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4章 杀人诛心
    他说话的时候,抬头朝我这边看了看,在看到闫晓天的时候,眼神稍稍停留了一秒钟。

    罗有方盛好了面,又问我:“你把我叫过来,到底想干啥呀?”

    我将赵德楷的照片全都交给了罗有方,连同那几套衣服也一并塞给了他。

    罗有方依次看了看那几张照片,嘴上说着:“这不是赵德楷吗,这些衣服也是他的?”

    我说:“我需要你乔装成赵德楷,和我们一起大摇大摆地进山。”

    罗有方点点头:“没问题啊,不过赵德楷应该被押到四川那边去了吧,他今年是四十五还是四十六来着,你给的这些照片,是他好多年前的照片吧。”

    我看向了闫晓天,闫晓天则冲着罗有方点头:“十年前的照片。”

    罗有方吃了一大口面,对我说:“要我伪装成赵德楷,确实没什么问题。不过你带来的这些衣服,我是不能穿的。”

    我挑了挑眉毛:“为什么?”

    罗有方:“樟脑丸的味道太重,我受不了。”

    闫晓天有些不解地问我:“左有道,你到底是做得什么打算呀,为什么要弄一个假赵德楷进山门呢,你是想……迷惑那个周天师吗?”

    我笑了笑,说:“要杀人,先诛心。”

    闫晓天挠了挠头皮:“什么意思,怎么诛?”

    我说:“其实我也没有特别详细的计划,具体要怎么做,还要看具体情况。”

    闫晓天似乎有些不放心:“能确保成功吗?”

    我说:“不能。”

    在我和闫晓天说话的时候,罗有方三口两口吃完了饭,抱着照片和那堆旧衣服跑到不远处的土墩子后面去了。

    两三分钟之后,当罗有方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赵德楷的样子,就连那只断臂也变得完整了。

    闫晓天是第一次见到罗有方的易容术,顿时瞪大了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朝罗有方的左臂扬了扬下巴:“你的胳膊能用吗?”

    罗有方晃了晃自己的胳膊,虽说关节处能够折叠,但看起来很无力,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对我说:“当然不能,说真的,自从胳膊断了以后,易容的时候就没那么得心应手了。”

    我对罗有方说:“赵德楷被庄师兄押走的时候,舌头已经被人切断了。”

    罗有方点头:“嗯,我不说话就是了。”

    我点点头,问闫晓天:“罗有方回归寄魂庄的事,除了你和老夫子还有别人知道吗?”

    闫晓天摇头:“没了,不是说这件事是秘密吗,我和大师父都不会到处乱说的。”

    “走吧,回百乌山,这一次,要把百乌山搅个天翻地覆了,”我一边朝山谷外面走,一边对闫晓天说:“你没意见吧?”

    闫晓天:“没意见,只要你别把我们百乌山的老楼全都拆了就行。”

    离开山谷之后,我们几个就围成一圈,将罗有方包围在了最中心的位置,他不但将自己的外表扮成了赵德楷的样子,就连精神状态也非常萎靡,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刚经历了大难,好不容易活下来的人。

    百乌山的人都知道赵德楷失心疯的事,罗有方故作萎靡,是符合赵德楷的情况的。

    这次我给他的人物设定是一个心智比较正常的赵德楷,而这样一个赵德楷曾经历过心智大变,精神状态当然不会好。

    我们围着罗有方一路朝大殿方向走,进山门的时候凶神就看出眼前这个“赵德楷”是假的,还问我怎么回事,我没多说,只是让凶神帮我保密,别告诉别人赵德楷是假的。

    凶神非常配合我,同时也对我接下来想做的事充满了兴趣,他一直送我们走上了大路,最后是担心那些入门弟子受不了他的阴气,才悻悻然地走了。

    路过百炼堂的时候,几个巡逻的人发现了“赵德楷”,他们大概是为了看得更清楚一些,就借着向闫晓天行礼的由头凑了过来,我发现,在这几个人给闫晓天作揖的时候,眼睛一直朝“赵德楷”那边瞟。

    快到大殿的时候,又有人看到了“赵德楷”,和之前碰到的那几个人一样,当我们稍微走远一些之后,他们就开始交头接耳地嘀咕起来,声音小,我也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不过他们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已经知道“赵德楷”回到百乌山了,很快,这个消息就会在百乌山中传播开来,最终也能传到周天师的耳朵里。

    这只是我所有计划的第一步。

    之前在大殿前守门的两个入室弟子都被闫晓天支出去监视李炳申了,此时大殿门前没有人驻守。

    我担心有人会趁我们离开的时候潜入大殿,刚一回来,就和刘尚昂仔细查看了大殿中的几处阴影,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我才带着大家来到了大殿中央。

    罗有方挠了挠自己的假脸,问我:“然后干什么,在这等着么?”

