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5章 妖气乍现
    守在门口的两个人大概也没想到“李炳申”会发了疯似地逃出大殿,一时间都慌了神,半天没动腿。

    直到闫晓天喊了一声:“把李炳申抓回来!”,那两个人才回过神来,朝着“李炳申”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趁着他们还没跑太远,闫晓天又喊了一声:“别伤到他!”

    罗有方刻意放慢了速度,让两个百乌山门人渐渐跟上了他的步伐,我远远望着他们三个的背影,就见那两个人在进入罗有方两米范围之后,就无法再缩短和罗有方之间的距离了。

    闫晓天目送三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一脸疑惑地问我:“左有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笑了笑,说:“你去准备几把铲子吧。”

    闫晓天:“要铲子干什么?”

    我说:“等罗有方回来,咱们就到藏宝阁那边挖宝贝去。”

    梁厚载环抱起了双手,有些担忧地对我说:“罗有方在外面游荡,说不定会有危险啊。”

    我吐了口浊气:“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罗有方在葬教潜伏了那么多年,多少危险都挺过来了,放心吧,他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梁厚载默默地点了点头。

    等待总是特别漫长,罗有方才刚刚离开大殿不到十分钟,我心里就有些躁了,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就跟仙儿聊起了天。

    我问仙儿,想起那股妖气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了吗,仙儿摇头,还是说那股妖气特别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联想到仙儿在寄魂庄养魂的那段记忆也被抹去,我就问她:“过去你在东北老林修行的时候,同一座山上还有其他的妖物吗?”

    仙儿:“有啊,除了我以外,还有小黑、小胖和……,咦,有一个我想不起来了。”

    我问仙儿:“你平时和它们走得近吗?”

    “近,它们都算是我的同门师兄弟,平时天天在一起的。小黑是一头几百岁的黑熊,两百年前就离开老林,不知道去哪了。小胖是只很胖的狼,有一年他跑到山下的村子里偷孩子,被一个老道给弄死了。还有……,还有一个,我肯定还有一个师弟,但我想不起来它是谁了。”

    这么看来,仙儿不久前感应到的那股妖气,很可能就来自于被她遗忘的那位师兄弟。

    梁厚载说:“你还有师兄弟啊,以前没听你说过呢。”

    仙儿:“我师父当初是山头上的大妖,所有的山精野怪都算是她的徒弟啊。只不过我们几个得的传承最多,跟在师父身边的时间也最长。不过我那些师兄弟吧,说白了就是一群上不了台面的小妖,修为不咋地,还整天想着祸害凡人,我小时候经常和他们在一块玩,大一点就看不上它们了。”

    梁厚载问她:“你们这些师兄弟里,道行最高的是谁?”

    仙儿连想都不想就回应道:“当然是我呀。”

    梁厚载舒了口气,对我说:“那就不用怕了,估计潜藏在百乌山里的那只妖物,应该很好对付。”

    刚开始仙儿还没反应过来梁厚载是什么意思,可过了一会她就回过味来了,扯着梁厚载的袖子嚷嚷起来:“不是,梁大仙,你什么意思啊?想当年我在柴爷跟前都能走上几十个回合呢,你可别小看我。”

    梁厚载笑了笑:“逗你玩呢,你还当真了。”

    我坐在大殿的门槛上,一直望着不远处的黑巷子,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看里罗有方离开大殿已经半个小时了,我才让梁厚载他们退到大殿深处去盯紧李炳申,我和闫晓天则留在门口继续等待。

    四十分钟以后,两个守门人终于带着罗有方回来了,此时的罗有方被五花大绑,嘴也被堵住了。

    看他罗有方的样子我就放心了,他们堵上罗有方的嘴,说明罗有方那张嘴已经让他们不胜其烦了。换句话说,在百乌山兜圈子的这半个小时里,罗有方弄出了不小的动静。

    两个守门人抬着罗有方来到了门口,闫晓天将他们挡在门外,我则从他们手中接过罗有方,将他背进大殿中。

    刘尚昂跑过来,和我一起解开了罗有方身上的绳子,罗有方用力伸展两下手脚,又用力掏出了堵在嘴里的一大股破布,在一阵干呕之后,他才开口抱怨起来:“我靠,那两个哥们也是够绝的,都不是从哪找来的这些布,一股子馊味。”

    抱怨归抱怨,罗有方手上的动作依然很麻利,他快速将运动服套在了李炳申的身上,又用绳子将李炳申捆好,将布团塞进李炳申的嘴巴里。

    现在的李炳申看上去,和罗有方刚被弄进大殿的时候一模一样。

    在这之后,罗有方又在很短的时间内易容成了赵德楷的样子,闫晓天让守门人弄来了铲子和镐。

    我们拉上乔装成赵德楷的罗有方一起来到藏宝阁附近,找了一个比较空旷的地方挖掘起来。

    几锄头下去,我们就砸开了地表的石板,随后换上铲子,在坚硬的土壤上挖掘起来。

    为了让这次的挖掘行动显得逼真一些,我嘱咐大家,每次下铲的时候都尽量小心一些,别打碎了压在土里的东西。

    在所有人中,最认真的人要数仙儿了,她每次落铲子都特别小心,好像真的怕土壤里埋着什么贵重的东西似的。

    我挖了一阵子就有些不耐烦了,走到还没形成规模的土坑旁喝水,罗菲凑到我身边来,小声对我说:“有道,你这样真的好吗,你看看仙儿都当真了。”

    我笑了笑:“当真才好啊,仙儿现在都不用特意去演。”

    梁厚载也走了过来,他先是朝四周观望了一下,然后才压低声音问我:“这么干,真能把周天师引出来吗?”

