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6章 死士
    闫晓天说:“去年六月份之前,藏宝阁这边就是只有一个人当班,后来我将巡逻的人数增加到三个,主要是想让他们能互相壮个胆。”

    我说:“问题不在于人数,而是时间。仉二爷也说了,前年九月和去年一月份,有人曾撬过锁,正好和李炳申当班的时间吻合。”

    说完,我又问刘尚昂:“锁孔周围只有那两道划痕吗?”

    刘尚昂:“最深的就是那两道,其他的划痕都比较浅,估计是早年被钥匙划出来的。如果对方经常撬锁的话,锁芯里的划痕应该会更多。不过这把锁有年头了,锁芯里应该有不少锈迹,要是把锁给拆了,锁芯也就完蛋了。”

    闫晓天:“不能拆锁,藏宝阁是归刑堂管理的,拆锁的话,也需要刑堂那边点头,这是百乌山的规矩,我也没办法逾越。”

    我点了点头:“不拆就不拆吧,我想,如果撬锁的人是李炳申,他不会只进来过两次,锁芯中应该会有大量的划痕。对了闫晓天,这地方除了没丢东西,有其他的变化吗,比如说各种物品的摆设,有没有和原来不一样的地方。”

    闫晓天咂了咂舌:“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可那个人既然三番五次地进来了,为什么没从这里盗走任何东西呢,他想干什么?”

    梁厚载:“我想,他之所以进来,并不是看上了这里的法器。也许他是想寻找什么东西,但一直没有找到。”

    我想了想,文闫晓天:“百乌山藏着什么厉害的法器吗?”

    闫晓天沉思了好半天,摇头:“厉害的法器……好像也就那么几样,它们都保存在各堂堂主和长老会手里啊,我手里也有一些,像藏宝阁这种地方,存放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东西。”

    梁厚载也问他:“那除了法器呢,还有没有其他……呃……怎么说呢,比较重要的东西,比如说传派信物什么的?”

    闫晓天说:“我们百乌山的传派信物只有一把浑天尺,在我这,所有门人都知道。不过像这种事,最好能问问大师父,他执掌百乌山的时间很长,有些比较隐秘的事,也只有大师父和另外一个隐世长老知道。”

    仉二爷说:“老夫子最近正一门心思地恢复他的修为,现在闭关呢,最好别去打扰他。”

    老夫子在闭关?这就比较麻烦了,我们寄魂庄的人从来不闭关,但我也知道,贸然去打扰闭关清修的人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你不知道关内的人是什么情况,也许老夫子刚好碰到了瓶颈,刚好全身心地破关,而我们又刚好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他,他一分神,就有可能走火入魔。

    梁厚载也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他挠了挠头皮,又问闫晓天:“那你再想想,百乌山还有没有特别神秘,轻易不能让人看到的东西?”

    闫晓天也跟着挠起了头皮:“好像没了吧,我记得……哎,对了,可能还真有。”

    我们几个都眼巴巴地看着闫晓天,闫晓天沉思了一会,说:“我记得早年听大师父说,在唐朝年间,黄土坡崩塌,压坏了大殿,后来大殿重建的时候,将一个……”

    没等他把话说完,仉二爷突然摆手将他打断。

    我和闫晓天是同时望向仉二爷那边的,就见二爷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他就将整个身子都贴在了门板上,侧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王磊,六点钟方向!”

    仉二爷对王磊快速说了这么一句,王磊瞬间就奔出了楼门,他的速度太快,爆发力太强,连木制的地面都被他踩裂了。

    二爷朝我们招了招手,也跟着冲了出去。

    借着道路上的长明灯,我看到王磊闪电似地冲到了西北方向的一座矮楼前,同时有一个宽大的身影从里面蹿了出来。

    那个人的速度也很快,我只能分辨出一个模糊的影子,但和王磊相比,他还是慢了不止一筹,不到一秒种的功夫就被王磊追上了。

    他似乎是感觉到了王磊的气息,当场停下脚步,将手伸进了怀中。可还没等他将怀里的东西拿出来,王磊就到了他面前,一巴掌拍在他的天灵盖上,王磊的力气我是见识过的,那人根本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拍倒在地。

    随后王磊一步上前,抓着他的肩膀,将他死死地压在地上。

    我和仉二爷一路飞奔来到王磊身边,此时被他压在地上的人正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王磊的心肺功能不好,一边压着那人,一边不停地喘粗气,仉二爷立马上前,用膝盖将地上的人顶住,又抓着他的双手,将他牢牢控制住。王磊退到一边,将脖子上的假皮撕开一道缝隙。

    从假皮的缝隙里,我能清晰地看到王磊那一根根血色的肌肉,上面正不断冒着热气,我离他将近一米远都能感觉到温度。

    王磊一边喘着气,一边对我说:“我散散热量。”

    我没说什么,径直走到仉二爷跟前,和二爷一起将地上的人翻了过来。

    也就在这时候,闫晓天他们才跑到我们身边,仙儿没跟着他们一起过来,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闫晓天看了看被我和仉二爷控制住的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穿着百乌山的道袍?”

