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9章 假死
    仙儿张嘴要说什么,罗菲拉了她一下:“二爷跟着咱们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仙儿这才闭上嘴,又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

    仉二爷叹口气说:“行啊,那什么,我再叫上王磊。咱们互相之间怎么联络,用手机吗?”

    我说:“四个小时以后在大殿那边碰头吧。那伙人藏得很深,大家都小心点。”

    闫晓天一句废话没有,朝我点了一下头就出去找刘尚昂了,仉二爷和仙儿她们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探索路线,不一会也离开了。

    原本我也想抓紧时间出去,可梁厚载却拉了我一下,示意我再等等。

    直到其他人都走了,我才有机会问他:“你刚才拉我干什么,有话要说吗?”

    梁厚载说:“我刚才在想,既然周天师能改变凶神的记忆,那他有没有可能更改其他人的记忆。比如李炳申,比如闫晓天,比如赵德楷。”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什么意思?”

    梁厚载:“你还记得吗,闫晓天曾经说过,赵德楷在早年的时候确实是个不错的人,可有一年他练了邪功,功成之后,整个人都变了。”

    我点了点头:“记得呀,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啊,你是说,赵德楷性情大变,不是因为练了邪功,而是因为被人篡改了记忆?”

    梁厚载:“嗯,我就是这么想的。一个的人经历决定了他的性格,而过往的经历都保留在记忆里,记忆被篡改,性格也会发生变化。闫晓天的师娘和凶神就是最好的离子。你想啊,如果赵德楷是在十几年前就性情大变,那就说明,周天师或者罗中行至少在百乌山潜伏了那么长的时间。在这十几年中,他可以做很多事情。”

    “嗯,有道理。”我点头道:“可这种话,你刚才为什么不说,非要等到现在?”

    梁厚载有些为难地说:“道哥,我这么说,你可别生气啊。我记得罗菲说过,赵德楷性情大变的时候,她还在百乌山借宿。”

    我不禁瞪大了眼睛:“你怀疑罗菲?怎么可能是她呢!”

    梁厚载:“所以让你不要生气嘛,我是觉得,所有在那个时候和罗有方沾上边的人都有嫌疑,其中也包括闫晓天,以及闫晓天的师娘。其实罗菲和闫晓天的嫌疑都不大,我现在怀疑,叶凡心可能是假死。”

    他这次的推断太过惊世骇俗了,我见过叶凡心的尸体,人确实已经死透了,胸口上的伤和残留的魄是骗不了人的,可梁厚载竟然说她是假死!

    梁厚载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对我说道:“我试着设想,叶凡心就是周天师。最近这两年,葬教的行动越发频繁,如果她就是我想象中的那个人,在这个时间段,她也应该会有大动作了。而她既要在百乌山放开手脚活动,又不让人怀疑她,最好的办法就是假死。而且我没记错的话,她原本不是百乌山门人,是赵德楷将她接纳进来的,而她又是和赵德楷最亲近的人,最容易对赵德楷下手……”

    我摆手打断梁厚载:“咱们不是见过叶凡心的尸体?她确确实实已经死透了,在她身上残留的魄是骗不了人的。”

    “这也正是我疑惑的地方,”梁厚载说道:“其实那具尸体也是疑点的。道哥,你别忘了,咱们去看冰棺的时候,可没看到叶凡心脖子上的伤口啊,如果她能篡改记忆,完全可以让闫晓天和老夫子认为她是自刎而死的。就算是为她做过尸检的仉二爷和王磊,记忆也有可能被篡改。”

    我皱起了眉头:“可残魄的事又怎么解释?”

    梁厚载:“这是唯一无法解释的地方。不过你可以试着想一下,以叶凡心对闫晓天的了解,她很容易就能推断出,闫晓天在找到所谓的凶手之前,绝对不会火化她的尸体。而最奇怪的事情莫过于,在叶凡心死后,闫晓天没有第一时间联系咱们,老夫子也说了,咱们是闫晓天最好的朋友,碰到了这种事,闫晓天首先想到的应该就是咱们几个。”

    我挠了挠头皮:“也许他是被百乌山内部的事拖住了,没功夫联络咱们呢。”

    梁厚载摇头:“这不符合闫晓天原来的脾气。我倒是觉得,这次见到他,他的性格也有一些细微的改变。”

    我撇了撇嘴:“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要不然,咱们再去冰棺那边看看?”