    我摇了摇头,撇嘴道:“谁知道呢,试试吧。不过我觉得,就算引不来周天师,也能引出一个有价值的人物来。”

    就在我和梁厚载说话的时候,几个听到动静的百乌山门人赶了过来,估计本来只是想看看这边出了什么事,可他们一眼就看到了闫晓天,这下也不好意思走了,恭恭敬敬地请示闫晓天要不要帮忙。

    闫晓天朝我这边看过来,我冲他摇了摇头。

    他的反应也快,不但明白了我的意思,还对那几个人说:“你们再找几个人来,在周围戒严。”

    其中一个人大概是耐不住自己的好奇,问闫晓天:“掌派,你们这是在挖什么呢?”

    闫晓天顿时瞪起了眼:“挖什么?谁告诉你我们在挖东西,我们这是……这是修地基,给重新铺路做准备。你们几个,嘴巴严实点,别乱说话。去吧。”

    等那几个走远了以后,我才来到闫晓天跟前,咂了咂舌,对他说:“你让他们都闭上了嘴,谁把这边的事传周天师呢?”

    闫晓天无奈地笑了笑:“如果这些门人的嘴巴够严实,百乌山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了。放心吧,他们肯定管不住自己的碎嘴子,而且他们将这边的事说出去的时候,还会加上一句‘你千万别告诉别人’。”

    我忍不住乐了:“呵呵,这样效果更好。”

    闫晓天问我:“你在这大张旗鼓地挖掘,是为了把什么人引出来吧?”

    我点了点头:“你觉得,被引到这里来的人会是谁呢?”

    闫晓天:“我可猜不到,不过我可以肯定,那个人绝对不是李炳申。”

    这不废话嘛,李炳申现在还被绑在大殿里呢。

    我直了直腰,重新拿起铲子,“小心”地挖掘起来。

    期间我和仉二爷聊过两句,我示意他注意聆听周围的声音,过阵子可能会有不速之客出现,仉二爷说他早就开始警戒了。除了二爷,罗有方和刘尚昂也是负责警戒的主力。

    说起来,罗有方是唯一一个不用动铲子的人,在我示意下,他一直在挖掘圈附近逛游,时不时朝我们这边指指点点。

    我打算制造一个假象,那就是赵德楷投诚了,回复神志的他变成了我们这边的人,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将周天师要找的那个东西挖出来。

    我知道,周天师篡改过赵德楷的记忆,也读取过他的记忆,他没有从赵德楷的记忆中找到那个东西,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上当。

    试想一下,周天师在百乌山潜伏了十几年,如今他寻找的东西终于有机会出现在他面前,他会怎么做?

    如果周天师够谨慎的话,他应该会派个替死鬼过来帮他看看情况,如果他并不像我想象中那么谨慎,他应该很快就会现身。

    挖掘圈外围的百乌山门人越来越多了,仉二爷告诉我,周围的气息越来越杂了,说话声和脚步声也变得非常杂乱。

    其实不用仉二爷说我也知道,现在,距离挖掘圈百米之外的地方围了很多人,我能感觉到他们身上残留的念力,其中有一个的念力很强,论修为的话,应该和梁厚载差不多。

    在百乌山的诸多门人中,根本没有人达到这样的修为,就算是闫晓天这样的翘楚,道行也只有梁厚载七八成的样子。

    下午,在人群中出现了一股很重的妖气,我是第一个感知到妖气的,仙儿是第二个,她当场就放下了铲子,十分疑惑地朝妖气传来的方向观望,看她的样子,似乎很努力地在思考那道妖气究竟来源于谁。

    妖气出现,我不能再无动于衷了,周天师如今肯定知道我有天眼,他当然也知道,拥有天眼的人,对各种炁场的感知能力都非常强。

    我站直了身子,望着妖气传来的方向,头也不回地问闫晓天:“闫晓天,你们百乌山还养妖物了吗?”

    闫晓天故意装糊涂:“没有啊,百乌山哪来的妖物。”

    我指着妖气源头所在的位置,大声对闫晓天:“那个地方传来一股很重的妖气,你找几个人过去看看吧。”

    闫晓天摇了摇头:“不用特意叫人去看,靠近妖气的地方有的是人。”

    我故作担忧地朝妖气出现的方向看了最后一眼,随后低下头,继续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