    那人身上的穿着,确实是百乌山入门弟子才有的衣服,但看上去又脏又旧,在膝盖的位置还磨出了两个破洞。他死死地盯着闫晓天,一语不发,就是这么盯着。

    我将手伸进那人的怀里探了两下,竟然摸出一把带着消声器的手枪。

    刘尚昂凑到我跟前来看了一眼,说:“枪型够老的了,APB,前苏联产的。”

    我将手枪递给刘尚昂,刘尚昂拉出弹夹看了一下,说:“三发子弹,其中一发是哑弹。这家伙应该在百乌山待了很久了,其间一直没有弹药补给。嗯,估计是上次百乌山大清洗的时候,侥幸逃过追捕的葬教佣兵。他身上应该有铭牌。”

    我掏了掏那人的口袋,果然找到一个铭牌,上面写着:葬——2321。

    我盯着那个人的眼睛,问他:“你叫什么?”

    他刚才一直盯着闫晓天,现在那双眼睛又挪到了我这边,他的眼神中带着几分紧张,但除了紧张之外,还有必死的决心。

    仉二爷晃了他一下:“问你话呢,快说话!”

    这时候,那人突然冲我笑,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接着我就看见他下颌上的肌肉猛地一颤,血立即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这家伙把自己的舌头咬断了!

    仉二爷一看情况不对,赶紧腾出一只手将他的嘴巴捏开。

    只是咬断了舌头,人是不足以致死的,顶多会因为疼痛暂时昏厥过去,可当仉二爷将他的嘴巴捏开的时候,他的身子却剧烈地颤抖起来,仅仅两三秒钟的功夫就没气了。

    刘尚昂赶紧凑过来,用手电照了照那人的口腔,随后摇了摇头:“是毒药,他知道自己逃不掉,服毒自尽了。”

    我说:“他哪来的毒药?刚才仉二爷抓着他,他没机会服毒啊。”

    刘尚昂:“我也是听老包说,葬教的佣兵都在舌头里植入了毒胶囊,只要咬破舌尖,毒素就能发挥作用。”

    仉二爷将那个人平放在地上,随后在他眼皮上刮了一下,让他闭上了眼睛,随后对我们说:“这个人的反侦察能力很强,也就是他进矮楼的时候发出了一点声音,我才能发现他。唉,这些葬教的佣兵,都是一帮死士啊。”

    梁厚载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地上的尸体说:“难道说……撬锁的人不是李炳申,而是他?可他为什么要跟过来呢,是担心咱们发现什么,才特地跑来看看吗?”

    我摇了摇头:“这家伙出现得很突然,谁知道他想干什么。对了,仙儿到哪去了?”

    罗菲回应我:“出来的时候数仙儿跑得最快,可中途她就变了方向,不知道去哪了。”

    仙儿中途离队,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我们没有注意到的事?可按理来说不应该,还有什么事能逃过仉二爷和刘尚昂的眼睛?

    我这边心里正疑惑,远远就看见仙儿过来了,我朝仙儿挥了挥手:“仙儿,你干什么去了?”

    仙儿没有回应我的话,她一直皱着眉头,好像在思考什么。

    直到她快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我又朝她扬了扬下巴:“你干嘛去了?”

    仙儿有些不确定地说:“我刚才……好像感觉到一股很熟悉的妖气,可追上去的时候,它又消失了。啧,我总觉得那股妖气在什么地方见过,可这会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见过来着。”

    我看向了闫晓天:“在百乌山中还有镇守的妖物吗?”

    闫晓天立即摇头:“没有,百乌山没有妖物。”

    梁厚载环抱着双手,一脸疑惑地说道:“如果真的出现了妖气,道哥应该是第一个感知到的才对,仙儿,你刚才会不会是弄错了?”

    仙儿摇头:“我不会弄错的,那股妖气是在有道冲过矮楼的一瞬间出现的,可它好像就出现了那么一瞬间,然后就消失了。可我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它呢?”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的情形,在我冲过矮楼的时候,周围的炁场好像在瞬间发生了一丝变化,但没有仔细去感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但我相信仙儿的话,虽然她有时候确实不太着调,但在这种事上绝对不会胡说。

    梁厚载说:“先是佣兵,现在又是妖气,看样子,有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混进百乌山了。但我想不明白,既然大门那边有凶神镇守,为什么还能让它们混进来呢。难不成,佣兵和妖物,都是在上次大清洗的时候被遗漏了?”

    闫晓天:“不应该吧,当初我们可是地毯式搜索过的,应该不会有遗漏啊。”

    梁厚载:“这说明搜索的人有问题,李炳申也参与搜索了吧?”

    闫晓天说:“除了几个长老,几乎所有门人都参与搜索了。”

    梁厚载低头思考了一小会,问闫晓天:“每一个巡逻的人,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巡逻,应该都是要签到的吧?”