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3章 没杀干净
    李炳申犹豫了好半天,终究还是拿着酒壶走了过来,我从他手中接过酒壶的时候,王长老和古长老他们全都很紧张地看着我。

    闫晓天朝我这边凑了凑,他先是朝李炳申那边瞥去一眼,又看向了我手中的酒壶。

    其实在触碰到酒壶的壶把时,我就发现壶把的上方有一个很小的按钮,这是一个双胆壶,壶身里面有两个胆,按下按钮和不按按钮,从壶嘴里流出来的酒是不一样的。

    壶盖塞得很紧,当我用力将它拔开的时候,发出“噗”一声闷响,与此同时,我听到不远处传来哗啦一阵噪音,不知道是谁掉了筷子。

    “刘尚昂,手电。”我朝刘尚昂伸了伸手,刘尚昂立即将手电递给我。

    我朝着壶口中打了打光,确实看到壶中立着一个金属片,将整个壶身子从中央分成了两个大小完全一致的内胆。

    光线穿入壶口,我就看到其中一个壶当中的酒水中反射出一丝淡蓝色的光晕,换了换光照的角度,隐约能看到蓝光附近似乎有一条很小的虫子在微微抖动。

    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东西是疯虱,当初对付刘文辉的时候,我就曾见过这东西的卵。

    我估计,藏在酒中的疯虱应该是条成虫,它在酒水中产下的卵非常小,肉眼难辨,我就算喝进肚子里也不会有任何察觉。

    这帮老不死的,竟然用疯虱来算计我,他们难道是认为,我喝下了疯虱卵就能受他们控制吗。

    就在我盯着酒壶里的东西出神的时候,从我正对面的位置传来“啪嗒”一声脆响,紧接着,我就看到疯虱快速颤了几下,接着就溶解在酒中了。

    我稍稍抬了一下眼,用余光朝我的正对面看了眼,蔡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坐到那个位置去了。

    在我拿着酒壶观察的这段时间里,酒桌上异常安静。

    我放下酒壶,朝王长老那边凑了凑,问他:“你们今天晚上是商量好了,一定要阴我吗?”

    王长老很尴尬地笑着:“左掌门在说什么呢,我怎么……怎么听不明白呢?”

    我抓起酒壶,重重放在了王长老面前,他猛地缩了缩脖子,很紧张地看着我。

    我指着那个酒壶冲他喊:“认得这是什么吗?这是阴阳壶!两个壶胆,一个盛淡酒,一个装烈酒。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什么啊,啊?给你们倒酒的时候,不按这个钮,你们喝得全是淡酒,给我倒酒的时候呢,就上烈酒。你说说,这不是诚心要灌醉我吗?”

    王长老故意作出一副很愧疚的样子,一边朝我摆手,一边说着:“玩笑,这都是玩笑嘛,左掌门别往心里去啊,别往心里去。”

    我看得出来,他表面紧张,其实松了一口气。在我开口之前,他一定担心我会问他,酒囊里的虫子是什么东西。

    他越是全力演戏,就越能证明,酒壶里的疯虱卵就是他放进去的。

    不过目前来说,我还不能揭穿他们,因为只有他们没有被揭穿,我才能利用他们来对付周天师。

    王长老一脸尴尬地和我说着话,不断地解释他们这么做没有恶意,我则刻意作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他说话的时候我也不理他,就是闷闷地吃东西,可余光却一直落在蔡淳身上。

    我看到蔡淳偷偷离开了座位,他和曹长老耳语了一番,随后又坐回了他原来的位置上,很自然地和旁边的人说起了话,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王长老还在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过了一会,其他长老又凑过来向我敬酒,只不过这一次没人再劝我换酒,我喝水,他们喝酒。

    期间,我时不时会朝蔡淳那边看上一眼,有一次,他的眼神落在了我的身上,可很快又挪到一边去了。

    这个人非常谨慎。

    不过没关系,不管他现在怎么想,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等到罗有方来了,他们这些人,将会一个一个地露出马脚。

    酒过三巡,有几个长老合伙来到我跟前,开口就质问我稀释股权的事,曹新贵和王长老、古长老一看情况不对,赶紧将那几个人拉走了。

    他们三个还算聪明,如果再有人跟我这闲扯,我绝对会告诉他们,我已经改主意了,长老会的股权应该降到半成以下。

    其实从闫晓天的角度来考虑,我这么做是有点过分的,毕竟他才应该是百乌山的主人,我只是一个客人,张口闭口看长老会不顺眼,张口闭口改股权,确实有些不尊重闫晓天的意思。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在长老会面前,闫晓天还是太软弱了,我必须帮他撑住场面。

    时事造人,闫晓天的软弱,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直到晚上十二点,闫晓天才散了宴席,长老们和入室弟子大多离开了,只剩下闫晓天的几个心腹留了下来,表面上是留下来打扫卫生,实际上,他们在这场宴会中也充当了闫晓天的眼线,发现了一些我没有发现的问题。