    梁厚载立即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说实话,对于梁厚载的这些推测,我不怎么相信。但我还没忘了,在过去,他总能发现我发现不了的东西,他的推测,也几乎没有出过差错。

    我和梁厚载离开密室之后就直奔百乌山大门,一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直到出门的时候,凶神嘱咐梁厚载以后有时间就常去密室那边看看,和他对上两局,梁厚载才开口说了一个“好”字。

    出了百乌山大门以后,梁厚载才放开胆子和我说话,他说,如果他的推断是正确的,叶凡心现在已经离开的冰棺,对于她来说,最大的威胁不是我们几个,而是仉二爷,如果她有心的话,一定会亲自去跟踪二爷他们的。

    不过梁厚载也有别的担心,他担心,潜伏在百乌山的那些葬教眼线很可能已经将我们离开山门的事告诉了叶凡心,叶凡心有可能先我们一步回到冰棺中。

    事实证明,梁厚载的推断很可能是对的,我们来到紧靠百乌山的补给点时,果然发现棺盖是打开的,叶凡心的尸体不知去向。

    我试着摸了摸扑在冰棺底部的棉花,闫晓天铺上这层棉花,原本是为了防止叶凡心身上结霜、和棺材冻在一起,可现在,这一层厚厚的棉花却向我们证明了,叶凡心确实没死。

    在两层棉花的中间,留有一丝温度。

    梁厚载也用手摸了摸那些棉花,对我说:“她刚走没多久。”

    回想起我上一次见到叶凡心尸体的情形,当时我将手指放在了她的额头上,她的额头冰凉,但还没有达到和冰棺内壁一样的低温,那时候,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演魄上,就没有意识到叶凡心的体温有问题。

    这时候梁厚载又对我说:“上一次百乌山大清洗,赵德楷被救走,那时候,叶凡心好像也不在咱们的视线之内吧。”

    我心里有些后悔,如果几个小时前我就发现叶凡心的尸体有问题,当时她躺在冰棺中,我们可以很轻易将她抓住,现在可好,让她给跑了!

    “也许这是个好消息,”梁厚载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至少罗菲和闫晓天嫌疑又小了一些。加上咱们离开山门的消息没有传到叶凡心耳中,也说明了,她布置在百乌山的眼线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我叹了口气:“叶凡心的事,最好先不要告诉闫晓天他们。她藏得很深,咱们刻意去找她,可能反而无法将她揪出来,只能引蛇出洞。”

    梁厚载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利用那个李炳申。”

    “嗯,李炳申肯定知道些什么,咱们得设法让他露出一些马脚。”我说。

    梁厚载:“道哥你发现没有,叶凡心好像不能修改你身边人的记忆。”

    我挑了挑眉毛:“这话是怎么说的?”

    梁厚载想了想才回应我:“我能推断出叶凡心有问题,就是因为我的记忆没有被改变啊,其实她完全可以改变咱们的记忆,让咱们认为,上次来查看尸体的时候,看到了她脖子上的伤口。凶神说,你的天眼是真的,周天师的天眼是假的,是不是想告诉咱们,天眼通的能力对你是不起作用的?”

    “有这种可能啊,”我点头道:“我估计,叶凡心在找到她想要的东西之前,应该不会贸然对咱们动手。这样,咱们还是依照计划去百乌山走访一下,先说好,咱们问问题的时候,要尽全力暗示那些答话的人,李炳申是葬教的内奸,闫晓天马上就要对他动手了。李炳申如果听到了风声,说不定会露出马脚。”

    梁厚载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这种事只能你干,你吓唬人的功夫比我厉害多了,再说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一见到陌生人就开不了口。”

    “唉,你这毛病也是个事,得改改。走,回百乌山。”我拍拍梁厚载的肩膀,朝着补给点入口那边走去。

    这次进入补给点,我和梁厚载除了触碰过冰棺里的棉花,什么都没动,冰棺的棺盖还是开着一道足够一人进出的缝隙。我们必须让叶凡心认为她还藏在暗处。

    回到百乌山,我和梁厚载就开始四处走访,除了这两年才被招进百乌山的那些人之外,百乌山的大多数子弟都认识和我梁厚载,也知道我们和闫晓天的关系,因此都比较配合。

    走访百乌山门人是次要的,我和梁厚载这次走动的主要目的是散播几条消息。

    第一条消息是藏宝阁被盗,有一件很重要的宝物失窃,并告诉百乌山门人,被盗走的东西很可能是个唐朝年间的唐三彩瓷瓶。在散播这条消息的同时,我们反复询问那些九封山门人,问他们李炳申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有没有藏匿什么东西。

    这样一来傻子都能明白,我们怀疑李炳申就是窃贼,而且闫晓天也有很可能怀疑他。

    随后我们又向百乌山的门人打听老夫子是什么开始闭关的,又是在什么时候破关失败,并询问他们,李炳申是什么时候在后谷那边当班的。

    我和梁厚载问这些问题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想让九封山门人怀疑,老夫子的破关失败也是因为李炳申捣鬼。

    虽说目前还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李炳申和老夫子破关失败有关,但没有证据,并不意味着他和此事无关。

    我和梁厚载最后问的几个问题都和李炳申有关系,比如他是什么时候进的百乌山,他家里有几口人,老家在什么地方,以及叶凡心自杀的那些晚上,李炳申有没有异常的举动。

    在三个多小时里,我们走访了大约十来个地方,询问了几十个百乌山门人。原本只是想散播谣言,没想到真的发现了一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