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9章 周天师现身
    我冲闫晓天笑了笑,随后就带上刘尚昂和梁厚载,朝着与大殿相反的方向走,而闫晓天则带着其他人,押着蔡淳和那只灰色的猫头鹰前往大殿。

    离开挖掘圈以后,我和梁厚载就脱下了外套,我将梁厚载的外套系成一个松散的疙瘩,再用我的外套将他的外套包起来。

    就这样,我将鼓鼓囊囊的衣服抱在怀里,低着头,快速朝镇魂街那边走。

    路上碰到几个戒严的百乌山门人,他们见我们三个匆匆走过,都是一脸的好奇,但没有人上来询问,最后还是刘尚昂自导自演地对我说:“这几个唐三彩的瓶子可名贵着呢,道哥你小心点。”

    我也有模有样地白他一眼:“别多嘴,人多耳杂。”

    来到镇魂街尽头,我将衣服放进了密室,随后就拉着梁厚载和刘尚昂火速朝大殿那边赶。

    这次之所以敢分兵行动,主要是因为我和梁厚载都可以确定,周天师在这段时间里绝对不会出手偷袭闫晓天他们,现如今蔡淳被抓,周天师不会再有多余的举动。

    闫晓天一早在大殿里等着我们了,我一进殿门就冲他喊:“东西已经存进密室了。”

    闫晓天只是“哦”了一声,没有其他反应。

    梁厚载看到他那闷闷的样子,不禁皱了一下眉头,随后很刻意地戳一下我的肩膀,对我说:“那个李炳申还在大殿里呢。”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梁厚载刻意压了压声音,但大殿里空旷而寂静,即便是他的声音不大,李炳申也应该能听清。

    我来到闫晓天身边的时候,闫晓天才指了指李炳申,问我:“怎么处理他?”

    我叹了口气:“咱们现在没工夫搭理这些小角色,让他滚蛋吧。”

    闫晓天点了点头,招呼了大殿外的两个守门人,让他们给李炳申松了绑,又将李炳申扔出了殿门。

    李炳申像是吓坏了,一出大殿就疯了似地狂奔,应该是朝山门那边去了。

    直到李炳申跑远了,我才对闫晓天说:“闫晓天,你立刻带上梁厚载他们,赶到密室那边去。用不了多久,李炳申就会过去盗取‘瓶子’。李炳申这个人的身上也有一支玉镯,我想,他的修为应该不会太低,你们对上他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闫晓天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听你这意思,你不打算过去啊?”

    我点头:“我留在大殿。闫晓天,你记住,你们一旦将李炳申抓住,一定要第一时间放出消息,就说咱们在挖掘的时候确实挖出了瓶子,之前放出假风声,就是想让李炳申上钩,另外,你一定要一口咬定,李炳申就是周天师,到时候,我估计李炳申也会承认自己是周天师。还有,你在确认李炳申是周天师之后,再放出一道口风,就说瓷瓶被藏在了大殿中,四个小时以后,我庄师兄会过来接收这几个骨瓶。在这之后,你就派遣门人将蔡淳供出来的那九个人全部抓捕,这其中也包括你的师娘。记好我说的话,先干什么后干什么一定要记准了。”

    闫晓天用力挠了两下头皮,显得极其疑惑:“你留在大殿干什么?”

    我摇头:“我要留在大殿,等着真正的周天师现身。”

    说完,我又对罗有方说:“罗有方,你易容成我的样子,和闫晓天他们一起去密室。”

    罗有方点了点头,又指指被五花大绑的蔡淳:“这家伙怎么处理,你在这里和周天师见面的话,最好将他和那只妖物弄走,万一你和周天师交手的时候,这两个家伙挣脱了……我估计你够呛能全身而退。”

    我点了点头:“行啊,那你们把他和妖物也带到密室那边去吧。蔡淳的嘴就这么堵着吧,别让他再说话了。”

    对于我的决定,仉二爷显然不太放心:“有道,要不然……我还是留下来帮你吧,你一个人对付那个周天师,不太妥当啊。再说,厚载和刘尚昂都不在你身边……”

    我摆了摆手,拒绝了二爷的好意:“二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可能是我们引出周天师来的唯一机会了,你们必须全部前往密室,他才有可能上当。不用担心我,我有青钢剑和番天印,加上我的天眼又克制周天师的天眼通,他肯定奈何不了我。”

    在我和仉二爷说话的时候,罗有方就已经乔装成了我的样子,当他走到我面前的,我心里不由地颤了一下,太像了,他和我相对而站,让我觉得自己好像在照镜子一样,可我又知道,此时站在我面前的不是倒影,而是一个大活人。

    罗有方冲我笑了笑:“我曾花了两年时间来模仿你,绝对不会被人看出破绽的,最起码离远了不会被人看出破绽。”

