢怠慢,立即甩出一张封魂符,将它扔向了灵韵传来的方向。

    两道灵韵在瞬息之后发生了强烈的碰撞,那种碰撞是无声的,却能如惊涛骇浪一般将大殿中的炁场搅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