    有个叫王广的人说,古长老吃饭之前就好像生病了一样,干什么都特别没力气,而且脸色还很紧张,饭局开始,他脸上的紧张就变成痛苦了,直到蔡淳给了他一个黑色的小盒子,那好像是个药盒,古长老吃了里面的东西,脸色好了,活动起来也变得轻松了很多。

    梁厚载问王广,古长老是个有修为的人吗,闫晓天代为回答道:“他不算是行当里的人,平时也不修行,哪来的修为啊。”

    梁厚载点点头,给了我一个眼神,我明白他的意思,也冲着他点了点头。

    如果我和梁厚载没猜错的话,这个古长老应该是被阴玉复制出来的,饭局开始的时候,他的痛病恐怕是要发作了,而蔡淳给他的那个小盒子里,就装着缓解痛病的腰。

    换句话说,古长老和蔡淳都是葬教的人,而且蔡淳在葬教里有可能地位还比较高,因为他身上的念力比较高,肯定不是复制体,可既然不是复制体,却能拿到那样的秘药。

    我曾听庄师兄说过,在葬教中,只有级别最高的七八个人才能拿到秘药,每次将秘药分发给佣兵的人,也是他们。

    直到几个入室弟子抬着桌子离开了大殿,我才长土一口气,对闫晓天说:“上次百乌山大清洗,没杀干净啊。”

    闫晓天眨了眨眼,问我:“你是说,内奸没杀干净吗?”

    我点了点头:“可以这么理解。行了,饭也吃过了,情况呢,我也大致了解了,接下来这几天,咱们就不要行动了,等罗有方过来吧。”

    闫晓天:“上一次听你提起罗有方的时候我就想问,罗有方真的投诚了吗,我听大师父说,你已经把他的名字写在师族谱上了。”

    我疑惑道:“老夫子是怎么知道,我把罗有方的名字入补师族谱了?”

    闫晓天:“大师父也是听夏宗明说的。”

    是我夏师伯说的呀,可他和老夫子走的很近吗,过去怎么没听人提过呢。

    我点了点头:“罗有方不是投诚,他从始至终都是寄魂庄的人,他是我师父埋在葬教的一条内线,现在不能说投诚,只能说回归了。对了,这两天你就跟我在一块吧,长老会稀释股权的事你也先别提了,等到眼前的事解决了,稀释股权也是水到渠成。”

    “行,你怎么说我怎么听,反正你向来比我主意多。”闫晓天这么说了一句,随后就靠在椅子背上,长长伸了一个懒腰。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

    我想,我们几个来到百乌山,闫晓天大概也觉得自己找到倚靠了吧。

    罗有方是第二天晚上来到黄土坡的,但他到地方以后先是在黄土坡外围观察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上午才拨通了刘尚昂的电话。

    刘尚昂则直接将电话给了我。

    我这边刚刚“喂?”了一声,罗有方那边就嚷嚷起来:“你火急火燎地叫我来有什么事啊,我这两天正教鬼娃鹰爪翻子呢。”

    我说:“不是跟你们说了别乱教他东西,鬼娃能学会天罡锁就不错了,你还教他鹰爪翻子干什么。”

    罗有方:“那回头我还是教他易容术吧。”

    我:“……”

    我和罗有方都沉默了好半天,他才又问我一次:“快说,叫我来干嘛?”

    我问他:“你断了一条胳膊,易容术还能施展出来吗?”

    罗有方:“没问题啊。你想让我易容成谁?”

    我没有回应他,只是说:“你把你的地址给我,我们出去接你。”

    罗有方给的不是地址,而是他当前所在的坐标,他说刘尚昂知道怎么找到坐标点。

    他挂了电话,我沉了一口气,问闫晓天:“你手里有赵德楷的照片吗?”

    闫晓天:“应该有吧,你想干什么?”

    我说:“左右侧脸和正脸的照片我都要。”

    闫晓天:“我给你找找,不是……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我冲他笑了笑:“等会你就知道了。”

    “你最近玩神秘感是不是玩上瘾了,”闫晓天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吧,先去趟百炼堂。”

    我们一群人呼呼啦啦地离开大殿,跟着闫晓天跑到百炼堂顶楼,这是叶凡心“自杀”的地方,如今已经基本可以确定叶凡心还活着,闫晓天也不再避讳这个地方,他进屋以后很快就从床头柜里找到了一个影集,我又从衣柜里抱了几套赵德楷的衣服。

    离开百炼堂,我们就在刘尚昂的引领下,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闫晓天所在的方位。

    原本我以为他会在路边旅店里等我们来着,可他没有,他在黄土坡里搭了一个小帐篷,独自待了整整一个晚上,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刚生了火,煮熟了方便面。

    我一边朝罗有方那边走,一边扫视着周围的环境:“你还挺会找地方的,这里不错,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

    罗有方笑了笑:“关键是这地方够隐蔽。你们吃饭了吗,没吃的话一起吃点,不过我就下了一个人的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