    我说:“等等吧,等上三四个小时,我和你一起行动。”

    说完,我转向闫晓天:“对了,闫晓天,两个小时以后,你让你那两个心腹把李炳申弄过来吧。”

    闫晓天:“行啊。哎,我咋还是没明白你想干啥呢,你就不能给我透露一下吗?”

    我笑了笑:“你别多问,等着看好戏吧,不过我现在也不确定这出戏咱们能不能演好,如果演砸了,咱们还得再想别的办法。”

    眼下这出戏要想演好,有两个很关键的条件,第一,是周天不知道罗有方回归寄魂庄的事,第二,则是周天和李炳申之间的联系密切,或者说,李炳申在周天师身边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在大殿里等了两个小时,闫晓天联络了他的心腹,让他们将李炳申弄到了大殿。

    当时李炳申是被强行拖来的,他显得非常紧张,在他进入大殿的时候,身上没穿道服,换上了一身样式非常老旧的运动装,看样子,他原本是打算逃离百乌山来着。

    说来也是,我们在外面撒了那么多消息,说闫晓天要对李炳申下手,李炳申不可能无动于衷。

    前两次见到李炳申的时候,有一次他站在大殿外,那里光线比较暗,他那张脸那边笼在影子里,我没有完全看清他的长相,第二次则是在酒席上,他离我太远,我一样没有看清他的样子。

    这一次,两个入室弟子将李炳申推进了大殿,他们两个也想进来,我拍了拍闫晓天:“让李炳申一个人进来。”

    闫晓天立即朝殿门那边摆了摆手:“你们两个在外面等着吧。”

    李炳申颤颤巍巍地进了殿门,直到他的整个身子都进入了灯光照亮的区域,我才留意到他的脸上有很多皱纹,眼角的鱼尾纹和额头上的抬头纹都很深,让他看起来特别沧桑。可离远了看,他又像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当李炳申来到我跟前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他:“你今年多大了?”

    李炳申的目光在我身上游离了一阵子,才支支吾吾地说:“二……二十三。”

    闫晓天也在我身边说:“他脸上就是皱纹多,从小就这样。”

    在李炳申回话的时候,我留意到他的左手经常会下意识地碰一碰右手的手腕,于是伸手抓住李炳申的右手腕,撸起他的袖子一看,就见他的手腕上带着一个墨绿色的玉镯子。

    那镯子一漏出来,李炳申就变得十分紧张:“这是……这是我们家祖传下来的。”

    我转头问闫晓天:“镯子上灵韵还挺强的,是百乌山的东西吗?”

    闫晓天摇了摇头:“不是百乌山的东西,这镯子李炳申带了很多年了,应该是他家里传下来的。”

    我点了点头,随后伸手抓住李炳申的后颈,用力一捏,在我手指发力的一瞬间,我感觉李炳申好像偏了一下脖子,指尖好像没有压准他的穴位,不过他在下一个瞬间就昏睡了过去,我看了一下手指,也确实压在了李炳申的穴位上。

    我扶着李炳申,将他慢慢平放在地上。

    看到他深度昏迷的样子,我还是不太放心,又在他脑门上来了一拳,这一下他肯定完全昏迷过去了。

    我长吐了一口气,问闫晓天:“之前你不是说,你和李炳申接触不多吗?那你怎么知道他从小脸上皱纹就多,从小到大一直带着那个镯子?就好像……你和他是一起长大的一样。”

    闫晓天挠了挠头:“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挺怪异的。难道我脑子那些关于李炳申的记忆,也被抹掉了?”

    “有可能啊,”梁厚载来到我跟前,说道:“其实最可怕的不是记忆被抹去和篡改,而是周天师要篡改记忆,前提是先读取记忆。对于他来说,百乌山几乎没有秘密。之前我怀疑你和老夫子,也是因为,如果周天师窥视过你和老夫子的记忆,他应该早就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如果他没有,也许就意味着,你们和他是一伙的。”

    我说:“九重天天眼通的能力,也许和咱们想象得不太一样吧。罗有方!”

    叫出罗有方名字的时候,我刻意压低了声音,但罗有方还是能听到,他一边走过来,一边问我:“什么事?”

    我指了指趴在地上的李炳申:“易容成他的样子,在百乌山跑一圈吧。”

    罗有方:“跑一圈是什么意思。”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李炳申跟前,蹲下身开始扒李炳申的外套。

    我说:“你冲出大殿,朝着光线不好的小路钻,记住一定要钻小路,一边钻一边喊,动静要大。”

    罗有方:“越来越想不明白你要干什么了。”

    我笑了笑,说:“等会你冲出大殿里以后,有两个人会没了命地追你,半个小时之内别被他们追上。”

    罗有方:“谁追我?”

    我朝殿门那边扬了扬下吧:“门口那两个百乌山弟子。”

    罗有方笑得有些不屑:“他们想追上我,下辈子吧。半个小时以后我就要被抓住吗?”

    我点了点头。

    我和罗有方说话时都刻意压低了声音,门外的人绝对听不到我们说了什么。

    五分钟以后,罗有方化身李炳申,大喊一声,从大殿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