    我笑得有些无奈,罗有方晃了晃那条废了的胳膊,也学着我的样子笑了笑。

    时间不等人,罗有方已经乔装好了,闫晓天也没再迟疑,立即带上大家赶往镇魂街。

    很快,大殿里就只剩下我自己了,离周天师现身估计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做了几下伸展运动,深吸一口气,取出封魂符和定魂符,在大殿中布置起来。

    我也不确定拥有九重天天眼通的周天师会不会一眼就看穿大殿里布置了阵法,但不论他能不能识破,对我来说都是有益无害。

    闫晓天将压骨瓶藏在大殿,而我做一个阵法对这里进行保护,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周天师也不至于在发现法阵之后就怀疑大殿里有人。

    如果他破阵,我就能第一时间知道他来了,也能从他破阵的手法上大体猜出他的修为和套路,如果他没有破阵,进入阵法以后,我的念力得到加持,他的念力被削弱,对我依然非常有利。

    其实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大殿外的两个守门人,希望周天师会偷偷潜入大殿,如果他硬闯,那两个人可能会有危险。

    布置好阵法之后,我就顺着大殿里的石柱爬上了房梁,我的身子完全没入了房顶的阴影中,而被光线照亮的大殿门口,在我眼中看来则非常清晰。

    这是一次非常漫长的等待,我从一开始心里就非常忐忑,就怕周天师识破了我的计划,没有上套。那样的话,以后再想抓住他就更难了,同时我也担心一直潜伏在百乌山的人其实就是罗中行。

    我没有和罗中行交过手,不知道他的道行究竟怎么样,但只要他的道行能和黑白丁相当,我独自面对他的时候,只有死路一条。

    我就这么带着忐忑的心情坐在房梁上,不断调整着呼吸,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五分钟,十分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时间在不断地流逝,而我那好不容易才安稳下来的心境,也在时间的流动中变得越发不安。

    我开始担心闫晓天他们,万一李炳申的修为非常高,他们几个无法应付该怎么办,如果李炳申根本没有去密室,又该怎么办?

    直到闫晓天他们离开大殿的第六个小时,大殿外传来了一个听起来有些熟悉的声音:“你们两个,去曹家找曹长老,掌派有令,一定要抓活的!快去!”

    守在门外的两个入室弟子没有任何迟疑,大殿外立刻传来了他们沉重而急促的脚步声。

    其实第一次来大殿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两个守门人的脚步声总是很重,好像刻意要让殿中人听到似的。

    我俯低了身子,慢慢将青钢剑抽出剑鞘,一双眼睛紧盯着大殿门口。

    几分钟以后,一个略显消瘦的人影忽地蹿过了殿门,他的速度很快,加上距离比较远,我也没有看清楚他的样子。

    他进入大殿之后,立即潜入了大殿的阴影中,我只能听到他的脚步声正慢慢朝着大殿中央区域靠近。

    那声音很慢、很轻,但在这寂静无比的大殿中,我依然能隐约听得到。

    我所处的位置,就在大殿中央的正上方,直到脚步声来到紧邻房梁的一根石柱附近时,那个人影终于小心翼翼地走出了阴影,暴露在了明亮的灯火中。

    这时我才看清楚,在房梁下寻寻觅觅的不是别人,就是在几天前就该离开百乌山的魏老头。

    当初赵德楷叛乱的时候曾动过杀魏老头的念头,是我救了他,记得当初我带着他离开黄土坡的时候,他还和我一起经历过阴兵借道。

    不管是魏老头快被饿死时的那份虚脱,还是他被阴魂缠身时的那份恐惧,此时都浮现在了我的眼前,当初我曾以为,他就是一个没有多少修为的普通老人而已,梁厚载怀疑很多人是周天师,唯独没有怀疑到他的头上。

    可是现在,潜入大殿的人却是他。

    魏老头来到大殿中央以后,先是快速环视一下四周,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才快速靠近闫晓天的办公桌,打开了桌子两侧的抽屉。

    他确实是来找东西的。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样子,在整个长老会中,闫晓天根本没有可以信任的人,这个“全心全意辅佐”闫晓天的魏老头,则是最不能信任的一个。

    我掐了一个指印,开启了大阵的第一个阵眼。

    师父给我的那本秘籍上说,这种无名阵法脱胎自罡步,是将七星的星位做成阵眼,开启不同的阵眼,大阵就有不同的妙用,但这种阵法其实是有些残缺的,因为阵中的阵眼过多,炁场的流动很难控制。

    对于长了一双天眼的我来说,控制炁场的流动并不是什么难事。

    大阵的第一个阵眼对应天英星位,秘籍上说,开启这个阵眼之后,大阵就能“乱人欲,绝五感”,说白了就是严重扰乱心智。

    大阵一启,魏老头立刻有了察觉,他先是直起身来,朝着阵眼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紧紧皱起了眉头。

    在这时候,我感觉他身上快速凝练出了一股非常强的念力。

    我不由地挑了一下嘴角,这家伙的修为,不简单啊。

    原本我还想趁着他心境被扰乱的时候出手偷袭,没想到他竟然单凭一股念力就稳住了心神,这样的事我是绝对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